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首页 2019-08-22 05:5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首页 > 正文

第十一节,往日的情书

现在,还是大战之际,已有两个大礼拜没有休息了,好不容易盼到这个礼拜,又落空了。再忙,我一个星期也要给你寄两封信。和你一样,除了给你写信,几乎没有心思做其他事情。一方面也由于时间的关系,中午两个小时,有时要洗洗衣服,所以几乎连看书的时间都没有。我真为自己这样碌碌无为地混日子而感到担心。承熹,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对你的思念之情。一有空闲,我就拿出你留下的小油盒儿,抚摩着它,感到无比的亲切与温暖。我吻它、亲它,因为,这是你天天用的呀!今天,收到小哥哥的来信,你看如何?我希望你早点去贵阳,我很没主意,一切听你们的。噢,你今后来信,要用好一点的信封,今天这封信到我手里,边已经有点破了。我再给你寄去5张邮票,可能你买邮票不大方便,有邮票,就可以让别人带去寄了。你是不是叫王加军捎信来了,我们至今也没有收到。甜甜,我必须睡了,现在可能到12点了。你不要烦恼,你要想到,毛头在600里以外,时时在望着你哪!我相信,我们的分别是暂时的,因为我们都是好人,命运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我们的。今天,暂时写到这里。抄上我那首不成体统的诗,原想好好改一改,再给你看,可一没时间,二没心思,就这样将就自己了。我知道,这样放松自己,你会生气的,我必须要时刻勉励自己,不再做懒人了。让我在这里深深地吻你!睡吧,我的甜甜,我们会在梦中见面的。愿愉快!你的毛头1972年3月17日深夜二十年当青春的脚步,跨进第二十一个年头,生活再也不是孩子似的嬉戏。我深深懂得:人生不是湖面上的小舟,它如同大海中的巨轮,随时和恶风巨浪在搏斗。坚定,勇敢,使我顺利地行走了二十个年头。对着时间老人,我一点也不害羞。二十年的岁月,没有白白地流走。对着生活的未来,我再也不会忧愁。向前看,决不向后瞅。我要迈开坚定的脚步,跨进时代滚滚的洪流。1972年3月11日甜甜:昨天中午休息的时候,给你写了几句话。但下班回家,我哭了。昨天一天的劳动,实在太累了。我腰痛得厉害,可是,还得一次又一次地去抬,几十斤重的钢筋提在手中,腿又软,手又痛,泪水几次涌到了眼眶,但我都强忍住了。我怎么能当着众人的面流泪呢?再说,眼泪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呢?终于盼到下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走过五连的门口,我自然地向那里望一眼,可是,没有你的影子。我想,要是在这个时候,能看到你一眼,心里也许会好受一点的。刚走到院坝,一个篮球打在我的脸上,引起众人一阵哄笑。我又羞又恨,一进宿舍,便埋头在床上偷偷地哭了。我明知眼泪是一种最无用的东西,可是,我又不得不借它来发泄自己的感情。晚上,我没有参加学习,早早便睡了。但心中却充满了对你——我的甜甜的思念。现在,有谁会来安慰我呢?我把你留下的小油盒儿紧紧地握在手里,抚摩着它,回想着你平时对我的关心和爱护。甜甜,你这会儿在干什么?也许,正在忙碌着煮晚饭吧?甜甜,我天生的性格就是忧郁型的,惟有在你的身边我才感到快乐。我不看重金钱,我要的是真正的感情。我相信你,你是一个好人,你相信我吗?我觉得在农村,我们同样可以建立一种美好的生活,只要我们的感情是真诚的,你说呢?甜甜,我再喊你一遍,以后,我一直喊你甜甜,你说好吗?你的毛头1972年3月18日中午甜甜:昨天没有给你写信,今天,趁着还没有睡下的时候,给你写上几句。这两天真的把我们都累坏了,除了三顿饭以及睡觉的8个小时以外,我们几乎都在工地上,这会儿刚刚加完夜班回家。但是,再累,我也不能忘了给你写信。这几天工程特别紧张,我们在3天之内必须完成二孔预制桥梁钢筋的任务,所以,这两天正在拼死拼活地干。我简直形容不出这种感觉,但是,甜甜,再苦再累的时候,我也是在想着你,也只有想到你,我才能坚持下去。当朝霞刚刚露面的时候,我们在学习,我就想,这会儿你可能正要生火煮饭了;当中午和煦的阳光铺满整个大地的时候,我又想,也许你要出工去了;当落日的余辉,把金色的光芒撒在屋顶,大地披上了金色的衣裳时,我们排队回家,这时我习惯地把头转向五连,但见不到你的身影的时候,马上意识到你已经离开我了,于是,心里便是一阵阵地难受。我会想,这会儿也许你正孤零零地一个人在那间茅屋里坐着也许站在门口望着茫茫无际的山岭想我呢?以前那间充满生活气息的房子里,现在一定是冷冷清清的。想到这些,心里就不好受。有时,我会一个人静静地倚在门旁,望着远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直到一切都变得模糊,它们要涌出来的时候,才赶快扑到床上,偷偷地把它们擦掉。我的甜甜,自从你离开以后,我几乎没有一天真正地快乐过。有时,我一整天除了说几句必要的话外,其余什么话也不说,脑子里全是对你的思念,眼前时时会出现你的身影。有时心里实在太难过了,就用你对我的爱,对我的深情厚谊来安慰自己。我会默默地对自己说:不要紧,承熹会理解我的,他会对我好的。只要有承熹,我什么也不怕。我的甜甜,也许你就要睡了;也许你在为我书写一封亲切的信,那多有意思啊!让我在这里吻你,我就在你的身边。今天暂时写到这儿,明天,也许会轮到我休息(因为我们已整整一个半月没有休息了,所以,悄悄地实行轮休),我再给你写,好吗?你的毛头1972年3月19日夜

估计明天就完了。报上发表了《龙江颂》京剧本,值得一看。竟然与我的《春耕》第三部大同小异,可见创作思路是有一致性的。上海揆初不久就要上送《春耕》,故我心情也很激动。从各地报纸上发出的征文征稿看,缺少文艺稿子,特别是长篇小说。我想与姐夫商量一下,是否带着《春耕》去贵州人民出版社一趟。许多迹象表明,目前正是机会,我不能按兵不动了,不能稳坐钓鱼台了,我必须抓住时机。这事我正与上海商量。我还没出过工,鸭儿鸭儿:是生产队里一个年轻人的小名。还出了五天呢。生产队的活是割长茅草烧田,我既没有镰刀又没有扁担,所以,算了,过两天就完事了。收到我的信,你可以再给小哥哥去一封信,叫他在二十六七号拍电报,我把信一并寄去。由于队里的关系,月底不一定让我去贵阳。先做好这个准备,如果那时下雨,我是一定去贵阳的,我们生产队目前没有钱,我只拿到62元买粮食钱。这就是我的生活:起床、生火、煮饭、吃饭、看书、写作、睡觉。整个脑子里只有你的形象。毛头,回来吧。我真忍受不了孤独的生活啊!反正县里张政委是一个人也不肯放的,万江留下了5个民工,张政委勒令3天之内交回来,对方也只好交了。所以,和他们一起回来并不好,世界上哪有一律进工矿的机会呢?回来总要呆在生产队,那时铁路上回来的人多了,我们又够不上条件了。还是现在回来吧,你考虑一下。说实话,有你这样的爱人,我是幸福的、自豪的。毛头,让我深深地亲你,我心灵的天使!不要生我的气,要原谅我过去的缺点。热烈地吻你,我最亲爱的人!愿你更沉静、更美丽!你心上的甜甜1972年3月14日中午12点7?淑君致叶辛亲爱的承熹:傍晚下班回家,收到你12日的来信,浑身的疲劳一下子减轻了许多。每次你的来信,都给我带来无限的温暖,对我现在的孤单和寂寞都是一种最大的安慰。可是,随之而来的便是内疚和难受。倚在门边,望着远处朦朦胧胧的山岭。我沉思了好久,好久。承熹,你的痛苦,你的艰难,我知道,是我带给你的,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承熹,请你相信我,真正地从心里相信我,我不是一个坏人,我有一颗称得上"真正的人"的良心。承熹呀,在这里,我是很孤独的,我把自己惟一的希望和安慰,都寄托在你的来信上。和你一样,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的信,可那是不可能的。从9日收到你的信,到今天已将近一个星期,多么漫长的6天呀!我知道,你寄信要比我们艰难,但你在主观上也一定要努力呀。在这里,我保证两天给你寄一封信。承熹,你要相信我,要坚信我们的爱情,我命很苦,而且我的性格又是生来不合群,要是你都不相信我,那我还能再去依靠谁呢?我只有去死。失去了你,也就失去了我生活的全部意义。承熹,我决不是为了安慰你而说好话。相信我吧!相信我吧!要不,我会难受死的。承熹,你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心上。哪怕劳动再累、再紧张,只要一闲下来,你的影子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每天晚上,我抱着你的信、你的相片,怀着对你的无限思念之情,渐渐入睡。但当我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心中就会涌上一股惆怅、空虚,好像失去了什么似的。这种心情,都是从与你分别以后才有的呀!承熹,你在我的心中占了何等重要的地位!你是我心灵的主宰,是我生命中的甜甜,让我在这里拥抱你,疯狂地吻你吧!近来,这里的工程十分紧张,计划大战三、四两个月,完成鲤鱼塘一号大桥,所以,五连全部都在大桥工地上。每当见到小胖他们的时候我就想到你,想到我们一起劳动时的情景,想到寒冷的雨夜你替我上班时的情景。过去的日子再艰苦,也是宝贵的。承熹呀,我们必须珍惜时间,珍惜我们现在宝贵的青春时代。承熹,如果生产队里的劳动不紧张,我希望你能早点去贵阳,哥哥姐姐家我早就去过信了,并且你可以和小哥哥商量一下。我十分想回去,但最近听说转战要等工程完成以后。我想去请假,顺便说一下反正要转战了,干脆转战。也许,司令部看到我的名字,我再直接跟张参谋说,他们会同意的。你说呢?如果目前不同意走,这样至少为下一批转战打个基础。承熹,早点去贵阳吧,农村生活很艰苦,你去贵阳呆一段时间,对身体是有益的。去贵阳,你给小妹买一样好点的东西,祝贺她20岁的生日。我们的布票和钱均已收到。可是,不知怎么搞的,我们俩才104元,如你有空,到徐星那里去问一问好吗?最近,我们这里发生了一件小事,小刘的钱包在开箱子时不小心掉了出来,不知谁把她的15元钱拿走了,钱包仍旧放在原处,至今也没查到此人,老孙正在调查此事,小刘气得直哭。由此我就想到我们的钱,我想给你寄去,但又怕小妹有想法。原来的20元,加上揆初寄来的65元,还有我这次50多元,加起来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还是把它存在银行里吧,你看行吗?现在,可能已近11点了,学习一散,我就给你写信。外面,正淅淅沥沥地下着春雨。每当下雨,我心里总有一种凄凉之感。人们都熟睡了,可我还在给你写信,一点睡意也没有。小秦还在这里,她不搬来了,可能过几天就走。每当上床,我就更觉得孤独,小妹和她有说不完的话,我只能把头偏向另一边,陪伴我的只有你的书信。把它们贴在脸上、心上,我便感到了你的温暖。承熹,近来我心情很不好,但是,有时我却不得不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来应付周围的人,这实在是违背我的心愿呀!心里实在难过极了,就偷偷地躲在被窝里哭一场。寄上我10日写的一篇日记,本来不想把这种心情告诉你的,怕给你增加负担,但我实在太难受了,不告诉你,还能告诉谁呢?但你看了,千万别当一回事,我毕竟大了,我懂得这一切的,为了你,为了我们的爱情,我一定能忍受这种委屈的。给你写信,越写越没有睡意,但我必须睡了,明天还要上班。在钢筋房上班很危险,再加上我这个人走路也不行,所以,要时时提防,生怕跌跤。承熹,你一定睡熟了吧?梦见我了吗?没有灯泡,你可以去问问姐姐、小哥哥,他们一定有。去贵阳吧,那里会给你解决一点困难的。下次来信,你要写清楚收到我几日寄出的信,好让我心里有数,是否有信遗失。你一定要尽快地、经常地来信,好吗?要不,我会寂寞死的。承熹,不知怎么的,我近来经常放松自己。一方面也是由于时间紧张的原因,我知道,这是不好的,前天为自己的生日写了一首不成体统的诗,下一次给你寄去。你要好好修改《春耕》,不要让其他思想干扰了它,我看你还是听一下揆初的意见吧!附上小钱的来信。睡吧,我的甜甜,让我在这里再深情地吻你一次!愿一切都好!你的毛头1972年3月15日深夜日记今天还是在钢筋房上班,一天下来,实在太累了,坐下就不想再起来了。可是,别人在干,我也只得硬撑着。恨、怨占据了整个心灵,回到家没有谁来安慰我,只能孤零零地往床上一躺。夜,春雷滚滚,大雨倾盆而下。我的头痛得厉害,没有参加非党团员的学习,便早早地睡了。多么孤独啊!在这样大风大雨的黑夜,农村更是凄凉,承熹,你害怕吗?我能猜出你现在的心情,也一定和我一样,感到孤单而又难受,是吗?让我在这里拥抱你吧!你是我的甜甜,只有在你的身边,我才能感到生活是甜的。虽然我们远隔千山万水,但我的心是永远爱着你的。你不要难过,不要悲伤,让我们再经历一次爱情的考验吧!我深信,暂时的分别,会使我们的爱火燃得更炽烈。怀着对承熹的无限思念之情,我渐渐入睡了,但浑身的酸痛又把我折磨醒了。第一个感觉便是我在孤独和沉闷中生活着。这里,没有一个人需要我,没有一个人对我热情。我感到痛心而悲伤,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为失去一个真挚的朋友而深深地伤心着,但这已成为事实了。感情的隔阂使我们相互间变得十分淡漠而虚伪。我相信,我们过去的那种互助互爱的亲热感情,已像潮水似的流走了,它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很委屈,我不是一个虚伪的人,对我的朋友,我一直抱着真诚的态度。而在这个世界上,像我这样的人往往吃亏,没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别人是不会了解你的。我知道,我也有错,我心胸狭窄,我嫉妒,我有很强的自尊心。但也只有对我最亲近的朋友,我才会有这样的感情。唉!我不能再多想了,这样会把我折磨死的。我今后必须要学会更孤独、更沉闷地生活。承熹,我深深地感到离开你是多么痛苦!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理解我,连我亲近的朋友都对我产生了看法,我该怎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我很伤心,又哭了,但泪水也冲不走我心中的愁云……我必须快快地回到承熹的身边,他是我惟一的亲人了!1972年3月10日承熹:昨晚写了许多,可总好像没把心中的话说完似的。今天趁中午休息的时候,再给你写上几句。这会儿可能你们刚刚出工,对吗?农村的劳动,可能要比这里轻松一点。最近,纪律特别严,就是去鲤鱼塘寄一封信,都要向班、排长请假。这封信,我准备上班的时候,借去厕所的机会把它寄了。上午,我们又是抬钢筋,真累,腰酸背痛,可回家,又是老白菜。对这一切,我实在腻烦极了。承熹,虽然在信中,你没有责备我,但我明白你的心。看了你的信,我心如刀绞似的疼痛,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骂我吧,把你心中的一切痛苦都告诉我吧,这样,你心也许会好受一点的。我常常想,我们都很苦,我们不能再互相埋怨了。让过去的一切,像流水一样地流走吧,我不希望它在我们心中留下一点影子,好吗?不多写了,一会儿又要上班了,我很累,心里又不好受,明天再给你写。愿一切都好!你的毛头1972年3月16日中午8?叶辛致淑君毛头:我的心!今天,我去赶场,拿到了你15日深夜写的信。回来以后给你写信。我似乎病了,一到晚间,就很痛苦。每天夜里,总要醒五六次,睡得一点也不好。我一直在想你,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里的你对我说:"我们这次分别,是一次长别。"

甜甜:昨天我没休息,因为,休息的人太多了,所以,没有安排人轮休。已有3天没有给你寄信了,本来,我准备昨天晚上给你写的,可是,昨天晚上这里放电影《铁道卫士》。宿舍里的灯泡又坏了,因此,没有写成。看了一会儿电影,实在是没有意思,因为,身边没有了你。但是,又仿佛你就站在我身边似的,当我要回头跟你说话的时候,一看身边站的却是别人,只能懊丧地叹一口气。看了一半,我再也站不住了,也没有什么力量支持我看下去,于是,便一个人回到宿舍,早早地睡了。但是,心里却无限寂寞。要是有电灯,我就可以给你写一封信,在信里对你说说心里话,这样也许能减少一点孤独感。甜甜,从昨天起,我们排抽出了15个人参加灌浆,分成三班。我们上海知青中,只有小刘、小王、小傅3个人参加灌浆,我和小妹仍旧在钢筋房。人少了,工作倒也没有以前苦了。一切我都会注意的,你放心吧!甜甜,时间过得真快呀,每当我走过鲤鱼塘,看到路旁的那棵桃树已是花满枝头,我便会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一起游览安澜桥时的情景。唉,又是一年了!我常常想,久长的风景一定比这里好多了,可是,我却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不,这只是暂时的。我们今后一定会有机会的,到那时,我们要到更好的地方去游玩。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一定会使自己的青春过得更有意义的,你说对吗?甜甜,我们的《春耕》命运怎么样了?快来信告诉我!噢,上次我忘写了,你快去贵阳吧,把《春耕》带去,征求一下姐姐、姐夫的意见,这样会有好处的。甜甜,你现在身体怎么样?生活得怎么样?一切的一切,都来信告诉我,我需要知道你每天、每时的生活情况。甜甜,我现在常常放松自己,一天劳动下来,加上开会学习,累断了腰,也搞昏了头。我不大看书,也懒得写诗。我知道这样你会生气的,会骂我的。最近,我一直考虑写一首关于钢筋工的诗,但是迟迟不愿动笔。不过,最近几天,我一定要完成它。甜甜,你相信我吗?现在,宿舍里一直是很吵的,因为,有的上白班,有的上中班,有的上夜班,也有像我们上正常日班的。但是,在这种环境里,更能锻炼自己,培养自己完美的性格。甜甜,天已渐渐地热了,你把棉衣和不穿的厚衣服晒一晒,放到箱子里;卫生裤和卫生衫,洗得动就洗一下,洗不动就晒一晒,反正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回去的,你说好吗?你要好好生活,闲时,就到外面走走,因为,农村的自然环境是很好的,这样会使你的心情愉快些。你一定要注意身体,无论劳动、吃饭和穿衣。我也会很好地生活的,因为我懂得,我应该是独立的,我不需要依靠别人生活。每天,除了做一些必要的事,说一些必要的话以外,闲下来,就是学习或给你写信,我要把我的爱,全都倾注到你的身上。晚上我常常回忆自己一天的生活,说了哪些不该说的话,做了哪些不该做的事情。甜甜,让我们再见面时,都感觉到彼此变得更美丽、更聪明、更沉静、更坚定、更勇敢了,好吗?甜甜,我准备把我的布票寄给姐姐,请她给我买一件两用衫和一件衬衫,你说好吗?你会不高兴吗?不要不高兴,不是我把你当成外人,因为,我觉得这样做比较好。还有,去贵阳,不要忘了给小妹买东西,如果看到好的绒线,给我买一斤,好吗?我的甜甜,让我在这里再亲你一下!我的眼睛永远望着你。今天,我只能写到这里了,因为,马上又要上班了。愿沉着、坚定!你的毛头1972年3月21日中午甜甜:今天是22日,早晨醒来,我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你应该给我来信了。多么难熬的一天呀,无论劳动、休息时,我想到的都是你,你会给我写些什么呢?你会告诉我每天的生活和劳动,你会告诉我你的思想和感情。好不容易盼到下班,可我失望了,今天没有信,这真比什么都难受。每天,我都是在沉闷、孤独和失望中生活着。我常常想到从前,如果我不高兴,你便会关心地询问我、安慰我,耐心地向我解释一些问题,直到我心中的疙瘩都解开了。可现在呢?我又能去向谁诉说呢?我很悲观,简直不知道每天除了上班和给你写信以外,再做点什么。每时每刻,我脑子里都充满了对你的思念。(这是我昨天晚上写的,由于太疲倦了,所以没有写完。)甜甜:我心上的人儿!今天仍旧没接到你的来信,为什么呢?是不是我信中的话让你生气了?如果你真的是为此而生气,那么,你应该原谅我!因为,我对你所说的话,都是我的心里话。如果连自己的心里话都不能对你说,那我该怎么办呢?你要原谅我,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才能真正地理解我,才能原谅我的过错。但是,无论如何,你要来信呀!昨天和今天,我们钢筋房的工作都是比较轻松的,因为,这个月的任务我们不但提前而且超额完成了,现在基本上是在进行一些整理工作。不过,明天我们还要到包老山去绑钢筋,路远,回来可能又要半夜三更了。这样明天可能就没有时间给你写信了,所以,今天无论如何,我也得写完这封信。明天,我能收到你的来信吗?快告诉我呀,我的甜甜!你不知道我这会儿的心情,外面是雷声隆隆,倾盆大雨,每当这种时候,我心里便有一种凄凉的感觉。要是你在这里,哪怕我们不是坐在一起,我也会有一种安慰和寄托的。可是,现在你却离我这么远。你这会儿在干什么?你害怕吗?我知道,一个人的生活是十分寂寞的,你不要害怕,不要伤心,如果你心里难受,就拿起笔来,为你的爱人——毛头写信吧!把你心中的喜怒哀乐统统告诉我,把你的感情全部倾注到信纸上。我会理解你的,你要相信我!我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爱情。好,不说这些了,只要你时时记住,毛头在远方望着你呢!下面,谈谈我最近的生活。每天清晨不等吹哨我便醒了,先习惯地想一想你,有时候想得实在睡不着了,便起来给你写信。每当给你写完信,心里便会觉得舒服多了。然后,便是规定的出操、学习、上班。中午两个小时,有时洗洗衣服,但更多的时候,也是用它来给你写信、寄信,直到下午上班。晚上,吃饭、学习,睡觉总是在10点左右,但也不能很快入睡,我要回忆一天的生活,要想一想你,要翻一翻你的来信。总之,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拿起笔来,给我最亲爱的人写信,告诉他我的一切。甜甜,这个月,我买了一双卡普龙袜子和一本漂亮的日记本。这次我们生产队寄来的钱,我得52元。我准备给姐姐寄10元,请她给我买衣服,你说好吗?现在,我们的存折里是125元。小妹给妈妈寄去5元,她又去岩英买了一瓶菠萝汁和牙膏、电池,2元多,再加上我买袜子、邮票、日记本花了近3元,这样,比原来算的要少存20元。我们的布票、钱、棉花票均已收到。但是,不知怎么搞的,队里才算我们俩750个工,但粮食却分了不少,两个人共有1900多斤。今天,我收到一封小丁的来信,你碰到她,就告诉她,来信已收到,过几天有空,我再给她回信。甜甜,你什么时候去贵阳?告诉我。你去贵阳,也应该给自己买一件好点的衬衣。别忘了,在我回来的那一天,我希望你穿得整整齐齐地来接我,好吗?今天已经很晚了,不能再多写了,明天有更艰苦的工作在等着我。甜甜,你睡了吗?我想你现在也一定在给我写信呢!写吧,尽情地写吧,因为,我要知道你的一切。让我在睡前,热烈地吻你!愿好!你的毛头1972年3月23日甜甜:我心灵的主宰!今天,我病了。昨晚给你写完信躺下后,一夜没有睡好,头痛得厉害,鼻子塞,嗓子痛。这可能是因为天气变化,昨天上班时少穿了衣服着了凉。今天,大家都去包老山绑钢筋了,我没有去,宿舍里仅留下我和另外一个病人,还有一个看家的和一个搞宣传的。病人的心,是十分寂寞、难受的,我多么需要得到安慰呀!在床上睡了一天,也整整难受了一天,过去的日子,像演电影似的一幕幕地在我面前浮现。当我病了的时候,不管我是睡了还是醒了,你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来看我,关切地问长问短,可现在呢?剩下的仅仅是幸福的回忆了。当我迷迷糊糊地将要睡着的时候,好像是你推门进来,走到我床边望着我。我猛地一惊,醒了,抬头一看,谁也没有。原来只是一种幻觉,我只好又失望地睡下去。醒来的时候,我把惟一的希望寄托在你的来信上,如果今天再收不到你的信,我可要恨你了。承熹,你一定要经常来信,两三天寄一封,要不然,我要责怪你的,我会想出各种各样的怪念头的。真的,你不知道几天收不到你的信,我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傍晚,我刚刚起床,便收到你的信。看后心里十分难受,你这样生活着,我实在是不忍心,我感到揪心地难受。我知道,造成你现在这样的境况,实在是我的过错。承熹,你要原谅我,你不要想得太多了,这样对你的身体是十分不利的。我们相爱已经3年了,你应该了解我,我不是一个负心的人。相信我吧!分别只是暂时的,今后,我决不会再离开你了。"同甘苦,共生死,白发偕老。"这不仅仅是誓言,也是我发自肺腑的声音。如果你真的相信我,就应该抛弃这一切不好的、乱七八糟的想法,很好地安排自己的生活。这对我才是一种真正的安慰,真正的爱。我知道我的话是无用的,但是,作为一个爱人,你应该听我的话。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们才能真正地理解、真正地相爱。我不是一个下贱的庸人,我相信,我们的爱情决不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的,没有真正的感情,是决不会产生像我们这样强烈的爱情的。我的甜甜,你相信我吗?快快回答我呀!你身体不好,要找医生看看,一定要看。平时吃饭、穿衣都要十分注意。你的身体让我十分担心,我没有尽到一个爱人应尽的责任,你要懂得爱惜自己,不但是为了你自己,更重要的也是为了我。你不是说过,我们俩已成为不可分割的"两位一体"了吗?你身体不好,我又没有能力,而生活刚刚开始,今后,我们将怎样来展示呢?今天是24日,明天就是25日了,你去贵阳吗?姐姐来信告诉我,她已于星期一去成都出差,去一个星期,回来后又要去上海。你可能碰不到她了,不过,你跟着姐夫在一起,也会很有趣的。有时间带小玮出去玩玩。今天,我求人买了3斤白糖,听说贵阳买不到白糖,连同上次买的那块红条子花布,准备寄给小玮,我很想她。跟小哥哥,你要亲热点,我觉得他是男人中少有的好人,你可以和他多生活一段时间。同时,把我的情况向他谈谈,你们商量好后再告诉我,好吗?最近,工作一直很紧张,一号大桥已完成一半,现在是全力以赴,看来下个月就能完成任务了。在工作上,我一定会十分注意的,请你放心。给小妹的信中,你告诉她你可能要教书,是公办还是民办?我觉得你适合做这种工作。而像水泥厂、钢铁厂,你能胜任吗?如真的有机会,你决不要推辞。今天,我又把以前写的诗都看了一遍,多好的本子呀!这里,凝结着我俩辛勤劳动的血汗,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你要把我寄给你的诗都保存好,以后回家,再把它们全抄上去好吗?我相信,我们都是好人,是善良的人,命运决不会委屈我们的,我们会永远生活在一起的。夜已深了,外面蛙声一片,我亲爱的人,你可曾睡了?你写的那首诗,我念了一遍又一遍,仿佛看见你的身影在山寨的黑夜中漫步。不,我也在你的身旁,陪伴着你哪!让我在睡之前,再吻你一次,带着我的吻,你会很快地进入美好的梦乡的。每个人都睡了,我也不能再多写了,让我们在睡梦中相会吧!愿沉着、坚定!你的毛头1972年3月24日深夜10?叶辛致淑君毛头:我的爱!你一定在惦念我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信呢?我病了,很糟糕地病了。从星期日晚上我把信交给一个久长中学生寄以后,就病了。星期一勉强出了一天工,从星期二开始,就躺下了,发烧,起不了床。我躺着,不吃也不喝,也没有吃没有喝。箱子用报纸罩住,门从里面关上了,陪伴我的只有那盏昏黄的灯。那盏灯因没有开关,日夜亮着。星期三,我饿极了,强支撑着起来,用苞谷糊糊煮了一锅粥,吃了两碗,就又睡下了。那天晚上,罗世新的二儿子从门缝里塞进了你17日深夜写的信,我挣扎着起来拿着信看了一遍,我哭了,这一夜我不仅没睡好,而且浑身难受。以往发烧,总超不过39.5度,这一次恐怕是超过了。我已经不可能有完整的思想,念头一个接一个可就是连不起来。我找了两本历史书,也看不进去。这一夜不知是怎么过的,茅屋外狂风呼啸,时而有猫走进我的屋。我第一次感到,黑夜是可怕的。到了星期四的中午,我又饿又渴,忍着头晕目眩起床,用苞谷糊煮粥、烧开水。下午,正好大队的赤脚医生从大院坝走过,我叫他进来。他给我量体温,39.3度。打了针,吃了药,我又喝了两杯开水,关上门,把所有的东西都盖在身上,可能是前一天没睡好,这回睡着了,但是睡得并不好。到了晚上,我出了一身汗。星期五的早上我感到头脑清醒了许多,起床煮点饭。用手摸摸额头,烧退了,可是人很虚弱。平时我煮一顿饭,从生火到吃饭,只需一个半小时,昨天竟用了3个小时。但我毕竟是好起来了。今天我出工去了,就在大院坝里挑青粪,不重,这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自然,在病中,我想得很多很多,也很痛苦,我不想说这些了,说这些只会给你不愉快的生活再添上不愉快,那我是不情愿的。星期一我曾给小哥哥寄一封信说今天去贵阳,但去不成了。一来我瘦得可怕,二来什么也没准备,一点精神也没有。走路、看书,都感到不舒服,劳动一下似乎好一些。你的信我又看了一遍,小哥哥的信我也看了。小哥哥一定是误会了你的意思。其实请假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能排上下一批转战的名单,并非为了马上转战或准假。老实说,在大会战的日子里这也是不可能的。当然,对于我是无时无刻不想让你早点回来。要是这次生病时有你在身边,我也不至于痛苦到这种程度了。但是,事实不是这样。收到我这封信,你可能已经提出请假了,如还没提出,你也可以提出来,需要拍电报,你来信我收到后就去贵阳拍。如不需要,我就不去贵阳了,看你的意思。其实转战与否,取决于你本人,而不是小哥哥或者我。如果一心想回来,没有信或电报,同样也是能申请的。就像已经有过的事情一样,信或电报只是一种证据或理由罢了。这次生病使我冷静了许多,也痛苦了许多。我觉得我必须活下去,同时,我也晓得我不会死,如果我能这么轻松地就死去,那我还是满足的。从昨天开始我看了两本历史书,这比小说好一些,不煽动情绪,却很讲道理。从我的病我想到你们的身体,你们也一定要千万注意,病是可怕的,它会使一个人的情绪、精神和体质加速衰老,特别是在大会战之际。鲤鱼塘一号桥恐怕在4月底也完不成,我知道修桥的速度和放大炮之间的百分比。因此,具体什么时候请假合适,你比我更清楚。如果你认为目前请假不妥,也可来信直言不讳,不必怕我有什么想法。因为,事实毕竟是事实,想象是想象,你想象中很可怕的事不一定怎么可怕,你想象中十全十美的事也许还有许多丑恶。如你一旦请假,就要时常催催,加深印象,否则,仍是起不到作用的。请顺便问一问廖宗礼,张明友钱的事究竟如何,让他来信谈一谈,或让他给张明友去信。一切望你自己多多小心,我脑子很乱,写不出什么,精神上也不好,过两天再好好写信。深深地拥抱你,我的亲亲!你的甜甜1972年3月25日

去上海的人基本上回来了,我没与他们来往。你们的工分,看来我是起不了作用的,因此,也不准备去了,就是你们回来,也不一定能起什么作用。真的,有许多事你是想象不到的,你的头脑太单纯了!小汤、小杨均在大队、清水代课,她们是过了春节才回队的。十四连那个李××我曾碰到过,至于那条"野狗"这里一无所知。何塞·马蒂说:"劳动给人营养。"对我来说,确实是如此。如果一点不做,闷睡在家里,我简直不敢想象。原来十连的4位男生给我来信谈起王把她说得一塌糊涂,这封信我留着,以后给你看看。你也许是第一次看到,男人们是怎样议论女人的。不谈这些了。亲爱的人,我生活的全部希望!心在半夜,在路上,在群山之中,在静悄悄的河边,黑夜,你这无形的神,究竟带来了什么?是笑,是歌,还是欢乐?不,你带来了人类的心,在心里,在人的心里,不可能有夜的宁静。风呼啸着,露水无形地降落着,任凭它黑,因为——露水会干风会停。惟有那颗心,总是起落不定。心在搏动,象征着生命。同时,它也勾起感情。它眺望着远山近水,也看着那山上的树林;美丽的大自然,神秘的宇宙天际,我望着你的广漠无边,也看着天上的月亮、星星。你会怒号,你会微笑,同时,你也会画出,那美好的景致,表示你的安宁。可是我的心啊,总也不能平静。毛头,这就是我时常的感情和我的心。这不算诗,这是一种真实。但我一定听你的话,毛头,我的天使!你的话对我不是无用,而是最有用的。我听你的话,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身体方面也尽力注意,争取不生病。我晓得,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为了我,为了你,我一定照你的话去做。现在我经常洗枕巾,一个星期换一次衣服,这对我很不习惯,但我坚持着做,一懒,就觉得你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柔情地看着我。我想起来了,你从来没有责备过我,但你总是这么看着我。毛头,你对我有多么大的作用啊!相信我,毛头,我最亲最好的亲人!我会听你话的,我一定要使心平静,要好好地生活,好好地过日子,就像你在我身边一样。我真想你啊,毛头!今天是三月十六,一轮圆月正在冉冉升起,把柔和的光撒向人间。它望着我,也望着你呢!娃儿们在外面叫:"月亮光,月亮白";乡村的春夜,多么宁静,多么美丽啊!今年,县里规定工值最低不能低于8角。虽然这不现实,但上面毕竟在抓了。要真是这样,山寨就更好了。下一次,我把《山寨的春天》寄给你。因为太长了,这次不寄了,好吗?亲亲,我的宝贝,我的生命!让我深情地吻你,热烈地拥抱你!明天,我再写,好吗?现在是11点了,《山寨的春天》写完了。我想睡了,毛头,亲亲!明天我开始写《风雨之夜》。今天我去公社,帮队里问筛子。顺便看看是否有人用粮票买米,那就可以换点粮票,并且也可以听到一些消息。我必须好好地生活,对吗?毛头,我必须听你的话,好好地生活,因为,我真心诚意地爱你啊!据说,慰问团回来了,那就很好。不过,还没确定,过几天就晓得了。今天夜里,我把《风雨之夜》的草稿写好再睡觉,好吗?我想你,让我真正安心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一直想你。你要注意身体,注意你的腰,工作时留心,千万不能出事故。谢富治死了,你可晓得?你们排里有没有报纸?对你自己,千万不能原谅、放松啊!不过,你不想写诗,就不要写了,等灵感来了再写。没有事可以练练韵脚,这很重要。毛头,我的亲人!暂时不写了,水开了,我洗脸,整理整理东西到久长去。亲亲,愿身体好!你的甜甜1972年3月31日写完13?淑君致叶辛甜甜:我的爱!今天同时收到你和小哥哥的来信,小哥哥在星期六去车站接你,可是,没有接到。甜甜,今天我们学习。因为,上个月超额完成了百米成桥的任务,今天进行整顿,明天是大礼拜,就可以休息了。这会儿刚刚学习完,我正要拿出纸和笔给你写信,就收到了你的信,这给我寂寞的心又带来了无限的欢乐。昨天我没有给你写信,那是我最后一天的休息,我洗了衣、被,洗了头,一天搞得十分疲劳,晚上,我捧着你的相片,看了又看,吻了又吻,我把你的相片贴在脸上,心里默默地念着:承熹啊,我的爱!我愿你永远这么年轻、这么英俊!让我在这里祝福你一切平安!我们马上会相见的。就这样,你陪伴着我,进入了梦乡。甜甜,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好像梦见你还在八连,你让我到你们排里去玩,我说这么多人,我不去,你就生气地走了。但是,我受到了娘娘的谴责,心里烦闷极了,一个人跑到黑洞洞的工地上。工地上到处是危险的洞,突然你出现了,我们俩兴奋地拥抱起来。然后,手携着手一起向光明的地方走去。当我迷迷糊糊地要醒来的时候,就想今天一定要去你们排玩。可是,当我完全清醒后,才意识到你离我是这么远。在这里,我再也见不到你的影子了。于是,心里就一阵阵地难过,更感到自己非常的孤单!不,我一定要尽快地回到你的身边。承熹,我不希望你到钢铁厂或硫磺厂去,那种工作太苦了,我不能让我的甜甜去做那种粗劣的工作,就是在铁路上,有时看到你背水泥或做什么重活时,我都会难受得要哭,更不用说是一辈子的事情。甜甜,即使没有工作,我们也要苦在一起,真的。我知道,爱情的伟大之处,爱情的真正意义,是胜过生命的呀!一个姑娘,一旦把她的一切献给心上人的时候,离开了他,将是多么痛苦呀!甜甜,我愿意一天都在忙碌中度过,只有这样,才能勉强度过一天又一天漫长的日子。有时,我觉得黑夜太长了,太可怕了。黑夜盼天亮。白天一上班,又盼早点下班,承熹,每天我都是在这样痛苦的盼望中生活着。这几天,心里总有一股无名的烦闷,想念你,也想念家乡,想念爸爸妈妈。他们已近两个月不给我来信了,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想到这些,想到我可怜的爸爸妈妈,想到苦命的哥哥们,心里真是乱极了。甜甜,今天晚上我们开会,评选先进班和先进个人,我们班除我以外,人人都评上了。我一贯是不考虑这种事情的,目前更是如此了。在这里对什么事情,我都提不起精神来,我自知这样是不好的,可是,就是克服不了。承熹,今天开会谈了上个月的工作和下个月的任务。到上月底为止我们已完成了鲤鱼塘一号大桥二千多方混凝土,基本是一半多点,还有3个基坑没有挖。下个月是成桥98米。但是,上面指示三四月份不转战,原计划大桥在下月20日左右完工,现在看来起码要到5月初。现在请假是很难批准的,不过我想试一下,也许有好处。但是,如果一旦批准是短假,岂不麻烦了吗?我本想今天就去请,可是,小哥哥今天又寄来了一个邮包,所以,我想过几天再说。你看呢?过几天,你再写一封信来。我不知道,我的甜甜这会儿在干什么?也许,你正躺在床上,瞪着一双深沉的大眼睛,想着远方的我吧?睡吧,乖乖地睡吧,不要胡思乱想了,啊?让我深深地吻你吧!你的毛头1972年4月1日晚甜甜:昨晚给你写了信,半夜醒来,我又睡不着了,真想你呀!半夜想起来给你写信,又怕弄醒了叶文(昨晚小秦没有回家,我们俩睡一个被窝)。只好忍着,好不容易盼到天亮,我第一个起了床,整理完毕,就给你写信。今天休息,我什么地方也不去,老实说,也没有地方可去。天气不好,又不能做事,就准备给你、给小哥哥、给你妈妈写信。昨天,叶文去廖宗礼那里,廖宗礼告诉她,5月初大桥是能完工的,那时除留300人搞扫尾工作外,其余的人都要转战。这300人是由一部分知青及城镇户口的人组成。现在,团部就开始整理档案了。我想,现在请假是白搭的,会战期间可能性极小(小朱由于经常发病,团长亲自跟张德华说的,而且是短假)。但是,我是绝对不留在这300人之中的,我想到那时写申请转战,从我个人来说,是有把握的。1.我是属于转战之列的。2.在这里,我的表现不算好,又是非团员,要留肯定是留积极的,你说对吗?而我估计要是留300人,小刘是不愿意回家的。甜甜,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你一个人孤单地生活着。除非十分累了,我才能勉强地睡着。一般的情况下,我是不容易睡着的,即使睡着了,半夜醒来,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醒着。我要想想你,想想我们的过去和未来,想想我目前的生活,想想我的故乡和亲人们。尤其想到你目前的生活,心里更是不忍。但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甜甜,昨天,小哥哥给我寄来的邮包,有榨菜、大头菜、萝卜干、话梅、糖、咸肉、猪油。等取回来,我请程英回去时给你带点咸肉、猪油,如果团部有白糖,再买5斤给你带去。昨天,你妈妈给小妹妹来了一封信,她十分想念我们,所以,我今天要给她写一封信。据小妹说,5月份是你妈妈60岁的生日。甜甜,我们该怎样祝贺她呢?甜甜,你在外边,看到有什么好诗,不要忘了给我寄来。近来,心里烦闷,不想写,但我倒愿意有几首好诗念念,以解心头之愁。今天是星期日,你准备做些什么?去赶场吗?你必须要好好地给我写信,写长信。昨天拿到你的信,好像比平时薄了一点,心里便是一惊,是不是又生病了?当我看到你是深更半夜写的时候,才放心了。甜甜,你的病全好了吗?一定要注意身体!最近,天气忽冷忽热,前几天只穿两件衣服,这几天穿棉衣都觉得冷,你一定要注意添衣服。好,今天就写到这里,让我怀着十分思恋的心,紧紧地拥抱你,深深地吻你吧!愿你坚定、沉着!你的毛头1972年4月2日上午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一节,往日的情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