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首页 2019-11-23 23: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首页 > 正文

我和情敌被挟持了,情敌相遇

OO看~!我看到了什么……贤城,捣蛋鬼,还有四大天王中的另外一个,再加上王丽娜,他们竟然好死不死地正坐在中间的桌子上。还好,智银圣不在他们之中,我暗吁了一口气。怎么那个叫金晓光的也不在,我敏锐地发现。--他们两个还真是如胶似漆,一刻都舍不得分开,心中冲天的酸气我自己都没发现。--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我赶紧提醒自己,要是让他们看见我这身打扮可就糟了。我随手逮了一个正在送酒的服务生问道:“对不起,请问洗手间在哪儿?”“往左走到第二个路口,拐进去就可以看到洗手间了。”“知道了,谢谢!”那个讨厌的服务生不知怎么回事,说完了之后不但没有立刻走开,反而上上下下肆无忌惮地打量我!我警惕地瞪了他一眼,大步向洗手间走去。唉,真舒服,我满足地坐在马桶上,刚才的不快和紧张一扫而光。OO奇怪,怎么有烟味,我疑惑地朝四周嗅了嗅,发现味道是从隔壁的间隔里传来的。为避免再惹出什么麻烦事,我赶紧方便完毕,准备洗手走人。就在我烘干手的当儿,突然轰地一声,一扇间隔的门打开了,妈呀!存心吓死人啦!OO怎么是她,金晓光?只见她四肢无力地趴在卫生间门的把手上,看起来醉得不轻。金晓光使劲地瞪着我,如果她的眼睛像超人一样能发射激光,此刻我只怕早已尸骨无存了。==该怎么办?我还是第一次和她这样一对一地碰面。她真的好漂亮,特别此刻醉眼朦胧的她,双颊像染了胭脂一样红扑扑的,更是艳丽异常。还是装做不认识她就这么出去好了,我打定主意,转身往外走去。“你知不知道,我非常讨厌你!”那家伙突然用非常刺耳的声音对我说道。“是吗?”我答得出奇的平静,天,我今天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不想碰到的人都被我碰到了。“你喜欢银圣吗?”金晓光竟然对我问出这个问题,同样身为女人的我也不禁要觉得她很可爱了,她是和我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孩,不是吗?“我不喜欢他。”我斩钉截铁地回答。“那你是爱他?--”“我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我想我说的不是实话。“我认识银圣已经很久很久了,比你要久得多,你知道吗?”金晓光突然像示威似的对我说道。现在和智银圣在一起的是你,不是吗?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说这些?我在心中厌烦地想到,但开口时,我只能说出:“我知道。”“……”看着她又开始一声不吭地盯着我,我要抓狂了。我是疯了才会在这儿听她发酒疯,赶紧离开这里才是上策,我决定开溜。“银圣,你为什么总是这么难以捉摸,漂浮不定,对我也若即若离,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多爱你……”金晓光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外太空。说实话,我之前对她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但现在不得不承认,她此刻真是美极了。原来女人叫着自己心上人的名字哭泣的画面是这么唯美,我简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太美了!我出神地欣赏着眼前这副凄绝的美景……--该死,我在想什么呢?我真是一个没有同情心的、坏心肠的孩子。“没有,银圣其实很爱你的,他一点都不难以捉摸……”我好言出声安慰。再待下去我的嗓子也要变得怪怪的了,我不再犹豫,飞也似的逃出了洗手间。“大哥,就是那个女的,没错!”从我进舞厅开始就盯着我看的那个服务生和刚才给我指过路的那个服务生并排站在一起,当着我的面肆无忌惮地嘀嘀咕咕着,又是咬耳朵,又是对我指指点点的。--^我刚才就觉得他们其中的一个很面熟,究竟在哪儿见过呢?我皱紧眉头冥思苦想。┬^┬对了,就是他!我想起来了,上次智银圣和那些工高的家伙打架,其中那个推了我一下的家伙(也就是最后被智银圣踩在脚底下的那个家伙)。┬┬今天出门真是没选好日子,人倒霉了连喝凉水都塞牙,我欲哭无泪。希灿,正民,你们在哪儿呀?“智银圣和你一起来了没有?”其中一个服务生凶巴巴地冲我嚷道。“我已经和他分手了,现在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据实相告,脚下不停。“分手了?你骗三岁小孩呢,快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另外一个长得像瘪三的服务生抓住我的手阻止我离开。“我说了我已经和他分手了,被他甩了,信不信由你,你放手!”“你这女人说话这么冲,当我们是傻瓜吗?我们是不会相信的,给你10秒钟打电话叫他过来,否则今天让你尝尝我拳头的厉害!”那个瘪三加紧了手上的力道。“真是可笑,你干吗不直接去找智银圣过来,是怕他和他身边的朋友一起对付你们吗?所以才叫我这个弱女子去。我想凭你们的能耐就也就只够对付我罢了。”“你这个死丫头说什么?看来你是没尝过男人拳头的厉害,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那个瘪三被我的话气得暴跳如雷。“--我说了我已经被他甩了,要我说几遍你才相信?”“你这个臭丫头还嘴硬,大哥,我们打她几拳头,看她还敢不敢嘴硬!”那个瘪三回头向另外一个服务生请示道。“别说傻话了,我们怎么能打女人?”那位大哥虽然坏,看来还是挺讲究江湖道义的。┬┬谢谢,谢谢这位明事理的大哥,我在心里不住地道谢。“该死,那她总该知道智银圣的电话号码吧!喂,把智银圣的电话告诉我们!”瘪三见大哥不允许,只好又打别的主意。要是我现在告诉他们电话号码,这些不择手段的家伙,肯定会把智银圣单独诱出来,到时他们会一起对付他一个人,不行,我不能让这个卑劣的家伙得逞。“我不知道!”我昂着头说。“不知道?你不是智银圣那小子的马子吗?”瘪三抓住了我的胳膊。突然,一阵尖叫从洗手间里传出,接着就见一个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除了金晓光那个傻瓜还有谁,你在里面好好呆着就得了,跑出来干吗?我不由哀叹。“我才是智银圣的女朋友,你们瞎说!”原来她就是为了说这句话才跑出来的,连洗手间的门都被她撞坏了,可怜的门!--“咦,她不是尚高的校花吗?”那个瘪三认出了金晓光,金晓光也瞪着他。“金圣泽?”金晓光似乎认识那个瘪三,叫出了他的名字。“你在这儿干什么?”瘪三问道。“我要出来声明,银圣是我的男朋友,他正在和我交往。”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我可不会认为她是为了想救我而舍身成仁;从头到尾她都在强调自己对智银圣的所有权,自己是智银圣的女朋友。“OO这小妞长得不错嘛!”那个大哥看到金晓光的长相,色迷迷地向她身边走近。“大哥,放过她吧,她的哥哥很厉害的!”那个瘪三急急忙忙说道。“她哥哥是谁?”“翰成大哥。”“翰成?那小子是我的后辈,不足为惧,这小妞长得真不错,是叫晓光吗?”那位大哥的猪哥相更明显了,一只手更是伸向金晓光红扑扑的小脸。“还不快跑!”我出声提醒金晓光。这时金晓光才反应过来,她急急忙忙地想避开靠近她的那位大哥,奈何已经失去了先机,怎么也躲不开那人的魔掌。可恨的家伙,看到柔弱女孩受欺负,我的正义感又冒了上来:“你们放开她,有我一个人不就够了吗?”我挣扎着上前想帮助她。“看不出来你这臭丫头还挺讲义气的,嗯?”那个瘪三把我推到墙边,制住我的手脚让我不能轻举妄动。“--最后再问你一遍,你到底给不给智银圣打电话?”“我不会打的,打了他也不会来!--”我咬着牙死也不肯低头。“好!”瘪三突然语气一变。那家伙气疯了吧,怎么还说好。“其实你长得也挺可爱的,我今天就好好陪你玩玩吧!”瘪三露出了他的好色本性。糟了,情况急转直下,怎么成了这个样子,┬┬那边是那个大哥正毛手毛脚地摸着晓光的脸,这边是这个恶心巴啦的瘪三正把他的禄山之爪伸向动弹不得的我。┬┬呜呜,怎么没有一个人来这儿?我今天真的是逃不掉了吗?难道这就是我要为自己这段时间的离经叛道付出的代价?┬┬┬┬呜呜呜,妈妈,正民,爸爸,哥哥,希灿,你们在哪儿啊!还有智银圣,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除非这两个家伙良心发现,否则我们今天是铁定没救了,我绝望地想着。奇怪,金晓光那边怎么一点反抗的声音都没有,是因为她喝醉酒的缘故吗?不,我决不允许自己这么软弱,我咬了咬牙,尖声对那个瘪三说道:“你这么做,将来绝对会后悔的。”“后悔?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两个字,该不会是你后悔刚才没告诉我智银圣的电话了吧!”“--不,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看着那家伙的脸一点一点向我逼近,我只觉得一阵恶心。恍恍惚惚之中我仿佛看见了上次那个金鱼眼,那次多亏智银圣及时出现才救了我。“银圣……!┬┬”嗯,是我出现幻觉了吗?还是我真的叫出了口?“银圣,是我!”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原来不是我的幻觉,是晓光她正拿着手机给智银圣打电话。--^金晓光你这个笨蛋,难道你不知道把智银圣叫来这里的后果吗?亏你还口口声声说爱他,这不是存心让他往陷阱里面跳吗?果然,那个瘪三一见这种情况,立刻拿开他伸向我胸部的那只手,开始给他的同党打电话。--智银圣,你这个白痴,千万不要来啊!“智银圣一会儿就会到舞厅的后门来,你马上带着兄弟们过来!”瘪三对着手机说道。卑鄙无耻、下流肮脏的家伙!我在心里用能想到的词把那个瘪三骂了一个遍,而此时金晓光还在给智银圣打电话:“┬┬银圣,呜呜呜,我好怕啊!我好怕,嘤嘤……我该怎么办,嘤嘤……这儿?这是舞厅后门的洗手间附近。”“千万不要来,智银圣!你来了就正中他们的下怀了,这是他们的陷阱!”我突然冲着金晓光的方向狂喊,希望我的声音能传到手机里面。“臭丫头,你想死吗?”瘪三啪地一巴掌挥向我,恶狠狠地威胁道。那个老大让金晓光打完了电话,得意地抚摸着她的脸,而金晓光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哭。┬┬天啊!我才是最想哭的那个人呢,脸上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不说,因为这个笨蛋,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威武不能屈”的努力全白费了。我低声抽噎了几下,“嘤嘤……嘤嘤……”其实我也想尽情地嚎啕大哭,但怕那个瘪三又打我,所以只好偷偷发泄一下心中的委屈。“还不闭嘴?”那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火大地用他的猪蹄堵住了我的嘴,堵得我一口气喘不过来,只能奋力地呜呜出声。“混账东西,还不放开你的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不知道是对这个瘪三说的,还是对那个老大说的。--傻瓜,你这个傻瓜,叫你别来了,你怎么还是来了?智银圣,你这个大傻瓜!“哈哈哈!瞧瞧,这是谁来了,原来是尚高的智银圣呀!”瘪三仗着有王牌在手,有恃无恐地说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惹火了我你们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智银圣杀气冲天地板着一张脸,眼神像寒冰一样犀利。“我们就是要惹火你,你能把我们怎么样?你能杀了我们吗?”那个瘪三可能也被智银圣可怕的眼神吓住了,一边大放厥词一边悄悄地往他的老大背后躲。“--我不是叫你别来了吗?你是傻瓜还是白痴呀!”我睁着一双已经有点浮肿的眼睛冲智银圣嚷道。而金晓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像蔓藤一样攀在了智银圣的后背。动作还真快!我嘀咕道。“我不是为了你来的,你少在那儿自以为是了!”智银圣还是一副凶巴巴的口吻。那就是为了金晓光来的!我立刻老老实实地道歉:“对不起,是我太看得起自己了。”知错就改,一向是我的一大优点。可惜智银圣似乎并不怎么欣赏我的优点,他的脸更黑了,一副乌云密布、风雨欲来的表情。“--你赶快到洗手间去,把门反锁起来,或者去你朋友那儿!”智银圣推搡着我的身体说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要你走就走,你到现在还想和我唱反调?”我第一次看见智银圣这么生气,也第一次觉得他这么可怕,原来他之前对我摆出的恶狠狠的样子根本不算什么。我强忍着要溢出眼眶的泪水,不甘示弱地回吼道:“我走就是了,我马上就走!你就是被他们打死了也和我没有关系!”我扭头跑出了这伤心之地,泪水像洪水泄了闸一样倾泻而出。韩千穗,拜托你有点骨气好不好,人家都这样说了,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为什么你每次碰到他的事就哭个不停,这一点都不像平时乐观的你呀,难道你真要把一辈子的泪水都花在这个不值得的家伙身上?也不知道在舞厅前面蹲着哭了多久,在情绪终于冷静下来之后,我返身又回到了舞厅,正民他们找不到我该着急了。我重新回到我们的那张桌子前,却不见正民他们,估计他们是去找我了。我掏出手机一看,果不其然,手机上未接电话、短信一大堆,都是他们在找我。我不知该如何给他们回电话,也不想向他们解释刚才的一切,于是我默默地坐下来,开始接着喝桌上剩下来的啤酒,一瓶接着一瓶,一瓶接着一瓶……接着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熟悉的床,熟悉的味道,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正民那张担心焦虑的脸和哥哥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也接着映入我的眼帘,不知如何面对他们,我赶紧又重新闭上了眼睛。“我看见你睁开眼睛了。^-^”是哥哥的声音。讨厌的家伙,学习不怎么样,眼睛怎么这么好。“哥哥,你出去一下好吗?”“好啊,我把妈妈叫进来。”“哥哥,求你了,我不是开玩笑的。”“……--”第一次看见我这副样子的哥哥,没说什么,乖乖地走出了我的房间。正民的表情很沉重,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千穗,你没事吧?你到底是怎么了?”他终于开口了。“┬┬正民,我好没用,我忘不了他……我还喜欢着银圣,而且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我,我该怎么办?正民,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把脸埋向一边的枕头,痛苦地说道。“你打算怎么办?--”“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单纯地想见他,想见他。”我两手死死地抓住可怜的枕头,恨不得把头揉到枕头里面去。“他现在在医院里。”“什么?OO”我闻言吃惊地从枕头里抬起头。“他在舞厅里和人大干了一场,似乎伤得很严重。”“他现在在哪儿?在哪个医院里面?”我起身抓住正民的两只手问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是救护车把他接走的……”正民接下来说了什么我都听不清楚了,我只知道自己飞快地跳下床,拿起电话簿挨个给市内的医院打电话。也许老天垂怜,我打的第一家医院里面竟然就有一个叫“智银圣”的病人。“正民,你好好帮我和妈妈解释一下!”“你打算现在就去?”正民轻声问道。我没有回答,只是使劲地点了一下头。“你一定要去吗?”“我要告诉他我的真心话,我不能再这样骗他也骗自己了。我有很多话要对他说,不是谎话,也不是赌气的话。”经过这件事,我终于看清楚自己的感情,也决定要正视这段感情了。“我陪你一起去好吗?”正民担心地看着我,他看得出我现在情绪很不稳定。“谢谢你,正民,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必须自己面对,自己解决,妈妈那边就拜托你了。”我从家里后院的围墙翻了出去,自从上次为了躲避智银圣在学校后门的围墙我这么干过后,这还是我第一次又这么做。顾不得换掉我那身像海草似的裙子和擦掉我脸上已经花了的睫毛膏,我一路喘着粗气向医院跑去……

贤城用非常吃惊的眼神看着我们,讨厌,他那么吃惊干吗?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打波。“银圣你还真敢?==”贤城满脸通红地说。“这有什么不敢的,她是我老婆,难道不能波一下吗?”银圣野人本色又发作了,冲着贤城恶声恶气地说道。其实我知道,银圣这时候故意装出的凶狠只是在掩盖他的羞涩和尴尬,^o^他这人啊!就是这样,从来都不肯老实。“你们之间的误会都解决了?”贤城聪明地转移话题,地球人都知道这时候不该惹银圣。“……你说呢?刚才你不都听见了吗?”银圣老实不客气地说。“她在这儿干什么?”贤城冲着金晓光扬了扬下巴。“对了,贤城,你帮我带她回家吧。┬^┬”“为什么是我~!”贤城怪叫一声,摆明不愿接这颗烫手山芋。“那你说该拿她怎么办?”银圣和贤城为了怎样甩掉金晓光同时陷入了苦恼之中。呵呵~呵呵,金晓光,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这下糗大了(我一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良家妇女,对敌人决不浪费自己的同情心是我一贯的原则)!“是你带我到这儿来的,智银圣,所以该由你负责带我回去。”金晓光颤抖着声音说话了。“是你非要坐在我摩托车后面的。”“……但是是你打电话我才过来的。”“那我还不是为了海兵大哥才叫你过来的。”“我不管,你今天非要带我。”“贤城,你就帮帮忙,带上她吧!”银圣转而又向贤城求救。“我为什么要带她?--”“智银圣,我非要你带我。”和纤秀细致的外貌不同,金晓光其实是一个倔强而又作风强硬的女孩。“不,我看见你就心烦,不想带你。”智银圣毫不留情面地当面拒绝了金晓光。--唉~!他怎么又变回以前的智银圣了,他再怎么不喜欢金晓光,也不能当着人家的面就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啊!还一副理所应当、坦坦然然的样子,让你想说他也不好说。讨厌,又变成以前那个说话没口德的智银圣了,真是讨厌!“那么我们明天学校见了,智银圣。”金晓光意味深长地对着智银圣说道,然后噙着神秘的微笑走开了,可能是想去拦出租车回家。为了忍住眼里的泪水,她紧紧地闭着嘴巴,那种天生的柔弱模样,让我这个自封为铁石心肠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呼~!智银圣,怎么说你才好,你说话真是……”贤城不忍心地在一旁叹了一口气。--让人想一锤子敲死你,我在心里接过贤城的话。贤城带着为难的表情,向金晓光步行的那个方向急急跑去了。对了,贤城以前是喜欢金晓光的,这么说他到现在对金晓光还是有意思?“上来吧。”“回去吗?”“现在太阳都快出来了,我以前不是对你说过,好女孩太阳下山之前就该回家。”“你……--”让我怎么说他才好,这两者之间有联系吗?他思维还真是跳跃式。“我也该回家了。”“银圣,你以后不要去工地做苦力了。”“什么苦力啊?”“我都听贤城说了……你为了我,到工地去做苦力。”“没、没那回事~你还不上来?”呵呵呵呵,可爱的家伙,我笑得像个辣手摧“花”的女魔头。看看他,整张脸皮都红了,我还能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O^嘻嘻,看来他也有不为人知纤细的一面,别看成天总是嚣张傲慢得要死,真是可爱死了。我坐在摩托车后面,像只慵懒贪睡的小猫那样,伏在他背上轻轻地磨蹭着自己的脸。“坐好,我可不想看见某头笨猪又从后座上摔下来了。”看来他对刚才的事还耿耿于怀。--^唉~!银圣,我知道其实你是关心我的,拜托你就不能说得好听一点。^^银圣终于又变回原来的银圣了,想想,我还是喜欢这个“毒辣辣”的银圣,不,应该说我最喜欢现在的银圣。^o^呵呵~呵呵,原来坐在心上人摩托车后面的感觉是这么美妙,难怪电视上总是那么多英雄开着摩托车救美的场景。只是屁股麻麻的好难受喔!--摩托车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开到了我家的门口。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对现在的相拥还恋恋不舍呢,时间过得还真快,--哪像我和金翰成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度日如年。“我走了。”“嗯,路上小心。”我冲着银圣甜甜地说。“我们星期六见。”“那明天呢?”“明天我没时间。”“你不会是明天又想去做苦力吧,为了我?”“我说了我没做苦力。”银圣皱起眉头。“好啦,好啦~,我可爱的孩子……^o^”“你想死啊!以后不准叫我孩子。--”“^o^那么后天见,明天给你打电话。”“嗯~!”银圣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上路了。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身影,我满足地笑了,我现在只觉得很幸福,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的不安。以前我和银圣在一起的时候,心中总是觉得很不安,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现在不会了,我会很舒适,很坦然地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是因为刚才那个吻吗?如果不是被贤城打断的话……--想到这里我就气呼呼的。┬^┬但金晓光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明天学校见?她该不会是想让自己的哥哥报复银圣吧?--^不会的,不会有这样的事的,而且金翰成是绝对不会碰银圣的。在这样在胡思乱想之中,我几乎一直没合眼,一直捱到了上学的时间。……听我讲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希灿大呼过瘾,连声说银圣帅呆了,上课的时间她一直不停地在课本上写银圣的名字,--老天,这女人不会是见异思迁的老毛病又犯了吧!啧啧~!Ifollowyou!--“喂!你不要再写他的名字了,哪有像你这样的,不断地写别人老公的名字。-O-”“因为他帅呆了嘛!喂,你有电话来了。”希灿提醒我。“我……?”“是啊,你。”“说不定是金翰成的电话。你帮我接,如果是他,就说我肚子痛拉屎去了。”“--^真的?真的要这么对他说?”“是的,就这么对他说,我也是没办法,只好自毁形象地让他放弃NFDA5。”“喂?你找千穗?请问你是谁?哲凝?啊,我……我是千穗的朋友,我叫德者。请等一会儿,千穗,是哲凝。”希灿突然脸色大变地对着我手机说道。“呃……”怎么会是哲凝找我?他找我会有什么事?唉~!为什么偏偏是希灿帮我接的呢,为了躲哲凝,这个家伙连名字都不惜改了,“德者”?什么跟什么呀,她干什么剽窃人家小姑姑的名字--“哲凝?”“千穗,你哥哥,你哥哥!”“嗯?”“你给你哥哥哲凝打个电话。”“为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是银圣……我们的前辈们现在正在揍他!”“你说什么?-O-”“现在除了哲凝大哥没人能够阻止这件事了,你赶快叫他到尚高来。”“我的哥哥?”“是啊,你的哥哥!哲凝大哥来了的话,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决。你快一点!”“知道了。”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我急得团团转起来。金晓光,一定是那个坏女人在里面捣鬼,除了她谁还能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现在不是跟她计较的时候,银圣,银圣~!┬┬“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银圣现在正在被三年级的学生打。希灿,把你的电话借我用一下。”“嗯,给你!”我用颤抖的手按下了手机上的按键,这我还是第一次拨哥哥的手机号码。“喂?”“大哥,是我。”“你是谁?是至美吗?”“我是千穗。--^”“我的亲妹妹?”“是啊,你的亲妹妹。--”“有什么事吗?”“大哥,你现在能不能去尚高一趟,拜托你了!”“怎么回事,你说清楚。”“银圣他……他现在正被金翰成他们一伙暴打,眼看就快不行了!”“真的?”“你快去吧,他可是你妹妹的男朋友,而且现在正被你最讨厌的人打。”“话虽是这样……”哥哥拉长了语气,摆明一副不太想管的模样。“大哥,你知不知道,那天金翰成在游戏厅门口劫持了我……”我决定使出激将法。“这个杀千刀的家伙,老子让你吃不完兜着走!”嘟……电话被挂断了,我眼前几乎可以想像出哥哥提着棒子、怒气冲冲地奔向尚高校园的样子。我哥哥在尚高真有这么大影响力吗?真没有想到(我从来不关心哥哥的事情)。“希灿!我要去尚高,你帮我向老师请假。”“我也要去!”“你也去了,谁帮我们请假啊?”“我们不在老师也不一定会发现。”“那就赶快出发吧!”我们连书包都没有拿,风风火火地跑出了校园。“喂,快叫一辆出租车!”“用谁的钱?”“你没有带钱吗?”“嗯。”“快上车吧!”呜呜~,嘤嘤~,金翰成,金晓光,你们这两个混蛋,怎么能做出这种卑劣的事情。银圣,你现在不要紧吧,有没有受伤?不,那家伙也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人,他一定也不会让那些打他的家伙好过的。其实现在我心里最憎恨的是金晓光,对她的哥哥金翰成我反而没有多大感觉,因为我知道发生的一切都是她在背后唆使。我哥哥去真的有用吗?我很是怀疑,他该不会去了之后只能挨打,被那个黑社会打得满地找牙吧。一路上不知逼迫司机大叔闯了多少次红灯,我们的车像疯狂老鼠一样,终于开到了尚高学校旁。“喂,我们就这样穿着女高的校服,大摇大摆地走到尚高里面去?”希灿对自己身上这身衣服颇为顾忌。其实我也挺怕尚高女生的,但想到银圣现在正在遭受磨难,我浑身上下便充满了勇气,银圣~!我来了~!“我们走吧!”“……我们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走进去?”“嗯,就这样走进去!”我使劲地点了点头,同时收紧了自己的下巴。我牵着希灿的手,仿佛赴刑场般地向尚高校门毅然决然地走去。现在正是课间休息时间,有不少学生正在运动场上活动玩耍,他们看见我们立马诧异得睁大了眼睛。“对不起,请问!”我叫住了身边经过的一个尚高学生。“嗯?”果然都是一副很吃惊的表情。“请问你认识银圣吗?”“你问他干什么?”“事情是这样的……”我准备解释。“大姐!”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叫住了我。“啊,是军世!”能碰见他太好了,我看见军世像看见救星一般。“军世,你知道银圣现在在哪儿?”“啊,这不是希灿姐姐吗?”军世根本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像蜜蜂见了花蜜一样,一个劲儿地死盯着希灿。--“是啊,军世,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希灿姐姐,最近过得怎么样?”“喂,该死的家伙,我问你银圣在哪儿!-O-”我怒不可遏地大喊出声。“你是问银圣大哥吗?刚才他好像和一群前辈到学校的仓库去了。”“一群前辈?到底有多少个?”“大概有十几个三年级的前辈,还有贤城大哥,怎么了?”“仓库?在哪儿?-O-”“在学校后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金晓光这个该死的丫头,这次我绝不饶恕你。”我一把推开挡在我前面的军世,发了疯一样地向仓库狂奔而去。我可以感到不少或明或暗的视线从尚高的四面八方传来,在我的身上汇集、汇集、汇集,呵呵~,我这辈子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引人注目过吧,我自嘲地想。不,还有一次,我耳边隐隐传来的窃窃私语提醒了我前一次的“丰功伟绩”,该死的,本来我早已把这件事给忘了的。┬┬“呀,你看!她不是上次把手夹在铁丝网里的那个女孩吗?”管他们在说鸡蛋还是咸鸭蛋,我咬了咬牙。银圣!我来救你了!“等等我,千穗!”希灿从我身后追了过来,但现在可不是有闲暇等朋友的时候,我毫不迟疑地向仓库跑去。就是这里了,说不怕是骗人的,但一切为了银圣,一切为了银圣!我深吸了一口气,一、二、三……,我推开了仓库的门……!“银圣!┬┬”我在推开门的同时凄凄惨惨地叫道。突然一声响起,“你在这儿干什么?”“哥哥?OO”我好不诧异,“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接到你电话就过来了。喂,金翰成说那根本不是什么劫持你,你还和他一起吃了一顿饭。”--现在在我眼前的是这副光景。尚高三年级的学生在地上跪成一溜(其中包括那个黑社会和金翰成)。银圣施施然地蹙着眉头坐在旁边,手里还拿着一根烟(还是一副目空一切、狂傲不羁的样子),他的身边坐着贤城,脸上表情沉重,一副迷茫的样子。OO最让我大开眼界的是……那个高坐在聚光灯下的家伙,裤腿撩到脚脖子上,胸口的衣服大敞着,头上的头发用发油向两边抹得老高,真是把什么叫傲慢发挥到了极致,他的手上还拎着一个麻布袋子。虽然我不想相信,也不愿相信,但他确确实实就是我大哥。--这时候,希灿才悄悄从仓库外探进了头。“你们这群兔崽子就是欠教训!”哥哥这个人渣可能也意识到希灿的存在,尴尬地站起身朝那群跪着的尚高三年级学生走去。只见他用麻布袋子狠狠地抽了每个人一下,那种凶狠的表情是我从没见过的,我从没想过平常一副痞子样的哥哥会有这样一面。黑社会看起来尤其卑躬屈膝,嚣张不可一世的他也会有今天呀。“喂,你这个兔崽子,你要是敢再接近我妹妹一次,我保证决不会像今天就这样便宜了你。”习惯了平常滑稽样子的韩哲凝,看他现在这副一本正经、大义凛然的样子,我反而有想笑的冲动。“你来这儿干什么?”银圣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向我走过来。“他们为什么要打你?”“不知道~!可能是金晓光那个女人挑唆的吧。”“你这臭小子,想死吗?”那个黑社会突然恶狠狠地对智银圣吼道。“崔正甲,想死的是你吧!--”韩哲凝冷冷发话了。“对不起,前辈!”黑社会立马变成一副低眉敛胸的小媳妇样儿。“看来你是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也好,最近我也闲得无聊,陪你玩玩。今天时间还早,你就在学校待到六点吧,六点之后到市中心去,我在那儿等你,怎么样?”哥哥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约黑社会到市中心去?哈哈~!我明白了,他是要教训教训黑社会吧,嘿嘿嘿嘿!他的日子不好过了,我幸灾乐祸地想到。但金翰成看我的表情却令我胆战心惊,老天,以后在市中心碰到他,他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我也不一定。我以后去市中心一定要拉着我哥哥和我一起去,韩哲凝,你还是有一定利用价值的,至少比你表面看起来要有用得多。“喂,臭丫头!你是刚从学校里跑出来的,现在放学了吗?!”韩哲凝那个人渣又冲着我发威了,刚刚还夸他有利用价值。“嗯!--”我故意和哥哥打马虎眼儿。“你疯了!赶快回到你自己学校去。”“我是为了银圣才过来的,又不是过来看哥哥你的。”哐~!┬┬“┬^┬啊!好痛,喂,你干什么打我!┬┬”“你还不快回自己学校去?”“你干什么打我老婆~!-O-”~!是智银圣,他真是疯了,没看见我哥哥刚才一副凶神恶煞的狠样啊!竟然冲他大眼瞪小眼的,还说话说得这么大声。--^“……”哥哥似乎对此习以为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呼……我松了一口气,如果我哥哥也要打智银圣,到时候我就不知怎么救他了。“银圣,我们走吧!”我牵起银圣的手,赶快把他拉出这个鬼气森森的仓库,希灿这个丫头此时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回学校,看我怎么收拾你。”韩哲凝在我们身后扯着嗓门叫道,我不以为意地继续和银圣肩并肩地往前走。“你没有挨打吧?身体有没有受伤?”“谁敢打我?”“金晓光不是挑拨他哥哥那伙人对付你吗?”“烦死了,真搞不懂她怎么想的。本来我是不想和他们过来的,但是他们告诉我赢了的话有钱拿,所以我就过来了。”“你很需要钱吗?”“嗯。”“因为我的生日?”“你又在废话了。”害羞的家伙又开始脸红了。“我要走了。”“我送你回去。”“不用了。你回教室去吧,你们也开始上课了。”“我说我要送你。”“真的不用了。”“你就不会学得听话一点?!”银圣一边说着一边用他的一只手狠狠地按了我脑袋一下。他的个子真高,这下我不得不服,人高还是有些好处的。--希灿跑哪儿去了呢?我要不管她先走吗?最后我还是屈服于智银圣的“雄威”之下,让他把我送到女高门口,不过心里自然是甜滋滋的,一天就这么平安无事地过去了。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乌拉~!

“对不起,您现在不能探视这名患者。”值班台的护士小姐一板一眼地对我说道。“为什么不能?他伤得很严重吗?--”我的心更加焦躁了。“……请您明天上午再来。”护士小姐温和地说道。“呜呜呜,大姐,那家伙不是死了吧?不是吧?呜呜呜……”我越想越怕,电视上好像都是这么演的,在男女主角终于明了自己对对方的感情之后,总有一方死于意外。“没有……--”那位护士小姐似乎向天空翻了一个白眼,为我的想像力!“呵呵呵!”我立刻转哭为笑,我就知道这家伙命硬得很,“那么……”“明天,请您明天来。”护士小姐不容分说,打断了我的话。“那您能不能告诉我他住在几号房间?”“他住在310号。”--他们怎么也来了,我无意中发现尚高的那些家伙也朝这边走来。千万不要被他们看见啊!我左瞄右瞄地希望能找个地方躲避一下,可惜天不从人愿,他们已经发现我了。还好,只有捣蛋鬼、贤城和另外一个长得很凶的家伙,没有我最怕的王丽娜,他们三个都是一脸沉重的表情。捣蛋鬼首先发问了:“千穗,你到这儿来干什么?--”“银圣怎么样了?”我希望能从捣蛋鬼口中获取银圣的消息。“我们也没看见他,说是明天才能探视。”“为什么会弄成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懊恼地对自己低语,都怪我,为什么那么意气用事,他让我走我竟然就扔下他走了,要是我在场的话,说不定……┬┬“这件事说来话长……”捣蛋鬼误会了我的意思,准备向我说明一番。“我都知道,我昨天也在那个舞厅。”看来他们并不知道我昨天也在场。“你也在那儿?OO”这下轮到捣蛋鬼吃惊了。“我一直在那儿,直到智银圣开始和那些混蛋打架。在打架之前,智银圣那个笨蛋把我赶走了。--”想起这件事我还眼睛直发酸。“你说什么?OO那你知道智银圣为什么和那些家伙打架吗?”“你们不知道吗?OO”“我们后来才赶到,银圣和对方八个人已经干了一架。”“他一个人单挑人家八个人?那晓光怎么样了?”该死,当时我怎么能扔下他一个人走掉呢!我越想越不能原谅自己。“我们去的时候她已经吓得晕了过去,后来我们就把银圣送进了医院,至于其他事情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到底怎么会弄成这样的?”捣蛋鬼平静地问道。我含着眼泪,把所有的事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听完我的叙说,那三个男生都怒气冲天,捣蛋鬼更是把自己的拳头捏得泛白,用我从没有听过的可怕语气说道:“--金圣泽,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金圣泽那个家伙后来怎么样了?”“他现在正住在重患者室里,银圣没让他有什么好下场。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银圣对人下手这么重,看来他是真的惹毛他了。”“……--”他不是因为我才那么对待那个瘪三吧?我在他心中有这么重要的地位吗?我甩了甩头,制止自己再多想下去,反正我已经决定向他坦承自己的感情,其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你怎么哭了,千穗?放心,银圣只是打了石膏,住几周医院就没事了。这家伙是个怪胎,一向复原能力超强。金圣泽也不是问题,等他出院以后,我们不会放过他的。算来银圣一个人把他们三个人送进了医院,我们还是赚到了。那家伙真行!”捣蛋鬼得意地翘了翘大拇指。“……”我嘴上没说话,可心里还是在说,照他这么说智银圣打架还很了不起,受伤了也很值得,这算哪门子的价值观,真搞不懂这些男生!“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打算轮流守在这儿,防止那些家伙再来骚扰银圣。”捣蛋鬼扬起他招牌似的灿烂笑容,安抚我说。真是患难见真情的好朋友,我立刻收起刚才满肚子的批评,感动……感动……┬┬“啊,千穗!”捣蛋鬼突然叫我的名字,惊醒了还在感动的我。“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家伙,吓了我一跳。“希灿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是这样啊……”捣蛋鬼的语气有丝落寞。“希灿一直很想见你……”我安慰他。“别说了,我明白……”捣蛋鬼听说希灿也很牵挂他,立刻精神一振。明白,你明白什么呀,不过看他眼睛笑得像一轮弯月,我也不好立刻回击他,让他沉浸在恋人间冰释前嫌的喜悦中吧!真是羡慕。“已经很晚了,千穗,你明天放学后再过来吧,我们打算在这儿守夜。”“我也想呆在这儿守夜。”“现在王丽娜和其余的尚高女生正在来的路上,她们看见你又是一场麻烦。”捣蛋鬼替我想得很周到。“那我走了,明天见!”我立刻挥手告别。开玩笑,虽然“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但我还没有到为了爱情可以舍生忘死的地步,特别是在不一定要牺牲爱情的情况下,我可不想惨遭横死。“千穗,明天你会和希灿一起过来吧?”捣蛋鬼乐不可支地说道,一提到心上人他就眉开眼笑。“会来的。”我故意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其实暗暗替朋友开心,“我走了,再见!”从刚才我就注意到,贤城一句话也没有说,一直面无表情地站在捣蛋鬼身边,看来他和智银圣真是兄弟情深,一定是在担心智银圣的伤势。我也冲他笑了笑,转身朝医院外走去。虽然智银圣的伤势让我松了一口气,但我并没有觉得好过多少,明天我真的要向他表白,告诉他我的真心话吗?我可以毫无忌惮地对他说“我喜欢你”吗?少女的羞涩让我又一次胆怯了。==回到家已经两点了,我一眼就看见了桌上正民留的纸条:“希灿要你给她打电话。我等不到你就先回去了,明天见。”糟糕!差点就把联系希灿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她一定会把我骂得狗血淋头的!我赶紧给希灿打了一个电话。--果不其然,希灿劈头就对我是一顿臭骂,什么“一声不吭地就不见了”,“重色轻友的家伙”,直到听完我对整件事的叙述,她的声音才慢慢变小了一点。“咳咳,嗯嗯……(估计是她骂我骂得太累了,所以清清嗓子,让嗓子休息一下),那银圣现在没什么事了吧?”“嗯,伤得好像不太严重。--”“那你打算告诉他你喜欢他了?”“是啊,所以明天你陪我一起去吧,我一个人有点害怕。”“那个王丽娜要是也去怎么办?我也挺害怕她的,她的目光总像要吃人似的。”希灿畏惧地说。“哲凝也很想见你(没办法,对付这种美色比义气重要的家伙我只能使出这个必杀计)。”“他不生我的气了?”希灿惊喜地问道。“是啊!”“不行,我还是打算去他学校的门口,给他一个惊喜。”“但你真的忍心就让我一个人去?--”“我要是和你去了,岂不就剩下正民一个人,没有人陪他玩了。”希灿开始找理由。“正民他……喂,你最近怎么突然这么关心他了?”“有什么不对吗?我和他是好朋友啊!那明天见了,不对,已经凌晨了,待会儿见!不管怎么说,你终于下决心表白了,祝贺你,再见!”希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不再给我继续说话的机会。--有什么好祝贺的,说不定会更加受伤……不不,千万不要这样,我不会那么悲惨的!哈哈哈,我是谁,天下第一的韩千穗,我不会落到那么凄惨的地步的。第二天的课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我本来也没有听讲的习惯),可怜老师讲得唾沫横飞,我和希灿却一个劲儿的在那儿打呵欠。总算熬到了放学,是不能指望希灿那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陪我去医院了,我只好一个人愁眉苦脸地往医院走去。--说实话,我觉得有点发抖,倒不是因为自己的出尔反尔,昨天还发誓要忘记智银圣,今天却打算告白,反正大家都知道我这个人属于墙头草型,没什么定性,而是苦恼到时候该如何开口向他告白我的感情,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早知道以前多看点言情小说、漫画什么的了,现在也可以借鉴一下。看病人花是不可少的,于是我精心挑选了一大束海芋作为礼物,相信他会喜欢吧!我兴冲冲捧着花来到病房前,一时却失去了敲门进去的勇气,只好犹豫地在门口来回踱着步。--进去第一句话和他说什么好呢?我皱紧眉头思索道。“你好!”--不好,太生硬了;“你没事了吧?”--;也不好“我来了。”--不好,太亲昵了;“身体怎么样了?”^o^嗯,这个不错……“我身体很好。”一个声音接过我的自言自语说道。谁啊?……我纳闷地抬起头,啊……!OO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和情敌被挟持了,情敌相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