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首页 2019-08-22 05:5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首页 > 正文

往日的情书

1970年国庆草作为了庆祝承熹21周岁的生日,为了我们的临别纪念,我凭着一颗赤诚的心,抑制了分别的痛苦,毅然提起笔来,作了我有生以来的第一首诗。虽然很不像样,但却灌注了我全部的心血和热情。你是我心灵的主宰,你是我生活的希望。我的一切,无保留地献给你——我最亲爱的人。我的心,像这本子面样火红。我的生活,如这纸似的洁白。用你的双手,在它上面画出最美的画。生活,是多么无情,命运,故意捉弄我们。我们面临分别的痛苦,但我深信,爱情的花朵,定能结出丰硕的果实!在承熹21周岁的今天,赠送这个日记本,礼轻情意重,愿它作为我们爱情的见证!你的淑君1970年9月25日1972:思念伴我每一天3?淑君致叶辛亲爱的熹:我们就这样分别了,从主观上讲,真不相信,可是,现实却千真万确地告诉了我这一事实。这是一次不愉快的分别,生活的未来,将给予我们什么呢?现在,排里正在开批判会,但我却利用这个机会给你写信。你一定到县里了吧?颠簸的旅途,一定很累,可是,你今晚住在哪里?在哪吃饭呢?车上发生了意外没有?这一切的一切,我真想马上知道。还有,原计划的事情都能办到吗?茫茫的黑夜,吞没了我的爱。在这里,我再也见不到你的音容笑貌了。泪水伴随着我度过了这一夜晚,身边好似缺少了什么,我感到无比孤独和恍惚。晚上,我把《座右铭》贴在心上,心里好像有了点安慰,渐渐地睡了。可是猛地又醒了,原来贴在心上的《座右铭》掉了。我睁大了眼睛,心中感到内疚。承熹啊,我醒悟了,我对不起你,我使你伤了心,真正地使你伤了心。我们的命都很苦,可是,我没尽到我应尽的义务。我不相信我们就这样分别,我决不会负心于你,等着吧,承熹,我会回到你身边的,不久就会回来的,我不能想象我未来的生活中没有你的情景。在我的生活中,不能没有你呀,没有了你,我便没有了生活的乐趣,我便会变老,便会失去朝气、失去青春。承熹,你会负心于我吗?或许,另外一个姑娘会把你引诱过去,那么,我呢?我决不能再去爱另外一个人了。到那时,我只有死……我不敢想下去,我心头淤塞了,泪水已在眼眶里打转。不,我要马上回到你身边去。承熹呀,你一定要对得起我呀!今天,我差一点被连长批评,写检查。原因是昨晚去团部没有向他请假,不过,我向他说明一切以后,总算免了。承熹,我和小妹一定会好好相处的,你放心吧!我惟一的希望就是你能好好生活,不要想得太多。我知道我这么说是没用的,事实上,我已让你伤心了。都怪我,都怪我,原谅我这一次吧,最后一次!今后,无论大事小事,我一定听你的话,我深信你是一个好人,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惟一的最最亲爱的人。承熹,让我们把心中一切不愉快的阴影统统抹掉吧,建立起更纯洁、更坚固、更美好的爱情!我不会忘记你的话,经常写诗,好好学习。我有决心把自己培养成更聪明、更沉静、更美丽的好姑娘。好,今天心里很乱,暂不多写了。不过,对于你,我是不隐瞒自己任何观点的。承熹,你相信我今天所说的这一切吗?你现在好像对我不太信任,这一点我很难过。今天所说的都是我最真实的想法和做法,你会说我是假的吗?承熹,刚刚分别一天,却好像分别了很久。小妹说她时时觉得你在门外叫她。而我,眼前总浮现出在砂场上分别时的情景。一想到这些,我便想哭。早晨学习时,我又差点哭了,但我用理智克制住了。我明白,流泪是最无能的表现,眼泪不能把你哭到我的身边来。我总觉得是一种可恨的东西把你从我身边拖走,但我说不清它到底是什么。昨晚躺下不一会儿,小妹就哭了,我心里更难受得要命,恨不能也大哭一场。我默默地边哭边说:"还我承熹!还我承熹!"我多么想再去团部看你一眼哪!无情的命运,残酷地捉弄着我们,承熹呀!我们多么可怜哪!唉!说不写又写了这么多,现在快到半夜1点了,大家都睡了,我还不想结束这封信,就像我们分别时那么恋恋不舍。迫切地盼望着你来一封详尽的长信!承熹,你一定要给我好好地写信,从你的字里行间,我会知道你的一切的。承熹,你知道我这会儿的心情吗?热烈地吻你!你的毛头毛头:叶辛对淑君的昵称。1972年2月28日晚从上一封信的1970年8月,一跃而至这一封信的1972年2月底,一年半的时间里无论是在插队的山寨上,还是在我们双双去往打工的湘黔铁路会战工地上,我们都生活在一起,在同一个民兵连队里。她和我妹妹在女民兵排,我在男一排。但我们同在一个连队食堂里吃饭,同在一个工地干活,可以说是朝夕相处,感情日增。尽管两个星期才有一天的休息,工地上的活儿都很繁重,可我们仍能在闲暇时呆在一起。到了1972年,湘黔铁路工地的大规模土石方工程逐渐接近尾声,上工地的民兵们分期分批回归山寨。我就是和一些民兵先期离开工地的知青之一。作为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初上铁路工地时,我们都曾怀有幻想,希望铁路修成之后,能被留下来,成为铁路战线上的第一批工人。但事与愿违,路还没有修通,我们就被逐批通知回山寨了。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痛苦还在于这次人为的分离。她被留在工地上,而我得先走。尽管明知几个月以后她也会回到山寨上来,但这毕竟是热恋中的别离啊!可以说,这是我们进入热恋以后,第一次分离。于是,便有了这次分离以后,我们之间的第一批通信。总共有40多封。为了让读者们更真实地了解铁路工地的生活,我把以往写下的关于铁路会战工地的文字,附录在这里。在湘黔铁路工地湘黔铁路工地的生活,最初是"天当铺盖地当床",男同志每人发一根棍子和一张芦席过夜;后来住进了工棚,由每人八寸宽的铺位增加到一尺八寸,固定下来。终年累月地吃南瓜汤、碱水煮巴山豆。想着写东西,想着搜集点素材,所以,我没闲心去弄吃的、找住的地方。每天上班前、下班后带着一个小本子,去记录苗乡的地理环境,房屋结构;去问当地的苗家,鱼为什么养在稻田里?坡上的树都叫什么名儿?林子里有些什么鸟?婚丧嫁娶时为什么非要按一定的程序办?当地流传着哪些民歌?上山对歌时,男女青年之间唱的是些什么内容?解放前的山岭河谷是这个样吗?有没有土匪?商人们怎样进这一带山岭里来……问完了,回到工棚里,倒头便睡。第二天一早,不待别人起床,我又爬上山头,去看米色的稠雾如何从山谷里袅袅升起,去听雀儿怎样开始清晨的啼鸣,去看苗家姑娘们蹒跚地挑着担上坡,去观察苗家寨上怎样开始一天的生活……山野、树林、河谷、楠竹丛,大自然的一切,让我心动,让我能更好地感受和思索。是的,那年头没有创作学习班,没有刊物,身边也找不到一个老作家对我辅导,连爱好文学的知青也很少。即使有,也不一定谈得来。不过,生活已经在告诉我,我经历的一切,对我是会有用的。我随身带的小本子上,记的东西越来越多了:人们的对话,吵架时骂的污言秽语,老年人口中的谚语,接触某人某事的零星感受,思考的点点收获等等,我都随时记下来。我还试着给周围一些熟悉的人写小传,这件事后来启发我在写长篇小说时对人物进行分析。同一种人物见多了,同一现象看多了,以后写他们时,脑子里也就不空了。我在羊肠小道上跋涉着,艰难地跋涉着!为我的这些努力和追求,我开始付出代价。牙在连年的剧痛后一颗一颗地脱落,一遇天阴雨落,膝关节就隐隐作痛。这当然都是这段生活给我留下的纪念。

4?叶辛致淑君毛头:当我凝视着你们的身影在黑夜中远去的时候,我的心里感到阵阵的难受。说心里话,这一次分别,带给我的是无尽的烦恼和苦闷,我比前两次离开上海都难受。我大概站了有5分钟,小秦为避免出书后不必要的麻烦,书信中所有知青的名字,我都用小秦、小王、小刘相称。说:"回去吧。"我转过身去,走回团部。下面是我们的对话:"我晓得,你们是很难过的。"小秦说。"嗯。"我点点头,"分别是痛苦的。""回去以后怎么办呢?""我自己也不晓得。""能分配工作就好了。""那不是我的意愿啊。"此时已走到郎岱工棚前。"几点了?"她问。我看看表:"刚过8点。""去看电影吧。""我不去。""那你干啥?小贾也在看电影,你没处可去。"此时走到转弯的邮电局门口了。我说:"我想一个人走走。""你真不想去看电影?""我不去。"我站着不动,说:"你先走吧,让人看到不好。""你怕什么?"我不想讲话,她往前走了十来步,猛地回转身,又问:"你去不去?"我仍然不作声,转身走了。在路上逛了一圈,才回政治处。小贾果然在看电影,我烤了一会儿火,把小贾叫回,吃了一个馒头,洗了脸、脚,又跟小贾谈了一个多小时,谈话的内容就是这次转战。他搞不懂,我为什么不愿意走,我解释了,他也没有继续问。10点钟,电影散了,我刚要上床睡觉,小秦又来了。我说:"我要睡觉了。""坐一会儿。"她指指板凳,当时田政委也在。我说:"明天赶车,必须睡觉了。"说完,就脱衣服。她又说:"那我走了。"说完,站起来走了。我把衣服脱了,上床睡觉。可左睡右睡睡不着,好不容易迷糊了一会儿。2点半又醒了,开始胡思乱想。不知啥时又做起梦来,想到你,心中好难过。梦醒时,已经是6点过5分了。我马上起床,到妹妹处搬出行李,上车。可是车实在太挤了,仅东西就放满了。左拖右拖,一直拖到8点半才开车。人坐在东西上,高出了车厢。就这样,一路颠簸着出发了。出发前,妹妹给我煮了点饭吃。小秦又买了两个馒头,我没要。她把馒头扔上车,结果掉在地上,还是黄主任捡起来给我的。车行很慢,出了谷陇,自有一番美丽的风光。高山顶上,水晶般的冰凌包着电线杆、电线、树木,煞是好看。人们的情绪也挺高,简直美极了!就是风大,高山上和低洼处,简直相差一个季节,风像刀子一样直刮脸。我一直不说话,11点才到黄平县吃饭。菜是肉,4角。11点半又出发,一路上,我回忆着我们刚上路时的情形,2点到独山。5点到贵定吃了一碗面,7点半到达贵阳。我想下车,可周围没有一辆三轮车,离太慈桥又有6里路,只能下决心去修文。当我一离开谷陇,就意识到,去修文是幼稚的。果然,9点1刻到了修文,东西无处放,只能放在招待所。而司机的女儿早已把此事忘了。在招待所吃了饭、洗了脸,10点半了,人相当疲倦,却怎么也睡不着,想念你们哪!我睡在三楼,还有四连的一个知青。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要回久长,可没车。在修文逛了两圈,吃了一个馒头,找到支前办,把我的情况谈了。王同志说:"回队没房,我负责出证明。至于今后怎样,要找知青办主任。"知青办主任是党委常委。在饭店吃了中午饭,一个丸子汤,4角5分。吃完饭又去支前办,开了证明。然后,又找到知青办主任家。她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回答了,并把情况谈了。她说:"你是上次转战的,名单我们这儿有,现在先回去住着,有了消息我们会通知你。"我解释说:我是昨天与干部们一起刚到,因上次回队有困难,所以,团里叫我过了春节走,因此,才回来。她说:"好,你放心,不用急。"到了下午,我们才在生产计划组看到名单,小姜在水泥厂,与我同车到的那位四连的知青(就是因为超假被开除的)也是水泥厂。现在他们两位都去体检了。你的名字已属于转战了的,我的也是,都在名单上写着。可是,你还在修大桥。四连那位的名字与我们一样,都属于二月初转战的,要是他这次晚到一天,分到水泥厂的第二次体检就错过了,那也就无望了。当我明白地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我就觉得:我错了。我没有坚决地让你与我同往,错了。你呢,更是错了。我昨天如不找到知青办主任,她还以为我和你已在生产队生活了,她根本不知道我们未归。毛头呀,这里的官,都是互不通气的。我希望你不要懊悔,设法回来吧。这一点我最后谈。我又提出找车,结果王同志给我介绍了两个人,现在已经谈妥了。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我整整找了一天车。你是体会不到人世的淡漠与艰难的,真的,毛头,我一个人四处奔波受罪,你是不晓得的呀!10点,我才找到车。下午4点我就要回久长了。现在是11点3刻,我在10点半吃了点饭,然后,一直写信到现在,就在修文饭店的桌子上,周围的人都在吃饭。昨天晚上,我们睡在招待所,今天一早就起了床。在这里,我没有一个熟人,有的全是虚伪的人情。今天晚上,睡在哪里,我自己也不晓得。毛头,从这封信起,我将把每天的生活,都详细地告诉你,你会觉得啰唆吗?昨天下午,我给你和小妹,还有团部四位,各写了一封短信,叫小王带回。给团部四位写信,主要是感谢他们在我临走时的关照。这是礼貌。我很想睡觉,很想知道你的一切。毛头,设法回来吧,分别永远是不利的。事实和想象在你我的头脑中,就是如此的不同。让我在修文祝福你一切安全无恙!要想着我,每天,我都要看你的相片。你呢?也看我的相片吗?好吧,暂时写到这里。愿你——我的亲亲一切都好!甜甜甜甜:淑君对叶辛的昵称。1972年3月1日中午毛头:你好!昨天3点半到4点半我坐车到东明湾。下车后,找了一个农民一起把东西搬回队。当晚在罗主任家吃晚饭并住下,一切还挺顺利。就是心里不平静,一直想你,这是除你之外谁也不晓得的感情。毛头,你想我吗?今天队里给我倒房子,是小妹她们原来住的那间。没有电灯,没有水桶,没有煤,总之,什么都没有。我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里的一切有生气。3月份,开始大招工,到4月底结束,我准备在这段时间里努力一番。收到我的信后,请让小妹去找唐指导员谈谈,让他给姚润章或罗世新来一封信。你们看如何?如觉不当,就不必写了,我自己写吧。今天去了你们队,一个人也没找到,碰上了小丁。原先是要分配她的,可她一回来就东跑西跑的,在队里造成极坏的影响,大队不同意。她去过贵阳,也在别的大队乱串。我的意思是,你设法回来吧。因为你的名字已在转战之列。昨天在修文,知青办主任说:三四月份分配照顾从铁路上回来的人,在生产队的知青留待三四月份以后。那就是说,以后回来,铁路上的知青,加上生产队的知青,人数就更多了。据罗世新说,小钱回上海后两三天,上面因照顾她一个人,决定把她分配到贵阳气象站,可惜她走了。而现在小丁一回来有两个人,那么,照顾一个人的问题就不存在了。再说,如果此时县里到生产队来通知你去体检,你人不在,又怎么办呢?我准备在星期日去贵阳一次,在那里寄出给你的信。毛头,你是我惟一的亲人,你是我最最好的爱人,可惜你不相信我。临行前一天晚上你对我说的:有了工作,就看不起……之类的话,让我相当痛心。这句话表明了你对我的不信任和不了解。我看不起那些得过且过的人,更看不起那些一有工作就自以为是的人。我早就说过:你有了工作,看上了别人,我会自己走开的。现在我会说:我有了工作,如你没有,只要你留在农村,我也不要工作,情愿陪你。这不是疯话,不是吹牛,这是我的心里话。你要相信我,我既然对你好,就会好一辈子。到今年年底为止,如果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工作,那就看出结果了;如果你有或我有,其中一个人没有,那也能看出谁的心是真的,谁的心是假的了;如果两个人都有,也能看出爱情对我们的考验了。毛头,我不想把一些坏事情告诉你,但我有时又不得不告诉你。就是沙雁三队的那个小戴,小王的邻居,她和我们连李老二的哥哥,生麻风病的一个癞痢头发生了关系。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睡觉,事情连县里都晓得了。这种事初听,我根本不相信,可这恰恰又是事实。毛头,我对这种事情,除了摇头叹气之外,只能更进一步地得出结论:丑恶的事情往往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癞痢头"新结婚固然可恶,但小戴就能原谅吗?提起这件事,我就相当气愤。我不想写了,也许你能明白我的心。甜甜1972年3月2日

这是我在离开铁路工地,经过500多里地的跋涉,回到插队的山寨路上和抵达以后写出的两封信。所有的心境都如实地记录下来了。对恋人的思念支配了我的情绪,其中夹杂着脱离集体生活的苦闷,孤苦伶仃一个人的寂寞,和世态的炎凉。信中提到的小秦、小贾、小丁等人,都是上海知青。其他人名我也都作了适当的处理。虽然没有褒贬,但终究有很多年未联系了,还是文字上处理一下比较妥当。这一点想必读者自会理解的。这两封信是装在一个信封里寄出的。信封上的地址是:贵州黄平谷陇湘黔铁路会战修文县民兵团新四连。她写给我的信,就从这个地址寄出的。毛头:你好!今天是3月4日。早晨起来,我就正式搬进原来小妹她们住的房子里去了。整理了一下东西,在老乡家吃了早饭,就去白马洞。因为,昨天去公社,一无所获,只给你们寄出了信,连灯泡也没有,今天想去白马洞碰碰运气。一路上,春光明媚,山青水秀,我虽然疾步地走着,但望着沿路景致,过去和你一起去白马洞的情景就出现在眼前。不知为什么,一想到你,我就想哭。到了新寨,我买了一个竹皮热水瓶,1.91元。猪油和炒菜锅、酱油均没有。又去白马洞,正巧,碰上那个姓陈的女服务员,她卖给我二三两熟猪油,解决了我最大的困难。我还买了一包味精,吃了一碗肉丝面,然后,就回来了。路遥腿酸,休息两次才到家。收了棉絮就铺床。天近黑了,小赵叫我去吃饭,碰上一位老乡,他把你的来信交给我。我忘了吃饭在暮色中看完了你的信。我不敢眨眼睛,一眨眼睛,就想哭。看完信,我望着群山,愣着。一阵风吹来,我想起了一句诗:望着群山,不见毛头的倩影。毛头,我的亲亲!我心中的天使,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话呢?我决不会忘记我一生中最宝贵的初恋,也决不会忘记你对我的情义的。我过去写过许多誓言,可惜我不会写诗。你认为我那些话也是诗吗?不,没有真正的感情,我是不会写出那些句子的。不要说小秦,就是比她再美丽几十倍的姑娘,也比不上你那一对沉静美丽的大眼睛。那一对眼睛,不是长在你的脸上,而是长在我的心上啊!我不是朝三暮四的人,我懂得什么叫做真正的爱情。我对揆初,对好多人讲过:不管你对我怎么样,我都要对你好,好一辈子!我一直是这样想、这样做的,哪怕是在发脾气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我要对得起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要是我再去想另外一个姑娘,我会受到良心的谴责的。不谈这些了,你相信我吧!昨天在公社,碰到你们大队王支书,他跟我打完招呼,便问:"你爱人没回来?"我惊愕了。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惊讶,又问:"你妹妹叶文没回来?"我点了点头。在我们队,也有好多人包括大队主任都这么问我。看得出来,他们是善意的。我24岁了,在他们眼里,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相反,如果在这个年龄还没有女朋友,他们倒觉得奇怪了。他们也理解我们:城里人谈恋爱与农村两样,不分配工作,他们是不会结婚的。总之,这一切都说明,我们有过的顾虑是多余的。诉你一些小事:小冯、小邵的工资都是18元,满师以后是30元几角,小张是23元5角,一年以后是26元5角(满师、涨级以后,就不会再加了。这是他们自己说的)。所谓分配工作,无非是看重那么一点点工资。而我历来是最看不起金钱的。我亲眼见过,一个家庭每月由几百元钱的收入一下子变得必须精打细算了。而一个人一生中的变化是很大的,我们为什么要因为这种小事而阻碍了真正美好的东西呢?不说了,一说,心里就难受,想哭!夜已深了,我是在罗主任家写信,必须考虑回去睡觉了。因为,那间屋里没有灯,漆黑一片。暂时不想去贵阳,在姐姐、小哥哥那儿我很拘束。我常想,让我一个人在乡下过一段孤独的日子吧,这样对我一生有好处。但有时候困难极了,真想去贵阳。可一想到必须学会自力更生,也就咬咬牙不去了。我也想上海,公社的罗仁富劝我回去一次。我不能回去,我必须学会忍耐,学会一个人自力更生地生活。这是生活教给我的经验。小时候,我看过一个电影(《一个被遗弃的女人》),现在我明白了那个女人为什么那么痛苦和难受了。别人是不会理解我的心的……让省略号来代替我下面的话吧。坐在旁边的人已经在说:"怪不?叶承熹写写信就哭起来了。"信必须结束了,我还要去找水洗脸、洗脚。过了星期日,我的生活就正常了。我要出工,要修改《春耕》,看一些书,认认真真地学习。毛头,我不责备你,我也恨我们的命运和我的软弱无能。让我温存地亲亲你,我的心!我没有对你说过,你的身上有一股特殊的芳香,这芳香常常在我的嗅觉里感觉到。这可能是唯心的,可是这在我的感觉里是千真万确的。毛头,我的爱!让我拥抱你!怀着温存的心亲你。我再说一句:我相信你,因为我爱你!回来吧!真的回来吧!我不敢想象,这恐怕是我们的长别呀!就写到这里。愿你一切都好!你的甜甜1972年3月4日夜10时5?淑君致叶辛亲爱的承熹:29日寄出的信,你该收到了吧?这几天,天天盼你的信,可总是让我失望,心里忐忑不安的,难道你忘了我吗?今天是星期六,这会儿正是傍晚时分,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银色的纱帘中。宿舍里很安静,只有三四个人,大多数人都去洗澡了,小妹也去了。门外的院坝上,正在进行篮球比赛,廖宗礼、葛才贵他们都参加了。可是,却不见你的身影,离别的忧愁又重新袭上了我的心。亲爱的,你现在在干什么?也许,你也在默默地望着远方的山岭,想着我——你的毛头?也许,你在心中暗暗地咒骂我?也许,你正在哪家的茅屋里和别人谈天?不过,无论你在干什么,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当你忧愁的时候,当你心中感到孤独的时候,或者是沉重的劳动压得你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只希望你想到:毛头是永远爱你的!承熹,尽管山山水水把我们分开,但我们的心是相连的。请你记住,在600里以外,永远有一位姑娘在望着你,你必须好好地生活,为了我,也为了我们!我们仍旧在钢筋房劳动,天天抬钢筋,很累,一点也没意思。据说,马上就要从全排抽出18个人跟其他排参加灌混凝土。每天的生活都十分紧张,早晨6点起床,开始出操,8点上班,仅中午有两个小时休息,晚上7点又开始学习至9点半。批判会还要延续半个月。这几天,我休息,零星的琐事,占去了不少的时间。这几天,天气十分晴朗,使我常常回忆起我们以前度过的那段美好的日子。翻开那本《座右铭》,看到你的那首长诗,我常常想,初恋是多么珍贵呀!我不知道命运还会怎样折磨我们。我知道你怨我、恨我,是吗?承熹,自你离开后,我更忧郁、孤独了,没有人安慰我,也无处诉说。我极力使自己平静,多学点东西,写诗。但不行,一点也不行。我变得迟钝了,变得愚蠢了。你怎么不给我来信呢?生气了吗?或者是有其他什么原因?快来信吧!要不,我会不放心的。因为星期六晚上不学习,所以,才有时间写上这些话。明天也许不休息,但我仍旧休息。明天,我一定要强迫自己写一首诗。不要忘了给我来信!我的心!谢揆初的钱已寄来了,65元。你的毛头1972年3月4日晚亲爱的承熹:每天都在盼着你的来信,昨天又写了一封,准备今天寄出。可是,早晨一起床,眼皮就跳,怀着侥幸的心理,想等一天。果然,傍晚就收到了你的来信。看了你的信,心里真不是滋味,既难受又悔恨。让你一个人孤独地生活,让你到处受罪,全是我的缘故。从分别的一瞬间,我便意识到自己错了,彻底地错了。在上封信中,我也谈到了这一点,再说一次,今后无论什么大事小事,我一定听你的话。事实让我真的相信了,你是一个好人,一个真诚的人,对于你,我再也不会有任何猜测和怀疑了。其实,我早就不应该有这种想法,只是社会上许许多多的丑恶现象让我不能不这么想。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只能依靠自己,不能依靠别人。现在,我认识到,自己虽然和你相处已有3年的时间,可对你了解得太少了。把你也放到这种圈子里,实在是错误的。承熹,我让你伤了心,你能原谅我吗?从今天开始,我要把你真正地当做我最亲最亲的人,我们的心是紧紧相连的。我怎么能忘记我们的山盟海誓?请你相信我,我决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人,我们不是早就说过吗?只要感情好,生活再苦也是甜的。承熹,我这样说,你会生气吗?也只有对你,我最亲爱的人,我才会这样坦率。不过,我必须说明,这只是以前的想法,从今天开始,它们决不会再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一丝一毫的影子。我知道,你生气了,我很内疚。承熹,这辈子我能补偿回来吗?今天是星期日,本是大礼拜,可没有休息。叶文去上班,我在家,写了一首诗,附上。还有谢揆初的一封信。最近,我们的劳动一直很累,幸好这几天我没去上班。有一天,小妹都累哭了。沉重的钢筋,一刻不停地搬运,手痛腿酸。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转战毫无音信,从我自己来说,也十分想回去。今天收到小哥哥的来信,他也希望我回去。所以,你可以和小哥哥商量一下,想想办法。在这里,我也可以直接向连长或张参谋提出转战,一方面强调身体不好,另一方面也就是小哥哥的原因。希望你们赶快办。今天是星期日,晚上没有学习,大家都去十一连看演出了。开始我也去了,但没心思看,又回来了。想到你一个人在乡村孤单地生活,决定给你写信。承熹,分别仅几天,但思念之情是无法形容的。每天晚上,我都要把《座右铭》贴在心上,才能渐渐入睡,人们都说我瘦了。分别是痛苦的,它会把我折磨死的。不,我要尽快地回到你的身边。和小妹,我们一定会和睦相处的。她对我很关心,现在也只有她能安慰我了。最后,希望你生活得好!我们的命运都很不幸,我们不应该再自己折磨自己了。让我在远方深情地吻你,我的甜甜!愿一切都好!你的毛头1972年3月5日另外,附上昨天写的一首诗。

估计明天就完了。报上发表了《龙江颂》京剧本,值得一看。竟然与我的《春耕》第三部大同小异,可见创作思路是有一致性的。上海揆初不久就要上送《春耕》,故我心情也很激动。从各地报纸上发出的征文征稿看,缺少文艺稿子,特别是长篇小说。我想与姐夫商量一下,是否带着《春耕》去贵州人民出版社一趟。许多迹象表明,目前正是机会,我不能按兵不动了,不能稳坐钓鱼台了,我必须抓住时机。这事我正与上海商量。我还没出过工,鸭儿鸭儿:是生产队里一个年轻人的小名。还出了五天呢。生产队的活是割长茅草烧田,我既没有镰刀又没有扁担,所以,算了,过两天就完事了。收到我的信,你可以再给小哥哥去一封信,叫他在二十六七号拍电报,我把信一并寄去。由于队里的关系,月底不一定让我去贵阳。先做好这个准备,如果那时下雨,我是一定去贵阳的,我们生产队目前没有钱,我只拿到62元买粮食钱。这就是我的生活:起床、生火、煮饭、吃饭、看书、写作、睡觉。整个脑子里只有你的形象。毛头,回来吧。我真忍受不了孤独的生活啊!反正县里张政委是一个人也不肯放的,万江留下了5个民工,张政委勒令3天之内交回来,对方也只好交了。所以,和他们一起回来并不好,世界上哪有一律进工矿的机会呢?回来总要呆在生产队,那时铁路上回来的人多了,我们又够不上条件了。还是现在回来吧,你考虑一下。说实话,有你这样的爱人,我是幸福的、自豪的。毛头,让我深深地亲你,我心灵的天使!不要生我的气,要原谅我过去的缺点。热烈地吻你,我最亲爱的人!愿你更沉静、更美丽!你心上的甜甜1972年3月14日中午12点7?淑君致叶辛亲爱的承熹:傍晚下班回家,收到你12日的来信,浑身的疲劳一下子减轻了许多。每次你的来信,都给我带来无限的温暖,对我现在的孤单和寂寞都是一种最大的安慰。可是,随之而来的便是内疚和难受。倚在门边,望着远处朦朦胧胧的山岭。我沉思了好久,好久。承熹,你的痛苦,你的艰难,我知道,是我带给你的,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承熹,请你相信我,真正地从心里相信我,我不是一个坏人,我有一颗称得上"真正的人"的良心。承熹呀,在这里,我是很孤独的,我把自己惟一的希望和安慰,都寄托在你的来信上。和你一样,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的信,可那是不可能的。从9日收到你的信,到今天已将近一个星期,多么漫长的6天呀!我知道,你寄信要比我们艰难,但你在主观上也一定要努力呀。在这里,我保证两天给你寄一封信。承熹,你要相信我,要坚信我们的爱情,我命很苦,而且我的性格又是生来不合群,要是你都不相信我,那我还能再去依靠谁呢?我只有去死。失去了你,也就失去了我生活的全部意义。承熹,我决不是为了安慰你而说好话。相信我吧!相信我吧!要不,我会难受死的。承熹,你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心上。哪怕劳动再累、再紧张,只要一闲下来,你的影子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每天晚上,我抱着你的信、你的相片,怀着对你的无限思念之情,渐渐入睡。但当我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心中就会涌上一股惆怅、空虚,好像失去了什么似的。这种心情,都是从与你分别以后才有的呀!承熹,你在我的心中占了何等重要的地位!你是我心灵的主宰,是我生命中的甜甜,让我在这里拥抱你,疯狂地吻你吧!近来,这里的工程十分紧张,计划大战三、四两个月,完成鲤鱼塘一号大桥,所以,五连全部都在大桥工地上。每当见到小胖他们的时候我就想到你,想到我们一起劳动时的情景,想到寒冷的雨夜你替我上班时的情景。过去的日子再艰苦,也是宝贵的。承熹呀,我们必须珍惜时间,珍惜我们现在宝贵的青春时代。承熹,如果生产队里的劳动不紧张,我希望你能早点去贵阳,哥哥姐姐家我早就去过信了,并且你可以和小哥哥商量一下。我十分想回去,但最近听说转战要等工程完成以后。我想去请假,顺便说一下反正要转战了,干脆转战。也许,司令部看到我的名字,我再直接跟张参谋说,他们会同意的。你说呢?如果目前不同意走,这样至少为下一批转战打个基础。承熹,早点去贵阳吧,农村生活很艰苦,你去贵阳呆一段时间,对身体是有益的。去贵阳,你给小妹买一样好点的东西,祝贺她20岁的生日。我们的布票和钱均已收到。可是,不知怎么搞的,我们俩才104元,如你有空,到徐星那里去问一问好吗?最近,我们这里发生了一件小事,小刘的钱包在开箱子时不小心掉了出来,不知谁把她的15元钱拿走了,钱包仍旧放在原处,至今也没查到此人,老孙正在调查此事,小刘气得直哭。由此我就想到我们的钱,我想给你寄去,但又怕小妹有想法。原来的20元,加上揆初寄来的65元,还有我这次50多元,加起来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还是把它存在银行里吧,你看行吗?现在,可能已近11点了,学习一散,我就给你写信。外面,正淅淅沥沥地下着春雨。每当下雨,我心里总有一种凄凉之感。人们都熟睡了,可我还在给你写信,一点睡意也没有。小秦还在这里,她不搬来了,可能过几天就走。每当上床,我就更觉得孤独,小妹和她有说不完的话,我只能把头偏向另一边,陪伴我的只有你的书信。把它们贴在脸上、心上,我便感到了你的温暖。承熹,近来我心情很不好,但是,有时我却不得不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来应付周围的人,这实在是违背我的心愿呀!心里实在难过极了,就偷偷地躲在被窝里哭一场。寄上我10日写的一篇日记,本来不想把这种心情告诉你的,怕给你增加负担,但我实在太难受了,不告诉你,还能告诉谁呢?但你看了,千万别当一回事,我毕竟大了,我懂得这一切的,为了你,为了我们的爱情,我一定能忍受这种委屈的。给你写信,越写越没有睡意,但我必须睡了,明天还要上班。在钢筋房上班很危险,再加上我这个人走路也不行,所以,要时时提防,生怕跌跤。承熹,你一定睡熟了吧?梦见我了吗?没有灯泡,你可以去问问姐姐、小哥哥,他们一定有。去贵阳吧,那里会给你解决一点困难的。下次来信,你要写清楚收到我几日寄出的信,好让我心里有数,是否有信遗失。你一定要尽快地、经常地来信,好吗?要不,我会寂寞死的。承熹,不知怎么的,我近来经常放松自己。一方面也是由于时间紧张的原因,我知道,这是不好的,前天为自己的生日写了一首不成体统的诗,下一次给你寄去。你要好好修改《春耕》,不要让其他思想干扰了它,我看你还是听一下揆初的意见吧!附上小钱的来信。睡吧,我的甜甜,让我在这里再深情地吻你一次!愿一切都好!你的毛头1972年3月15日深夜日记今天还是在钢筋房上班,一天下来,实在太累了,坐下就不想再起来了。可是,别人在干,我也只得硬撑着。恨、怨占据了整个心灵,回到家没有谁来安慰我,只能孤零零地往床上一躺。夜,春雷滚滚,大雨倾盆而下。我的头痛得厉害,没有参加非党团员的学习,便早早地睡了。多么孤独啊!在这样大风大雨的黑夜,农村更是凄凉,承熹,你害怕吗?我能猜出你现在的心情,也一定和我一样,感到孤单而又难受,是吗?让我在这里拥抱你吧!你是我的甜甜,只有在你的身边,我才能感到生活是甜的。虽然我们远隔千山万水,但我的心是永远爱着你的。你不要难过,不要悲伤,让我们再经历一次爱情的考验吧!我深信,暂时的分别,会使我们的爱火燃得更炽烈。怀着对承熹的无限思念之情,我渐渐入睡了,但浑身的酸痛又把我折磨醒了。第一个感觉便是我在孤独和沉闷中生活着。这里,没有一个人需要我,没有一个人对我热情。我感到痛心而悲伤,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为失去一个真挚的朋友而深深地伤心着,但这已成为事实了。感情的隔阂使我们相互间变得十分淡漠而虚伪。我相信,我们过去的那种互助互爱的亲热感情,已像潮水似的流走了,它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很委屈,我不是一个虚伪的人,对我的朋友,我一直抱着真诚的态度。而在这个世界上,像我这样的人往往吃亏,没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别人是不会了解你的。我知道,我也有错,我心胸狭窄,我嫉妒,我有很强的自尊心。但也只有对我最亲近的朋友,我才会有这样的感情。唉!我不能再多想了,这样会把我折磨死的。我今后必须要学会更孤独、更沉闷地生活。承熹,我深深地感到离开你是多么痛苦!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理解我,连我亲近的朋友都对我产生了看法,我该怎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我很伤心,又哭了,但泪水也冲不走我心中的愁云……我必须快快地回到承熹的身边,他是我惟一的亲人了!1972年3月10日承熹:昨晚写了许多,可总好像没把心中的话说完似的。今天趁中午休息的时候,再给你写上几句。这会儿可能你们刚刚出工,对吗?农村的劳动,可能要比这里轻松一点。最近,纪律特别严,就是去鲤鱼塘寄一封信,都要向班、排长请假。这封信,我准备上班的时候,借去厕所的机会把它寄了。上午,我们又是抬钢筋,真累,腰酸背痛,可回家,又是老白菜。对这一切,我实在腻烦极了。承熹,虽然在信中,你没有责备我,但我明白你的心。看了你的信,我心如刀绞似的疼痛,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骂我吧,把你心中的一切痛苦都告诉我吧,这样,你心也许会好受一点的。我常常想,我们都很苦,我们不能再互相埋怨了。让过去的一切,像流水一样地流走吧,我不希望它在我们心中留下一点影子,好吗?不多写了,一会儿又要上班了,我很累,心里又不好受,明天再给你写。愿一切都好!你的毛头1972年3月16日中午8?叶辛致淑君毛头:我的心!今天,我去赶场,拿到了你15日深夜写的信。回来以后给你写信。我似乎病了,一到晚间,就很痛苦。每天夜里,总要醒五六次,睡得一点也不好。我一直在想你,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里的你对我说:"我们这次分别,是一次长别。"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往日的情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