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架 2019-11-23 22: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书架 > 正文

第五十五章,第五十九章

第二天早晨。我和忆美肩并肩地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忆美一眼瞅见教导主任不在校门口,马上加速度往校园里冲。-0-“黛,忆美,放学之后在校门口等我!”呼~!上学路上我得一直不停地向忆美解释有关英奇的事,被她烦了一路。昨天真的挺对不起英奇的,他肯定是因为生气才走掉了,上课时发个短信好好问问他。T0T一走进教室,我立刻被“嘻嘻朋友们”围住了。“彩麻,昨天做什么了?和君野见面了吗?”“啊?嗯……”“你是不是和君野在交往?”“嗯……”“那么……你能不能把英奇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嗯?好不好?”“英、英奇的?”“是啊,是啊!”“不行的,英奇他每次接电话不到10秒钟就挂断了。”“都回自己的位置上去。”老师不知什么时候从前门走了进来,一声威严的声音,“嘻嘻朋友们”全都乖乖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相信你们都已经听说了吧,这个月末我们学校有一次春游。”“哇~!去哪儿啊?”教室里立刻像炸开了锅,大家兴奋地讨论起来。-0-太棒了!春游。“好像是去爱宝乐园-_-”“哎呀,去什么爱宝乐园啊,老师!我们又不是小孩子,去正东镇吧!”“-_-我也没有决定权,你们和校长说去吧!”老师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可怜的老师,可我还挺想去爱宝乐园的。-0-真的真的很想去。第一节课开始了,我躲在课桌底下偷偷摸摸地给英奇发短信。“英奇,我是彩麻姐。昨天真的很对不起。昨天回家还顺利吧?生我的气了吗?”五六分钟之后,我的手机振动了。“没有,我没有生气,^^姐姐你回家也还顺利吧!我现在在上课,一会儿下课之后我给你打电话。唰~!我去也。”太好了,^O^英奇没有生气,^O^真的是太好了。^O^真是一个心灵美的好孩子。课间休息时,“嘻嘻朋友们”又向我靠拢了,其中一个叫明顺的对我说道:“彩麻,-0-我们去小卖部买点吃的吧。”“好啊!^O^”我和她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出了教室。“彩麻,你有没有考虑过把自己的校服改小一点?-_-”下楼梯时那个叫明顺的朋友突然对我说道。“校服?为什么?^O^”我有点奇怪地问道。“-_-没什么,没什么,很好看,很好看。”“谢谢。^O^”“-_-……”我高高兴兴地和明顺走进小卖部,挑了自己喜欢吃的虾条,心满意足地捧着零食往回走。门廊里……几个身着运动服的二年级学生坐在那儿,我一眼就看见了也在其中的君野。只见他靠着门廊的柱子,另外一个眼睛圆圆、长得十分可爱的女孩子正拿着一把水枪开玩笑地射向他。忆美在哪儿呢?我四处张望。Mygodness!忆美正和一帮男孩子在操场上踢足球,只见她箭步如飞,踢得十分投入。-0-明顺扯扯我的衣袖,凑到我耳边说道:“呀!你看,那不是君野吗?”“呃~呃,好像是的……”“喂,刘惠箐!不要再开玩笑了好不好,你觉得射我很有意思吗?”君野冲着那个朝他射水枪的女孩嚷嚷,女孩笑嘻嘻地躲开-_-“我就是要射,有本事你就过来抓我呀!嘻嘻嘻!不敢了吧!”“我说了让你不要再射了!!”君野抹了抹一脸的水。“O<O<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女孩子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呼~!君野深吸一口气,猛地站了起来,眨眼的工夫就抓住了那个女孩。他把她的手反扣在身后,嘴里凶巴巴地说:“你说我敢不敢!!下次还敢惹我吗?-_-”“啊,好痛!放开我,白痴~~!”“你今天死定了,刘惠箐-_-^居然敢骂我。”“我说了很痛了,啊啊啊~!O<我知道了,我投降,我投降!!”射水枪的女孩又叫又笑,娇呼连连。“打情骂俏真精彩啊!-_-”明顺似乎是故意说给那个射水枪的女孩子听的。君野和那个射水枪的女孩诧异地回过头,我惶恐不安捅了明顺的腰一下。“……啊,郑彩麻。”“你,你好,君野。-0-”“……嗯。”“大家都在一所学校,拈花惹草是很容易被抓住的啦!”明顺别有所指地开口。T0T“不要这样,明顺!T0T”我不安地扯了扯她的衣服。“你是为了顾及你男朋友的面子吗?嗯,也对,还是你想得周到。”在这位朋友说出更多让我想钻进地洞的话之前,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她拽离了门廊。“喂!郑彩麻!”虽然背后君野大声叫我的名字,但我一心只惦记着拉明顺快快离开这里,所以也顾不得理会他。T0T可是真奇怪!……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内心一角有一簇小小的火苗被点燃了呢?!-0-……难道我是在生气?-0-可是我为什么会生气呢?是因为君野和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在一起打打闹闹吗?T0T我为这个生气了?T0T不会,不会的,我拼命摇头,我这么大度量的人。不会,不会。第二节课就在我这么不断摇头之中过去了。……一直到第六节课结束,我都没有见到君野。

丁冬丁冬,丁冬丁冬……第六节课的下课铃声响了,今天我不用上晚自习,所以下课铃一响我就急急忙忙地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向明顺跑去。“明顺,走吧!^^”“啊,你先等等,美英要我等她,就等一下下!”“好的。^^”我站在教室的鞋柜前,拿出自己的鞋子,等着明顺。“喂~!”“啊!”我回头一看,是君野站在教室门口,身上的校服都湿透了。水仗战况激烈程度可见一斑。-0-“怎么这样盯着我看,不认识了?”“不是,不是的。”“你不是说今天陪我去看眼科的吗?”“啊,对了!-0-明顺……你等等,君野。”我向教室里的明顺打了声招呼,跟着君野走出了教室。校外的小路上,我低着头,啪嗒啪嗒地走着,步伐本来又大又快的君野为了配合我,故意放慢了自己的步伐。^O^“郑彩麻。”“什么?”“刚才我叫你,你为什么不理会我?”“这,这……我看你好像玩得正上劲……”“她只是普通朋友。”“嗯。^^”我们已经步行了20分钟,在通往医院的大路上,双方几乎没有说什么话。因为心里对昨天君野突然靠近我的脸的那件事“想入非非”,所以一路上我都不敢看君野的脸……憋了半天,我终于找到合适的话题了。“啊,君野,你们班也要去春游吧?”“嗯?嗯……”君野似乎在想些什么,愣了一会儿才回答我的话。“是去爱宝乐园吗?^O^”“好像是去那儿。”“我们两个班去的地方一样哦!^^这样的话我、你、渊一,还有忆美,我们四个人可以一起玩喽。O<“嗯……”君野似乎在犹豫什么,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O_OO_OO_O“郑英奇有给你打电话吗?““没有,不过他给我发短信了。”“……你的手机我要没收-_-”“T0T什么?”“把手机交出来!-_-^你太不可信了……”我一脸苦相,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手机,没办法,谁要它的主人是君野呢!但,但,即使是这样……T0T呜……他怎么能这样对我!今天在学校发生的场面不期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_-“你……你还不是和女孩子打打闹闹!T0T”“你说什么……?”“你今天还不是和那个女孩子一起玩水枪,为什么我T0T我连一个短信都不能看。T0T”“喂!这件事和那件事能相提并论吗?-_-^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我也只是把他当做弟弟!!”“哎呦,郑彩麻也学会大声顶嘴了,真是长大了呀-_-^”“还有,如果我把手机还给你的话,那你岂不是又要和芷希见面了。O<不错,就是这样的,不行,不行,O<手机绝对不能还给你。”“你还有理了-_-^总之我不相信你,快点把手机给我。”“不给!O<有本事你就来抓我。O<”我伸出手机在君野面前得意地一晃,撒腿就往前跑。老天,我为什么会有这种举动……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哪根筋接错了。-0-说不定我潜意识里是想模仿刚才那个射水枪的可爱女孩。T0T不会的,我为什么要模仿她,模仿那个……-_-我的动作没有受到我思绪的影响,还是往前冲,回头一看,只见君野咂着舌,很寒心地看着我,脚下慢慢踱着步,丝毫没有追上来的意思。“算了,算了,还是你拿着吧!你拿着!”插图“-_-为什么,你不上来追我?-0-”“-_-^因为你很可怜。”“可是你追刚才那个女孩子了!O<”我说不出是什么情绪促使我大声嚷嚷出这句话。“……你说什么?”该死!!我说出刚才那句话就后悔了。这不等于是说我小心眼地把刚才那件事记在心里了吗?!T0T“没,没,O<谢谢你没有抓我。”“-_-你是在嫉妒吧。”“-0-没有……”“我说得没错吧!~~”君野的表情简直可以说是眉飞色舞了,好像突然间掘到了什么宝藏。“医院到了!哇~!医院就在我们面前了!!-0-医院的建筑真是好漂亮啊!!-0-”我一边赞叹着一边滴溜溜地向医院里面跑去。君野忍不住在我身后大叫道:“呀!你这个白痴,这里是妇科医院!还不快给我出来!!”-_-……,-_-……,-_-^……我尽量摆出坦然的表情从里面走出来-_-30分钟后,一家综合医院的眼科门诊。我坐在诊疗室外面,兴致勃勃地观看摆在候诊厅中央的金鱼缸。“你们要努力长得漂亮点啊!-0-”咯吱!诊疗室的门开了,一只眼戴上眼罩的君野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天晚上。忆美盘腿坐在椅子上,神采飞扬地和白天猎到的男生通电话,从回家到现在也不知道打了多久了,真是不知疲倦。我痴痴地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放在身边的手机。可恨的家伙,还是一声不吭,别说电话铃声了,就连短信声都没有一个,耸立在那里让我只觉得心里堵得慌。要不我先打给他??T__T……??我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慢慢按下了君野的新手机号。谁知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挂断了。我无力地关上手机,两眼无神地倒在床上,不久就在忆美絮絮叨叨的电话声中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晨。“忆美,都准备好了吗?”“嗯!好了,我们出去吧!”我和忆美肩并肩地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姐姐,今天我的一些朋友要到我们家来。”“什么??”“是这样的,放学之后只有我们家没有大人在,所以他们就约好来我家了。”“这么说……君野他也要来?”我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是当然,还有渊一和其他一些人也要来,有几个我们班的女生。”“是这样的啊……”“不用担心,我只让君野一个人进姐姐你的房间。其他的女孩想缠上君野,门儿都没有。^^”忆美豪气地拍着我的肩膀,震得我身如筛糠。“忆美,我今天晚上有事要出去一下-_-”“是么?去哪儿?”如果我告诉她我去正东地见英奇,说不定我会当场毙命。“我,我,我打算去正东地一趟。”“和谁一起去?突然跑那儿去干什么?那么远的地方,姐姐你明天不打算来学校了?!”忆美连珠炮似的问题向我轰来。“不是,我晚上去晚上回,凌晨的时候赶回来。”“一0一姐姐,你疯了?!你和谁一起去啊,和谁一起去?”“这个,?啊!学校到了!!”我如获大赦,慌慌张张就向正门跑去。任凭妹妹在身后喊我的名字喊得如何大声,我也不回头,只是踢踢踏踏地一溜小跑。嘿咻,嘿咻。TT第二节课下课的前三分钟,扑腾腾,扑腾腾,手机震动起来。“喂!”“姐姐,是我。”“啊,是英奇啊……”“嗯。姐姐,今天你们几点下课?”“应该是四点十分吧。”“你再好好想想,你该不会真的打算要抗战到最后吧?一0一”“抗战到最后?你说的是国语吗……?嗯,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一一一”“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见机行事,什么时候是你可以翘课出来的时间?^^”“-_-……翘课呀?你要我翘课?不行,TT我坐在教室的前排位置。”“收到了。那你就想办法早退吧。嗯。嗯,我想想,三点钟我在姐姐你家前面等你!我们一起去那儿喝蛤蜊汤,骑着摩托车去,噢嚯一!真是太棒了!yahoo!”“你说三点?!那时候第六节课才刚开始呢!”“嗯,^^我知道,第六节课,那有什么关系。一Bye,三点见!!”喀嚓!-_-电话挂断了。在我有生之年以来,除了爸爸去世的时候,我还从没有缺过课,更别说逃课了。……让我逃课,天啊!我可是坐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啊!T^T要听英奇的话吗?逃课?但我真的好想知道英奇口中的实情,今天一定要听他亲口告诉我。呼……郁闷啊郁闷。我把下巴颏搁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地思考着这个让我苦闷不已的问题。时间如流水一样滑过手指缝,不知不觉到了午饭的时间。看来“嘻嘻朋友”们昨天都有所斩获,这不,今天一人拿着一个手机,和那边的男生通话通得欢oTT我只好一个人吃饭了。吃完自己带来的香喷喷的便当,突然很想吃焦糖,嗯,去学校小卖部买一点来吃吧。“同志们,我去买焦糖,要不要我给你们带一点儿?”“嘻嘻,>O<不知道啦,我原来就是这样的。”=_=大伙一个个忙着打电话,根本没有人理我的茬。我好不郁闷的一个人走出教室,挥挥手,不带走一片落叶。就在我一个人凄风苦雨地向小卖部进发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又震动了起来,是芷希,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分明是“芷希姐”。一0一一O一一O一糟糕,现在我该怎么做?就在我左思右想、思前顾后之际,突然看见了站在校门边的君野和他的朋友。动静过于巨大的手机震动引起了君野的注意,他瞟了我一眼,又飞快地转过头去。居然,居然有这等事……-_-“……喂。”我终于决心接芷希的电话了,一直这么拖着可不是个事。“请问这是君野的手机吗?”久违了的芷希的声音。“嗨!芷希,我是彩麻。^^”我欢快地向她打招呼,她再怎么不对终究是我多年的朋友啊!“……为什么是你接电话?”芷希愣了一下,马上疾言厉色地对我说道。“不,不为什么。”我支吾了一下。“我问你为什么是你接电话……?”芷希的嗓音一下比刚才高了三度。“手机……手机是君野给我的。”无法,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哈……真是疯了。”电话里传来芷希不屑的声音。“……好久不见了,芷希,最近过得还好吗?”我真心地问着,不愿意轻易失掉这个好友。“让君野接电话。”芷希不愿和我多说,在电话里斩钉截铁地说。“……什么?”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刚才明明在问候她呀!“我要你让君野接电话!,,芷希用很强硬的语气又说了一遍。“……不行!”在这点上我还是很坚持的。“什么??”芷希在那头就差没尖叫了,她没想到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我居然也会有说NO的时候。“不行……”我重重地重申了一遍。“……你想干什么?郑彩麻?我没什么话要对你说的,快让君野接电话!把电话给君野!”芷希那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代替她的主人从电话的这端蹦了出来,仿佛随时都可以撕裂我一般。我缩了缩脖子。本来芷希的声音就大,再加上我异样的表情,站在校门边的君野和他的朋友都惊讶地看向我-_-“对不起,芷希,你说的我无法做到。我不能让他接电话。”“什么?!”“对不起,芷希,对不起。”我刚挂断电话。不死心的芷希接着又打了过来。我无可奈何地把手机放进口袋,强作镇定地继续向校门口走去。君野和朋友正准备走向另外一个地方……要开口叫他吗?我刚想开口,可似乎有什么东西狠狠堵住了我的嗓子眼,让我怎么也出不了声。算了,我安安静静地向小卖部走去。第五节课结束了,为了获得老师的许可早退,我来到了教务室,老师很好,我连装病都不用,很顺利地就得到请假批准。我背着书包,心情轻松地向校外走去,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早退了,呵呵呵呵。唉~!怎么又碰上他了,难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只见君野和那个射水枪的女孩并排站在校门口,校服上挂着极其醒目的值日徽章。对了,我怎么给忘了,教导主任曾经说过从今天开始禁止课间体息时间外出。我背着大书包,头低得就差没埋到土里去,然后一只手紧张地插进口袋,紧紧握住里面的手机,加快步伐向校外冲去(标准的“旺达”形象一一一)。(译者注:“旺达”在韩语里是形容那些被同学孤立,在班上没有朋友的人。)“对不起……”那个射水枪的女孩小心地叫住我。我微微抬起头,看到她胸前名签上写的名字是“刘惠箐”。“是,请问有什么事?”“啊,我得到了老师早退的许可……”君野没有看我,仰面朝天,不知道在看哪儿。“对不起,请问能不能看一看您的早退证,最近学校管得很严,因为很多前辈都无端旷课。”“老师没有给我什么早退证,-_-他只是口头答应了我。”“是吗?请问是哪位老师?是因为生病请的假吗?”“是向刘尚千老师请的假,因为和人有约所以请的假。一0一“这时,那个叫刘惠箐的女孩突然捅了捅一直站在一边却没有看向我们的君野。不错,惠箐-_-“呀,这位前辈不是你的女朋友吗?我没有认错吧?你为什么站在一边声都不吭一下啊?”“该死的,人家不都说了有约会了吗?你还在那边唧唧歪歪的那么多事干什么?赶快放她走。”“是,是,一O一……”我还是没有看君野,低着头走出了校门,背后传来惠箐的声音。“喂,你们吵架了?干什么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这样弄得我很没面子耶。”“没有吵架……”“那干什么会这样?那个姐姐……嘻嘻,该不会是她约了男生见面,所以你才这么生气吧?”“……¥◎#%×※”君野他刚才都说了些什么……他似乎告诉了那个叫惠箐的女孩一些什么,可惜我没有听清楚,只能怀着一颗沉痛的心,加快步伐向家里走去。就在我接近家门口的时候,丁冬冬,丁冬冬……手机响了。“喂!”“哈……哈哈……,……姐姐,是我,英奇。”英奇在电话里喘得像狗一样,仿佛刚跑完了马拉松。“嗯,英奇,有什么事吗?”“对不起,姐姐……你知道怎么去正东地吗?”“知道,有直达的汽车,以前在光州时我经常和爸爸一起去的o”‘’“啊,是吗……”“是啊,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是这样的,我现在在忠北,本来想回安阳接姐姐一起到正东地的。可是我摩托车的油不够了。一O一我准备用来加油的钱也被一位师姐抢走了,该死的……”“那我自己去正东地好了,一对了,你跑到忠北去干什么?‘’”来打架啊!!>_<““-_-……你怎么又打架了?”“没事的,一我还是你那个完美无缺、天下无敌的弟弟。我马上就出发去正东地。待会儿见,姐姐,你要是早到了就等我一会儿。”“好的,外面冷,我先找好地方等你。你路上小心。^O^”“0K!”“一那我挂电话喽,不见不散。”“嗯。^O^”

嘟嘟……嘟嘟……嘟嘟……,O_O……英奇不等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心情好像不太好呀他!无论是在上课的时间,还是在中午吃午饭休息的时间,英奇说的那句话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个不停。“你不是听错了,……只是不愿相信罢了。”我拼命摇头,拼命摇头,不愿相信妈妈和新爸爸在晚上的那一番对话。否定,再否定,可能最后这种意识起了催眠作用,我终于忘记了这些,包括英奇那句意思不明的话。当天也毫无例外的,我和君野一起放学回家。接着我给勾构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一切,然后履行之前的诺言,给弟弟竹浩捏了一个橡皮人,洗了一大堆衣服,包括妹妹那件备受批评的校服。呼~!真爽快啊,处理了一大堆早该完成的事情。>0<就这样,我重复了好几天这样的生活,洗衣服,捏橡皮人,和勾构通电话,和君野出去玩,给忆美做黄瓜面膜,日子忙碌而平静。终于,到了春游的前一晚,我兴奋地躺在床上左右翻腾,怎么也睡不着,估计一晚上床都差点被我晃坏了。“姐姐!!快起来!!你不去春游了吗?!”几乎全校的学生都站在操场上集合,所以整个操场有如煮沸的油锅。我看见了君野,他站在二年级三班的队伍里,背着和我相同款式的书包,正和同学开心地笑着,只不过那个同学就是用水枪射他的那个可爱女孩,这个让我心里有点疙瘩……一一一不过看到君野和我背着一样的书包,我的心,没来由地感到格外轻快,忍不住呵呵想笑-_-坐上校车,我不住地向“嘻嘻朋友”们问东问西,这毕竟是我生平第一次去爱宝乐园啊!怀着兴奋而又不安的心情,我啃着手上的零食-_-11点钟,我们终于抵达了爱宝乐园的正门。我站在自己班上的队伍里,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一0一哇一!除了我们学校之外,还有好多学校也来了啊!但是……怎么没有看见穿成权工高校服的学生呢?他们还没有来吗?“大家现在就地解散,七点钟回这里来集合,一定不要超过时间,记住了吗?!”老师歇斯底里地在嘈杂的人群中大喊着。“不要,老师!时间太短了。”学生们纷纷表示不满,一浪高过一浪的抗议声潮水一样向老师涌来,老师整张脸都气歪了。“你们这帮臭家伙,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行程安排吗?离开这儿之后你们会直接回家才怪。还不是会约在市内重新见面。你们还不快进去,否则到时候别人就要骂我们学校了。”“哦哦哦~!!!”学生们狂起哄,嬉笑着列队走向入口处。我拿着门口漂亮姐姐塞给我的通票,自豪地左看右看,然后宝贝似的把它贴在胸前,跟着“嘻嘻朋友”们走进大门,向各种娱乐设施进发。^^“哇~!你们看,今天真是赚到了!有好几个男子学校也来了。帅呆了!!”明顺兴奋地嚷嚷着,两眼gliter!为了找到君野、忆美,还有渊一,我发挥我2.0的超好视力四处扫描,没有看到忆美,倒是看到了和一大群人在一起的君野和渊一。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还有至少九个极其恐怖的男生,都是君野的朋友。犬家看起来十分高兴,尖声地嬉笑打闹,疯疯癫癫的好不热闹。君野正在欺负渊一,把他的脑袋当作敲打乐器,发现我正看着他,冲我笑笑,露出他洁白而可爱的牙齿。我迅速地回他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_=“彩麻!你要玩什么?你不是一次都没有来过吗?我们去玩旋风轮吧!怎么样?…嘻嘻朋友”们拽着我使劲往旋风轮的方向拖。一0一我遗憾地看着君野,没办法,只好被她们拖着走了-_-好长的队啊!一眼看去简直看不到尽头。在好不容易上去之后,“我的妈妈呀!!!>0<天啊!勾构呀!!!TOT”我一路鬼哭狼嚎,因为乘坐旋风轮悔恨得无以复加。我发誓,谁以后再让我坐这玩意,我直接拉他跳江得了。可是,“嘻嘻朋友”们却玩得情绪高昂。“嘻嘻,嘻嘻,太有意思了!>0<我们再去玩‘哥伦布’吧。…嘻嘻朋友”们又拖着我兴奋地向另一个方向跑去。所谓“哥伦布”就是一艘巨大的不停摇晃的轮船,看得我两腿发软,只想吐酸水。“呜呜,TOTTOT……我不想再坐可怕的东西了。呜呜,TOT”“嘻嘻朋友”们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呢,她们连哄带骗,软硬兼施地胁迫着我,几乎是把我赶上了那一个个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游艺设施。@[email protected]这是在哪儿啊!怎么周围这么多亮晶晶的小星星呢(我在一条长凳上天旋地转)!“彩麻!一0一?你没事吧?!你没事吧?!”“一O一……啊,是明顺啊。”“原来你说的都是真的啊,你真的不能玩太刺激的项目。”“我刚才不是一直不停地在对你们说吗,TOT只是你们都……”我双眼含泪,颤抖着声音想控诉她们的不人道。“我们接下来还打算去玩别的东西,你能坚持住吗?还站得起来吗?”“嗯!”明顺把她手上的冰淇淋递给我。“谢谢。”我稳住七魂六魄中好不容易回来的一魂一魄,颤颤悠悠地吃起了冰淇淋。手机铃突然响了起来,让刚回魂的我猛地激灵了一下。“喂!”“喂!到这边来。”“是君野吗?你现在在哪儿?”“我待会儿和同学去表演!你快点过来看!!”“那你先告诉我在哪儿啊!一O一”“我唱的时候一定要看见你,你不准离开。喂!你们先不要开始弹,我还没打完电话呢!”君野那边乱得像一锅粥,嘈杂死了。他出声阻止了那个弹吉他的人,不知道那边接着又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见他和同伴在那边大笑不止。乱开怀一把的。“君野,你那边究竟是哪儿啊?”嘟~!电话挂断了。“是谁啊,君野吗?”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书架,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十五章,第五十九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