来自 首页 2019-08-19 15: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首页 > 正文

最难过的2017,谁的青春有我狂

周三3月24日我右肩膀疼了已经两个星期了。妈妈一直以为是做什么事情拉伤了,爸爸以为是拔河拔的。周四3月25日从肿瘤医院到了中日友好医院,晚上来了王钊和他妈妈。周五3月26日早上不让吃饭喝水,晚上来了梁晶、姜峰、席西和他妈妈。周六3月27日上午看书,中午中学同学来看望我。回医院睡觉,吃晚饭。晚上写作。大信封里那些信,露露写得最让我回味良久,思绪繁多。直看得我心花怒放,如床头柜上的迎春,一个女孩子,有如此真情实意,实属不易。更让我爱的是她的真诚,露露从来是个懂事的女孩。晚上我躺在床上,听着MP3里的清朗的音乐,提琴如诗,命若琴弦这个词特别好,由此小提琴就沾染了灵性,有了灵性就不一般了。床很宽,只躺了我一个人,没有其他的东西。很早就熄灯了,每个床位的窗帘都高高地拉上,里面还能微微透出床头灯的光辉。整个病房仿佛一座座高傲的城堡,威严而不可测,我好像被城堡包围中的无言的浪者。周日3月28日想了一整天要给露露打电话,一直到了晚上才有时间。记得之前只给露露打过一个电话。是席西老兄暑假远赴新西兰旅游的时候,心中想念露露,让我给她打电话,并将电话号码留在了发来的邮件里。我忙在中午临近吃饭时给露露打了个电话,电话声音异常嘈杂,露露好像身处伊拉克与我发电报,飘渺得只有一丝流音。我大声说,露露同学,我是子尤。露露在那“遥远的地方”迟疑了一会儿,竟说了声,子尤是谁呀?直把我的自信心全弄没了。这次,我给她打电话更是谨慎得厉害。但因为是真心想跟露露说话,格外欢喜。电话仍是那般的嘈杂,我好像又进入了那遥远的伊拉克。周一3月29日听说明天下午就要穿刺了。一听这个词浑身就颤抖不止。想想,“穿刺”!就是穿进去的刺,28日晚上跟露露说的时候,她也说心里紧张得比我还厉害。周二3月30日早上一睁开眼睛,看见的是高高的帷幔,一下子与前几天睁眼时的感觉不一样了。我有自己的包间了!6点多钟,耳听得四周的病人都把帷幔拉开,开始刷牙洗脸,准备吃饭了。剩下的一切自然不用细说,医院的规定比学校还要严格,每天的生活都是相同的,难得有我这样不容易的人还能过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想到下午就要“穿一根刺”了,没有紧张,只有临上战场的刺激。上午医院胸外科主任和几个大夫来,说了穿刺的情况,告诉我比打针还不疼,因为是要上麻药的。我听了,也就没什么其他信念想法了。上午妈妈早早就戴着墨镜风风火火地来了,裙子异常漂亮,好像桂林的山水。我和她一起看《我爱我家》,都笑个不停。中午我被告知不能吃饭,也不能喝水,真苦呀!有人送来了两瓶氯化钠注射液,我就猜是干什么的。一看是注射液,心就凉了一半。拿刺穿到我的肿瘤里,是不是就是注射这两瓶呀?这两瓶若是水,我还得喝三个钟头,全注射到我的肿瘤里,我还能站起来吗?写完以上这段,一看时间,还差5分钟12点。再过一个小时,就得到楼下做穿刺,紧张呀!激动呀!看着《我家我家》正兴奋,还未到1点,一个穿着蓝大褂的男子就走进了病房。该是去穿刺的时候了。因为穿刺的地方是在一层,会比较冷。临走的时候我还专门披了件大衣。进去之后先把上衣脱光,谁知CT室冷得惊人,我冻得厉害。之后他们让我躺在床上,一个戴眼镜戴口罩的年轻医生,先拿出一个小瓶子。从里头用夹子夹出了几个豆腐干一样的东西,抹在我胸部。之后再盖在上头,接着是打麻药,打麻药的过程比较痛苦。但是我始终是微笑着面对大家。接着就拿了一根奇粗无比的针,向胸部扎了进去。那种感觉确实难以忍受。我在整个过程中脑子里都不断闪现着撕心裂肺这个词,对它有了最真切的体验。人家不让我动一丝一毫,但斜着眼,还是能看见右侧的屏幕的情况,它很真实地反映出针扎进瘤子的情况。一会儿,老医生拿了一个针管子,套在针头上,开始抽取瘤子里的物质。这个过程我还能忍住,一会儿只见针管子里已经有了些血肉模糊的东西。老医生拔出针管子,过了一会儿他又换了另外一个,熟练地套在针上,接着抽。这回就没那么顺利了,我的瘤子顽固异常,老医生死活抽不出东西来。就将针又多往里刺进去一些。我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微笑着面对所有人。只可惜这微笑也代价太大,在考验耐力的无限痛苦中更增添了些许闪光的平易。这期间老医生又拔出了好几次针管子,连我都为他着急了。旁边站了一圈的白大褂,都把我摁在那儿。过了一会儿,老医生眼神变得异样,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猛地一使劲,把针管子连带针全拔了出来,那针上面全是血,更让我惊奇的是针头部分已经完全变形,弯成一团。当时的感觉实在难以用语言表达,只觉得心都碎了一般。一个年轻大夫忙拿出棉花狠狠摁在我的伤口上,紧接着又拿出创可贴贴在我的伤口上。胸里头的瘤子很麻烦,做不好有生命危险。因为里头的血管很多,手术难度还是很大的。大概是想偷别人家的奶酪,我回家了。《大唐读书》节目访谈

       如果没有意外,我想每一个都会以为人生会一直美好,也不会认真去思考生和死的问题。

    20岁毕业,工作了四年,开始谈婚论嫁。2014上半年相亲认识我家老公,相处三个月觉得人不错,毫不犹豫嫁给了他,2015年我家宝宝出生,宝宝的到来带给我们纯真的快乐,辞去工作,一直在家专心带宝宝,成了家庭主妇,每天都是煮饭,打扫卫生,洗刷,带宝宝,这样的生活维持了两年。

前两年,有段时间,"滚蛋吧,肿瘤君"的广告片在地铁里滚动播放着。每次勿匆而过,百白合扮演的的熊顿坚强的笑容就朴面来。肿瘤君,离我很遥远,我只知道被它缠上,离死亡不远了。

                                                                                                                                                     ——题记

        2017年9月份发现左乳房有一肿块,在县中医院照了彩超,邹医生是我乳腺增生,让我吃中药,吃了一个礼拜中药,肿块依然在,于是我就去了县人民医院,照了钼靶,拿片子给门诊医生看,门诊医生没有在医院开药给我,而是让我直接去寿仁药店拿加味逍遥丸和乳癖丸吃,吃了一个疗程的药还没没效果,反过来肿块变得更大。

就在这部影片公映不久后的一天,我接到一个沉重的电话,电话那头,哥哥告诉我,父亲可能患了肿瘤,医生需要穿刺才能确诊。

(一)肺炎

        2017年11月7日,跟阿邓到省妇幼保做检查,经过一天的检查,彩超,钼靶结果给门诊医生看,门诊医生初步诊断检查结果不理想,彩超达到四类,钼靶达到五类,医生要求我再去省肿瘤医院做穿刺或磁共振。听完医生所讲的,我整个人都是冷冰冰的,头脑一片空白,心里想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走出医院打电话给老公,我声音哽住了,不知道该怎么样开口,带着哭泣把结果告诉他,他也吓懵了,当天晚上老公坐车赶来与我汇合,我们一句话也没讲,躺在床上安静的看着天花板。

但父亲已经80高龄,哥哥不敢做决定,所以和我商量,C丅片和结论寄过来,我看到上面写着的几个字针一般刺向我心里:"胸部结节4cm,边缘多毛刺,血液流向丰富。

        2017年12月20日上午11:46分,哥哥在我们家“相亲相爱一家人”的微信群里发出了X光结果:考虑右下肺炎症。爸爸因为两侧胸部压痛去看医生了,偶尔咳嗽,大力呼吸不痛,内科医生说是要住院,外科医生建议先打三天点滴,吃药,看看效果。于是,爸爸拒绝住院,门诊点滴。

        11月8日,老公陪我去省肿瘤医院,挂了孙主任的号,给他看了检查报告,初步诊断为乳腺癌,癌等于离死亡很近。孙主任办了住院手续,开了一系列全身检查,全身彩超,钼靶,CT,心电图,穿刺,磁共振,验血,验尿验大便等,检查做完用了两天时间。这两天我想了很多,假如真的是癌症,昂贵的医疗费,化疗费会把整个家拖垮,我有想过去跳桥,可是我一想到宝宝两岁,我舍不得!什么都还没开始,还没行孝,还没看着我家宝宝长大成年,抱怨老天不公平。

图片 1

        次日,我和先生回家看老爸了。

      11月12日下午穿刺的结果下午会出来,我不敢去医院看,爸妈到问主治医生胡医生,胡医生告诉我爸妈是良性乳腺肿块伴感染,大家知道这个消息,心里都松了口气。这几天老公,爸妈陪我在医院看病,吃不下睡不着,女儿这么大了还要他们操心。

虽然不是医生,看着这几个字我忍不哭起来,我知道,肺癌,缠上了一生不烟不酒的爸爸。我果断把父亲接到上海。

        三天点滴过后,哥哥带爸爸复查,医生要求再打三天点滴,再拍片复查,看看药效。

      11月13日手术,七点进手术室,进去之后有俩护士在做准备工作,她们让我脱了上衣躺在长1.8米宽半米的手术台上,直到等到八点半左右孙主任才来,麻醉师从脚上注射了麻药后,跟孙主任讲了几句话就没知觉了。忽然耳边听到护士在叫我醒来,醒来之后鼻子喉咙插了呼吸机,说话像有东西堵住了喉咙讲不出来非常难过。11月17日出院,回到家能看到宝宝跟亲朋好友,心里十分高兴。

第一次走进肿瘤医院,挂号的人都排到医院门外了,老家周日的集市也不过如此吧。这些焦急等待挂号的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肿瘤患者。

        2017年12月28日,拍片复查,医生开了5天的药,不用打点滴了,不舒服才复查,舒服说明肺炎完全好了。

    12月中旬,发现伤口还有红肿,于是老公打电话给婆婆来街帮带宝宝,我们第二天做动车回省肿瘤医院就诊,胡医生开了四天的消炎针,我拿回家这边的医院打针,打完了针,隔了两天老公要求我再打两天针,最后一天打完了针,我跟婆婆带着宝宝回家。晚上婆婆…………这是我最不愿意触痛的伤!人生在世不管是自己的爸妈,还是公婆,永远都要把长辈放到第一,孝敬长辈!钱不是万能,但没有钱也万万不能,对父母多关心、多爱。

就医的过程很复杂。好不容易挂到号,准备穿刺时,医院问了句:"有高血压,心血管疾病吗?"答:"有的,在吃阿司匹林。""不行,停一周药再来。"

        嫂子说:“叫爸不要去工地啦,就在家种种菜就好了。”

以前只知道手术前一周不能吃阿司匹林,没想到穿刺也属于手术。于是只好带爸爸回家等待。

        我看着片子的诊断“左胸第四肋骨缺如”很是困惑,哥哥也没有问。

等待的日子很焦虑,我一心想找到全国最好的医生来帮爸爸(现在知道这种想法根本不切实际)。爸爸不知道自己什么病,他只是乏力,咳嗽,以为是老慢支这类病。

(二)久治不愈的背痛

一周过去了,穿了刺,又等候一周,结果出来,肺腺癌,正是不抽烟者易患的一种癌。而且纵镉淋巴节已经转移。

         肺炎好转,闲不住的爸爸又去工地上班了。没过几天就开始背痛难忍,这回他痛得上不了班了,在家待着,大家都以为是干活弄伤了或者只是长时间打点滴人过于虚弱,没有往坏处想。

我拿到结果后,挂到一位具有美国行医资格证的副主任医师,问还能手术吗?医生告诉我,纵隔淋已转移属于中晚期了,手术意义不大,这么老了,化疗怕也受不了,建议我挂放疗科。

      妈妈劝说爸爸去大医院看医生,爸爸犟着说西医无效。我们好说歹说,终于在2018年1月14日哥哥和我带上爸爸去看中医了,医生说爸爸的肺没有问题,倒是肾虚还有骨头不正。

又挂了放疗专家的号。结论是放疗看看,也许可以让胸部肿块消失,但纵镉淋巴处没办法,只好如此了,医生问病人知道吗?

       接下来我们每三天看一遍医生,这期间,妹妹剖腹产生孩子,大家忙着照顾,爸爸每天都做家务,照顾妹妹的月子,然后熬药也特别乖,但是疼痛不但没有减轻,还越发厉害。从左肩膀疼到右肩膀疼,到胸腔不舒服,脖子不舒服。妈妈很是担心,怕爸爸得了不治之症,一直要求我们带着爸爸去大医院看。

我决定告诉爸爸,虽然极不情愿,但走进放疗室他总会知道的。我告诉他时,他显得很平静。

       我们这个时候还是有些许担心了,于是通过朋友介绍,到一家镇级医院找副院长看,我自己心里还很是得瑟,只要爸爸肯去医院,就可以有设备做检查。2018年2月13日,大年廿八,哥哥和我带着爸爸去看医生了,医生急着开会,快速地检查了爸爸大腿根部的淋巴结,说很硬,需要进一步穿刺检查,其他的没有很大问题,开了几天中药,并且交代用蝎子煲鸡。

其实之前的半年,他已有轻微的老年痴呆症了,只是不是很严重。

      过年了,妈妈说爸爸每天疼得睡不着。2018年2月23日,大年初八,镇级医院副院长上班,我们又带着爸爸去医院了。这回,我要求医生拍片了。影像科医生看了很久,说爸爸左肺有阴影,要好好看看。医生估计很少接触到这类病情,我看见他百度搜索了,搜索的结果好像是积液之类的。我一下子紧张了,后来副院长也没有开药,让我们去大医院进一步检查。

放疗的日子很难,每次我和父亲坐地铁去肿瘤医院,又从肿瘤医院坐大巴到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去三个小时,回来也如此。在拥挤的地铁里,好不容易候到一个中途下车的人,让站了一个小时的父亲坐下休息会。可才坐了一站,他面前又站了位70多的老奶奶,他又给老奶奶让了座。

(三)转移瘤或是浆细胞瘤

我悄悄别过脸去,眼流不争气地流下来,拥挤的地铁里,疲惫的人有的在看手机,有的在闭目休息。我想,也许,这地铁里,坐着的不止爸爸一个病人。

       我马上联系了在三甲医院当影像科医生的同学,他告知,三甲医院中凡是肺部有阴影的都需要拍增强CT。次日,哥哥带着爸爸去了当地人民医院,可是CT得安排在周一拍。2018年2月26日,周一,哥哥和我陪着爸爸去拍CT,在候诊室外,我不住祷告,求上帝保守。当天下午哥哥拿到诊断结果,马上发给我,爸爸的左胸第四肋骨出现溶骨性破坏并且伴有肿块,医生考虑转移瘤或是浆细胞瘤。我当时就哭出来了,到处去找朋友同事咨询。

医生定的三维立体定位放疗一共8次,毎周一次,主治医生和我商量,说他们在做一项研究,需要自愿患者三次的血液。

       冷静下来,马上预约了中山医科大学肿瘤医院胸外科的号。同时,我也让教会的弟兄姊妹帮忙为父亲祷告。

就是说,放疗前抽患者一次血,放疗中期又抽一次,放疗结束最后抽一次。得出的数据用于研究这种放疗对病人的优势和劣势。问我愿意吗?这三次几千元钱,患者还得自费,但也可选择是否愿意。

(四)病灶在肾附近

我同意了,但愿研究的数据对以后的患者有用吧。

       2018年2月27日,哥哥、先生和我来到了中山医科大学肿瘤医院胸外科就诊,医生看了人民医院的报告,马上安排了验血,腹股沟淋巴结和胸部肿物穿刺,PET-CT,看着检查单,我马上意识到医生判断情况是十分严重的。

8次放疗后,三个月时间,期间,皮肤问题,食欲不振,睡眠问题一一到来,不只爸爸,我也失眠,虽然在治疗,我知道爸爸时间不多了,我的心是隐隐阵痛着的,巨大的压力让我掉了不少头发。我悄悄躲起来哭了好几次。

       因为还没有过完年,肿瘤医院的人不算多,我们当天就验血了,穿刺安排在2月29日,PET-CT安排在3月2日,听说平日里PET-CT要等上好几周。穿刺当天,我一直为着爸爸祷告,同时也给他传福音,告诉他上帝爱他。穿刺很顺利,连胸部医生说不一定能够成功的穿刺也顺利进行了。报告显示两处瘤子边界清,胸部的瘤子血流不明显,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了,因为边界清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瘤子没有那么凶,血流不明显证明瘤子长得不快。

放疗结果后,爸爸不肯呆在上海,他心里记挂着妈妈的身体。我送他回了老家。又让中医给他开了中药,让他回老家吃。

        3月2日,哥哥、先生和我又带着爸爸来到了医院,先生去停车,哥哥去排号,我陪着爸爸,我又开始给爸爸讲述上帝如何爱他,并且领着爸爸做决志祷告,在快要结束的时候,医生来叫爸爸了,我还是坚持做完祷告,爸爸也跟着我说阿门了。我知道爸爸或许还不认识上帝,但是上帝爱他,并且会亲自医治他。

爸爸回老家一个月后,妈妈打电话来说爸爸好点了,不咳嗽了。我想,也许胸部原发灶可能在慢慢缩小了。(末完待续)

       然而,人总是如此的软弱,哥哥陪着爸爸进去治疗室,先生这几天一直奔忙,累得在休息椅上睡着了,哥哥很久都没有出来,我特别的担忧,不住地打电话询问,当哥哥发信息说医生说看不清,病灶可能在肾附近,要重拍,我整个人马上崩溃了,一个人跑到楼道里大哭了一场。我当时把最坏的情况都想到了,那就是意味着肾癌肺转移,我明明听到上帝会存留父亲的生命,去做祂美好的见证,去荣耀祂的名的。怎么会这样?

      爸爸拍了三次,终于拍好了,我们强颜欢笑,开车回家了。因为拍PET-CT喝水太多,爸爸胃不舒服,很是折腾。

      当天晚上21:17分,哥哥发来穿刺病理报告,低分化恶性肿瘤。我当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

(五)PET-CT报告

        看到病理报告,我迅速购买了纪念照的套餐。3月5日带着爸爸妈妈拍36周年结婚纪念照,爸爸妈妈笑得很开心。还在拍照的时候,哥哥发来了PET-CT结果,前列腺癌全身多发转移,瘤子基本到处都是了,并且医院要求马上回去进行免疫组化协助诊断。

        我们马上请恰好在医院就诊的朋友帮忙挂了一个泌尿外科的号,下午飞奔过去就诊和抽血。还是哥哥、先生和我三个人,哥哥和先生去拿结果找医生,我负责陪着爸爸。结果医生要求等上所有的结果才能处理,把名片给了哥哥,若是有结果可以马上致电给他。

(六)漫长的等待

        抽血完毕,我们带着爸爸到我的大学走了走,爸爸很痛很不舒服,但是心情不错,我多么希望跟爸爸牵手的日子可以长长久久的(当码上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听到上帝的回应,祂说会的,祂会保守我们的。)

        回家后,我们着力于改善爸爸的生活环境,抽湿机、空气净化器、净水器都买了,蔬菜换成有机的,然后水也换成农夫山泉的碱性水,开始每天为爸爸艾灸。

        3月6日,爸爸痛得难受,但是很犟,因为他觉得止痛药是不能治病的,因此硬是不肯吃药。3月7日,前列腺癌相关抗原测定出来,FPSA >50,TPSA 306.9,但是免疫组化还是要等。

        3月10日,我们带着所有拿到手的结果去找了在顺德定居的香港医生,医生告诉我们坚持葛森疗法,爸爸的病80%的机会可以好,但是前提是不能使用任何药物。

        3月12日,周一,我们再次到医院,病理科告诉哥哥,爸爸的情况将会进行专家会诊,会诊结束后才能将相应的报告给回我们。哥哥和先生直接去找医生,医生说临床已经可以确诊了,开了药,疼痛会在两周到一个月内消失,爸爸可以恢复正常人的生活。考虑到会诊可能会对病情有不同的判断,我们暂时没有取药。晚上,哥哥告诉我,医生说病情发展到第四期了,没有办法治愈,尽量延长病人到正常寿命,中位生存期是2~5年。爸爸辛苦了大半辈子,14岁开始工作,我们也终于出来工作,成家了,爸爸的苦日子刚过,我们是多么希望让爸爸多享享福啊。但是这个2~5年的中位生存期已经是就诊以来最好的消息了,我还是很感恩,我还有时间去好好孝敬我亲爱的爸爸。

        3月13日,周二,我们拿到了专家会诊结果,低分化癌,倾向腺癌/转移癌,不排除前列腺癌转移的可能。哥哥和先生去找医生了,因为医生只有周一下午出门诊,好不容易通过护士找到医生,医生在动手术,哥哥和先生到手术室外等待了。我陪着爸爸,这期间,爸爸还给妈妈挑了一枚戒指,爸爸总是觉得自己啥都没有给到妈妈,很是愧疚。下午17点多,医生从手术室出来,解释了相应的诊断结果,维持了原来的治疗方案。于是,缴费,领疾病诊断书,取药,可是,门诊打针的护士们都下班了,我们只能第二天再来打针了。折腾了两天,爸爸坐车很是不舒服。

         3月14日,周三,我们前往医院打针,针是打在肚皮上的,打完针陪着爸爸闲逛,还在执信中学门口拍照留念。爸爸虽是不舒服,但是心情是不错的,他这辈子过得很辛苦,生病这段时间,估计也是他这辈子最闲的时候了。回程,爸爸很不舒服,吐了。下午教会的弟兄姊妹前来探访,爸爸也只能躺在床上,让我招呼大家了。同工为爸爸传福音并按手祷告,弟兄姊妹离开后,爸爸居然睡着了,这也是祷告的功效吧,听着鼾声,我的心安定了许多。

         3月15日,周四,本来约了省中医肿瘤科的医生,因为爸爸不舒服,我自己带着病历资料前往就诊。医生看着我们的病历,痛心疾首,2017年7月15日爸爸曾经因为腹股沟淋巴结肿大前往就诊,当时医生要求血液科会诊,我们会诊的时候也向医生提出进一步检查,结果检查了睾丸,没事。医生说凡是腹股沟淋巴结肿大要马上检查整个腹部,凡是头颈部的淋巴结肿大要检查鼻咽。2017年12月20日,爸爸就诊的时候再次提出了淋巴结肿大问题,拍了B超,医生也仅是提出必要时穿刺,并没有进行下一步检查。

     2017年7月到2018年3月,这大半年的时间,本来我们可以做多少事情啊,我忍不住,在医生面前哭了。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最难过的2017,谁的青春有我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