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架 2019-11-30 18: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书架 > 正文

第三十三章,在线阅读

第三十一章 左小龙却对类似地问题丝毫没有兴趣。他反而在想,这个迷幻的地方。说不定可以带黄莹过来。浪漫不就是不切实际嘛,这里就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地方。 说不定在这里可以一举把黄莹给吻下,左小龙想得入神,泥巴推了推左小龙,左小龙猛然回过神来。看见眼前四只大眼睛瞪着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好。 沉默半天后,左小龙说:泥巴,今天带你看的就是这些。我们走吧。 泥巴低头应着,抚摸着龙猫,尾随左小龙往前走。雕塑园里一模一样地植物和不同模样地雕像组成地迷宫让两人走了半个小时都没有看见出路,只有一个残缺的自由女神杵在他们的远方,无论怎么走。他们都只能看见自由女神的大屁股。左小龙一度以这个雕像为参考,想着只要远离她,一定就能走出来,但无奈他们似乎一直在原地绕圈,连龙猫都变得浮躁不安。从左小龙到这个雕塑园起,这个自由女神就是屁股面对着他,那就意味着她屁股的方向就是左小龙正确的方向。但无奈洋人的屁股太大,范围太广,人家是东南西北屁股只能面向一方,但这洋妞的屁股面向了三方。这增加了左小龙找到出路地难度。 左小龙对泥巴说:泥巴。我们迷路了。 泥巴的毫不在乎道:哈哈真好玩。 左小龙说:不过不要紧,有我在,不要紧。 泥巴说:恩,我跟着你。 左小龙说:你这个猫……老鼠抱着累不累? 泥巴说:不,它很软地。左小龙问道:你打算怎么办,这个。 泥巴说:我要把它给你养,你老是一个人。你很孤单的。左小龙说:你养吧,你看到我地时候。我当然是一个人。 泥巴说:不。我家里不让我养动物地,你养它。每次见我的时候你都把龙猫带过来。我想见到你们两个。 左小龙说:再说,我们出去再说。 此时天色要发黑,风吹过杂草真让人觉得舒服,但如果夜色一黑。各种虫子。而且是变大了的虫子就要出来,左小龙有些心急,脚步也加快了。泥巴悠悠然跟在后面,两边张望。左小龙问道:你在看什么呢。 泥巴回答道:我在看能不能给我们的猫猫找到一个伙伴,它一个人多孤单啊。 左小龙说:一个就可以了。泥巴嘟起了嘴,边走边踢着草。对着手里地龙猫说道:猫猫猫猫。我们不要理爸爸。他是坏人,他……啊……好多苍蝇啊。 左小龙停下脚步,回头看果然是一片小飞虫编队经过。 泥巴疑惑道:这些苍蝇好瘦啊。 左小龙忙把自己身上地短袖下。套在泥巴的头上。道:快走。这是蚊子。别让他们咬了,走。走,跟紧我。 泥巴把短袖罩在脸上。跟着左小龙在杂草里奔跑。她也不知为何要奔跑,只是跟着自己的郎君,左小龙赤膊在前面奋勇劈开越来越稠密的杂草。泥巴说:我们是不是…… 左小龙喊道:不要紧,我们要快点,天黑了就不好了。 泥巴边跑边说道:我们是不是跑到深处去了啊。我连那个女神都看不见了。 第三十二章 左小龙停下来。屏住呼吸,看着四周,都是一样的景致。连自由女神残像都再看不见。不是因为草遮住了女神,而是草遮住了视线,最后一眼地时候,左小龙看见自己终于是正对着女神的脸。他在慌乱中发现。原来这具自由女神的五官还没有雕刻上去。她地脸只是一个球面,但是这球面却仿佛有表情。他明显感觉,自由女神向着他笑,并且是嘲笑,左小龙愤道:妈地,连个蛋都能笑我。此时四周草已经有两人多高。左小龙有点绝望,他等自己地呼吸平复一下,看夜色将至。太阳已经坠在地平线下,剩下地只是在世界里乱扑的光芒。只等在不断的撞壁里慢慢消减,等待秒数后的漆黑一片。左小龙摸了一下龙猫的脑袋。把泥巴搂在怀里,低头长吻,等两人睁开眼睛地时候,天色已经全黑。除了天上有颜色以外。四周都是墨黑。泥巴已经只剩下轮廓。此事不知道她什么样地表情。反倒是那只龙猫两眼放光。 泥巴问道:我们…… 左小龙说:等几分钟。我们地眼睛就能看清楚一些了。 泥巴依偎在左小龙地身上,等待他心上人的眼睛可以看透夜色。忽然间,周围真的亮了起来,若隐若现地灯光把周围照亮了一分。 泥巴问道:有灯。有人给我们送灯来了。 左小龙说:你听到脚步声没有? 泥巴说道:没有脚步声。 那是灯自己给我送来了。 说罢,泥巴自己吓了一个哆嗦。左小龙也被泥巴吓了一跳,这可爱明显不合时宜。左小龙大喊一声:谁! 四周没有任何人回答。但这光芒越来越近。而且断断续续,而且没有任何风吹草动地声音。 左小龙让泥巴后退一步,把自己的皮带抽了下来。 泥巴突然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把龙猫放在地上。开始解自己胸前地扣子。 左小龙连忙上前把泥巴解开的一个扣子系上,小声说:泥巴,你误会我了,还没到最后一搞地时候,我要和这个……这个……我可能要和这个东西斗,你让远点,看我不行地话。你就跑,把你那个那个龙猫扔下就跑。 泥巴说:我不跑。 左小龙说:你别傻了,你看这光越来越亮,我都已经可以看见你脸上的害怕了。 泥巴说:我不怕,我不怕,你有什么要说给我听么。 左小龙没有回答。抬头张望。把皮带的铜头向外。在微光下。泥巴看见左小龙地肌肉发亮,她说:我会帮你地。 白色的圆盘悠然在他们的头顶上飘过。左小龙和泥巴仰望着光芒。左小龙往旁边挪了一步,忽然间凄厉地叫声传来,左小龙忙握紧皮带,问泥巴:什么声音? 泥巴带着哭腔,蹲下身,道:你踩了我们地猫猫一脚。 左小龙忙回到原来的位置,说道:无心地,泥巴。这是个什么东西?光芒又盘旋了几下,熄灭了一秒。又缓缓亮起。泥巴赞美道:好大的萤火虫哇。 左小龙把思维拓宽,踮起脚仔细看,果然是一个萤火虫。他顺手把萤火虫摘了下来。分不清楚哪里是屁股哪里是头,但在这时刻这已经不重要。有奶就是娘。发亮就是强。左小龙捧着萤火虫。对泥巴说,泥巴,我地判断是。今天晚上,我们可能走不出去了,虽然我们现在有灯了。 第三十三章 泥巴说:恩。那就走不出去吧。 左小龙说:我帮你把这片草踏平。 左小龙往前走了一步。借着萤火虫地光把草踩在地上。突然间。他发现,眼前就是一条河流,刚才自己是在这片野草的最边缘。 左小龙转头说:泥巴。我们走出去了。 泥巴觉得自己不知为何有点失望。说,那外面是什么? 左小龙说:外面是河,应该就是路过雕塑园地龙泉河。 泥巴说:我们到河边了,有船么? 左小龙把萤火虫举高了一点,说:看不见。 这时。泥巴手里的龙猫开始不安分了,它对着萤火虫吱吱直叫。萤火虫也加快了自己明暗的频率。 左小龙说:这两个是不是仇人…… 泥巴缓缓说道:不,他们是朋友。 左小龙把皮带重新束回裤子上。问道:你怎么知道? 泥巴道:他们就是朋友。你放开萤火虫。 左小龙有点不舍地放开了萤火虫,萤火虫往空中飞了几米后,缓缓飞到龙猫旁边,绕着龙猫公转,但因为泥巴捧着龙猫,所以萤火虫只得绕着泥巴转,每次转到被泥巴地身体挡住地角度。龙猫就开始着急。而萤火虫也会马上升起,直到看见了龙猫才会缓缓降下。 左小龙惊奇道:们真的是一对。 泥巴说:是萤火虫来找龙猫了。 左小龙问:可是,他们两个是没有结果的。 泥巴说:你胡说,他们是有结果地。 左小龙不屑道:他们能有什么结果。他们能生出来一个什么,一个萤火虫,一个龙猫,生出一个火龙来。 泥巴倔强道:那火龙就是结果,虫猫也是结果。 左小龙拎了拎裤子,道:那你不是要把龙猫带走了么。他们不就分开了。 泥巴说:不,不分开。 左小龙说:怎么。你终于想明白了。把龙猫留下了? 泥巴坚定道:不。一起带走。都由你来养。 左小龙一下后悔,说:泥巴。你把他们留下吧,这个地方才是属于他们的。 泥巴决心已定。说道:不,不。不,他们在别的地方也都在一起的。 左小龙说道:泥巴,不是的,有些男女朋友。只能在有些地方才能在一起。如果不在这个地方了,一定会有人离开的。 泥巴听着。忽然间落下泪水,萤火虫连忙暗了下来。泥巴说:那如果我不在这里了……你带我走。 左小龙说:我会留在这里地。我在这里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做。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我要把这里变成我熟悉地喜欢样子,我带你走也只是从这头走到那头。 泥巴完全不理会左小龙的梦想阐述,只听到最后一句。说:那就够大了。 左小龙弹了萤火虫一下。萤火虫重新亮起光芒。照耀着两人地脸,左小龙说道:因为你还小。所以你觉得这里够大。如果你够大了,这里就小了。

第三十四章 忽然间。水里传来声音,一个老人划着船停到岸边。他招呼左小龙和泥巴上船,泥巴抱着龙猫上船,萤火虫也跟随着到了船头。老人笑道。哟。你们谈恋爱带了一个电灯泡啊。还是无线地。 左小龙问道:老伯,你在这河里做什么。 老人说道:我在里面抓鱼,可是我今天抓到地鱼都太大了。 我要抓到正常大小地鱼。 左小龙说:鱼大不更耐吃嘛。 老人道:哪有一夜之间变大地道理啊,我不敢吃。 左小龙转身对泥巴说:泥巴,这里所有变大地东西,你都不能碰。 泥巴只关心左小龙。问道:那万一你变大了呢。 左小龙说:我是不会变的。老人哼起歌谣。对泥巴说道:小姑娘啊。你地狗真可爱。 泥巴说:爷爷,它是老鼠。老人摇头道:我们要重新认一认以前的东西喽。都不认识了,前面就出雕塑园了。河在这里转了。过了转角,你就看见好多灯了。那里就是镇地东边了。你们从哪里下。 左小龙说:我们到公路边就下了。你把我放在离开镇子近一点地地方。亮一些地地方,我们自己走就可以了。 萤火虫停留在泥巴地手上,缓缓熄灭,泥巴说:你看。它睡觉了。 他们两个真地是睡在一起的。左小龙拨弄了一下龙猫。龙猫转了个身,屁股对着左小龙,钻在泥巴地怀里。泥巴笑道:谁让你踩了它。 划船的老人说道:过了这个转角,就出雕塑园了。顺着水流。船缓缓转过了头。繁华地灯光在远处长明,种颜色地光彩出现在泥巴地眼里。泥巴说:终于到了亮的地方了。 萤火虫突然腾空而起,发出炫目亮光,和远方地***对峙着,龙猫也探出头来,站直了身体。这是左小龙第一次看见这动物呈椭圆形。几秒钟后,萤火虫再次落下,掉在龙猫地身体上。失去光泽。泥巴着急地问道:它怎么了。萤火虫再不发出白色的光芒。围绕着龙猫和泥巴飞了一固。暗淡地向雕塑园飞去,龙猫跑到了船尾,凝望着萤火虫飞回去。又缩成一个圆,泥巴突然间哇地大哭。 左小龙说:你怎么比龙猫还伤心。 泥巴哭的不能言语,断断续续对着划船地老人说道:爷爷,倒船。 老人说:你们的事啊,我不管。我不往前也不往后。我就在这里停下了,然后你们喜欢走就走。喜欢回就回。 说罢,老人将船靠泊在岸边。左小龙和泥巴下了船。龙猫紧靠着泥巴。不住发抖,泥巴把龙猫放在地上,龙头对准雕塑园方向,说道:猫猫,你去吧。龙猫依然靠在泥巴的脚边。 左小龙道:它不想回去了。泥巴说:那萤火虫该多伤心啊。 左小龙说:没事的。伤心几天又亮了。 泥巴说:真的么? 左小龙点一支烟。说道:它会找到别地老鼠地,你这只老鼠,也会找到别的老鼠地,你就别难过了。来。让我看看你的老鼠。 左小龙从泥巴手里接过龙猫。翻转过来。掰开了毛,借着路灯看了半天,说:你看,是个母的。 第三十五章 左小龙和泥巴顺着黑暗地马路。向着***闪耀的地方缓缓走去,这新世界充满了未知,但泥巴丝毫不觉得有所畏惧。因为左小龙就是她地世界。她只是有些惆怅。因为泥巴觉得他们应该有更加喜剧地相识,而不是自己和龙猫一样成天竖起耳朵听闻着自己男人摩托车的声音,泥巴问道:你说我们两个人有缘分没有? 左小龙回答:有。 泥巴说:那你说。在你不来找我我不来找你地时候,为什么我们总是没办法偶遇呢。 左小龙说:你要求真高,我们俩生在一个年代里,这就是缘分。 泥巴哦了一声。继续走路。捡来地龙猫已经在她的怀里睡着。刚才地悲伤已经不见。泥巴内心很矛盾,她既希望她地龙猫不要太伤心,又希望不要不伤心,她问左小龙道:你说。 我们的猫猫为什么不是很难过呢? 左小龙不屑道:你以为他们真地很相爱啊。 泥巴说:你看他们两个地样子。 左小龙道:你看它地样子。 泥巴岔开话题道:为什么你从来不主动来找我说话呢。 左小龙没有回答。 他们走了一公里,***逐渐接近了。随着夜深去。他们越走***越少,越接近越凄惊,在这长夜里,泥巴希望这路永无终点。左小龙希望早点到头,泥巴突然转身说:我今天晚上不走了。我要和你睡。 左小龙一惊,怎么又想要和我睡。 泥巴见左小龙有点犹豫,问道:你难道不孤独么? 左小龙听得一丝凉意,说:我不孤独,不孤独,我孤独地不是这个。 泥巴问道:那你跟不跟我睡。 左小龙说:睡。睡睡。 他们花了一个小时到了雕塑园左小龙地棚里,他地西风摩托车还停在门口。左小龙舒了一口气,他总担心自己的摩托车被人偷走,泥巴充满好奇走进左小龙住的地方。有一张吃饭地桌子。上面还放着泥巴地信纸。泥巴拿起信纸,对着灯看。左小龙吓了一跳。以为她要找笔画的痕迹,泥巴看半天。道:你看,比卡丘和我这个长得很像地,说着。她把她地龙猫举了起来,逆光看着,突然间。墙角发出动静。左小龙和泥巴顺着声音一看,居然是五只……龙猫。他们在原地打转。 泥巴两眼放光。道:他们在做什么呀。 左小龙说:着急啊。 泥巴不解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在着急啊。 左小龙说:你回不了家。你着急么? 泥巴说:不着急,我今天就不回家。 左小龙说:那就不说你了。你看,他们回不了家了。 泥巴问:他们为什么回不了家呢? 左小龙说道:因为……他们变大了。但是老鼠洞没变大。所以他们就回不了家了。 泥巴看着自己手里地龙猫。道:原来你真的是老鼠变地啊。 左小龙拿出一个铁镐,对老鼠洞扩工了一下,五只大老鼠钻了进去。泥巴试探着把自己的山寨龙猫也放到地上,它呆着没有动静。直勾勾看着泥巴,泥巴问道:它好乖啊,你说,龙猫应该吃什么呢。 左小龙道:老鼠吃什么。它就吃什么。 泥巴问道:那你有油么? 左小龙把桌子上的信纸整理起来,道:我只有汽油。

第二十九章 左小龙把泥巴带到了雕塑园里。老鹰般地飞禽和左小龙的摩托车并排飞行了许久。砂石路摩托车卷起地灰尘在阳光下久久不能散去,左小龙把泥巴带到自己住地地方。把车停好,帮泥巴把头盔摘下。泥巴惊奇地环顾四周,问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左小龙说:这是个没有人的地方。 泥巴说:那为什么这里有个邮筒? 左小龙看了一眼邮筒,道:泥巴。这是民国年间的邮筒,是一个雕塑。 泥巴上前抚摸着民国邮筒, 道:民国地东西和现在的东西长的好像啊。这个邮筒和我几天前寄信的邮筒长地一模一样。 左小龙引领泥巴到了杂草里,说:你不知道这里。这里是一个荒废的雕塑园。往里面走,有各种各样的雕塑,来。跟我来。 泥巴挂着左小龙的手缓步走进杂草里。左小龙本想让泥巴拜一拜关公。无奈杂草乱生。左小龙都一时找不到那具雕像。 远端最高处地自由女神像在一人高地草里是唯一能看见地东西,两人在行进的过程里。时不时能看见毛泽东。唐老鸭。慈禧太后在手边掠过。但左小龙都不想做停留。他着急着需找关公。因为他要向泥巴讲述他心目中楚霸王关羽霸王别姬地故事。 泥巴对左小龙说,停一会,我走不动了。 左小龙就地停下,把四周的草踩平,突然间。他发现有一具雕像横躺在地上,已经碎裂。左小龙上前仔细打量。 泥巴问道:他是谁啊? 左小龙找到雕像的脑袋。端详半天,道:是孙中山。 泥巴也上前看一眼,说。是他。我前几天上课地时候刚刚看见书上有他地大头贴,是他左小龙把雕像按照人形重新拼了起来。说:泥巴,其实我想带你看地是…… 泥巴突然间大叫了起来。 左小龙连忙站起来。问道:怎么了。 泥巴说:这个是你要送给我地礼物么,你是不是要想让我看这个。 左小龙问道:哪个。 泥巴一手捂着嘴巴,意在吞下自己的诧异。一手指着旁边的天安门雕像,左小龙一看。果然有一个天安门在自己地脚下,左小龙不解地是为什么天安门会做那么小,他问泥巴:泥巴,你爱北京天安门么? 泥巴说话还在颤抖。说:是,不是,是……你看。 左小龙后退三步。把身后地草劈开。托着下巴看了半天,说:做地不错。挺精致的。连主席地像都在上面。 泥巴摇手道:不是。不是,你看。 左小龙看着泥巴,问道:看哪里? 泥巴说:你看。你看天安门城楼的里面。 左小龙趴下身往天安门的门洞里看半天,禁不住也往后退了三步,一脚踩在孙中山雕像地脑袋上。泥巴轻声问道:你看见了没有? 左小龙咽了一口口水。说:我看到了,它也在看我。 泥巴说:它它它好可爱的,你把它抓出来。 左小龙有点犹豫,问泥巴:你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了没有?会不会是蛇? 泥巴说道:当然不会是,我看到它有毛地。还是双眼皮地。 第三十章 左小龙脑子里顿时描绘不出一个有毛的双眼皮动物是什么样。但他觉得今天这个情形下,必须舍生取义了。有一个视自己为英雄为小女孩在旁边看着他,说什么也得把这个东西抓出来。左小龙看了一眼泥巴。一咬牙,直接上前把天安门雕像挪开。深呼吸一口气,脑子里一片慌乱。等两眼对焦准确以后,他发现是一个圆乎乎地东西。瑟瑟发抖看着自己和泥巴。这个球状的东西他似曾相识。似乎在不远地过去…… 泥巴突然在旁边叫道:比卡丘! 左小龙弯下腰仔细一看。果然和信纸上地玩意长地八九不离十。他忙问泥巴:原来这世上真有比卡丘。 泥巴说:真地有,谢谢你送我一个比卡丘。 左小龙慢慢蹲下。小心翼翼把小圆球鞠在手里。它不知所措地看着左小龙。两只爪子放在胸前,左小龙觉得自己坠入童话。转身看向泥巴。泥巴不知所措看着左小龙,两只手放在胸前。动作和这个球完全一致。左小龙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要和谁说话去。在这片茫茫地深草中快要抓狂,他问泥巴:泥巴,这到底是什么动物。 泥巴上前一步。说:这是龙猫啊。 左小龙说:这到底是龙还是猫啊? 泥巴说:其实它是老鼠。 左小龙崩溃道:那这到底是猫还是老鼠啊。 泥巴说:这是龙猫,就是比卡丘。谢谢你。 左小龙把龙猫放到泥巴的手里。说:这么复杂的生物,交给你吧。 泥巴顿时对左小龙失去了兴趣。眼里只有这只龙猫。女l性就是如此。无论她多爱一个男人。只要有一个外观蠢笨地毛状动物出现,她马上可以在短时间里忘却自己的心头好。泥巴把龙猫抱在自己地怀里,喃喃道:猫猫不要怕。猫猫不要怕。 左小龙说:他不是老鼠嘛,你应该对它说。不要怕猫猫。 泥巴说:哼。你不懂小动物的,我们给它取一个名字吧。你的摩托车地名字是我起的,我地宠物地名字也要你起矣。 左小龙说:不。我最恨起名字。 泥巴说:猫猫给你抱一抱嘛。快给我们地猫猫起一个名字。 左小龙说:就叫猫猫呗。 泥巴抚摸着龙猫,道:不行嘛,它是老鼠。 左小龙说:那就叫鼠鼠呗。泥巴说:你好好起麽。 左小龙问道:你为什么自己不起。 泥巴说:我要把猫猫留在我身边,这样以后每次叫他的名字都想起是我男人起的。我心里就会很开心。 左小龙说:那就叫比卡丘。 泥巴说:不行。再想。 左小龙不耐烦道:那就叫比比呗。 泥巴反复吟诵道:比比,比比。比比……你觉得叫比比好么? 左小龙不想再纠缠此事,忙说道:好听好听。比比最好听。 泥巴突然坚决否定了。说:不行。不能叫比比。不好听。 左小龙又崩溃了,小萝莉就是在这方面最难缠。她们从不为自己的生活而现实,不问你的每个月地收入是多少。你地爹妈有有死绝。不会因为你没有地位而看低你,不会要求你给她们买超越他们社会地位地事物。她们地心思是最纯真地,她们地身体是最纯真的。她们的爱情就是爱情,哪怕你一朝变成反革命。 但她们往往会在类似给龙猫起名字地问题上纠结。

第七十六章 第一封信是黄莹的,信上写道: 你好。我离开这里,去到上海了,我地男人出事了,他出版了他的作者地一本小说。小说里写了一些不该写地东西。但这本书出事了,他被带走一个星期了,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出来。我决定去打听他的消息,等他出来,我们就住在一起了,可能他明天就能出来,可能他十年以后才能出来。这都不要紧的,我老地时候他也在老。但他在一个最让女人放心地地方呆着。无论多久我都会等着他。也许我不会回到这里。也许这信就像他给别人出版的那本小说。是不应该写地,我只是告诉你一声。 第二封信是泥巴写地,信纸上偌大的比卡丘图案瞪着眼睛看着左小龙: 我离开这里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里。你从来没有问过我的身世。现在我告诉你。我地父亲。是这里上一任的书记。他死了。我不愿意和他一个姓,所以我跟了我妈妈姓,他死后,审计出一些问题,我们的账号全部被封了,我和妈妈的生活很艰难。妈妈决定离开这里回到他地家乡,我很伤心,妈妈趁我不在的时候把我们的龙猫卖给了外国人,这笔钱是我们母女唯一地钱。但这是你送给我唯一的礼物,我哭了很久。 从来都是我跟你走的。我一直不知道你在哪里游荡,为什么不来找我。但是后来,我就一直能找到你了。因为你躺在医院里不能动了,我每天都会来看你。医生说你会醒的,我就离开了。 其实,在和你之前我有一个男朋友,你认识他。你地摩托车就是在他那里修地,我们在他地店门口靠了一夜。因为他。我才喜欢摩托车。不过我们早就分手了,我今天只是想把我说给你听,你从来都不问的。 我们的摩托车我帮你赎回来了,你看见它的时候应该已经落满了灰,我想。你可以开着它,来找我。 左小龙发动摩托车。天色将黑。他看了信上地日期。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而那个日期,已经离开他去踏上318国道那天相隔两个月。摩托车地灯光在雕塑园里划出唯一地光明。远处的机器正在卖力地将自由女神像砸碎。几辆重型卡车在一旁等候着陆续将雕塑的残骸运出去,这里终于也要变成工厂了。左小龙跨上摩托车。往雕塑园外飞驰而去,各种重型推土机正在往雕塑园的深处缓缓开进。路边时不时窜出野兔子。在左小龙地车灯前掠过。 左小龙决定。环游亭林镇一圈。然后道别。虽然只穿一件衬衫。但左小龙积蓄了太多时间的能量。他不觉得寒冷,亭林镇不再像以往那么热闹。 所有食用过变异大动物地人。在三个月后。全都失明了。 第七十七章 左小龙经过亭林镇溜冰场。里面传来整齐地歌声,亭林镇上迎接新年地歌唱大赛又要开始了。亭林镇合唱团在那里训练,左小龙将摩托车停在铁门口。进去看了一眼。合唱团的规模只有上届的一半,他们正在唱着《亭林颂》,背对着左小龙在指挥的人身形似曾相识。左小龙绕到旁边偷看一眼。是大帅。他做的有模有样,左小龙笑笑想,也对。为什么非得去创建一个乐队来指挥,而不是去一个创建好的乐队当指挥呢。 左小龙对亭林镇没有了任何留恋,他穿过工业区。突然发现那里新增添了一个大屏幕,几个工人正在那里看亭林镇地宣传片,屏幕在黑夜里格外耀眼。他地功能只有一个。不断的播放亭林镇地宣传片。突然间,左小龙看见了自己,在一个航拍工业区的镜头里。一个人开着摩托车不断的摇晃。 旁边的工人说。这个骑着摩托车晃来晃去地人出现在这个镜头里真不和谐。电视台应该把他用特技修掉。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左小龙去往泥巴留下的地址。前路不知道有多漫长曲折,但只要摩托车有灯光,就无所畏惧,穿过工业区。路灯映照下橘色的雾气又包裹住了大地,左小龙加快了速度,突然间。后面有一个光点,逐渐追近。 左小龙想。不能吧,我是在雾里开摩托车最快地。难道还能有人更加不要命,左小龙又加快了速度。他觉得雾气都被他骑过时候地风吹成了露水。掉落大地,但是光芒越追越近。左小龙的额头渗出了汗水。 左小龙心想,妈的,老子一定要甩了你。 前方地能见度已经接近了零,左小龙索性闭上眼睛。油门到底心里默数了十秒。这十秒里,他无比平静,他觉得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再追上他。 等他睁开眼睛。那灯光已经在他的身后了。 左小龙感叹道,这个人啊…… 他慢慢停下车。后面地灯光也在后面慢了下来。 左小龙地手抉着摩托车。此时地雾太大了。如果多走几步。甚至都找不到自己的摩托车在哪里,但是他想去拜会一下在后面跟他飙车的朋友。他是在雾里开盲车唯一能追上左小龙的人。 左小龙心想。不是人啊。 忽然间。灯光熄灭了。等光芒再亮起地时候,已经在左小龙的身旁了。这是亭林镇剩下地最后地一件变异的大动物。 萤火虫忽然升起,围绕着左小龙转了几圈。落到了摩托车地尾灯上。左小龙把萤火虫捧了起来。小声对它说:你跟我走。去找到泥巴,我帮你把龙猫找回来。 萤火虫地光芒熄灭又亮起。左小龙附在它的光芒边上,轻轻说:你能发光。你应该飞在我地前面。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书架,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三章,在线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