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首页 2019-08-22 05:5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首页 > 正文

第十四节,第十五节

夜,思毛头夜间,总不能入眠,出了茅屋,沿寨散步,更加想念亲人,写下了这首诗。啊,夜深了!鸟儿在林中静悄悄。远处那黑黝黝的山坡上,有一团火光在闪耀。我怀着恋心散步到山腰,火啊,火啊,你燃着!闪烁我的眼睛,扰乱了我的心。这儿没有我的亲人,这儿没有毛头的倩影——陪伴着我,恢复一天的疲劳。啊,夜深了!冷风飕飕,松树林在呼啸,烟火点点,夜雾飘飘,月牙儿从云后探头,奇怪地对着我观瞧。风啊,风啊,你轻点吹,不要吹熄了烟火,那黑夜中的一线希望。风啊,风啊,你慢点走,别呼啸,别大声喧闹,疲乏的我,带着我的心,要骑着你向着黄平县飞跑。啊,夜深了!亲爱的人,你可曾听到:夜莺在枝头啼叫,风儿在空中呼啸。那太空行程中的月亮,望着分隔两地的我俩在轻轻地微笑。它仿佛在说:"爱情的力量和秘密,被揭开了;我要带着你俩的心飞跑,让热恋的人儿相会在明晨拂晓。"承熹1972年3月17日夜9?淑君致叶辛甜甜:昨天中午给你寄了一封信。今天收工回家,又见到了你15日的来信。这封信的速度是最快的,要是经常如此就好了,至少能让我们都减少一点寂寞,你说对吗?看了你的信,心里分外高兴,浑身的疲劳好像减少了许多。甜甜,每当别人告诉我有信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你。于是,就会激动得脸发红,迫不及待地打开你的来信。当熟悉的字体映入我的眼帘时,就感到格外地亲切,恨不能一下子就把信看完。看了一遍又一遍,总好像看不够似的。拿到你的信,正是我打水上来要洗脸。我顾不上洗脸了,小妹喊了我几次,我都没有洗。饭后,又要集中开"大战12天,完成百米任务"的动员大会。但我的心早就飞到了你的身边,我想散会后,一定给我的甜甜写一封回信,不管时间多晚。承熹,你对我太好了,让我再亲切地、温柔地喊你一声:"我的甜甜。"我是理解你的,你不要对我说那些请求原谅的话了,我心里内疚极了。看了你写的这些话,我简直要哭了。唉,不说这些了,我们不应该相互埋怨,我知道那是造成你、我这种脾气的最根本的原因。承熹,大队要送你去安顺工学院,这真是一件好事。固然,出身是个大问题,像我们这种出身的人,现在能上大学,真是比登天还难。如果大队真有让你去的意思,不妨试一下,你千万不能为了我而放弃这个机会。不过,我也知道,录取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反正这对自己没有坏处,侥幸碰碰运气也未尝不可。再说,既然下面推荐了你,领导就知道你的表现是好的,这样对今后的安排也会有好处的。甜甜,今天收到你的这封信,最让我高兴的是《春耕》将要"接受考验"了。它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让我在这里祝福它吧!希望它能顺利地通过这个关口,和广大读者见面。承熹,你必须把它的情况随时告诉我,好吗?这里我也听到了不少怪事:小刘和十四连那个姓李的关系已确定了,姓李的还把她弟弟带来玩。小陈和十四连姓王的钢筋工好上了。听到这些事,我只能朝着他们轻蔑地哼一声。我明白,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一切都是"钱"字在作怪。这样我更觉得我们爱情的纯洁和珍贵了。让这朵爱情之花,像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永葆纯洁和清高吧!

毛头,给我多多地、天天地来信吧!毛头,你对我是多么重要啊!我不重复你信里的话,我与你一样,没有了你,生活对于我,就丧失了一切。说实话,这一次,你给了我相当沉重地打击,我是非常伤心和痛苦的,我只能偷偷地忍受戳心的难受。在别人面前,我还要很高兴地解释你为什么没有跟我一起回来的原因。当小秦问我"你们俩确实很好吗"的时候,我还要固执地点头,说:"很好。"这实在是给我上刑啊!我离开上海的时候,陈秋智给我写了一首诗:"你问他们是什么罪,该这样地苦劳。"我痛苦的时候,我也要问:我犯了什么罪啊?毛头,我本不该对你说这些话的,因为我爱你,我相信爱情的伟大。这几天,老天赏脸,一直是阳光明媚的。毛头,我听你的话,不胡思乱想,我相信你。在参加一段劳动之后,我就修改《春耕》,学习、读书,过正常的生活,并设法使自己胖一点。让你见到我之后,很自然地叫我一声:甜甜。每当夜深人静,我总想得很多,我要克服这个毛病。毛头,我心中的天使,我的生命,我是多么爱你啊!到3月份,是我们插队落户整整3周年。我们都还年轻,都还纯洁。虽然我们的出身都不好,注定了我们不能做更多的事,但我们自己,必须做一个真正的人。金色的余晖映照着屋脊,傍晚来临了。毛头,你们此时也下班了。你可曾想到我?今天我想早点睡,明天去你们队,把你的箱子抬来,拿点肥皂。让我今晚安静地睡一觉,在梦里看到你对我亲切地微笑,好吗?我准备在农村找一些素材,写一些短诗,同时准备一下《岩鹰》的创作材料。这当然还要等一两个月,因为对修桥等,我还没有生活。毛头,把你的诗寄来,勿忘!我想再看看你从前写过的诗。我在等你,等你回来。如果因为出身问题,分配还要拖半年的话,我们一起回上海,去桂林和杭州玩一玩。那时,一定会很幸福的。当然,一切都要等慰问团回来,才能听到最准确的消息。人们都回山寨了,这几天,我还有意无意地把我们过去走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一点没变,可是,你已不在我身边了。毛头,岁月如流啊!今天没有出工,昨晚睡得早,可睡得并不好,想你,毛头!这两天,我们寨上有两家要结亲了,有一家的老人却要死了。喜事和丧事,隔了不到100步远。我9点半起的床,挂起了蚊帐,烧了饭,晒晒东西,就这样,半天又过去了。明天我要帮人去结亲,后天有人要结婚了,再后天又有人要结婚,要去喝喜酒。毛头,我多么想你啊?你快点回来吧。否则,我真的支持不住了。也许,我会逃走的。这两天,我的心情相当不好。唉!我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你呢?你每天给我写信吗?你生活得怎么样?一切可好?腰还痛吗?想我吗?孤独的生活是不好受的,真是不好受的呀!今天我去帮人接亲,巧的是,女方家正在村中心,小王的商店旁边。我也看见了她,她略微整洁一些,胖一点,脸上的表情很满意,也比上次见到时白了些。她算是帮我忙,买到了一袋洗衣粉,这样,过两天我就可以洗被子了。乡间的婚礼挺俗气,直到晚上11点才睡觉。去睡觉的人家是罗忠明家,又臭又脏,我只能半倚着,衣裤没脱地过了一夜。在黑夜里,7个小时我都在想念你。毛头,我似乎觉得,你就站在我面前,很温存地亲我。可睁开眼睛一看,是黑夜。毛头,我又流泪了。我想起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在列宁流放期间还跟着他去,在西伯利亚一起生活。我们不是伟人,可是,毛头,你将怎么回来?铁路上又说转战的消息没有?来信吧,只要有时间,天天给我来信,我一天比一天想你啊!今天回到生产队,喝了点酒,和李克勤交谈了一会儿,便想睡了。眼前正薄暮,给亲爱的毛头写下几句话,等天一黑,就写不成了。明天,我不去接亲了,我必须好好休息。毛头,钱与布票均已寄给你们,望查收。我决定在月底去贵阳。听我的话,两天或者三天给我寄一封信好吗?否则,我要寂寞死的。毛头,你理解我的心吗?你是我的生命啊!我真不知道离开了你,该怎样生活下去?希望你来信,多多地来信,两天或三天给我寄一封信,我天天给你写,好吗?天黑了,看不见了,明天再写,毛头!毛头:昨天我没有写,趁天气好,把被子洗了。洗被子时,边洗边想你。晚上,我早早地睡了。可是,寨上办喜事、办丧事,又放鞭炮又吹唢呐,一直闹了半夜,直到12点左右才睡着。今天,我想修改《春耕》。可是,门前在吃喜酒,吵得很。一会儿小丁又来了,所以,我又什么也没做。这几天,我只看了点书。毛头,我目前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你两天,最多三天给我寄一封信,一个月也只不过一元多钱的邮票。你同意我的要求吗?你也要像我一样,把每一天的生活和思想告诉我,愿意吗?否则,我要寂寞死的。毛头,你同意两天给我寄一封信吗?说呀!我们常说人生空虚,一切都是假的。我一生只有两个渴望:一个是文学,它是人类最优秀的文化遗产,我热爱它。一个就是你,我最爱的人,这也是真实的。我不希望在我们俩的爱情中有一点点的欺骗和虚伪。如果这两种真诚的爱都没有了的话,那我就不想活了。毛头,我的心啊,给我来信吧!"我必须在每一天的每一小时内听到你的消息,因为一分钟就等于许多天。"这是罗密欧出走时朱丽叶的话,这也是我的心里话啊。你将怎么争取回来呢?毛头,分别越久,给我们带来的痛苦就越多。你真的愿意早点回来吗?毛头,这一切你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告诉我,行吗?千万不要为了安慰我就说些好话,那是欺骗,不是真正的爱情。你要理解我这颗心(这句话我说了几百遍了)。毛头,仅仅为了完成人生的一件义务,我是不会这么早恋爱的。我一直在寻找纯洁、珍贵、真诚、专一的爱情,这一点你还不明白吗?你千万不能让我失望和痛苦啊!我受到过太多的打击了,你也忍心用你的手来打击我吗?毛头,我们亲过、拥抱过,人生中最珍贵的东西建筑在我们两个人的心上,我们已经是不可分割的两位一体了,你说对吗?毛头,昨晚寨上放电影:《白毛女》、《打击侵略者》。我到12点才睡。早晨一起床,我想到是你和小妹的生日。让我在这里祝福你们,在新的一岁里,走向光辉灿烂的生活!毛头,让我用爱人的心,衷心地祝福你一切都好!我给你送上亲切的吻,热烈的拥抱,你接受吗?毛头,回来吧!真的,你如真能在大事、小事上听我的话,就回来吧!暂时不回来,就两天给我写一封信,两天寄一封信来。好吗?这封信今天寄出,你要在17日才能收到,而我收到你的信,却要等到22日以后。这是多么漫长啊!从22日以后,我希望两天或最多三天收到你一封信,好吗?为了不使信太重,我只能不写了。盼你来信。我时时刻刻想你,真的,我简直不知道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毛头,我的宝贝!给我来信,再忙也要写。顺便谈谈你将怎样争取回来?亲你!你的甜甜1972年3月12日毛头:我最亲爱的人!收到你的信,你不晓得我是多么高兴!今天去赶场,我一直在找邮递员,这是一个懒家伙,后来在大坡脚一个农民手里拿到信,我迫不及待地打开它。毛头,在你的生日里,在你睡下以前,我深情地吻你!我不在你身边,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我只能说:甜甜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我愿意为你活着,也愿意为你死去。你一直说我怨你,我不怨。就是怨,我也常常怨我自己。在我们相处的日子里,我不该使性子、发脾气。我常常在起床以前责怪自己,我知道,这辈子,只有你对我的好,才是真正的好,真正的爱。你是爱我的,毛头,我也是爱你的,让我们在今后的日子里,让这种崇高的爱,更牢固、更温存体贴,好吗?毛头,我做什么事都想你,一睁开眼睛,我要看你写给我的第一封信;坐起穿衣,我要想起你给我织的毛线衣;铺床时,我要想起你给我洗被子;吃饭时,我要想起你把好东西留给我吃;走路时我又会想起你和我去散步和美好的过去;劳动时,你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直鼓励着我。夜深了,我会望着群山,喃喃自语;看书时,我把书中的女主人公与你对照;躺在床上,我会想到你的细心和温情。就是在梦中,你也带着最亲切的微笑,含羞温柔地亲我。毛头,你就像我的影子,一直在我身边,一直在我脑海里。我对自己的心保证:在将来,我如果再对毛头使一次性子,骂一次人,我就必须跪在毛头面前求她饶恕——我决不这么做了。在这一点上,你已经不相信我了,我保证过许多次了,不过,我愿意再保证一次,我错了,我再也不这样了!毛头,你原谅我的过去吧,甜甜求你原谅,你原谅吗?寨上有人给了我一个灯泡,这样就可以安静地给你写信了。毛头,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你,也在想《春耕》。我的心乱极了,除了写信,我什么也没做。《春耕》在牵着我的心,你也在牵着我的心;上海在牵着我的心,命运也在牵着我的心。我脑子里的想法比什么时候都多,我真想把它们一一讲给你听。安顺工学院招生了,一个大队一个,大队让我去。在大学里念一年书,当然是好事,可是,我拒绝了。大队让我去,上面也要刷下来的,我这种出身,还是自乖一些。学校的大门,应该欢迎工农兵的子女去。毛头,我还想到你,真的去了,也不见得好,一年后毕业,谁知又分到哪儿?再说,你回来后咋办呢?由于这几个原因,我拒绝了。你说我做得对吗?要是你在身边,有许多事,我们就可以商量了。毛头,快回来吧!我的《春耕》即将走上"审判台",我必须时时和上海通信。月底我去贵阳,想把《春耕》带去给姐姐、姐夫看看,如何?毛头,你写了一封多么好的信,写了一首多么好的诗啊!为了这个,我宁愿做你的奴隶。真的,诗好极了,除了语言的真挚外,更重要的,是感情的真挚。我想在这段时间里,把《春耕》的定稿再修改一遍,然后写《岩鹰》。你说好吗?毛头,我答应过给你买一个照相机,可惜你不在。否则,今天就能买了。等你回来,我一定去买。你想要什么?如果当面不好意思说,就在信里告诉我。毛头,我深情地吻你!你是我的心,是我的生命啊!愿你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大的成绩!愿我们的爱情,散发出更加迷人的芬芳,放射出更加动人的光彩。今天就写到这里。你的甜甜1972年3月13日晚8时毛头:我心爱的亲人!昨晚9点多,又拿到了你3月10日的来信。看了信,我心里很难受,这更增加了我的忧愁。我想你,每当看书或写字的时候,总觉得你站在身边,可抬头一看,又是虚幻的。就像哈姆莱特的错觉一样。每天醒来,我的脸上总像被你亲了一样。很难设想,我将怎样来展开自己的生活!除了看书,我什么也做不了。看了你的信,我深深地懂得,只有你是真心实意爱我的,世界上除了你,我的心里话还能对谁去说呢?也只有你才会这么关心我、想我。母亲也是关心我、爱我的,可是,她用的是另一种语言和方式。我亲爱的毛头,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的一切只能属于你。看了你的日记,我掉泪了,你不要这么想,作为爱人,我是应该这么做的,只要你愿意,我会一辈子守着你的。在你身边,望着你,再艰苦的生活也是甜的,只要我们的爱情永恒,"粗茶淡饭分外香"。毛头,不要说什么对不起的话,我听了很难过,与其说你对不起我,不如说我很对不起你。一分离,我简直想捶自己,当初我怎么会忍心对你发脾气哪?惟一可以解释的,只是我爱你。可是,我爱得多蠢啊!真的,毛头,相信我,我再也不会发脾气了。如果真有一个上帝的话,我会向他忏悔的。毛头,你一定要原谅我呀!回来吧,毛头!尽快回来吧,我是多么想你呀!我想3月下旬去贵阳,顺便把《春耕》带去给姐夫看看。你要尽量争取在转战前一个人回来,因为上面有文件,生产队只有一个女生的,要及时安排。我在修改《春耕》的定稿,昨天改完11节。

14?叶辛致淑君毛头:我心灵中的天使!今天已经是4月3日了,我还是没有收到你的来信。你病了,还是怎么了?星期日上街去,我看见原来十连的刘若国也请假回来了。你呢?自从30日收到你的信,今天已有4天了。这4天我生活得很好,因为,我下定了决心要听你的话,要好好地生活,我也晓得不好好生活你要生气的。星期六那天,好冷啊!我生了炉子,坐在炉子旁,写完了《风雨之夜》。8页,4000多字。那天,静悄悄的,那个阴阳怪气的炉子时燃时熄,我除了添煤,就背靠着床,右手倚着箱子,坐在小凳上写了4个多小时。写完了,自己也比较满意。昨天是星期日,也冷,但比前天好多了。前天,我们寨子后面的大坡上还结了冰。昨天赶场,我买了5斤半菜,准备吃一个星期。昨天、今天报纸都来了,可没有你的信。除了吃菜,3月份我一共吃了16个鸡蛋,一斤猪油,一只鸭子,35斤粳米。除了生病,除了想你,我其余的生活都是极平静的。我不和人们多搭讪,看见久长的上海人,就远远地躲开。与其和他们讲话,我更情愿与一个10岁的小孩儿聊天。目前,我给自己定的计划是攻短篇小说,过几天我就写另一个短篇《短促的第一课》。写完《第一课》就写《记工员于小全的故事》。我边劳动边动脑筋,这样肩上的担子就轻一点,而美好的故事也容易想出来。写短篇不占时间,其余时间我就详细地构思《岩鹰》里的人物与情节,零星的时间我就看小说、想问题。这样出工是休息,看书写作也是休息。可怕的就是睡不着觉,每天晚上11点睡下,早晨7点就醒了。而在其中,最少要醒两次。因为,一躺在床上,就要想你,想你的生活,想你们钢筋工,想鲤鱼塘一号桥的进展,想那毫无情趣的生活。回来一个月,从没有听见过哨子,从没有人管我这管我那,从没有人催我起床、睡觉,硬逼着我听别人乱发议论。我同样生活得很好,而且灵魂也安静得多了。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计划:一个月出20天工,4天赶场,6天休息,穿插起来,我的生活就很自在和舒适了,既锻炼了身体,又得到了休息,又不妨碍我看报看书写作学习。农忙即在眼前,但我很乐观。贵阳大学化学系和中医学院,在久长招生,1日-10日报名。我没去报名,大队劝我去报,我想过一两天再去报。可惜文史、哲学不在我们这儿招,否则也可争取一下。但我一点也不悲观,真的不悲观。虽然,我的生活比起更多的"蠢材"来要差得多,但我认为我活了23年,不管是手脚、灵魂或其他方面都是纯洁的,这就是我不悲观的原因。毛头,我多么想你啊!晚上一想起你,就睡不着。往往一到11点就很累了,躺下就能睡着。可2点半或3点半一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有时迷迷糊糊地好像与你在一起,有时就一直醒着到天亮。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呢?铁路上关于知青,又说些什么呢?来信吧,不要失约,两三天寄一封信,时常报告你的消息。亲爱的人,想你!久长公社搞了一个磷肥厂,就在沙雁三队和四队临近铁路过去烧砖的地方,有20多个人,是钢铁厂的一半。你回来亲眼见一见这类县办厂矿,就会明白工矿究竟是什么样子了。农机厂的小邵和小周均住在厂边的老乡家里,这是我回到县里,在车站碰到她们时,她们亲口说的。毛头,一定要保重身体,一定要珍惜自己,珍惜自己灵魂与一切,为了你,同时为了我。不要忘记,我们还要共同生活四五十年呢!让我温存地吻你,热烈地拥抱你,我最亲最好的毛头!愿你坚强!你的甜甜1972年4月5日夜8点40分15?淑君致叶辛甜甜:我的亲人!今天收到你上月31日发出的信。自26日发出信以后,我在30日及本月2日又发出二封,不知收到没有?望来信告之。你的来信我全部收到,勿念!甜甜,今天在上班的时候,我就打算下班后给你写一封信。下班以后,便收到你这封亲切的来信,读着读着,我便忘记了一天的疲劳,心里真是高兴极了!甜甜,你能这样好好地生活,对我来说,真是一种最大的快乐和安慰了,让我在心灵上也平静了一点。甜甜,我要告诉你,我们今天开了一个誓师大会,到12点半才结束。这次誓师大会的目的是,决心在本月底完成大桥主体工程。目前,鲤鱼塘一号大桥已完成了全部工程的76%,上个月突破了百米关,完成原计划的129%,成桥103米,打混凝土2400多方。而这个月的成桥是76米,所以,要比上个月轻松一点。从表面上看,大桥已完成7个半桥墩,其余7个,5个都完成了地基,还有2个基坑未挖。从全团来看,主体工程也已完成了91%还多,所以,看来月底完成全部主体工程的可能性很大。甜甜,听了这个消息,我很兴奋,因为,到那时就将大批转战,我一定积极要求,我们一定会团聚的,你高兴吗?真的,有时我看着工地上一天一天升高的桥墩,心里就会觉得高兴,桥墩每添上一节,我们便早团聚一天。甜甜,我一定听你的话,在工作中小心加小心,注意安全。决不能在这最后的一个月中发一点事故,保证让一个完完整整的毛头重新回到你的身边。甜甜,看到你这么爱学习,我真是感动极了。相比之下,我真惭愧。不,今后我决不再放松自己、原谅自己了,我必须抓紧时间,让自己多学点知识。甜甜,离开了你,我真觉得不方便。我常常想起以前你给我讲的各种各样的事情,讲形势,为我选择合适的书籍。而现在,有时想看看《参考消息》也没法弄到。除了给你写信以外,就看你留下的书,还看了一本《巴黎公社》和国际歌的作者欧仁·鲍狄埃》,排里来了报纸,我也抽时间看。每当我懒了,不想动脑筋了,不想看书了,便用你来鼓励自己。我会暗暗地对自己说:这样不好,承熹知道了会生气的,不爱学习的人,承熹是不喜欢的,我要做一个承熹喜欢的人。于是,就又重新拿起书开始孜孜不倦地读了。尽管劳动累,时间少,我也不能放松自己。甜甜,你放心吧,我决不会做一个庸人,我要学习,争取做一个高尚的人。我常常记住你的那句话:"伟人有志,庸人惟愿。"虽然我们目前所处的条件是简陋的,但我的心,应该是高尚的,你说对吗?至于在日常的生活小事上,我也要严格要求自己,让毛头,变得更沉静、更坚强、更美满。甜甜,这是我的决心,并且我也正在这样做了。我的甜甜,今天暂时就写到这里了,时间已不早了,虽然我还没有倦意,但我必须强迫自己睡了,为了明天的工作,我必须睡了。睡下去以后,我还要看看你的相片,还要吻你,再想想你,把你的相片贴在脸上,让你陪伴着我进入梦乡。甜甜,你呢?你的毛头1972年4月3日晚甜甜:现在是刚刚加完班回家,虽然很劳累了,但是,我必须要为我最亲爱的人写上几句话。甜甜,昨晚写完信以后,仿佛心里的话没有说完。事实也真是如此,我还有一件事没有说。甜甜,你来信说久长中学需要代课教师,是不是代课也要经文教局批准?如果不是这样,我的意见是你先去代课。虽然这不是个理想的工作,但又怎么办呢?难道你真能到钢铁厂、硫磺厂去吗?我不愿意我的甜甜去干这种繁重的、粗劣的,而且是他所不能胜任的工作的。我们的出身不好,这对我们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我们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像其他人那么容易。但是,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努力,我想命运是不会委屈我们的。也许,代课会转正呢!我觉得,就你的体质,只能适合做教师,而且,这对你的写作也会有好处的。甜甜,这只是我的想法,你看呢?这个月我们的钢筋任务很紧张,所以,时常要加班。但是,想到也只有这一个月了,自己也就稍稍有点安慰了。我没有别的希望,只希望你生活得好。甜甜,再忍耐一个月吧,一切都会恢复的!时间已经很晚了,明天再给你写,好吗?愿你一切都好!你的毛头1972年4月4日晚甜甜:我已经睡熟了,程英今晚要走,她来向我们辞别,便喊醒了我,我立即起来,拿东西请她带给你(一块咸肉、一瓶猪油、一包笋干菜,白糖由于没有买到)。她急着要走,时间十分仓猝,所以,也没有包好,望收到后立即来信。甜甜,我今天感到特别累,在学习的时候,就开始打瞌睡了。所以,学习一散,破例地没有给你写信,早早地睡了。可是这会儿,却很难再睡着了。我想你,就又给你写起信来。甜甜,今天我心里特别难过,除了感到孤独以外,还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感到人生的艰难和乏味,再加上今天身体不舒服,浑身酸痛,更使我的情绪低落,看什么都不顺眼。一下班,就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里充满了对你的无限思念。甜甜,你要是这时能来安慰我该有多好呀!你这会儿在干什么呢?你可曾知道毛头的心?今天不多写了,也许明天能排到我轮休,那时再好好给你写。假如明天排不到休息,我也必须把这封信寄走,已有3天没给你寄信了,你一定又在惦记我了吧?最后,让我深深地吻你!你的毛头1972年4月5日深夜相识3年,由相互爱慕发展到朝夕相处的热恋。突然,命运把我们活活地拆散了。一个留在喧嚣热闹、体力劳动繁重的湘黔铁路会战工地上,一个回到了沉寂荒僻的山乡。我们之间都感到失落了什么,都觉得极大的不习惯。而爱情的火焰仍在燃烧,相互的思念是如此地强烈,于是便有了这一封封频繁的情书。这封封书信,倾诉的是我们的爱情。但在每封信的字里行间,都能看得出当年我们的真实思想,以及作为"知识青年"的心态。我们渴望工作,我们希冀着被人理解。那时候,从铁路工地上回到县里的很多当地知青,很多城镇户口的青年,几乎都先后有了工作。惟独我们一些上海知青,远在离上海五千里之遥的陌生山乡,毫无关系可言。有的被照顾进了我信中写到的那些糟糕透顶、办不多久都垮掉了的五小工厂里;有的如我,由于出身不好,仍旧回到农村,继续那"接受再教育"的劳动。随着年龄的增长,面对这种明显的不公正现象,我生活得越来越压抑,越来越苦闷。惟有爱情,才是我孤寂的乡居岁月中一朵灿烂的花朵。信中偶尔触及到我们的经济收入情况,也可以看出,那时候,我们的钱少得实在可怜,要维持日常的生计,必须精打细算。可以说,我们惟一拥有的,就是爱情了。甜甜:我最亲爱的人!我满心希望今天能收到你的来信,可是,我又失望了。甜甜,你怎么不给我来信呢?是不是又病了?或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情况?我真是不放心呀!你必须时时把你的一切情况告诉我。甜甜,今天我轮休。本来应该昨天休息的,可是由于昨天留人在家开会,不能再留人休息了,故到今天才轮到我。甜甜,这几天,我心里非常不愉快。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昨天下班回家,浑身乏力,心里充满忧愁之感。坐在床前,想到自己的命运,想到我的家,又想到你,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真想一个人跑到山坡上去大哭一场。甜甜,我曾经下过决心,不再哭了,甚至上班的时候,也在想,我不哭了,要做一个坚强的人,眼泪是一种无用的东西,它不能引起人们对你真正的同情。况且,我为什么要让别人来同情呢?我同样是个人,别人能生活,我同样也能生活。我是靠自己生活,并不是靠别人呀!可是一到难受的时候,就不行了。看,我是一个多么软弱无能的人呀!为了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一点,而不胡思乱想,便把那个放书的箱子又翻了一遍,找出了《谈诗的技巧》、《车尔尼雪夫斯基选集》和《怎样写钢笔字》,还有毛主席的一些讲话来看。我决心好好学习,因为,我们现在都很年轻,浪费时间是一种可耻的行为。古人说:"清明时节雨纷纷。"这几天,天天下雨,简直腻烦死了。想必久长也是如此。我常常想到,在乡下,下雨的日子是最最无聊的了,而且,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看着门外的雨,我便想到了我的甜甜,这会儿不知在干什么?也许,一个人在家静悄悄地看书、写信?甜甜,这会儿我要是能长上翅膀,飞到你的身旁,陪伴着你,该有多好啊!甜甜,每天晚上,我几乎都是看着你的相片渐渐入睡的。而且,在梦中,我常常感到你在我的身旁,就像我们从前在一起的时候一样。《春耕》怎么样了?你来信要谈谈它,我真想听到它的好消息。还有,你最近的身体如何?你的生活又安排得怎么样?请程英带去的东西收到没有?望来信谈谈。久长的分配又是如何?教书有希望吗?对于未来,说实话,我是很悲观的。可是,命运是这样安排的,就像你所说的,成事在天呀!首先,出身就注定了我们的一切。甜甜,这会儿我们刚刚散会,今天传达了关于大学招生的文件,许多人听了都很激动。但是,我对此却是无动于衷的。这关我什么事呢?虽然它是我的愿望,但那是很遥远的呀!据说,省内有7所大学,外省有52所大学,共招生3800人。具体到修文县招25名,其中,6名要上海知青,是上海医学院和机械学院。听说在铁路上就要招5名或更多一点。甜甜,今天没有收到你的信,是我最大的一件心事,你要快快来信呀!今天没有信,明天肯定又是没有的,要到后天才有,因为,这里是两天一班。好,我不多写了,现在已是10点多了,你睡了吗?甜甜,我在这里看着你呢!你该睡了,安心地睡吧,让我们在梦中相会!愿你健康、愉快!你的毛头1972年4月7日晚甜甜:我的爱!今天终于收到了你6日寄出的信,这是我盼望了几天的事情,已整整有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你的字了,叫我怎能不焦急呢?甜甜,你理解我的心吗?你是上月31日寄的信,到6日才又寄一封,整整一个星期,今后可不允许这样了!你要理解我,我是多么迫切地需要知道你每时每刻的生活呀!这几天,心里很烦乱,没收到你的信,心里不免又要胡思乱想,当然,一胡思乱想了,就会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你是不是病了?或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甜甜呀,你时时都在我的心上呀!每当夜深人静,我便更加思念起你和爸爸妈妈来了,每晚都梦见和你们在一起。到白天,就盼着你们的来信。可是,一次次地失望,叫我怎么能忍受呢?忍受不了了,便会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正因为如此,我常常不愿意自己有空闲的时间。每晚,我都要让自己十分疲惫了,才开始睡觉。即使这样,也不免要想上一段时间,才能渐渐睡去。把临睡前想的,统统都做进梦里去了,有时欢乐,有时悲哀。甜甜,这几天,我们这里正在搞大学招生工作,采取群众推荐的办法。我们排推荐了冷逸芹和吕华章等几个人。听说小胖已填表了,还有五连的赵根宝、胡诗柏等人。能上大学是多么幸福呀!但是,我也知道,要做一个有用的人,并不只是这些表面的名声,重要的是自己的努力。历代的名人、发明家,往往出身都是很平庸的,可是,他们有志气,在实践中学到了更多的知识,获得了成功。我要做的,就是这样的人,我要学的,也是这样的人。甜甜,我一定要努力钻研写诗,这几天,我还在读《谈写诗的技巧》,以便给自己找到写诗的正确方向。甜甜,我要回去的,一定会回去的。真的,对这里的一切,我实在是腻烦透了,我再也不能忍受这种生活了,这样下去,我会变老的,我的青春也会被这种繁重的、粗劣的工作夺去的,这是我不情愿的。大桥进展得很快,到昨天为止,已完成了8个桥墩。尽管如此,由于有些另外的原因,如镇宁的路基出碴,影响了我们挖桥基,所以,估计要到5月中旬。不过,我想到4月下旬就开始请假,至于发电报,倒随便。估计肯定不批,因为离转战不远了。如不批,就到转战前夕,再写申请,你看行吗?我估计是可以的。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不能再给你写了,熄灯信号早就放过了,寝室里每一个人都睡了,静悄悄的。甜甜,让我在这里亲你,如你还没有睡,也该睡了,好吗?我们在梦中会见面的。今天暂时写到这里。不要忘了经常给我写信。愿一切都好!你的毛头1972年4月9日深夜16?叶辛致淑君毛头:我的毛头!想不到的事情就是这么多!昨天晚上想早点睡,今天能早点起,可是昨天半夜我又发烧了。今天早上8点钟起了床,站也站不住,只好又躺下。睡到11点半才起,寨上几个小鬼帮我去叫来了医生,又是感冒,打了针,吃了药。今天一整天,什么事也没做,头昏昏沉沉的,难受得要命。就是现在写信,人也很难受。病中,人实在是难受的,思想不连贯,又做不了事,看不进书,只是想你,亲爱的人,你晓得吗?甜甜在受罪呀!我心里是多么痛苦啊!夜深了,宽旷的屋里,又冷又静,真有点害怕。毛头,快点回来吧!你一定要回来啊!我的生活不能没有你呀!别人哪!不,不,这个世界上无论谁,我的心也不交给她了!既是上苍决定的意思——也是老天爷的心愿,我是你的。我的生命原来就是和你必定相会的保证。我知道,你是上帝送来给我的,到死你是我的保护者。(毛头,到死你是我的保护者)……在病中,念起这些诗,我愈加想念你。如果你还记得妲姬雅娜,那么,我的思念比她的更痛苦、更强烈。毛头,我怎么办呀?这两天心里一直在盼着上海方面的消息,也一直盼着你能回到我的身边。可是,可恶的坏天气偏偏叫我生病,叫我心烦意乱。我希望一觉醒来,我的病就好了。那样,就可以劳动,可以写作,生活也可以充实一点。毛头,相信我,这次生病一点也不怨你,我不是褊狭的人。相反,在病中,想起你纯洁无瑕的大眼睛,就仿佛觉得你在我身边,我还会笑起来。是的,在病中,我也这么想:我们俩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毛头,你相信吗?《春耕》是到了该有回音的时候了。为什么还没信呢?我真焦急。坐在床上,头又晕,腰又酸,想睡了。毛头,祝福我明天痊愈吧!让我亲亲你,希望幸福的喜讯明天飞来。不知为什么,这两天我总有这个预兆。拜伦说:"我一觉醒来,发觉……"我也希望!深深地吻你,拥抱你!你的病中的甜甜1972年4月6日晚9点半一觉醒来,神志清醒了好多。想了想亲爱的毛头,就起床了。走到外面虽然还有点头重脚轻,但毕竟好多了。外面空气清新,地上潮湿。我想起了唐诗:"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一场春雨,吹落了多少看上去那么美丽的花朵!潮湿的地上细碎一片,而我的病好了。但愿我们的爱情,能经得起风雨的考验!希望新的一天,给我点燃起新的希望!毛头,此时8点已过,你们已在上班。你在干什么呢?回来吧,设法回来吧,甜甜是多么想你呀!你的甜甜1972年4月7日晨8点3刻

去上海的人基本上回来了,我没与他们来往。你们的工分,看来我是起不了作用的,因此,也不准备去了,就是你们回来,也不一定能起什么作用。真的,有许多事你是想象不到的,你的头脑太单纯了!小汤、小杨均在大队、清水代课,她们是过了春节才回队的。十四连那个李××我曾碰到过,至于那条"野狗"这里一无所知。何塞·马蒂说:"劳动给人营养。"对我来说,确实是如此。如果一点不做,闷睡在家里,我简直不敢想象。原来十连的4位男生给我来信谈起王把她说得一塌糊涂,这封信我留着,以后给你看看。你也许是第一次看到,男人们是怎样议论女人的。不谈这些了。亲爱的人,我生活的全部希望!心在半夜,在路上,在群山之中,在静悄悄的河边,黑夜,你这无形的神,究竟带来了什么?是笑,是歌,还是欢乐?不,你带来了人类的心,在心里,在人的心里,不可能有夜的宁静。风呼啸着,露水无形地降落着,任凭它黑,因为——露水会干风会停。惟有那颗心,总是起落不定。心在搏动,象征着生命。同时,它也勾起感情。它眺望着远山近水,也看着那山上的树林;美丽的大自然,神秘的宇宙天际,我望着你的广漠无边,也看着天上的月亮、星星。你会怒号,你会微笑,同时,你也会画出,那美好的景致,表示你的安宁。可是我的心啊,总也不能平静。毛头,这就是我时常的感情和我的心。这不算诗,这是一种真实。但我一定听你的话,毛头,我的天使!你的话对我不是无用,而是最有用的。我听你的话,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身体方面也尽力注意,争取不生病。我晓得,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为了我,为了你,我一定照你的话去做。现在我经常洗枕巾,一个星期换一次衣服,这对我很不习惯,但我坚持着做,一懒,就觉得你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柔情地看着我。我想起来了,你从来没有责备过我,但你总是这么看着我。毛头,你对我有多么大的作用啊!相信我,毛头,我最亲最好的亲人!我会听你话的,我一定要使心平静,要好好地生活,好好地过日子,就像你在我身边一样。我真想你啊,毛头!今天是三月十六,一轮圆月正在冉冉升起,把柔和的光撒向人间。它望着我,也望着你呢!娃儿们在外面叫:"月亮光,月亮白";乡村的春夜,多么宁静,多么美丽啊!今年,县里规定工值最低不能低于8角。虽然这不现实,但上面毕竟在抓了。要真是这样,山寨就更好了。下一次,我把《山寨的春天》寄给你。因为太长了,这次不寄了,好吗?亲亲,我的宝贝,我的生命!让我深情地吻你,热烈地拥抱你!明天,我再写,好吗?现在是11点了,《山寨的春天》写完了。我想睡了,毛头,亲亲!明天我开始写《风雨之夜》。今天我去公社,帮队里问筛子。顺便看看是否有人用粮票买米,那就可以换点粮票,并且也可以听到一些消息。我必须好好地生活,对吗?毛头,我必须听你的话,好好地生活,因为,我真心诚意地爱你啊!据说,慰问团回来了,那就很好。不过,还没确定,过几天就晓得了。今天夜里,我把《风雨之夜》的草稿写好再睡觉,好吗?我想你,让我真正安心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一直想你。你要注意身体,注意你的腰,工作时留心,千万不能出事故。谢富治死了,你可晓得?你们排里有没有报纸?对你自己,千万不能原谅、放松啊!不过,你不想写诗,就不要写了,等灵感来了再写。没有事可以练练韵脚,这很重要。毛头,我的亲人!暂时不写了,水开了,我洗脸,整理整理东西到久长去。亲亲,愿身体好!你的甜甜1972年3月31日写完13?淑君致叶辛甜甜:我的爱!今天同时收到你和小哥哥的来信,小哥哥在星期六去车站接你,可是,没有接到。甜甜,今天我们学习。因为,上个月超额完成了百米成桥的任务,今天进行整顿,明天是大礼拜,就可以休息了。这会儿刚刚学习完,我正要拿出纸和笔给你写信,就收到了你的信,这给我寂寞的心又带来了无限的欢乐。昨天我没有给你写信,那是我最后一天的休息,我洗了衣、被,洗了头,一天搞得十分疲劳,晚上,我捧着你的相片,看了又看,吻了又吻,我把你的相片贴在脸上,心里默默地念着:承熹啊,我的爱!我愿你永远这么年轻、这么英俊!让我在这里祝福你一切平安!我们马上会相见的。就这样,你陪伴着我,进入了梦乡。甜甜,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好像梦见你还在八连,你让我到你们排里去玩,我说这么多人,我不去,你就生气地走了。但是,我受到了娘娘的谴责,心里烦闷极了,一个人跑到黑洞洞的工地上。工地上到处是危险的洞,突然你出现了,我们俩兴奋地拥抱起来。然后,手携着手一起向光明的地方走去。当我迷迷糊糊地要醒来的时候,就想今天一定要去你们排玩。可是,当我完全清醒后,才意识到你离我是这么远。在这里,我再也见不到你的影子了。于是,心里就一阵阵地难过,更感到自己非常的孤单!不,我一定要尽快地回到你的身边。承熹,我不希望你到钢铁厂或硫磺厂去,那种工作太苦了,我不能让我的甜甜去做那种粗劣的工作,就是在铁路上,有时看到你背水泥或做什么重活时,我都会难受得要哭,更不用说是一辈子的事情。甜甜,即使没有工作,我们也要苦在一起,真的。我知道,爱情的伟大之处,爱情的真正意义,是胜过生命的呀!一个姑娘,一旦把她的一切献给心上人的时候,离开了他,将是多么痛苦呀!甜甜,我愿意一天都在忙碌中度过,只有这样,才能勉强度过一天又一天漫长的日子。有时,我觉得黑夜太长了,太可怕了。黑夜盼天亮。白天一上班,又盼早点下班,承熹,每天我都是在这样痛苦的盼望中生活着。这几天,心里总有一股无名的烦闷,想念你,也想念家乡,想念爸爸妈妈。他们已近两个月不给我来信了,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想到这些,想到我可怜的爸爸妈妈,想到苦命的哥哥们,心里真是乱极了。甜甜,今天晚上我们开会,评选先进班和先进个人,我们班除我以外,人人都评上了。我一贯是不考虑这种事情的,目前更是如此了。在这里对什么事情,我都提不起精神来,我自知这样是不好的,可是,就是克服不了。承熹,今天开会谈了上个月的工作和下个月的任务。到上月底为止我们已完成了鲤鱼塘一号大桥二千多方混凝土,基本是一半多点,还有3个基坑没有挖。下个月是成桥98米。但是,上面指示三四月份不转战,原计划大桥在下月20日左右完工,现在看来起码要到5月初。现在请假是很难批准的,不过我想试一下,也许有好处。但是,如果一旦批准是短假,岂不麻烦了吗?我本想今天就去请,可是,小哥哥今天又寄来了一个邮包,所以,我想过几天再说。你看呢?过几天,你再写一封信来。我不知道,我的甜甜这会儿在干什么?也许,你正躺在床上,瞪着一双深沉的大眼睛,想着远方的我吧?睡吧,乖乖地睡吧,不要胡思乱想了,啊?让我深深地吻你吧!你的毛头1972年4月1日晚甜甜:昨晚给你写了信,半夜醒来,我又睡不着了,真想你呀!半夜想起来给你写信,又怕弄醒了叶文(昨晚小秦没有回家,我们俩睡一个被窝)。只好忍着,好不容易盼到天亮,我第一个起了床,整理完毕,就给你写信。今天休息,我什么地方也不去,老实说,也没有地方可去。天气不好,又不能做事,就准备给你、给小哥哥、给你妈妈写信。昨天,叶文去廖宗礼那里,廖宗礼告诉她,5月初大桥是能完工的,那时除留300人搞扫尾工作外,其余的人都要转战。这300人是由一部分知青及城镇户口的人组成。现在,团部就开始整理档案了。我想,现在请假是白搭的,会战期间可能性极小(小朱由于经常发病,团长亲自跟张德华说的,而且是短假)。但是,我是绝对不留在这300人之中的,我想到那时写申请转战,从我个人来说,是有把握的。1.我是属于转战之列的。2.在这里,我的表现不算好,又是非团员,要留肯定是留积极的,你说对吗?而我估计要是留300人,小刘是不愿意回家的。甜甜,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你一个人孤单地生活着。除非十分累了,我才能勉强地睡着。一般的情况下,我是不容易睡着的,即使睡着了,半夜醒来,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醒着。我要想想你,想想我们的过去和未来,想想我目前的生活,想想我的故乡和亲人们。尤其想到你目前的生活,心里更是不忍。但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甜甜,昨天,小哥哥给我寄来的邮包,有榨菜、大头菜、萝卜干、话梅、糖、咸肉、猪油。等取回来,我请程英回去时给你带点咸肉、猪油,如果团部有白糖,再买5斤给你带去。昨天,你妈妈给小妹妹来了一封信,她十分想念我们,所以,我今天要给她写一封信。据小妹说,5月份是你妈妈60岁的生日。甜甜,我们该怎样祝贺她呢?甜甜,你在外边,看到有什么好诗,不要忘了给我寄来。近来,心里烦闷,不想写,但我倒愿意有几首好诗念念,以解心头之愁。今天是星期日,你准备做些什么?去赶场吗?你必须要好好地给我写信,写长信。昨天拿到你的信,好像比平时薄了一点,心里便是一惊,是不是又生病了?当我看到你是深更半夜写的时候,才放心了。甜甜,你的病全好了吗?一定要注意身体!最近,天气忽冷忽热,前几天只穿两件衣服,这几天穿棉衣都觉得冷,你一定要注意添衣服。好,今天就写到这里,让我怀着十分思恋的心,紧紧地拥抱你,深深地吻你吧!愿你坚定、沉着!你的毛头1972年4月2日上午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四节,第十五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