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架 2019-11-23 22: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书架 > 正文

狼的诱惑,第十二章

30分钟后,君野背着忆美走出了的厅,他嘴里从出来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对忆美的诅咒。我无言以对,只好一声不吭地走在他身边,手里还提溜着忆美的书包和鞋-_-已经是晚上12点了,天上几颗调皮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似乎在嘲笑我们的狼狈样。天气真冷啊!-0-“君野,你冷不?”“-_-^身上背着一头熊,暖和得很。”君野咬牙切齿地回头看了身上的忆美一眼。“-0-你打算怎么回家?打车吗?”“嗯。”“身上还痛吗?你的脚也受伤了,今晚还这么辛苦,明天早上你起不来怎么办?”“你明早来叫我吧!”“那万一碰见你妈妈怎么办?”“-_-^你以为我真的疯了,为了见你让你一大早跑到我家里来啊?”“^O^我就知道你比看上去要善良得多。”“-_-生平第一次有人说我善良,居然还是从你嘴里。”“^O^真的?我可是经常听到别人这么说我哦!”“呼……-_-^”君野长长叹了口气。“-0-……”路灯晕黄的灯光投射在我们身上,照出了君野清晰的轮廓。“哇!你的下颚曲线真的很优美,君野。^O^”“什么?”“啊!是忆美她说你的下颚曲线很优美,如果和你接吻的话-0-……-_-接接……接……-_-”老天!我都在说些什么。“该死的,韩忆美她都对你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没没,她什么也没说。我只是结结,在结巴而已。”“她是不是说我下颚曲线很优美,和我接吻的话一定美翻了?-_-”“-0-……”“她真是我的好朋友,每一个和我交往过的女孩她都追着喊着告诉人家-_-^我还真是交对了朋友。”说着君野就腾出一只手揍了忆美脑袋一下,乘着她不省人事时打击报复。“你接过很多次吻,-0-……对不对?”“没有!”“就是有。上次在我们家卫生间里,你还和忆美的朋友在接吻呢!-0-我说得没错,我差点还忘记了呢!!那时你们两个就是在接吻!!-0-”我不服气地大声叫着,稍稍拉开了和君野的距离。“我什么时候做过了?”“你就是做过了!!-0-在我家的卫生间里。”“我没有做。”“做过了!-0-你看见了我,还要我把门关上。”“我说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你不用再狡辩了。我记得清清楚楚。T0T”“你这人真可笑,在这里编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既然做了就要敢作敢当,干吗这样遮遮掩掩的?”啊~!-0-,O_O……君野突然伸出他的大手,抓住了我肥嘟嘟的胳膊,我小小的身躯几乎是完全倒在了他怀中。O_O……他的脸距离我24厘米。“你再说,到底是做过,还是没做过?”“没、没做过。”我紧张得结结巴巴。“唉!真是怕了你-_-^”君野说完放开我的胳膊,把我推开,“我要真是现在吻了你,只怕你又该唧唧歪歪地哭个不停了-_-今天先放过你吧。”“喂!郑彩麻。”“……,O_O……”“喂!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又这样。别哭,千万别哭!-0-我不是没亲你吗?”“O_O……”“该死的,真要被你弄疯了。我不是没亲你吗?你怎么又一副要哭的样子!!”“没事,我没事了,君野,我们走吧!”还好是晚上,否则君野一定会看见我此时红得像猴屁股似的脸颊,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涩,我故意高声大叫,加快步伐走到了君野前方,顺利摆脱了路灯的聚光效应。他没有看到我通红的脸蛋吧!哎呀……T0T不知道啦!T0T我是怎么搞的,怎么比自己吃红薯放屁被人发现了还要觉得尴尬呢?T0T……君野可能也觉得别扭,自此之后一句话也没有说。我们俩就这样互相回避着,直到抵达了我家门口。“我,我们进去了,你把忆美放下来,我扶她进去。”“嗯……”“今、今天谢谢你,真的谢谢。-0-路上小心,回家好好休息。”“嗯。”“我明天一定陪你去看眼科。-0-”“嗯,你进去吧!明天电话联系。”“好好,Bye-bye!”“Bye!”君野走了,我冲着他的背影不停挥手,直到再也看不见他。背着醉得像一头死猪的妹妹往里走,刚才羞人的场面不期然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差一点我的嘴唇就……-0-啊啊啊!-0-无论是在电梯里,家门口,甚至是在我遭到妈妈的五雷轰顶时,我的思绪还是在刚才打转。“你到底有没有脑子?!看看你都带着妹妹做了些什么?是不是一段时间没打你你皮痒痒了?!你知不知道你来了之后让妈妈多操了多少心?!这么大女孩子一点都不学好。从明天开始,你除了上学哪儿也不准去,给我留在家里好好反省!!”在妈妈如此恐怖、暴跳如雷的骂声中,我心里想的还是刚才的画面……T0T完了,我真的要变成一个傻瓜了。T0T

“英奇!”英奇缓缓转过头,惊讶地看着我和君野。“英奇!!你醒了!”我像凄厉的女鬼那样尖叫一声,接着就向英奇温暖的胸襟扑去。英奇愣了一下,用迷茫的双眼看着我,接着回过神后,他也紧紧地把我搂在胸前,哽咽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是梦境……还是现实?T0T……英奇终于活过来了!T_T“喂喂!郑英奇,你手这是在摸哪里呢?!不准把手往下放了!!!”-_-^……-_-……-_-……君野毫不知情识趣地哇哇乱叫打破了我和英奇感人的拥抱-_-“你也来了。^O^精神分裂。^O^”英奇明朗地招呼着君野。……我趁英奇不注意,偷偷擦掉了自己眼角的泪水。“-_-喂,你存心找打是不是。要是在这里和你干一场的话,我敢肯定你马上就得陪阎罗王喝酒去了。”“那样的话,我姐姐说不定会杀了你!-0-让你立马加入我们的喝酒队伍。怎么样,怕了吧?”英奇毫不示弱地回击。“少在那儿臭美了,郑彩麻更喜欢的是我不是你。”“你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O.O”“=_=喂,郑彩麻,你说,你是更喜欢那个臭小子,还是更喜欢我!”炮火终于蔓延到无辜的我身上-_-两个人变得越来越幼稚了,英奇那家伙居然不顾自己刚做完手术,支撑着要从床上坐起来-_-得阻止他们俩的幼龄化倾向,我急急忙忙拿出了买给英奇的生日礼物。“这是什么,姐姐?”英奇惊喜地看着我手上的礼物。“昨天不是你的生日吗?^O^”“你怎么……知道的?”“忆美告诉我的。^^”英奇的眼睛湿润了,他是真的很开心,他现在诚挚的表情比他阳光灿烂时的表情要快乐一个地球,一个太阳系,一个银河系。“姐姐……我做手术之前……”英奇迟疑着开口了。“嗯。^O^”“姐姐为我摘星揽月,我要什么姐姐都满足我,就像我快死了一样。现在我活下来了……好像有点对不住姐姐!-0-”“那就去死吧-_-”君野在旁边黑着脸阴魂不散地说道。吓得我大惊失色-_-“啊,英奇!你还不知道吧?听说你从医院里跑出去为姐姐报仇后,君野急急忙忙就跟过去了!他是担心你出事,特意跑去救你的!”说出这些他们就应该会和好了吧!我陶醉地想象着两个人冰释前嫌相拥而泣的场面。呼~!终于不用那么火爆热烈了。“不要说些无中生有的话好不好!!!”-_-君野硬梆梆地扔出一句可以把人砸死的话。当时也确实没有别的人可以作证,真郁闷死我了-_-“可你确实去救他了呀!!T0T”“喂,我什么时候去救那个我看着就眼睛痛的臭小子了??!”看来今天君野是打算来个死活不认账。“当时就是你啊!!T0T扔下我和芷希两个人就跑了!!”我都快急哭了。“知道,姐姐……”英奇突然平静地插了一句。“你说知道,O.O英奇?!”“我知道,那天君野也在那儿,还被人用砖头打了好几下,对不对?-0-你以为我晕过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般君野?-0-我都看到了!!”君野手足无措了一阵,不过立马就恢复正常扯着喉咙喊开了,-_-“那是你在做梦?!姐弟两个人都在做一样的梦!”君野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地说道。“姐姐,你……告诉君野了……?”“……嗯。”“也好,这样也好,^^……现在我就完全地把姐姐交给这个兔崽子了。”“……”一阵尴尬的静默。幸好这时我生龙活虎的妹妹忆美进来了,只见她兴致勃勃地抱着一个大蛋糕,啪的一脚踹开病房的门,也踹走了刚才笼罩在空气里的扭曲分子。英奇盯着刚进来的忆美,一脸的不置信。“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臭小子!!!”忆美一边从盒子里提溜出蛋糕,一边没好气地骂骂咧咧,脸上的表情说有多僵硬就有多僵硬-_-真佩服她居然在这种表情下还能装出理直气壮的样子-_-“我不吃巧克力上面的樱桃,你帮我抹掉。O.O”英奇戳戳忆美的背,很不识趣地说道。“你还是小孩子吗?!-0-尽知道挑食!我给你什么你就给我吃什么!!”“不,O.O我不吃。O.O”英奇头一拧,很拽地撇了撇嘴。“=0=你说什么?!?”忆美气得一蹦三尺高,“我这么费死力才给你买来的,你居然告诉我说不吃!!!你这个死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嫌死狗!!-0-”“你什么时候走啊……??”-_-又开始了,英奇和忆美的拉锯战。一旦有一方占上风,另一方马上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地斜着眼睛看对方。我忽然明白了,虽然现在君野、忆美、英奇他们三个人外表都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迫不得已的样子,但其实他们的内心现在比任何时候,任何人都要高兴,别别扭扭的话是善意的曲线表示,大嗓门的互相挖苦是情感的水乳交融(他们三个人听到这话可能会想吐-_-)。在一阵石头、砖块、锤子的往来交错中,英奇终于吹灭了他珍贵的生日蜡烛,……虽然最后他还是没有吃蛋糕-_-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生日Party,迟到一天的生日祝福,屈指可数的到场嘉宾,却是我生平最幸福的瞬间,原来幸福有时就是这么简单。>O<晚上,忆美说有话要和英奇说,所以让我和君野先回家,自己留在了病房。我施施然地和君野走上了公共汽车,……哎呀!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O.O给大姑妈打电话,询问她奶奶的联系方式!!想到这,我再自然不过地靠在君野肩上,开始给姑妈家打电话。上帝保佑!上帝保佑!这次一定请大姑妈接电话。T_T我实在是怕了那个凶神恶煞像强盗一样的表哥。T_T“喂?”电话里传来女人高高的声音。“……喂!”我迟疑地应着。有戏,是女人的声音,而且听起来十分轻快。“请问您找谁?”电话里的女人客气地问着。“……我,我是彩麻……”我轻声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不敢肯定大姑妈是否还记得我这号侄女。“请问你找谁?是承勋还是银圣?”“……我找大姑妈……”“……”对方没有声音,可能正在搜寻我提供的信息。“请问您还记得……郑泰勋吗?”“……你……你是彩麻?”电话里传出对方惊喜的声音。“姑妈!!”终于记起我了,我在电话里激动得几乎哭出声来,真的是太久太久没有听见长辈温暖地呼唤我的名字了。“哎呀呀,彩麻,真的是你吗,彩麻?!”姑妈显然也挺激动的,在电话里感叹个不停。“姑妈,是我,我是彩麻,我就是彩麻啊!”“……我的天啊……这真是太意外了,太让我惊喜了……”君野从窗外收回视线,不再晃悠他那只伸在窗外的手,转而奇怪地看着我-_-“姑妈,您现在住哪儿啊?T_T”时间过去太久,我都已经忘了姑妈的住址了。“我现在住在果川,你知道在哪儿吗?”“我知道,我曾经路过那儿。”“……你……现在住哪儿?”“我现在住妈妈家,住在妈妈安阳的家。T^T”“是吗?安阳离果川很近啊,^O^有时间过来看看姑妈吧,彩麻!”“我一定会的,姑妈!T_T奶奶她……?”“奶奶……?啊,你是指我妈啊,^O^她现在正好住在我家,不过现在出去见朋友了。”“……姑妈,我想过几天就去你家,可以吗?T0T真的是太久没有见到你们。”“当然,好不容易和你联系上了。你能找到我们家吗?”“能!!”经过又一番的嘘寒问暖和详细的说明,我这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和大姑妈的电话。这时,君野拍拍我的手臂,问道:“喂,谁啊?”“我的大姑妈,T_T”我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还沉浸在刚才亲情的感动中。“你要去果川吗?”“嗯。T0T”我使劲点点头。“和谁?”“和英奇。T_T……呜呜,四年没有见到大姑妈了。”我哽咽着,仿佛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组织。“我也要去。”“嗯?什么?-_-”我傻了眼。“我说我也去,我知道路,所以我开车送你们去。……好了,这个问题到此为止,休息-_-”君野以为我没听清楚他的话,所以这次很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然后自说自话地做了决定。“你去干什么?-_-”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这个有兴趣。“我说这个问题到此为止了。”“那儿有一个很可怕的大哥-_-……”“对我来说可怕的人只有你一个-_-^”“我只想和英奇两个人去!!T0T”我强烈抗议,想争取自己的权益。“明天去还是后天去?”君野把我的话完全当耳边风,彻底地ignore我-_-英奇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很高兴的。……只要不和那个土匪似的表哥撞上-_-就后天吧,后天和英奇一起去见奶奶和大姑妈。T_T……可不知怎么的,我心里老是有一股隐隐的不安。T_T

“姐姐,你说啊!那个家伙为什么会到我们家来!_<”“因为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他在我们家门口淋雨,所以……”我艰难地解释着。“姐,韩忆美真的是你的亲妹妹吗?一定不是的,你们两个的姓氏都不一样。对不对,你们一定没有血缘关系。”英奇真是奇怪,我是忆美的亲姐姐有这么让人难以接受吗?-_-“你这个兔崽子,我告诉你,忆美是彩麻姐如假包换的亲妹妹。臭小子,你今天来得正好!君野,你快出来,郑英奇那个臭小子来了!”渊一冲动地从门里蹦出来,来到英奇面前。“-0-哇-0-哇~!我一直觉得你很离奇,知不知道。-0-我是说你穿衣服的时候,特别是穿那些需要钻进去的衣服的时候,你是怎么能不把你的脑袋给卡住的?这个问题在我心中憋了许久,我早就想问你了。^O^”英奇把自己的头靠近渊一的脑袋,左瞧右瞧,颇有兴致地研究了起来-_-渊一简直是被他气得口吐白沫-_-不知道我说过没有,我曾经从忆美那儿听说过,渊一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头很大这件事实,因为他身边没有一个敢直言不讳告诉他实情的人。=_=说完上面的那番高谈阔论,也审视够了渊一的超大型脑袋,英奇重新又转过头来面向我。“韩忆美真的是姐你的亲妹妹吗?不是的,对不对?”“她是我亲妹妹。”“……什么?……她真的是??”“嗯,是的,-0-怎么了?”“……真是让人发疯的事实,现实总是残酷的。”“你说什么?”“郑英奇,还不快闭上你那张臭嘴,闭上你的臭嘴!”忆美非常非常大声地叫道。“唉,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该死的,乱七八糟。为什么会是这样,会是这样?……我要回去了,我要回去了。”英奇低头喃喃自语了一堆,精神恍惚地向电梯走去-_-我是忆美的姐姐真的让他如此难以接受?他和忆美到底有什么过节?“英奇!”“姐,我必须先回去整理一下我的情绪才能再出现在你面前,-0-所以在此之前,你千万不能和般君野啵啵,不能和他接吻,更不能和他睡觉喔。-0-还有,这边这个大王你也要小心啊!”“你都在说些什么不着边际的话啊!”我简直要被这个家伙弄疯了,“我再说一遍,般君野和我什么关系也没有!还有,你说的大王是指谁啊?”“就是在姐旁边口吐白沫的那个家伙啊,-_-大头王子,简称大王。哎呀呀,好可怕喔。”就在渊一一边高声咒骂着,一边向英奇所在的电梯狂奔而去的时候,英奇面对着我们微笑地按下了电钮。电梯门适时地关上,把渊一挡在外面,渊一只能对紧闭的电梯门发泄满腔的怒火了。腾腾腾腾……!我的妈呀,渊一居然不死心的改向楼梯口走去,嘴里吐出一连串和死有关的词汇,看来他今天是不追到英奇决不罢休了。英奇可千万千万要小心啰,我在心中暗暗为不怕死的英奇祈祷。O_O现在这儿就只剩下我和忆美两个人了。“姐姐……?”“啊,我要上厕所了!”我以冲锋陷阵的速度向屋里冲去,今天一定要尽量避免和忆美单独在一起。我像兔子一样一蹦三跳地奔向洗手间,想也不想地就伸手推开了紧闭的房门。可是……哇噻~!没想到里面竟有如此风光,我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只见般君野把某个女生推在墙上,背对着我和她抱在一起,不用看也知道他们在火辣辣地热吻。只在电视上见过的镜头在我面前上演,叫我如何不吃惊。-0-我弄出的动静惊动了他们,般君野立刻回过神来,皱着眉头看向我-_-“……有什么事?““没……没什么,-0--0--0-”“把门关上。”“好。O_O”我飞快地把门关上,捂住自己变得烫得不能再烫的脸颊,艰难地支撑着双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满脸的红霞泄露了我的困窘。我的房门是大开着的。“姐姐,你给我解释一下,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0--0-忆美……忆美。”我胆战心惊地看着这个过于强悍的妹妹。“够了,你这招在我面前是行不通的。为什么非要是郑英奇!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努力想撮合你和君野,为了这个目的,我费了多少心思,可姐姐你却……为什么姐姐你非要和郑英奇在一起,为什么非得是他!!”“……-0-说起君野,我倒想起来的,刚才他在洗手间和人接吻的场面真的是很棒。”“你说什么?”“我是说很棒,-0-和我在电视上看到的画面一模一样。”“李达嬉这个死丫头,她以为她到我们家来是干什么的!这个死丫头,我就知道她说跟着我们来玩是不安好心,另有目的的。”忆美一个很帅的转身,颇有气势地冲出了我的房门。一旦从危机里面摆脱出来,我马上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可惜我的门上没有锁),背靠在门上,心跳加速地回想起刚才那个令我面红耳赤的场景。片刻工夫,就听我家外面的客厅里传出忆美那几乎能撕裂人耳膜的怒吼咆哮,不时夹杂着那个可能是叫做达嬉的女生的鬼哭狼嚎-_-我的房门突然被人猛地一下推开,我迅速闪到一边,发现般君野脸色不怎么好的进来了-_-“你好,请问你到我房间里来有什么事?”我很客气地问道。“=_=……你是不是想死。”般君野不理会我的友好,凶狠地说道。“-0-我……这个……”“该死的,真是头疼,都快被她们吵死了。”般君野不耐烦地甩上门,把噪音隔在门外。“-_-像她们这般年龄的孩子,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我认真地解释。君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今年几岁?”“我?我比你们大一岁。”“是啊,你也知道你只比我们大一岁。不过照这么说,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姐姐呢?是不是?你希望我叫你姐姐吗?”君野调侃我地说道。“-_-……”“还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说清楚。你给我听好了。”我点点头-_-看着看着这家伙的脸,我不禁又回想起刚才在洗手间的一幕,立刻满脸绯红。“忆美想让我们两个交往,她在这件事上费了不少心思。但是,我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对你这种单纯得近似无知的女生一点兴趣都没有,更别说想和你交往了,我绝对没有任何想和你发展什么的意思,你明白了,OK?”我点头,不停地点头。-0-“你真是……唉~!我真是要被你弄疯了,你就这么喜欢我?-_-”-_-这个家伙究竟在说些什么-_-“你是不是觉得只要能看见我就心满意足了?-_-^你看你脸都这么红了-_-但是我一看见你就觉得很讨厌,看见你就头疼。你知不知道我背你的第二天,我的腰痛了一整天,直都直不起来,医生说是神经扭伤。你知道腰对我们男人来说多重要吗?总之遇见你就没好事-_-^”“-0-,我……喜欢……你……-0-”由于太过激动,以至于反驳的话都说得不顺畅。“知道,我都知道,-_-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但还是请你克制一下自己,并不是每个人的单恋都能成功的。”-0--0-扔下呆怔在原地的我,那个叫君野的XX施施然地打开门走出我房间,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内。不是的!!我其实是很讨厌你的呀!比较起来,我反而更喜欢风车蚂蚁!T^T呜呜……呜呜!T^T我讨厌这个地方……当天晚上八点,我一个人耷拉着脑袋坐在电视机前。之前忆美对我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疲劳轰炸,在我耳边不停地絮絮叨叨,弄得我到现在整个人都晕头转向、无精打采的。最后忆美总算放弃说教,说要出去喝酒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所以甩上门气势汹汹地走了。可怜的我现在只能精力不济地坐在电视机前,独自打发剩下的时光。哇~!是我最喜欢的动物探秘节目,我精神一振,一扫刚才的沮丧,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0-呵呵呵呵。“让开。”-0--0-“竹浩,你回来了?吃过晚饭了吗?”“-_-”我的小弟弟根本不理会我热切的问候,直接走向录像机,把手中的录像带插了进去。”“啊,是樱桃小丸子啊,姐姐也好喜欢这部动画片喔!^O^”“我才不是因为姐姐喜欢才放这部动画片的呢。”“你最喜欢里面的谁?我最喜欢里面那个圆脸的大叔。”“……”竹浩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电视屏幕上,甩也不甩我的问题。“我可以模仿樱桃小丸子说话喔,可以和她说话的声音一模一样,你要不要听??-0-”我竭力地讨好竹浩。“……”“我是樱桃小丸子-0-我是樱桃小丸子。”“……该死的。”竹浩唰的一下站起身,关掉了电视。“-_——_-要我做东西给你吃吗?”我沮丧着脸问道。“……”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要我接电话吗?”“……”竹浩还是没有理会我。“喂。”“姐!”-_-这个不是英奇的声音,会是谁呢?会是谁?我在脑海中努力搜索着。“我是渊一啊!”“啊,是你啊。-0-”“姐,今天我让你受惊了,因为我和郑英奇那个臭小子,没吓坏你吧?”“没有……没有-_-”他什么时候变得对我这么热情了。“姐……?”“嗯。”“我们明天见。^0^”赫~!-_-“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在外面正式见过,对不对?^O^”“可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啊。”“……是这样的啊?好象确实是这样的……”渊一在电话那头黯然无语。“-0-对不起。”“也是,和头这么大的我在一起,难免不会引人侧目,想想也确实挺让人难堪的。”“…………”多好的孩子啊!“没关系的,我真的没事,什么事也没有。^_^渊一一向是最坚强的,渊一你是最强的!^O^(拜托,不要用这种日本漫画里美少女说话的口气,我快受不了了,和你一点都不合适。)”“渊……渊一。”“我要挂电话了,再见。^_^”“我们见面吧!我是说我们见面。在哪儿见面好呢?你喜欢在哪儿见面?”我管不了太多,只觉得现在不应该伤害如此善良的渊一。…………一直到晚上11点,我的思绪还是围绕着这件事不停打转。我该怎么做呢?答应了明天和渊一见面,难道这就是我的命吗?佛祖啊,佛祖,求求你告诉我,明天我该怎么做。丁冬~!“竹浩,妈妈回来了。”O_O啊,妈妈回来了,我慌慌张张站起身来。“妈妈,妈妈!”竹浩大声叫着扑到了妈妈怀里。“哦哦,我的乖宝贝,妈妈回来晚了,对不起,不过妈妈买冰淇淋回来了喔!^O^”妈妈搂住竹浩,亲了他好几下。“妈妈,姐姐她不做饭给我吃,我的肚子好饿啊!从下午四点钟起,我就什么东西都没有吃了。”竹浩很流畅地说着谎言。-0-,-0-,-0-……“是这样的吗?姐姐她居然不做饭给你吃?那你的二姐呢?”“我一回来就没有见过二姐,不知道她跑哪儿去玩了。”-_——_-……竹浩,我明明有问你吃不吃饭啊!结果可想而知,妈妈果然怒气冲冲地跑到我这边来兴师问罪了。“你在家里,为什么不给弟弟做饭吃,你到底在家里干什么?!”“……”“他可是你弟弟,虽然不是一个父亲,但好歹你们都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不是这样的,妈妈,不是这样的……”“去睡觉吧,明天我就给你找一所学校去,让学校来好好管教管教你。”妈妈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命令道。“是……”我放弃了辩解,既然她已经为我定了罪,再解释又有什么意义呢。委屈的泪水不听话地直往外跑,为了不让它们泛滥成灾,我使劲地紧闭双眼,把头深深埋进枕头,不让更多的悲伤泄露出来。第二天-_-渊一那家伙为什么偏偏选择在成权工高见面呢,那么多可以见面的地方,为什么非要是在成权工高呢!不仅是戴寒在这所学校上学,而且那个成天粘着我的英奇,也是这所学校的。我不怕碰见英奇,但经过上次那件事之后,我不知该如何面对戴寒……唉!为什么偏偏是这儿?T^T不会的,不会这么倒霉的,一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我在心中暗暗祈祷,我们只是在那儿见见面,然后赶快离开。请保佑我,佛祖!请把我从风车蚂蚁手中拯救出来。

君野拉开了门,奇怪!他的脚怎么一跛一跛的。难道是因为昨天打架……他的脚那时就受了伤,他就是这样一瘸一拐地陪我们一直从家里走到这里。我转过头,看到英奇站起身来,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英奇。”“姐姐?”“……对不起。”我下定决心。“……嗯,我明白……^^”我飞快地转回身,冲着门大声叫道:“君野!!”可惜君野再也听不到我嘹亮地大叫他的名字了,因为他已经走出了大门。决不能让他就这样走掉,我也紧跟着拉门跑了出去。可是……只见外面闪烁的霓虹和漆黑的夜空,哪里还有君野的影子。“君野,T0T君野T0T……”我突然有想哭的冲动,鼻子酸酸的,无论我怎么重复叫喊君野的名字,他还是没有出现。难道他再也不会出现了?T0T就在我的眼泪即将决堤时,突然发现自己脚上只剩下了一只鞋子,可能是刚才跑得太急跑掉了一只。那只鞋去哪儿了呢?没有它我更加不可能找到君野了,而且这双鞋还是勾构送给我的,一定不能丢。T^T最后,我呈90度地弯下腰,仔仔细细地寻起鞋来。T0T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找到,我用鼻子使劲地嗅了嗅,-0-我的鞋,你在哪儿?!T0T……“你在干什么?-_-^”-0-……我从地上仰起头,吓得腰一软,差点没当场趴下,是君野,他正皱眉看着我。“嗨,君野!”“-_-^嗯。”“……谢谢你,谢谢你又回来了。”“你为什么跟着我出来。”“我想找你。”“你为什么想找我?”“T0T因为你就这么出来了。”“那郑英奇又怎么办?唉~!你为什么总是陷我于如此悲惨的境地?-_-^”君野有几丝不舍,又有几丝无奈地看着我。“我们开始交往才两天呢!就这么分手的话……总之不能就这样分手了。”“如果你真的喜欢我的话,现在就抱抱我吧!……算了,什么抱抱,你直接亲我一下得了-_-^哈哈-_-”君野说到最后可能也觉得很尴尬,干笑了两声。“-0-……”“……又是那副张大嘴的傻样,又是的-_-^算了,算了,我能指望你有什么长进。”“^O^……”我松了一口气。“郑彩麻。”“^O^……”“……谢谢你来找我。”“嗯?”“事实上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所以我才出来的。哈哈,郑英奇终究是败在我手上了。般君野win!”君野自豪地开怀大笑,一只手再自然不过地搂着我的肩膀。“我也谢谢你,君野……”我真心地说着,如果有人单纯因为你本身而喜欢你,为你如此费心,我当然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谢我什么?”君野奇怪地看着我。“……不为什么,总之是谢谢你。”我冲他微微一笑。“喂,你怎么光着一只脚,你脚上的鞋子呢?”“T0T没,没有了……”我尴尬地小声说着。“-_-^真是服了你,你活在这世上干什么?嗯?你还活在这世上干吗?”君野狠狠拍了我脑袋两下,弯下腰开始和我一起找我的鞋子。真是神奇,刚才我找了差不多10亿光年的鞋子,君野10秒钟不到就找到了。君野单膝跪地,把鞋子递到我脚下。“喂!穿上。”“-0-我,我自己来。”看到他这种姿势,我紧张得不行。“瞧你那副呆样,让你穿上就穿上,啰里啰嗦,搞不好又把自己给摔倒了。”我无话可说,老实地让君野为我穿上鞋,好奇妙的感觉。-0-“喂,这双鞋子上怎么还写着字呢?‘勾构和彩麻’?-_-^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勾构是你家的狗吗?”“T0T他是我朋友,是我朋友。”我有点生气地强调着。“朋友?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哪有人的名字叫勾构的?”“他就是叫这个名字!T0T”“好了,好了,我知道了,-_-^真是什么怪人都有。”“他不是怪人!我们勾构他就是叫这个名字!T^T”朋友被侮辱,就等于我被侮辱,我气得眼泪都流了下来。“-_-怎么又哭了!知道了,知道了,勾构是人的名字。”君野像安抚小狗一样地拍着我的肩膀,看我还是没有止住眼泪,最后干脆整个圈住我的脖子,把我搂到他胸口。“我们回去找郑英奇吧!”“什么?O_O”“我们回去找他。”“好,好吧!”我有点惴惴不安,但君野却像没事人一样地搂着我往回走。“君野,有个事问你,你真的很受那些大婶的欢迎吗?”“不要再问了-_-^”君野没好气地回答我。“好吧。T0T”我乖乖地住嘴,心里偷偷想到,看你很忌讳这个问题的样子,应该是真的。重新回到之前坐的那张桌子,却不见英奇的人影,桌子上放着整整齐齐一叠钱,不多不少正好六万块,是我那天留在英奇家里的数目。我还没有把他的钱包还给他呢。“郑英奇去哪儿了?这钱又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啊!……该死的!”说完君野恼火地把桌上的啤酒瓶往里一推。“君野,我们回家吧!”“……嗯。”“我们要带上忆美一起回去。”“嗯,韩忆美在哪儿?”“不知道。-0-”“-_-^你知道什么……我说得没错吧?”“呵呵。-0-”我只能张大嘴,以傻笑作为回复。“-_-^……”为了找到忆美,君野在舞池里穿进穿出。也许是我的错觉,我觉得此时的君野是相当开心的,脸上一直……一直都残留着笑意。刚才君野单膝跪地为我穿鞋的感觉真是很奇妙,似乎有一道电流一下穿过我的心扉,这种感觉我以前只从戴寒的身上得到过。为什么会这样呢……O_O难道我已经把对戴寒的感情转移到了君野身上?我真是这么容易就移情别恋、轻薄肤浅的女孩吗?!-0-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书架,转载请注明出处:狼的诱惑,第十二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