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架 2019-11-23 22: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书架 > 正文

狼的诱惑,第五十一章

丁冬丁冬,丁冬丁冬……第六节课的下课铃声响了,今天我不用上晚自习,所以下课铃一响我就急急忙忙地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向明顺跑去。“明顺,走吧!^^”“啊,你先等等,美英要我等她,就等一下下!”“好的。^^”我站在教室的鞋柜前,拿出自己的鞋子,等着明顺。“喂~!”“啊!”我回头一看,是君野站在教室门口,身上的校服都湿透了。水仗战况激烈程度可见一斑。-0-“怎么这样盯着我看,不认识了?”“不是,不是的。”“你不是说今天陪我去看眼科的吗?”“啊,对了!-0-明顺……你等等,君野。”我向教室里的明顺打了声招呼,跟着君野走出了教室。校外的小路上,我低着头,啪嗒啪嗒地走着,步伐本来又大又快的君野为了配合我,故意放慢了自己的步伐。^O^“郑彩麻。”“什么?”“刚才我叫你,你为什么不理会我?”“这,这……我看你好像玩得正上劲……”“她只是普通朋友。”“嗯。^^”我们已经步行了20分钟,在通往医院的大路上,双方几乎没有说什么话。因为心里对昨天君野突然靠近我的脸的那件事“想入非非”,所以一路上我都不敢看君野的脸……憋了半天,我终于找到合适的话题了。“啊,君野,你们班也要去春游吧?”“嗯?嗯……”君野似乎在想些什么,愣了一会儿才回答我的话。“是去爱宝乐园吗?^O^”“好像是去那儿。”“我们两个班去的地方一样哦!^^这样的话我、你、渊一,还有忆美,我们四个人可以一起玩喽。O<“嗯……”君野似乎在犹豫什么,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O_OO_OO_O“郑英奇有给你打电话吗?““没有,不过他给我发短信了。”“……你的手机我要没收-_-”“T0T什么?”“把手机交出来!-_-^你太不可信了……”我一脸苦相,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手机,没办法,谁要它的主人是君野呢!但,但,即使是这样……T0T呜……他怎么能这样对我!今天在学校发生的场面不期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_-“你……你还不是和女孩子打打闹闹!T0T”“你说什么……?”“你今天还不是和那个女孩子一起玩水枪,为什么我T0T我连一个短信都不能看。T0T”“喂!这件事和那件事能相提并论吗?-_-^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我也只是把他当做弟弟!!”“哎呦,郑彩麻也学会大声顶嘴了,真是长大了呀-_-^”“还有,如果我把手机还给你的话,那你岂不是又要和芷希见面了。O<不错,就是这样的,不行,不行,O<手机绝对不能还给你。”“你还有理了-_-^总之我不相信你,快点把手机给我。”“不给!O<有本事你就来抓我。O<”我伸出手机在君野面前得意地一晃,撒腿就往前跑。老天,我为什么会有这种举动……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哪根筋接错了。-0-说不定我潜意识里是想模仿刚才那个射水枪的可爱女孩。T0T不会的,我为什么要模仿她,模仿那个……-_-我的动作没有受到我思绪的影响,还是往前冲,回头一看,只见君野咂着舌,很寒心地看着我,脚下慢慢踱着步,丝毫没有追上来的意思。“算了,算了,还是你拿着吧!你拿着!”插图“-_-为什么,你不上来追我?-0-”“-_-^因为你很可怜。”“可是你追刚才那个女孩子了!O<”我说不出是什么情绪促使我大声嚷嚷出这句话。“……你说什么?”该死!!我说出刚才那句话就后悔了。这不等于是说我小心眼地把刚才那件事记在心里了吗?!T0T“没,没,O<谢谢你没有抓我。”“-_-你是在嫉妒吧。”“-0-没有……”“我说得没错吧!~~”君野的表情简直可以说是眉飞色舞了,好像突然间掘到了什么宝藏。“医院到了!哇~!医院就在我们面前了!!-0-医院的建筑真是好漂亮啊!!-0-”我一边赞叹着一边滴溜溜地向医院里面跑去。君野忍不住在我身后大叫道:“呀!你这个白痴,这里是妇科医院!还不快给我出来!!”-_-……,-_-……,-_-^……我尽量摆出坦然的表情从里面走出来-_-30分钟后,一家综合医院的眼科门诊。我坐在诊疗室外面,兴致勃勃地观看摆在候诊厅中央的金鱼缸。“你们要努力长得漂亮点啊!-0-”咯吱!诊疗室的门开了,一只眼戴上眼罩的君野从里面走了出来。

第二天早晨。我和忆美肩并肩地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忆美一眼瞅见教导主任不在校门口,马上加速度往校园里冲。-0-“黛,忆美,放学之后在校门口等我!”呼~!上学路上我得一直不停地向忆美解释有关英奇的事,被她烦了一路。昨天真的挺对不起英奇的,他肯定是因为生气才走掉了,上课时发个短信好好问问他。T0T一走进教室,我立刻被“嘻嘻朋友们”围住了。“彩麻,昨天做什么了?和君野见面了吗?”“啊?嗯……”“你是不是和君野在交往?”“嗯……”“那么……你能不能把英奇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嗯?好不好?”“英、英奇的?”“是啊,是啊!”“不行的,英奇他每次接电话不到10秒钟就挂断了。”“都回自己的位置上去。”老师不知什么时候从前门走了进来,一声威严的声音,“嘻嘻朋友们”全都乖乖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相信你们都已经听说了吧,这个月末我们学校有一次春游。”“哇~!去哪儿啊?”教室里立刻像炸开了锅,大家兴奋地讨论起来。-0-太棒了!春游。“好像是去爱宝乐园-_-”“哎呀,去什么爱宝乐园啊,老师!我们又不是小孩子,去正东镇吧!”“-_-我也没有决定权,你们和校长说去吧!”老师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可怜的老师,可我还挺想去爱宝乐园的。-0-真的真的很想去。第一节课开始了,我躲在课桌底下偷偷摸摸地给英奇发短信。“英奇,我是彩麻姐。昨天真的很对不起。昨天回家还顺利吧?生我的气了吗?”五六分钟之后,我的手机振动了。“没有,我没有生气,^^姐姐你回家也还顺利吧!我现在在上课,一会儿下课之后我给你打电话。唰~!我去也。”太好了,^O^英奇没有生气,^O^真的是太好了。^O^真是一个心灵美的好孩子。课间休息时,“嘻嘻朋友们”又向我靠拢了,其中一个叫明顺的对我说道:“彩麻,-0-我们去小卖部买点吃的吧。”“好啊!^O^”我和她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出了教室。“彩麻,你有没有考虑过把自己的校服改小一点?-_-”下楼梯时那个叫明顺的朋友突然对我说道。“校服?为什么?^O^”我有点奇怪地问道。“-_-没什么,没什么,很好看,很好看。”“谢谢。^O^”“-_-……”我高高兴兴地和明顺走进小卖部,挑了自己喜欢吃的虾条,心满意足地捧着零食往回走。门廊里……几个身着运动服的二年级学生坐在那儿,我一眼就看见了也在其中的君野。只见他靠着门廊的柱子,另外一个眼睛圆圆、长得十分可爱的女孩子正拿着一把水枪开玩笑地射向他。忆美在哪儿呢?我四处张望。Mygodness!忆美正和一帮男孩子在操场上踢足球,只见她箭步如飞,踢得十分投入。-0-明顺扯扯我的衣袖,凑到我耳边说道:“呀!你看,那不是君野吗?”“呃~呃,好像是的……”“喂,刘惠箐!不要再开玩笑了好不好,你觉得射我很有意思吗?”君野冲着那个朝他射水枪的女孩嚷嚷,女孩笑嘻嘻地躲开-_-“我就是要射,有本事你就过来抓我呀!嘻嘻嘻!不敢了吧!”“我说了让你不要再射了!!”君野抹了抹一脸的水。“O<O<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女孩子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呼~!君野深吸一口气,猛地站了起来,眨眼的工夫就抓住了那个女孩。他把她的手反扣在身后,嘴里凶巴巴地说:“你说我敢不敢!!下次还敢惹我吗?-_-”“啊,好痛!放开我,白痴~~!”“你今天死定了,刘惠箐-_-^居然敢骂我。”“我说了很痛了,啊啊啊~!O<我知道了,我投降,我投降!!”射水枪的女孩又叫又笑,娇呼连连。“打情骂俏真精彩啊!-_-”明顺似乎是故意说给那个射水枪的女孩子听的。君野和那个射水枪的女孩诧异地回过头,我惶恐不安捅了明顺的腰一下。“……啊,郑彩麻。”“你,你好,君野。-0-”“……嗯。”“大家都在一所学校,拈花惹草是很容易被抓住的啦!”明顺别有所指地开口。T0T“不要这样,明顺!T0T”我不安地扯了扯她的衣服。“你是为了顾及你男朋友的面子吗?嗯,也对,还是你想得周到。”在这位朋友说出更多让我想钻进地洞的话之前,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她拽离了门廊。“喂!郑彩麻!”虽然背后君野大声叫我的名字,但我一心只惦记着拉明顺快快离开这里,所以也顾不得理会他。T0T可是真奇怪!……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内心一角有一簇小小的火苗被点燃了呢?!-0-……难道我是在生气?-0-可是我为什么会生气呢?是因为君野和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在一起打打闹闹吗?T0T我为这个生气了?T0T不会,不会的,我拼命摇头,我这么大度量的人。不会,不会。第二节课就在我这么不断摇头之中过去了。……一直到第六节课结束,我都没有见到君野。

不出所料,下一个隔间的确实是君野,他旁边坐着的也是一个穿着红色校服裙子的女孩,惟一不同的是他身边的这个女孩比前面几个女孩都要来得漂亮,让人自愧不如的漂亮。君野惊慌而惶恐地看着我,我也懵了,脑袋嗡嗡的,只能也直直地盯着他。君野身边那个可怜的漂亮女孩,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无措地来回打量我们俩,玉颈扭来扭去的不堪负荷。“喂!郑彩麻,不要误会,事情绝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上去之后在上面等着我,我一会儿就上来!一会儿就!!”君野冲着我的窗户大声叫喊,他的隔间继续下行,也渐渐离开了我的视野。但下面还是依稀传来他大喊大叫的声音。“你等着我!站在原地不要动!我马上就上来!”我向上,他向下,我把头伸出窗外,顾不得害怕,低头朝下展颜一笑,也不管他是否能看到我的笑容。情绪……有点奇怪,……君野他为什么会……不,不,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忆美她不也说了,男孩子这个时候必须得打猎的,逢场作戏嘛!不错,不错,就是这样,他当然可以这样做,我不能生气的,也不应该生气。我下了摩天轮,等着君野上来。一个小时过去了,连君野的一根毫毛都没有看见。倒是被从一旁经过的明顺逮了个正着。“彩麻,原来你在这儿啊!”“明顺。TOT”“你这个家伙,知道我们找你找得多辛苦?!快走吧,别人都等着呢!”我们一起坐上游览车,吃起迟到的午饭。ToT我可怜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TOT我捧起紫菜包饭,顾不得细细咀嚼,一顿狂啃,不到片刻功夫,一长串紫菜包饭就已经排队进了我的喉咙管。TOT“你到底跑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你跑了之后君野也跟着冲下了舞台,这可不是和你开玩笑。”“(晤一唔~!还在啃着食物)TOT嗯,嗯,是这样的啊!-_-“我还是把全副精神都放在食物上,但是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情绪在我心中酝酿发酵。“那还用说,你能想到当时舞台上其他的人有多混乱,眼睁睁地看着最重要的鼓手……,呵呵,不过话说回来,真的是酷毙了,^^那个矫情得要死的跳舞女孩看着君野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她再怎么想吸引君野的注意还是被君野推到一边,嘻>_<”^^他们也只是普通朋友,没什么的。我在下面看到英奇了。““英奇?!真的?!”那些“嘻嘻朋友”们哗的一下围到了我身边,脸那叫凑一个近喔^^!游览车上的午饭时间就在我讲述和英奇在一起时发生的一些小插曲中度过了,看着大家听得如痴如醉的样子,我衷心地希望这能成为她们的幸福时光。……不知不觉时问就到了七点钟。……应该回去了,……集合的时间也快到了。TOT我的“嘻嘻朋友”们TOT和一帮别的学校的男生坐在一块儿,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总之大家都很起劲地嘻嘻笑着。我怯怯地和他们拉开一段距离,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吃着自己手上的珍珠冰淇淋。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一当然不能随便和别的男生谈笑风生了。^_^呵呵呵呵,>O<这么想想,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特别起来了,真是不错的感觉啊!>0<可是……我这是在做什么,这不等于说我是在为君野“守身如玉”吗?一0一我……我……我真的喜欢上君野了?说不定这早就是事实了,只不过我一直讨厌承认自己认识没多久的君野一下就代替了戴寒在我心中的地位,所以一个人在这里瞎起劲地否定……想到这,我突然觉得心中畅快了许多,重新又心满意足,大口大口地吃起了好吃的珍珠冰淇淋。就在我准备吞下冰淇淋上最大的那颗珍珠,张开了血盆大口啊!啊!啊的时候!!一0一“呀,君野,那边那个女孩背的书包和你的款式一模一样呢,没想到这款还有女式的。我也去买一个背背怎么样?和君野的一样。^O^我合上了刚才还大张着的那张嘴,慢慢地站起来,转过身。君野也猛地顿住身形,看向我这边。他身边紧紧挂着一个烫着松蓬蓬的钢丝头的女孩,已经不是红色校服裙子系列的了,是一个穿着灰色校服的女孩。君野的旁边是刚才看见的他的那些朋友,然后每个人手上都挽着一个穿着灰色校服的女孩。让我生气的不是别的,而是他现在手上挽着的是和刚才不一样的女孩……刚才明明是穿着红色校服裙子的女孩,坏蛋……般君野……你这个大坏蛋……即使你是在打猎,即使你只是逢场作戏……但我还是讨厌你这样。戴寒……戴寒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至少戴寒他……他绝不会放着芷希不管,走马灯似的换女孩子约会。想想我自己刚才为他所做的,真是可笑。我重又缓缓转过身,向“嘻嘻朋友”们所在的地方走去。“郑彩麻!!彩麻!喂!”我不为所动,继续走自己的路。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君野,他挡在了我的面前。“彩……彩……”“……”“对不起,我错了,我无条件地认错。但是事情确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君野,谢谢请让开。^^”“我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刚才我在舞台上……”我不等君野说完,已经越过他径直向自己那群笑得不可开交的“嘻嘻朋友”们走去。“喂。郑彩麻。”君野才不会那么容易放开我,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你女朋友还在那边等着呢……一她正看着我们,相信你也不想她误会吧。”“你究竟在说些什么,我的女朋友明明是你,不是吗?”“你的女朋友本来就很多嘛!”“你不要这样冷嘲热讽的……我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不是在嘲讽些什么,君野。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你还不是有过很多别的男生,让我妒火中烧,备受煎熬……”“我只不过和一名男生……而你却和好几个女生,只是这个的差异。一个,好几个,只是这个差异……^_^……”我努力让自己保持风度的微笑,对,微笑。“谁说的!!-_-^你不仅有郑英奇那个兔崽子,还有金戴寒,就这两个就已经搅得我心里如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了。”君野似乎对这两个人隐忍了许久,现在终于有机会说出来了,所以声音分外激动。“……君野,但请你不要忘了,我是不会随便就和一个初次见面的男生约会的。而且我喜欢的人只有戴寒一个,我说过我一向只是把英奇当作亲弟弟来看待的。”“你喜欢的人只有金戴寒一个……?”君野闻言缓缓放开了我的手腕,“那我呢,我又算什么?这就是你想在我面前说的真心话……?”谎言……我说的都是谎言……我很明自我现在心里喜欢的人是谁……除了君野不作第二人之想。郑彩麻,你为什么要说谎?TOT为什么要说谎呀!为什么?TOT但是……该死的,这种情形之下,要我怎么开口对君野说我喜欢的人其实是你啊!T__T我什么都不能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痛苦得面容有丝扭曲的君野。我说错话了,T__T是口误啊!呜呜,T__T我真的说了一句有口无心的话。T__T这次只能对不起了,君野。T__T可是你错得比我要离谱得多。虽然我很想开口告诉你实情,但想到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我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我实在说不出口。T__T这次是君野你坏,让我白白等了一个小时……而且又猎到了一个女孩手挽手地出现在我面前,T__T换谁也受不了啊!我无声无息的从君野身边走过。“……该死的,难道我们又要这样结束吗……?”君野有几分怒气,也有几丝伤心地在我身后说道。我的脚步还是没有停下来……我不讨厌君野,真的,我只是觉得很对不起他。T__T我不敢回头看君野的脸,因为我已经泪流满面,如果他再叫我一次……说不定我真的会不顾一切地冲回去,T__T告诉他,我已经喜欢上了他。坐在回家的车上。朋友们因为刚才过于兴奋地和那些男生聊天,体力消耗透支,所以现在如同打了败仗的残兵弱将,在车厢里东倒西歪。只有我,头静静地倚在窗上,没有焦距地看向车外,然后不住地垂泪。如果他再叫我一次……TOT傻瓜,傻瓜,傻瓜,T__T如果你再叫我一次……般君野,你这个大傻瓜T__T……

“英奇!”英奇缓缓转过头,惊讶地看着我和君野。“英奇!!你醒了!”我像凄厉的女鬼那样尖叫一声,接着就向英奇温暖的胸襟扑去。英奇愣了一下,用迷茫的双眼看着我,接着回过神后,他也紧紧地把我搂在胸前,哽咽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是梦境……还是现实?T0T……英奇终于活过来了!T_T“喂喂!郑英奇,你手这是在摸哪里呢?!不准把手往下放了!!!”-_-^……-_-……-_-……君野毫不知情识趣地哇哇乱叫打破了我和英奇感人的拥抱-_-“你也来了。^O^精神分裂。^O^”英奇明朗地招呼着君野。……我趁英奇不注意,偷偷擦掉了自己眼角的泪水。“-_-喂,你存心找打是不是。要是在这里和你干一场的话,我敢肯定你马上就得陪阎罗王喝酒去了。”“那样的话,我姐姐说不定会杀了你!-0-让你立马加入我们的喝酒队伍。怎么样,怕了吧?”英奇毫不示弱地回击。“少在那儿臭美了,郑彩麻更喜欢的是我不是你。”“你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O.O”“=_=喂,郑彩麻,你说,你是更喜欢那个臭小子,还是更喜欢我!”炮火终于蔓延到无辜的我身上-_-两个人变得越来越幼稚了,英奇那家伙居然不顾自己刚做完手术,支撑着要从床上坐起来-_-得阻止他们俩的幼龄化倾向,我急急忙忙拿出了买给英奇的生日礼物。“这是什么,姐姐?”英奇惊喜地看着我手上的礼物。“昨天不是你的生日吗?^O^”“你怎么……知道的?”“忆美告诉我的。^^”英奇的眼睛湿润了,他是真的很开心,他现在诚挚的表情比他阳光灿烂时的表情要快乐一个地球,一个太阳系,一个银河系。“姐姐……我做手术之前……”英奇迟疑着开口了。“嗯。^O^”“姐姐为我摘星揽月,我要什么姐姐都满足我,就像我快死了一样。现在我活下来了……好像有点对不住姐姐!-0-”“那就去死吧-_-”君野在旁边黑着脸阴魂不散地说道。吓得我大惊失色-_-“啊,英奇!你还不知道吧?听说你从医院里跑出去为姐姐报仇后,君野急急忙忙就跟过去了!他是担心你出事,特意跑去救你的!”说出这些他们就应该会和好了吧!我陶醉地想象着两个人冰释前嫌相拥而泣的场面。呼~!终于不用那么火爆热烈了。“不要说些无中生有的话好不好!!!”-_-君野硬梆梆地扔出一句可以把人砸死的话。当时也确实没有别的人可以作证,真郁闷死我了-_-“可你确实去救他了呀!!T0T”“喂,我什么时候去救那个我看着就眼睛痛的臭小子了??!”看来今天君野是打算来个死活不认账。“当时就是你啊!!T0T扔下我和芷希两个人就跑了!!”我都快急哭了。“知道,姐姐……”英奇突然平静地插了一句。“你说知道,O.O英奇?!”“我知道,那天君野也在那儿,还被人用砖头打了好几下,对不对?-0-你以为我晕过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般君野?-0-我都看到了!!”君野手足无措了一阵,不过立马就恢复正常扯着喉咙喊开了,-_-“那是你在做梦?!姐弟两个人都在做一样的梦!”君野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地说道。“姐姐,你……告诉君野了……?”“……嗯。”“也好,这样也好,^^……现在我就完全地把姐姐交给这个兔崽子了。”“……”一阵尴尬的静默。幸好这时我生龙活虎的妹妹忆美进来了,只见她兴致勃勃地抱着一个大蛋糕,啪的一脚踹开病房的门,也踹走了刚才笼罩在空气里的扭曲分子。英奇盯着刚进来的忆美,一脸的不置信。“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臭小子!!!”忆美一边从盒子里提溜出蛋糕,一边没好气地骂骂咧咧,脸上的表情说有多僵硬就有多僵硬-_-真佩服她居然在这种表情下还能装出理直气壮的样子-_-“我不吃巧克力上面的樱桃,你帮我抹掉。O.O”英奇戳戳忆美的背,很不识趣地说道。“你还是小孩子吗?!-0-尽知道挑食!我给你什么你就给我吃什么!!”“不,O.O我不吃。O.O”英奇头一拧,很拽地撇了撇嘴。“=0=你说什么?!?”忆美气得一蹦三尺高,“我这么费死力才给你买来的,你居然告诉我说不吃!!!你这个死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嫌死狗!!-0-”“你什么时候走啊……??”-_-又开始了,英奇和忆美的拉锯战。一旦有一方占上风,另一方马上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地斜着眼睛看对方。我忽然明白了,虽然现在君野、忆美、英奇他们三个人外表都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迫不得已的样子,但其实他们的内心现在比任何时候,任何人都要高兴,别别扭扭的话是善意的曲线表示,大嗓门的互相挖苦是情感的水乳交融(他们三个人听到这话可能会想吐-_-)。在一阵石头、砖块、锤子的往来交错中,英奇终于吹灭了他珍贵的生日蜡烛,……虽然最后他还是没有吃蛋糕-_-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生日Party,迟到一天的生日祝福,屈指可数的到场嘉宾,却是我生平最幸福的瞬间,原来幸福有时就是这么简单。>O<晚上,忆美说有话要和英奇说,所以让我和君野先回家,自己留在了病房。我施施然地和君野走上了公共汽车,……哎呀!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O.O给大姑妈打电话,询问她奶奶的联系方式!!想到这,我再自然不过地靠在君野肩上,开始给姑妈家打电话。上帝保佑!上帝保佑!这次一定请大姑妈接电话。T_T我实在是怕了那个凶神恶煞像强盗一样的表哥。T_T“喂?”电话里传来女人高高的声音。“……喂!”我迟疑地应着。有戏,是女人的声音,而且听起来十分轻快。“请问您找谁?”电话里的女人客气地问着。“……我,我是彩麻……”我轻声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不敢肯定大姑妈是否还记得我这号侄女。“请问你找谁?是承勋还是银圣?”“……我找大姑妈……”“……”对方没有声音,可能正在搜寻我提供的信息。“请问您还记得……郑泰勋吗?”“……你……你是彩麻?”电话里传出对方惊喜的声音。“姑妈!!”终于记起我了,我在电话里激动得几乎哭出声来,真的是太久太久没有听见长辈温暖地呼唤我的名字了。“哎呀呀,彩麻,真的是你吗,彩麻?!”姑妈显然也挺激动的,在电话里感叹个不停。“姑妈,是我,我是彩麻,我就是彩麻啊!”“……我的天啊……这真是太意外了,太让我惊喜了……”君野从窗外收回视线,不再晃悠他那只伸在窗外的手,转而奇怪地看着我-_-“姑妈,您现在住哪儿啊?T_T”时间过去太久,我都已经忘了姑妈的住址了。“我现在住在果川,你知道在哪儿吗?”“我知道,我曾经路过那儿。”“……你……现在住哪儿?”“我现在住妈妈家,住在妈妈安阳的家。T^T”“是吗?安阳离果川很近啊,^O^有时间过来看看姑妈吧,彩麻!”“我一定会的,姑妈!T_T奶奶她……?”“奶奶……?啊,你是指我妈啊,^O^她现在正好住在我家,不过现在出去见朋友了。”“……姑妈,我想过几天就去你家,可以吗?T0T真的是太久没有见到你们。”“当然,好不容易和你联系上了。你能找到我们家吗?”“能!!”经过又一番的嘘寒问暖和详细的说明,我这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和大姑妈的电话。这时,君野拍拍我的手臂,问道:“喂,谁啊?”“我的大姑妈,T_T”我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还沉浸在刚才亲情的感动中。“你要去果川吗?”“嗯。T0T”我使劲点点头。“和谁?”“和英奇。T_T……呜呜,四年没有见到大姑妈了。”我哽咽着,仿佛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组织。“我也要去。”“嗯?什么?-_-”我傻了眼。“我说我也去,我知道路,所以我开车送你们去。……好了,这个问题到此为止,休息-_-”君野以为我没听清楚他的话,所以这次很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然后自说自话地做了决定。“你去干什么?-_-”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这个有兴趣。“我说这个问题到此为止了。”“那儿有一个很可怕的大哥-_-……”“对我来说可怕的人只有你一个-_-^”“我只想和英奇两个人去!!T0T”我强烈抗议,想争取自己的权益。“明天去还是后天去?”君野把我的话完全当耳边风,彻底地ignore我-_-英奇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很高兴的。……只要不和那个土匪似的表哥撞上-_-就后天吧,后天和英奇一起去见奶奶和大姑妈。T_T……可不知怎么的,我心里老是有一股隐隐的不安。T_T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书架,转载请注明出处:狼的诱惑,第五十一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