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信息公开 2019-11-23 23: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信息公开 > 正文

那小子真帅2,酒后真言

从开始到现在,我们已经喝了两个小时的酒了,光我一个人就喝了四瓶烧酒,更别提还有一堆啤酒。可是,为什么我还没有醉,为什么还这么清醒,我脑子里几乎能想像出智银圣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生气的表情,每一个可爱的笑容(其实也没对我笑过几个),他在我的脑子里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金翰成那个人渣却幸福地喝醉了,我真的好羡慕他。“^-^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我默默地喜欢了你一年,到头来你却说恨不得想杀了我,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嗯?”“--^别再喝了,你已经喝醉了。我们走吧!”“你!你知道吗?我能这么长时间喜欢一个人有多不容易,你为什么拒绝我,半点机会都不给我就……”话说到后来,已经吐词不清的金翰成拿起一瓶烧酒就是猛灌,┬^┬真是疯了,该伤心、该得到安慰的人可是我耶,他在这儿凑什么热闹。“快把酒瓶给我!”“该死~,连这点小小的要求你也不满足我!”金翰成红着双眼,酒气冲天地对我嚷嚷道。“你醉了,知道吗?别再喝了。--”“……”“你这副样子,明天怎么来找我?--”“这么说你答应明天见我了?是这样的吗?”金翰成惊喜地抓住我的手。“--我也觉得用酒杯喝不过瘾了,把酒瓶给我。”我一把抢过金翰成手上的酒瓶,放到嘴边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既是为了逃避金翰成刚才的问题,也是为了更加痛快地宣泄自己,武侠作品中豪气冲天的大侠不都是如此吗?“明天你会见我吗?你明天会见我吗?你答应我。”“……”我没有理会金翰成的呜呜呀呀,独自一个人喝得酣畅淋漓,喝酒皇帝大,哪怕是能让我忘记智银圣一分钟,就一分钟,我今天也要坚持不懈地把它贯彻到底。“智银圣,智银圣,为什么你的眼睛里只有智银圣,即使我在你的面前你也看不到我?”我知道金翰成只是在发酒疯,所以再没有花心思去理会他的胡言乱语。现在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把我自己灌醉,最好是酩酊大醉、神志不清、人事不醒的那种。我一瓶接着一瓶地喝着烧酒,金翰成则是对着酒杯,一句接着一句地说着对我的恋恋痴语。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声音已细如蚊蚁,低不可闻了。“你说什么?”我睁大眼睛,使劲地推着金翰成,倒不是我真的想知道他说什么,而是不甘心让他就此倒下,少了一个陪我喝酒的人。“我说我很喜欢你。”“唉~!你害不害臊,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说话含蓄一点。==”“咱们喝着喝着,感情似乎近乎了不少,千穗,你说是吧?大哥我好高兴,我又浑身充满活力了,我又恢复成那个魅力四射的金翰成了,哈哈哈哈~!”“那恭喜你了。大哥,我有点累了。”“嗯嗯,那你在桌子上趴会儿吧!我的酒差不多已经醒了,现在轮到你醉了。”“大哥,你是说我……我已经醉了?==”“当然,当然,喝完这瓶不要再喝了,我们回去吧!”我颤颤悠悠地站了起来,身子东倒西歪的如蛇行,在地上画着大大的S形路线。好困呀!我真想抛弃自己这个累赘的、破败得如棉花絮一样的身体,把它狠狠地往地上一摔。好久没有喝得这样醉了,困死了!困死了!我的眼睛睁不开了……银圣……银圣……你在哪儿啊!“银圣~!”我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晶莹的泪珠顺着我的手指缝一颗一颗地往下淌。我好想见到你,银圣!想你想到我的心都痛了;我好想好想见到你银圣,我为见不到你而垂泪,因为痛悔软弱没用见不到你而自己垂泪。“喂,喂,千穗!”一个人突然向我跑了过来。是银圣吗……?“┬┬银圣!银圣!真的是你吗?你知道我有多么想见到你,想得都快让我发疯了!”“我是翰成。看来你真的醉得不轻,快起来,我送你回家。”“银圣,银圣,你这个傻瓜,你能想像得出我有多想见到你吗?”“我说过我是翰成了,千穗,伏到我背上来!来,乖,伏到我背上来。”“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你说,但是我现在都想不起来了,都想不起来了。”“呼……你伏到我背上来吧……”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现在背负着我的人是金翰成而不是智银圣,但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好想好想叫智银圣的名字,听到他的名字从我口中流泻而出,似乎会让我有一种他就在我身边的错觉。智银圣,傻瓜,你这个傻瓜,和金晓光在一起你真的会幸福吗?你真的爱她吗?“┬┬呜呜……呜呜……呜呜!┬┬”“千穗,乖,别哭了,你是最美丽最可爱的女孩。来,我们上车,嗯?”“呜呜……呜呜……呜呜!都是因为你的妹妹……”“……”突突~突突!这是金翰成在发动汽车的声音。烦~!好吵。银圣现在在做什么呢?他正和金晓光在一起吧。也许他对金晓光已经回心转意了,两个人打算重新开始,只有我一个人像傻瓜似的放不下这一切。我真的该放下这段感情,成全他们,祝福他们吗?我有那么伟大吗?此事无关伟大,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从没有停止过不安,即使你在我的身边,我感觉你还是离我那么遥远,似乎随时都会从我身边走开。现在好了,你重新回到金晓光身边,我应该再也没有什么可担心、可不安的事情了。但是人的心啊~!我担心将来的日子里自己是否会对你念念不忘,是否会对你相思成灾,是否会在你身后痴痴地等待,只求你无情的一眼。“千穗,把眼泪擦干,你家到了,下车吧!”“==已经到了吗?”“我们就在你家的前面……要我陪你一起进去吗?这样可以吗?”“嘻嘻,你要是和我一起进家门,你会被韩哲凝揍死的。”“……你也知道啊,哲凝很讨厌我的事。”“你回去吧,我一个人进去,我今天不想再见到你这张脸了。”哐!……虽然我已经软得像根葱似的,但我还是使尽全身力气甩上了他的车门,也关上了我对金晓光剪不断理还乱的愤恨。“剪不断理还乱”,这句话用在我对智银圣的感情上更合适不过了。“我回家后会再给你打电话的。你家就在前面,按按门铃就可以了,不要再跑到别处去了,知道了吗?”--他还真是罗嗦。“Byebye,永远的Byebye~~!”“什么‘永远的Byebye’?我们不是明天还要见面吗?大哥走了,我真的走了。”“Byebye,Byebye!”我不耐烦地催促着,不是我无情无义,对金翰成对我的好没心没肝,而是现在的我实在是厌恶透了这兄妹俩。“我爱你,知道吗?”“嗝~!”我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明天见!”突突……突突!终于走了,金晓光的哥哥。乌拉~!总算逃过一劫了,有体力的话我绝对会跳起来。“恶……恶……哇啊……”我蹲在地上心中作涌地干呕。“你还好吧?”一只手在我背后轻拍着。好熟悉的感觉,会是谁?“你是谁?”“你总算回来了,我等了你很久。”“你是谁?==”“看来你今天喝得真不少,你和金翰成之间没发生什么事吧?”“……”我露出一张迷蒙的扑克脸。“我有话想对你说,所以特意找到你家来在这儿等你,你家还挺好找的。”“……”“你还能听清楚我的话吗?”看我对他说的话似乎没什么反应,对方着急了。

--平素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会在这从没有出现过的社区出现?你问我他们是谁?说出来你也不相信。是金翰成,还有上次看见的那个长得像黑社会的哲凝的前辈,另外还有一个留着运动头、看起来绝非善类的大姐。就是这样的三个人,他们正肩并肩地站在我家的巷子口--……该死!吓死人了!“大婶,让我在这儿待一会儿。”“没问题。”可敬可爱的大婶爽快地答应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不可能躲在这儿一辈子不出去啊!可是万一他们看见我手里拿的东西怎么办。┬^┬哎呀呀,真愁人!我看我干脆还是赌一把,把袋子藏在后面,说不定就能蒙混过关呢!就这么干,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壮着胆向门口迈了一步。--不行~!我又往回缩了两步,我的心脏还没有坚强到那种程度。该死,他们怎么还不走呢。--^“给我一包‘登喜路’香烟。”似曾相识的沙哑嗓音,好像在哪儿听过。我抬头一看,我的妈妈呀!站在收银台前面的正是那个黑社会,他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正在向大婶买烟。幸亏他还没有发现我,我赶快低头弯腰,装作在寻找方便面的样子。“学生,你几岁了?”大婶竟然开口问他几岁,难道他看起来不像一个年过30的大叔吗?“我已经过了可以吸烟的年纪了,大婶!……这是钱。”“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看看。”大婶半信半疑地要求说。怎么还是不相信他的话,刚才卖酒给我的时候不是挺痛快的吗,怎么现在竟要看这个黑社会的身份证,大婶,你存心要让他发现我吗?“你这大婶真烦人,我已经过了20岁了。”撒谎!--“喂,喂,那个女孩,到我这边来,还认识你大哥吗?”他果然还是发现我了……┬┬呜呜,我哭……!┬┬我苦着一张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他身边。“是,是的,认识您……”我结结巴巴地说道。这时大婶才把香烟递给了那个黑社会,┬^┬早点递给他不就得了,非得拖到我曝光之后,我在心里暗暗埋怨。“谢谢~!”黑社会向大婶道了声谢。黑社会突然向我露出一个极不和谐的微笑,让我看得胆战心惊,但估计他已经尽全力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一点了。笑完之后,黑社会踱着八字步率先走出了超市。我也要跟着出去吗……--“呀,你真的在这儿啊!”另外一个我不想见到的人走进了超市。“您……您好。”黑社会果然向阴险狡诈的金翰成通报了我的情况,我想躲也躲不过去了。……“你在这儿买什么?”金翰成笑容可亲地问道,不过我觉得很假。“……”我不敢回答,只是拼命把手背在身后,不想让他看见我藏在身后的包装袋。我拼命在脸上挤出几丝僵硬的笑容。==“你拿出来看一下。”“是……是。”我嗫嚅地回答,手却没有伸出来的打算。“快点拿出来看看。”“是,是的。”他长得和银圣真像,我差点忘形地叫出声来。可是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招,不会是金晓光指使他来报复我的吧!很可悲,现在这个“不会”已经成为很明显的事实。金翰成拉着我在距黑社会和那位大姐有点远的角落坐了下来。“你也坐下来。”他拍了拍身边的空地。“是,是的。”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你说是女高的?”“是。”“那你成绩应该不错嘛。”他还是一副很和蔼的样子,口气就像和我闲话家常的大哥哥。“是。”我机械地回答。……“你住在这个社区?”“是……”“你说话一向这么简练吗?”露出他霸道的本色了吧,我就知道他刚才的和蔼可亲都是装出来的。“啊,是,我住在这个社区。”“哈哈哈!”他似乎被我的反应逗笑了,接着问道,“你和银圣是什么关系?”“我们两个正在交往中。”我一板一眼地回答。“你是在背书吗?哈哈!^^”“……”“你后面拿的是什么?”金翰成向我背后扫了一眼。“这个……是我爸爸让我帮他买的。”刚才我已经想好了理由。“给我看看。”“是。”这个畜生到底想把我怎样?他不仅外表和智银圣长得很像,连这种霸道的性格也如出一辙。我颤颤悠悠地递出了藏在背后的包装袋,不容我拒绝,金翰成那个兔崽子已经一把掏出烧酒瓶,啪的一声咬开了瓶盖……“这……这个是要向我爸爸交差的……--”我颤声说道。“大哥会给你钱的。一瓶烧酒够你爸爸喝吗?”他突然关心起我爸爸的酒量来。“您慢慢喝。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我起身想离开他,现在最安全的就是和他保持距离。“酒席既然开始了就不能半途而废,我最恨人家中途退场了。”金翰成压住我,用含着几分胁迫的口气对我说。他一边盯着我,一边大口大口地灌瓶子里的烧酒,仿佛那是我的血液一样。--喝吧,都喝了吧,最好喝死你,让你醉得不省人事。可惜,在酒瓶还剩三分之一烧酒的时候,他把酒瓶送到了我口边。“你也喝几口!^-^”他不是开玩笑吧,让我喝他喝过的酒。我又不是他什么人,还跟他分食咧,想到他的嘴也碰过这个瓶口,我就觉得恶心……“喂,我让你快喝,大哥很忙。”我没有让自己的嘴碰到瓶口,隔空喝了几口酒。“哈哈哈,你是在担心银圣朝你发火吧?”“什么?不是的……”我赶紧辩白。“那你就对着瓶口喝,大哥打得赢银圣的。”金翰成笑嘻嘻地说。他醉了吗?竟然敢向智银圣挑战,上次银圣向他吐了唾沫他也没敢做什么啊。“你和银圣是怎么认识的?”“我们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认识的。”“银圣对你好吗?……”“他对我好得不得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简直是爱如珍宝。-;-”我随口瞎掰。“你和银圣交往多久了?”“从我们开始注意到异性的时候就开始交往了。”“……喂!”金翰成突然提高了嗓门,眼睛跟着也竖了起来(他竖起眼睛的时候和智银圣更像了)。“是,是……”我连忙应承。--我该怎么办,他好像真的生气了。“你有手机吧?”--手机……?他问这个干什么。事情已经很明朗化了,一定是金晓光让他来的,我敏锐的直觉早就提醒了我(不过我所谓的直觉好像一次也没对过)。“干什么?”“^-^没什么,大哥和小妹之间不该互相知道电话号码吗?”金翰成以我大哥自居,理所当然地说道。“我没有手机。”我会告诉他我的电话号码才有鬼。“没有?”“是。”“你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家里的电话呀,我爸爸从来不让男生给我家打电话的。”这有一半是事实,其实是我哥哥和妈妈不让。“那是多少?”金翰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地又追问了一句。“……”┬^┬没办法,不得已,我告诉他一个从头错到尾的电话号码,反正我以后见到他就躲就行了,我自信满满地在心里想到,不会再有和他碰面的机会了。呵呵呵,韩千穗,你的胆子越来越壮了。“是这个吗?你确定?”“是……”“知道了,你再说一遍。”金翰成那兔崽子突然掏出自己的手机来,看来是打算储存我的电话号码。等等……┬^┬刚才我说的号码是什么来着?随口说的一个从头错到尾的号码,我哪能再把它重复第二遍。上帝保佑,最好他也不记得了。这次我又重诌了一个号码。“好,我记下了。^-^”金翰成笑笑说,然后突然把手机拿到了耳边。他在干什么?我警惕地看着他。“喂?请问这是千穗的家吗?喔,您说不是,谢谢,我知道了。”“--……爸爸他、他故意……故意这么说的,他不想让男孩子往我家打电话。”我明白他的用意了,惟今之计只有继续把谎圆下去。银圣,你在哪里啊?我心里暗暗叫苦。“刚才是一个女生接的电话,听起来和你年纪差不多大的女生。”“可能是我姐姐。”我兴口胡诌。“你只有一个哥哥,韩哲凝……我的前辈。”肯定是金晓光指使他来的,所以他早有预谋,对我的一切都调查得清清楚楚。“那可能是我哥哥的朋友来我家玩。”“……大哥发起火来可是很可怕的。^-^”虽然是恐吓的话,但金翰成却是微笑着对我说出来的,更让我觉得可怕之极。“这个……┬^┬”“快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家的电话号码?我觉得好像没这个必要,而且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勇气,像开机关枪似的说了上面一堆话。这是自从上次我冲进病房找金晓光算账以来的又一次勇气最高值,看来他们家的人总能激发我的勇气和潜能。“大哥问你话,你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回答,你家的电话号码究竟是多少?”“我打定主意不愿意做的事,就是让我死我也不会去做的。”就这样,我们两人一直僵持不下,用眼力较劲。大约又过了30分钟吧,我们之间谁也没有妥协认输。说是用眼力较劲,其实只有金翰成那个兔崽子用他厉害的眼神一直盯着我,而我则是从头到尾一直用眼睛盯着自己的鞋面,同时用脚在地上画十字,我把那只鞋想像成金翰成,狠狠地折磨着……><“喂,喂,金翰成,你在干什么呢?大伙都在等着我们,快走吧!”开口说话的是那位黑社会。黑社会大哥,我好爱你喔,谢谢你!┬┬“呼……好吧,这次我就放过你,咱们下次再见,不过我还是要再提醒你一次,我这个人一向说话算数,我想办到的事没有办不到的。”真不愧是金晓光的哥哥,连思维方式都一模一样。“再见,漂亮美眉。”金翰成冲我一个飞吻。看着他们渐渐远离了我的视野,呼……我一直紧绷的弦这才松懈了下来,真是一团混乱。突然我好想见到银圣,如果他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抱住他(如果他愿意让我抱的话),我真的好想好想见到他,想到我的心都痛了,虽然有一点对不起还处在悲伤之中的希灿和哲凝,但我真的好想见银圣。我捂着心口跳得飞快的心脏,急急忙忙向家里跑去。我现在急需一个人特别是银圣的抚慰。回到家,我立马抓起电话,然后把听筒放到耳边,银圣!银圣!快接电话啊……嘟……嘟……嘟……“喂?”

咚咚……!正当我躺在床上想着自己不知名的心事时,不知谁敲响了我的房门。“谁呀?”“我进来啦。”是哥哥的声音。“嗯。”我轻声应道。韩哲凝竟然知道进门之前要先敲门,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们出去吧!”哥哥一把从床上拉起我。“去哪儿?”“哥哥请你喝酒。”“不用了,我从来不喝酒的。”“不要骗哥哥了,我知道你从高一开始就整天提着烧酒瓶子乱晃了。”“你请我去哪儿喝酒?--”“哥哥我难道还会请你去公园之类的地方喝酒吗?”说去就去,我也不想和哥哥客气什么,实在是我现在急需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哥哥带我去了以前我和银圣还有希灿、哲凝四个人经常去的一家啤酒屋,旧地重游,却已物似人非,令我唏嘘不已。还好哥哥没有带我坐到我们以前经常坐的一个位置,而是在离那个位置远远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记得我以前就说过我的酒量不错。一瓶烧酒?开玩笑,只够我漱口;两瓶烧酒?刚刚有点酒意;三瓶烧酒?只是话开始变得有点多起来;四瓶烧酒?微微有点醉意,几乎可以忽略不记;五瓶烧酒?这时才是彻底醉了。但我哥哥比起我来可逊多了,一瓶酒就足够让他丧失做人的尊严,变成非人类。现在我们俩的喝酒记录是:两个人总共喝了五瓶烧酒。“你知道~知道这个吗?我问你知道吗?”哥哥开始有点神志不清了。“哥哥,你说话小声点,旁边的人都在看我们。你想让我们羞愧得无地自容吗?”“翰成那个臭小子,他绝对不行~!绝对不行~!嘿嘿嘿!”“金翰成?”这真是天赐良机,我哥哥只要一喝醉了酒就是有问必答,现在正是解开我心中疑团的绝好机会。“金翰成,是他,就是金翰成。”“为什么他不行?为什么?”“你给我听好了~。”哥哥本已散乱的眼神突然固定在我的脸上,然后他凑近我的脸,神神秘秘地对我说道。“嗯。”我凝神细听。“你不是个好孩子,不是个好妹妹。”“什么?”“你知不知道,刚才你掉眼泪的时候~哥哥有多受伤,我伤心透了,~~你真不是个好妹妹~~~!”“你还不给我快说!”这个该死的哥哥,说了半天也没说到重点上,反而责备起我来了。“千穗,你好可怕喔!--”韩哲凝捂着脸怕怕地看着我。“--你再不说我会更可怕。”“金翰成!”哥哥突然狂喊一声,吓了我一跳,他又发什么疯,突然大叫那家伙的名字。“翰成一年之前就知道你了~,你知道吗?”--我当然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哥哥又继续说道:“一年,一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多少人和事啊!”我知道哥哥又开始废话了,不过我没有理会他,只是沉浸在对他刚才那句话的震惊中。金翰成一年前就认识我了?他说的是真的吗,怎么突然……“哥哥,你给我说清楚点,金翰成他是怎么知道我的?”“那是去~~去年的事情了~~,那天你~~你去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就是那天。”哥哥舌头打卷,说话已经结结巴巴的了。“噢,那个时候。那天又怎么样了?”“那天那个臭小子看见你了~。”“所以呢?”跟喝醉酒的人说话还真需要耐性,我循循善诱地接着问。“唉呀~!你的反应真不热烈~,一点调动不了我说故事的积极性,我不说了啦~~。”“哎呀呀,真是太好听了,后来怎么样?!”我应说书人的要求,拍着巴掌积极响应道。--^该死,我这是在做什么蠢动作啊!┬^┬“从那天之后,那个臭小子就一直缠着我,要我把你介绍给他。”这么说他追我不是金晓光指使的NFDA5。“后来呢,后来又怎么样,哥哥?”“我当然不同意了。”“为什么?为什么?”“因为他……他就像那……那个东西一样。”哥哥说话间困难地朝某处指了指,我顺着哥哥手指的方向看过去,OO诧异的发现他指的东西是……竟然是一块随意地扔在啤酒屋某个角落的抹、布。“你、你是说抹布?OO”我有点不太相信,虽然我对金翰成的印象一般般,但不能否认他确实长得很帅,哥哥能把他比作抹布,好丰富的想像力。--“嗯,嗯。”哥哥还挺得意似的,忙不迭点头。“然后呢?”我当然不会无聊到和喝醉酒的人争论些什么。“从那之后,他就经常给我家打电话,咯咯~咯咯!”哥哥笑得还挺开心的。“可是我一次也没有接到过他的电话啊!”“嘻嘻~嘻嘻!”哥哥这次更得意了,“都被我给截住了,你当然不可能接到。”“……然后呢?”“我惟一的亲爱的宝贝妹妹,当然不能让那个混小子给抢走,否则我以后岂不是少了很多可以欺压你的乐趣。来,我亲爱的妹妹,好好叫哥哥一声,嘻嘻~!”┬^┬恶心巴拉、肉麻兮兮的,我受不了地揉了一下双臂。这么说来……啊~,我想起来了,上次金翰成说过的一句话,“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难道他指的就是这个?瞬间,一种感动在我心中流淌。但是,--他就像抹布?呃NFEC9!抹布?我的感动立马冷却了下来,还是算了吧。--“哥哥!”“哎哟,吓死我了,干什么一惊一咋的?”哥哥仿佛受了惊吓似的,不停地拍着自己的胸口。现在这种表情的哥哥其实和金哲凝非常像,他们不仅名字差不多,大大的眼睛差不多,喜欢表现得很夸张的性格也差不多,名副其实的戏剧化人格。不过最相似的一点就是他们几杯酒下肚之后,立刻分不清东南西北、憨态可掬的表现了。“哥哥,你知道智银圣吗?”我要是不趁着这个大好机会把所有的疑问问个底朝天,我就是傻瓜。“智银圣?我的后辈嘛,我当然知道。可怕的后辈。”“哥哥,你知道智银圣很讨厌金翰成吧?”“当然知道,尚高里所有的事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干~干什么?”“你知道原因吗?智银圣讨厌金翰成的原因。”“嗯~嗯,知道。”“你能告诉我吗?”“我、我有点困了。”韩哲凝居然在这种关键时刻拆台子。“不行,-O-你还不能睡觉,你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现在不能睡!”我像疯了一样地推着韩哲凝。“呼……呼……”我的哥哥,我“可敬”又可恨的哥哥,一头歪在桌子上,像个死人一样地睡着了,不过除了一样不像,死人是不会打呼噜的。“你给我起来!起来!你这个人渣!”“哥哥,哥哥,我亲爱的哥哥,银圣为什么讨厌金翰成?是因为我吗?是这样的吗?嗯?”我觉得自己像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是因为海兵,呼……呼……”呼噜声又响起。“海兵?海兵是谁?是个女生吗?”“呼……呼……”这次我叫了半天,哥哥还是没有回答。“我问你她是个女生吗?”我不死心地又推了哥哥几下。“不是,哥哥困了,好妹妹,你就让哥哥睡一会儿吧!”韩哲凝趴在桌上迷迷瞪瞪地说道。“你给我把话说完,我就让你睡。”“呼……呼……”哥哥这次是彻底去见周公了。我要用酒瓶把他敲醒吗?┬^┬算了,为避免背上弑兄的罪名,我放弃了这个想法。但无论我怎么推他,怎么摇晃他,他都一点动静没有,更别提让他坐起来了。我大口大口地喝光了桌上剩余的酒,用那个该死的人渣口袋里的钱结了账,最后艰难地把他背到自己的肩膀上,搀着他颤悠悠地向家里走去。--我现在的样子一定狼狈得要命,谁说喝酒可以消愁,现在我更伤心了。┬┬你想想啊,如果是你,得背一个体壮如牛的青年男子走20分钟的路程,你还高兴得起来吗?--嘿咻、嘿咻!我拖~我拖……!怎么我的体力大不如以前了,我惊讶地发现。惨了,不会是因为最近心情不好,每天胡吃海喝的,又长胖了吧!老天,你还嫌我人生悲惨得不够彻底啊!┬┬“啊?!”一声年轻男子的惊叫声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我条件反射性地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原来是军世。“大姐!你在这儿干什么?”“你快帮帮我。”我大喜过望地向他呼救。“大姐,你刚才和这个男人在喝酒吗?--”军世没有上前帮助我,反而颤颤悠悠地伸出手指着我哥哥,一副很恐慌的样子。“你这小孩不要哆哆嗦嗦的,快来帮帮我,遇到你真是太好了。”“……这个男人是谁?”“你还真是奇怪。喂,你不会是一直在我背后跟踪我吧?上次我在电线杆子后面看到的那个小孩是不是也是你一伙的,你指使他们来跟踪我的?”“不是的!”军世着急地大声申辩。“那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关你什么事,你干吗在这里唧唧歪歪地问个不停?”“这是任务。”“你说什么?”“大姐,你以后别再和别的男人在市中心到处转悠了,到时我也帮不了你了。”“越说我越糊涂了,你快老老实实地把一切都告诉我!”我摆出前辈的威严,决定今天一定要严刑逼供到底。“是银圣大哥让我们这么做的。”不用我严刑,军世自动乖乖招了。“你说什么?-O-”“是银圣大哥让我们这么做的。他说这一个礼拜之内,只要在市中心看见了大姐,一律无条件地跟踪。特别是要密切注意你有没有和别的男生在一起。”“你之前为什么没告诉我?”“比起大姐,--银圣大哥更可怕。”“他不只指使了你一个人吧?”我想到了上次和希灿一起逛街时看到的那个鬼鬼祟祟的学生。“嗯,他指挥了所有一年级的学生。”军世点头承认。“所以你们这些家伙一见到我就跟踪?”“大姐您千万不要告诉银圣大哥,否则我死定了。”“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你们这么做的?”“你干吗问得这么仔细?”“你不想说?--^”我扬了扬眉。“从上个礼拜六开始的。”军世见状立刻老老实实地招供。上个礼拜六……就是那天智银圣骗我他在釜山,后来……我威胁他说要和别的男孩子去约会,还说要去见金翰成的那一天?他听我这么说所以就担心了,于是叫了自己所有的后辈来跟踪我。老天,没有见过比他更可爱的家伙了,我说什么他还真信啊!“大姐,你以后不要和别的男孩子在市中心游荡了。”军世很慎重其事地告诉我。“什么别的男孩子呀!这是我哥哥,我的亲哥哥。我疯了吗?要和自己的哥哥约会?”“原来是这样啊!”军世顿时喜笑颜开,松了一口气,“这位大哥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应该见过吧,我哥哥老是在市中心到处乱晃。现在你该知道了,他不是‘别的男孩子’,所以你也可以放心了。喂,我还有一件事想不明白。”“什么?”“是关于智银圣的……”“大姐,您可不可以不要再问我了。”军世苦着一张脸哀求道。“我有没有和别的男孩子见面约会,智银圣他可以自己来找我、问我啊,或者他亲自跟踪我也行,为什么叫你们来跟踪我呢?他最近在忙些什么?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吧?”“不知道~求您不要再问我了,否则我一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告诉你希灿的手机号码怎么样?”我决定威逼不行,就来利诱。“什么?”“我说我告诉你希灿的手机号码~,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嗯?”“我知道希灿大姐家的电话号码和她的手机号码了。”军世回答说。看来我手中的筹码在他眼中没有价值。“喂,你等等,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您还有什么问题,我的朋友还等着我呢。┬┬”军世已经欲哭无泪了,一张脸比苦瓜还要苦。没办法,谁让他碰见了我这个天煞孤星。“智银圣为什么讨厌金翰成?这个你能告诉我吗?”“你是说翰成大哥?”“是的。”“听说是因为海兵大哥。”“海兵大哥是谁?”“好像是翰成大哥的朋友。”“好了好了,你快告诉我后面的故事吧!”军世仿佛不相信似的,大睁着他的眼睛看着我,我敢说,他现在心里一定在说自己上了贼船。“我走了!”看来军世已经不打算继续接受我的压榨,说话的同时,他已经一溜烟地向街口跑去……要不是我身上还压着这个死人骨头,我一定会追上去问个明白。海兵?他到底是什么人呢?不过智银圣既然有心地派了这么多人来跟踪我,让他们向他报告我有没有和别的男生在一起,起码证明他对我的感情没有改变。此时的我,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被人跟踪的愤怒,反而开心得不得了,这样就证明银圣心里还是有我的,他对我的感情并没有冷却。这么想着,我刚才恶劣的心情好转了不少。“走吧~哲凝!我们回家去!”我的心情变好了,脚步顿时也轻松不少。“呼……呼……”哥哥继续趴在我肩头呼呼大睡。“……”这头猪。┬^┬就这样,我把一个比我重30斤,高20公分,身强体壮的20岁男性青年,完好无损地背回了家,我自己都很佩服自己。

晕晕乎乎,晕晕乎乎!怎么周围的天地都在旋转呢?看来我的酒还没有完全醒,呵呵~呵呵。“千穗,你就在这儿等着吧!我去把智银圣给你叫过来,只不过时间花得稍微多一点罢了。”贤城看我还是一副迷迷瞪瞪的样子,体贴地说。“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去。”“呼……我没有时间和你争辩了,银圣说不定已经走了。”“我要和你一起去,我要和你一起去,银圣!哇~,哇~。”我完全是一副无赖的样子。“你又不听话了?”贤城对我皱起了眉头。“我们路上快点开不就行了,好不好?”我像献媚的小狗一样讨好地笑着。“好吧,我载你去,不过你要在这儿等着我取摩托车回来。”知道不可得寸进尺,特别是不怎么买我账的贤城,我乖乖地点了点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你快去快回,快点。”贤城回我以微微一笑,迈着大步走开了。银圣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的生日┬┬……我细细咀嚼着刚才还未来得及消化的消息。我没有搞清楚事情,就乱猜疑他和金晓光之间,我真是差劲。你现在心里一定很受伤吧,银圣?为我去做苦力,你的身体吃得消吗?对不起,银圣,为我对你造成的一切困扰,我要对你说对不起。只要你能回到我身边,银圣,我发誓,我一定会成为你毕生栖息的港湾,如果说我之前对你所说的婚姻还有什么疑虑,希望再考虑一下的话,那么现在,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今生,我是你的新娘!无论你再怎么讨厌我,再怎么蛮不讲理,我都绝不会离开你身边,我会永远唠唠叨叨地跟在你身边,把你烦死!┬┬金贤城这个家伙,怎么还不回来!头好痛……我今天至少喝了10瓶烧酒吧。呵呵~呵呵!我靠在一边的垃圾塑料袋上,让身体稍微好过一点。然后眼泪就不受控制的一滴、一滴地滴在了塑料袋上,也不知是因为身体上的难受,还是因为心理上对银圣的痛惜,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痛,就像上次我得知银圣的身世时的那种心痛。突突……突突……突突……从来没有听过比这更动听的声音,贤城终于开着摩托车过来了。我支撑起软得像一根面条的身体,奋力地跳上了贤城摩托车的后座,我就要见到银圣了,我就要见到银圣了,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能让我坚持下去…………,……“贤城!你看前面!”我们的前方有一辆银色的摩托车正在风驰电掣地行驶着,摩托骑士的身影颀长有力,一身紧身的黑色皮衣在路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好酷啊!OO我不由得看得呆了。糟糕,我又在心猿意马了,我不是已经打定主意今生非银圣不嫁了嘛!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欣赏欣赏何罪之有,即使有了银圣之后我也不会放弃欣赏帅哥的乐趣的,我在心里暗暗念叨。黑衣骑士后面那个一晃一晃的东西是什么?好像是一颗脑袋瓜子,我疑惑地猜测。┬^┬贤城加快了摩托车的车速,渐渐赶上了前面那辆摩托车。是、银、圣,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有……刚才我看见的那颗脑袋瓜子,就是坐在他车后的金晓光。银圣也看见我们了,他只是用不经意的眼神扫了我一眼,然后又看向前方,而金晓光,她仿佛拥有全世界的骄傲似的,搂着智银圣的腰,斜靠在他肩上,正用一种胜利的眼光看着我。他们的摩托车就这样又从我身边越了过去。--“银圣!”我决不容许这样的忽视,急促地出声叫道。可惜转过头来的只有金晓光而已。“银圣!银圣!你等等我,等等我,我有话要对你说。嗯?你听见了吗,银圣?-O-”我的叫声换不来丝毫的回应,只有摩托车后面的排气管传来几声嘹亮的喷气声,仿佛对我的呐喊嗤之以鼻,或者是在嘲笑我的无知,而银圣更是没有任何回头看我的迹象。--绝望、伤心、晕眩,一阵阵奇异恶心的感觉向我袭来,扑腾一声,我一头从贤城的后座上栽了下来,幸亏贤城早已发现我的不对劲,预先减缓了车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银圣……你这个坏蛋……这是我跌下车的第一个念头。┬┬咯~~咯~~!前方的摩托车一个紧急刹车停了下来,随后一个人影急匆匆地向我跑了过来。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最爱的人,┬┬而他后面跟着的……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最讨厌的人。--“银圣~!┬┬”“你喝酒了?--”银圣扶起我的上半身,口气不善地说道。“好久不见了,是吧?┬┬银圣,我们真的好久不见了。┬┬”“不要哭,--你为什么哭了?”银圣皱着眉头看我。“┬┬我太高兴了。呵呵,我太高兴了,能这样和你在一起……我太高兴了。┬┬”此时除了“高兴”,我想不出还能用什么别的词来表达我的情绪。“你这个白痴,高兴怎么还哭了,你怎么哭了……”银圣的声音还是那样波澜不惊。“都是因为你呀,傻瓜,都是因为你……┬┬”“是因为要和我说分手,感到抱歉才哭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用哭了,你该珍惜自己的眼泪的!”银圣低着头,艰难地挤出这样几句话。我真想拿把锤子上前使劲地敲他的头。“-O-你这个傻瓜,你这个白痴!亏你还总是骂我白痴……你为什么会不知道,我像发了疯一样地爱着你,你为什么不知道?难道你都感觉不出来吗?┬┬”我伸手抱住就在我眼前的我的最爱。真好,能这样抱着他真好,我真想就这样抱下去一辈子不放手。“我都知道了,所有的事我都听贤城说了,你这段时间以来避开我的理由,你和金翰成之间的恩怨……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独自承担这一切……”一直静静被我抱着的银圣,突然反手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他紧紧地把我向他怀里揉捏着,仿佛要把我嵌进他的胸膛似的。我的心狂乱地跳个不停,安静地任银圣紧紧地抱在怀里,从没想到生性散漫的自己居然会爱一个人爱到这么深,而这个人就是眼前这个在自己心中充满缺点的家伙。“我以为你喜欢上了那个兔崽子,我以为你也、你也离我而去,你知不知道我几乎发狂,为了你我几乎发狂,小白痴。”银圣几乎是哽咽着说道。我喉头发紧,从没想到自己在他心中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不过,小白痴?--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这小白痴的厉害。“韩千穗,你什么时候和我哥哥分手了?--”一个不识相的女声打破了我们之间的美好魔咒,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是谁了吧。--“┬^┬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哥哥……”“你敢说刚才不是和我哥哥在一起,你们看起来很不错嘛!怎么,小夫妻俩拌嘴了?”金晓光存心让智银圣误会我和金翰成。--如果不是银圣在我旁边,我早一拳头飞舞上去,打得她“群魔乱舞”了。“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哥哥那样的人。”“你刚才明明对我说你们俩在交往的。”金晓光尖声叫道。我真服了这个女人,睁着眼睛说瞎话,亏她长得一副清纯无辜的样子,难怪人家说最毒妇人心,尤其是美丽的女人的心。“-O-你说什么?不要在这里造谣生事。”“韩千穗,你怎么可以这样,朝三暮四地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我还真佩服你。”我真是被这个女人气死了,气得话连都说不出来,怎么会有金晓光这种女人存在于世间。“韩千穗!”刚才一直沉默着的银圣突然开口轻唤我的名字。“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银圣,你千万不要听她瞎说,你不要误会,请你相信我。”我紧张地扯住银圣衣服的前襟。“我对你……”“不是的……这些都是她的诡计。”我打断智银圣接下来的话,拼命地向他解释。“我从来没有主动亲过你对不对?”智银圣不容分说,说完了他刚才的那句话。……?==扑通扑通……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把头靠近一点。”银圣淡声说道。“嗯,嗯?”“我要你把头仰起来。”“才不要,我刚才把眼睛都哭肿了,现在好丑,我不要仰起头。┬┬”我还想在他面前维持自己美美的形象呢。“该死~!”银圣受不了我地低咒了一声。接着,银圣低下自己的头,侧着头贴近我的脸,俯身从下方用他冰凉的嘴唇印上了我的嘴唇……我的上帝,啊~!哇~!我简直忘了呼吸,太完美了,这种感觉太perfect了。老天,他甚至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我的头顶,我会不会成为第一个因为接吻而导致脑充血死亡的人?我越来越喜欢这家伙了。接下来我该怎么做?我还活着吧,没有死于脑充血……我悄悄抬起左眼,俏皮地冲着站在一边的金晓光一眨眼,喀嚓~!-^“啊?银圣你?”限制级的画面在眼前上演,金贤城受不了刺激似的惊叫出声。金贤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什么时候出声不好,偏偏是现在出声。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信息公开,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小子真帅2,酒后真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