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新亚洲彩票app下载 2019-11-23 22:0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新亚洲彩票app下载 > 正文

狼的诱惑

我们的视线瞬时间都被吸引到了身后。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奋力向我这边跳跃式前进。扑通,扑通,扑通~!>_<“哈哈,哈哈,累死我了,姐!^O^-_-和刚才那个身轻如燕向我们这边跑来的人影不同,现在这个小子正在我面前大口大口喘着气……他,他不是我下午在网吧里碰见的那个在桌上睡觉的家伙吗。T^T“咦?般君野!O_O”那小子吃惊地看着我身旁的般君野,看来他们分明是认识的。“哎呀,这不是郑英奇吗?姐姐,你怎么连他也认识?”忆美受不了刺激地大叫出声。我总算看出点眉目了,原来他们之间都是认识的。“这,这,他妈的,这不是郑英奇那个兔崽子嘛!”风车……不,渊一他非常激动地向我们这边跑来,脸上表情狰狞极了。-0--0--0-不要!-0-O_OO_O我被风车蚂蚁来势汹汹的样子吓得不轻,条件反射性地牵起那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男孩的手就跑。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咦!奇怪,我为什么要跑呀?不过这时我们已经跑出好大一段距离了。“你们站住!”回头一看,是追我们追得气喘吁吁的忆美和渊一。我还看见了那个笑得几乎快岔气的般君野,以及吃惊成这样的……-0--0--0-恐怖眉毛,还有那个喝酒喝成半疯子的家伙也跟在我们身后。呜呜,呜呜,一大队人在晚间拉练吗?“他们干什么这样?”我问旁边那个被他们称为郑英奇的奇怪男孩。“姐,你怎么认识般君野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都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的。我一步蹦得老远,然后跑着跑着钻进了一条我平生从未见过的小巷。那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家伙也似乎被我牵着跑出了兴致,始终跟在我身后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直到最后他突然被地面突出的一块石头给绊倒,我们的急行军才告以结束。“啊,好痛噢,……姐,我流血了,我流血了,”“你认识我吗?为什么老是跟着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家伙,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我当然认识姐你,姐你也记得我不是吗?”“-_-我不记得你,我怎么绞尽脑汁地想也想不出来,我不记得你了。T^T”那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男孩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哧溜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刚才的疼痛是假的呀!T^T),着急地连声叫道:“姐,姐,姐。”“你叫我一遍我也能听见-_-^。”真是的,我耳朵也没有毛病。“你怎么认识般君野的?”“他好像是我妹妹的同学。”插图“姐你的妹妹是谁?”“忆美。”“不要~!”只听一声哀嚎。“-_-……”那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男孩一脸严肃,不停地唉声叹气,似乎在很慎重地思考些什么-_-我好想回家喔!T^T我讨厌大晚上的走夜路。T^T“你能把我从这条巷子带出去吗?-_-”“我能,但是我不愿意。^O^”“你说你不愿意?”“是啊,我想和姐一起玩。”“-_-你自己没有朋友吗?”他点头,点头,头点得像打字机一样。奇怪,他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没有朋友。难道说都市里的孩子都不喜欢和长得好看的孩子一起玩-_-“那你就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玩吧。”我劝他。“我想和姐你一起玩。^O^”“-_-你和你的家人一起去玩吧!”我没办法只好又劝他一遍。“我想和姐你一起玩。^O^”“-_-既然你没有朋友,为什么大晚上的还在外面乱逛?还穿着这么奇怪的衣服?”我上下打量着他那和国外电影中常见的燕尾服差不了太远的外套。难道现在城市里都流行这个,是我太老土了吗?“^O^我喜欢夜晚。^O^”“是这样啊!不过我讨厌夜晚-_-你真的不带我回去?-_-”不知道那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男孩是怎么想的,他突然又重新抓住我的手,把我往我们来的方向带去。“你是要带我回去吗?”他点头。^O^奇怪的家伙,不过他做的怪事也不只一件两件了。“……你的名字叫郑英奇?”“嗯,郑、泰、盛,郑、泰、盛。”“啊……那,你是忆美的同学吗?”“一公里是多少米?”“什么?O_O”他是在玩脑筋急转弯吗?“多少米才是一公里,姐?”那个叫郑英奇的家伙以为我没听懂,重又镇静地问了一遍,还体贴地换了一种问法。“-_-好像是1000米。”再和他待下去我非得脑溢血不可。“那我们刚才跳了有一公里对不对,姐?^O^”“好像还没那么远。”我也开始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了,原来疯病真的是会传染的。就在这时……-_-嘣嚓嘣嚓……嚓嚓嚓……嘣嚓嘣嚓……嚓嚓嚓……是他的手机铃声-_-这个叫郑英奇的小子的手机铃声还真够特别。“喂。-0-”“英奇吗~?你在哪儿?我要和你见面!好不好?我有话一定要见面告诉你~!”电话里传出那头尖锐的女高音。“英奇死了。-0-”喀嚓,那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小子,不,应该是英奇,他轻轻地挂上了电话。“你为什么这样接电话……还说自己死了。”我惊诧不已地看着他,嘴巴呈O字形。“姐,你不要和君野手牵着手,O_O不要和君野打啵啵,O_O也不要和君野接吻,O_O更不要和君野睡……”“打住,打住!-_-求你免开尊口!我和君野什么关系也不是。”我欲哭无泪,打断他接下来的自由发挥,“还有,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的事?你为什么要干预我的交友状况?”“因为你是我姐嘛!^_^”“可我们俩昨天才第一次见面啊?!”这点我还是很确定的,要是见过这么帅的男孩我不可能没印象的。“但你是我姐啊。^_^”“这样你也不能干预我呀!-_-”我哭丧着脸。“我在人群中寻寻觅觅了好久,终于才找到了姐你。你对我而言是如此珍贵……”英奇调皮的大眼一眨一眨的,似乎是在开玩笑的话,我却猛然从中感觉到了一股真心,他戏谑的眼神最后也变得正经起来。“郑、泰、盛!>_<”-0-老远处一个看起来像火柴棍似的人影一边狼嚎着一边向我们这边飞快地移动。真的好像火柴棍。比起身体,他的头显得出奇的大,几乎到了成了累赘和负担的程度。恍惚中,他的身影和火柴棍在我视线里重叠起来。“看来你还是逃走比较好-_-”我好心地劝道。虽然被他奇奇怪怪的言行搞得云里雾里,但我也不希望他和风车蚂蚁发生冲突。“那好吧,姐,明天见。^O^”英奇兴冲冲地冲我挥舞着双手,跑走了。他那奇怪的手机铃声,——嘣嚓嘣嚓……嚓嚓嚓……嘣嚓嘣嚓……嚓嚓嚓……也随之消失在夜色之中。“姐!”

“这个家伙是哪儿冒出来的?”有人在窃窃私语。“好像是新来的转学生。”旁边的人回答她。“前面有空位置。”一个同学好心地指点我。“-0-谢谢!”我屁颠屁颠地向教室前面跑去。“嘿嘿,瞧瞧她那副土样。”“嘘,小声点,小心她听见了。”“放心,现在可是逆风~~!”“咯咯咯咯,咯咯咯咯。”他们是在议论我吗?看到我一个人在前排的空座坐下,更多人开始在后面大声议论起我来。“哈哈哈哈,你看看那家伙的头发,乱蓬蓬的,像一团稻草似的。简直像个女疯子!”这能怪我吗?还不是因为刚才我的头发撞到了君野的肩膀上,所以才会弄得如此狼狈!我赶紧快手快脚地重新收拾好自己的头发。“哈哈哈哈,快看快看,她开始梳头发了,她在梳头发。”“哈哈哈哈!”-_-……-_-我呆呆地看着前方的黑板,不知该如何是好,手脚放在哪儿都似乎不对劲。这时,几个人缓缓走近了我身前,在我身上投下一片阴影。是四个男生和三个女生。男孩子们一致地穿着改成萝卜腿模样的校服裤子,-0-女孩子们则身着超短裙,头发长长的,真是美呆了。-0-插图“喂,你校服裙子里藏了什么东西?”其中一个女孩子问道。“什么东西也没有藏啊-_-”我奇怪地说。“哈哈哈哈,她说什么东西也没有藏。”其中一个女孩子好像我说了什么很好笑的话一样,桀桀怪笑着-_-忆美,你在哪里,过来救救姐姐啊!“你的头发是在哪儿弄的?”其中一个男孩子又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在家里弄的呀。-0-”有什么不对吗?我一向是在家里梳头的呀。“她说在家里弄的,嘻嘻嘻嘻!”四个男生,三个女生,仿佛事先约好了似的,很一致地仰天大笑起来-_-原来男孩子也能像女生那样嘻嘻嘻嘻地笑啊,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听着他们如同得了失心疯似的笑声,我觉得头痛!这都是哪儿来的一帮牛鬼蛇神啊,听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嘻嘻嘻嘻……刺耳的笑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仿佛有人拿着两块塑料泡沫在我耳边不停地擦来擦去。没办法,我只好压低声音问坐在我一旁的同桌。我的同桌是一个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长满青春痘的家伙,一照面就给我一个十分淳朴的印象。“他们为什么笑得这么厉害?-0-”我压低声不解地问道。“因为你很好笑嘛-_-^”“我很好笑?-0-”“你家里没有镜子吗?”放学时间一到,我就冲出那几个冲我嘻嘻怪笑一整天的一伙人的包围圈,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忆美的教室奔去……哈哈……哈哈,跑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我到现在还心跳加速,喘得像一头牛似的。“忆美!”“……你先回去吧,姐姐。”忆美根本不正面和我说话。“什么?”“我要和朋友一起走。”“好吧,那么一会儿家里见,忆美,记得早点回来呀。^O^”我竭力忽视忆美的冷淡。她一定还在生我的气。“……嗯。”忆美淡淡地应着。没办法,只能一个人回家了,我拖着无力而有些僵硬的双腿,颓然地走在通往学校正门的路上。我好想哭喔!可是勾构说在学校哭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耶……!唉……!TOT我一口接一口无奈地叹着气。“叭叭~!王子来救困在城堡里的公主了!”“英奇!”“^O^彩麻姐。”是英奇,只见他高坐在一辆红色的摩托车上,兴高采烈地向我挥舞着双手。看到他,我一直强忍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呼的一下倾泻而出,一整天的身心疲惫真是太够了。“彩麻姐!你哭了?你怎么哭了?!”坐在摩托车上的英奇被我吓着了,腾的一下从摩托车上跳下来,跑到我身边。“没有,我不是真的哭,我只是见到你太高兴了,你好神奇喔!”我不想让英奇为我担心,所以转移话题。“我很神奇?O_O为什么这么说?”“呜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这还不够神奇的吗?”T^T“是狸猫小子告诉我的。^O^”英奇很得意地说。“是竹浩呀?!”我诧异了,他们什么时候好到这程度了,平常我想和竹浩正常说几句话都很困难。“嗯,是他!!^O^”“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英奇的注意力被我顺利地转移了,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直往外冒。“彩麻姐,你究竟为什么哭,为什么哭?-0-不要再哭了……我出现在这儿就这么神奇?你不觉得我很帅吗?-0-”英奇摆了一个很酷的pose……“是啊,你好帅,TOT真的好帅。T^T”“那你还哭,彩麻姐。”就在英奇使劲地摇晃着我的肩膀,想阻止我的眼泪的时候-0-(啊啊~!我的头被他摇得好晕啊!)-0-,我突然觉得有丝不对劲,奇怪,周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嗡嗡声,我们学校门口不可能出现蜂群才对啊!-0-我好奇地睁大眼睛,向周围扫视了一圈,才发现已经有不少学生围在我和英奇的周围,像观赏动物园里的猴子般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我们,-_-其中还包括正不断向我们靠近的“嘻嘻党”(就是刚才我们班冲我嘻嘻怪笑的那一伙人)-_-“这些家伙都在干什么,彩麻姐?-_-”“他们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_-”我说了一句废话。“嘻嘻党”中的一个人突然开腔了:“这不是成权工高的郑英奇吗?郑英奇怎么会和这个像土包子一样的家伙在一起呢?”“他真的是郑英奇吗?哇~!好像真的是耶!真是没有想到。可是他怎么会和我们班那个土包子在一起啊!和那个裙子大得可以飘起来的家伙。-0-”另一个女“嘻嘻党”有些惊喜,又有些不相信地说道。英奇突然几个大步,迈到了“嘻嘻党”他们前面。“你……你好,英奇,我们听说过很多关于你的事迹。-0-”“嘻嘻党”中的一个说得。“你们有胆量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什么?-0-”“你说谁是土包子……?”“……-0-,不是,我……”“你想尝尝变成碎片的下场吗……?”“……什么?”“小心管好你自己的嘴,否则我不保证你不会在某一天变成碎片。”英奇……英奇,我吓呆了,-0-……现在的他又像是那天击碎车窗玻璃的那个恐怖的英奇了。他又变身了吗?-0-连周围的空气顿时都变得险恶起来。“嘻嘻党”中块头最大的那个男生终于开口了:“他妈的,你还以为我们怕你不成,你不过就是一个二年级的学生,难道我们三年级的还会怕你,我们是不屑和你出手。我们二年级的后辈就足以搞定你了。别的人先不说,光是君野你就对付不了。喂~!你们谁去把君野叫来,那个小子最喜欢打架了。”老天,现在该怎么办……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不是在开玩笑啊。-0-“我也没有兴趣和你这种比我大一岁的老头子打架。照我看来,能找到和我旗鼓相当的对手打架才更有意思^_^。”说完英奇就笑眯眯地朝那个大块头的肚子挥了一拳。这就是所谓的用兵于谈笑间吧,只见大块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肚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快就被打到了,随后他一屁股歪倒在地上。围在我们周围的“嘻嘻党”无一例外的都被英奇的拳头给吓到了,一个、两个,几个吓破了胆的女生拔腿就往校外跑去,其余几个男生也面如土色,只往后退。“战争开始了。”英奇还是坦然而灿烂地笑着,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这个笑容……在哪儿……我在哪儿见过。该死,现在不是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必须阻止事态向更严重的方向发展。“英奇!!-0-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子。”我拼命地扯住英奇纤细的胳膊,大声叫喊着。“彩麻姐,我不为你出头谁还能为你出头,你不要拦住我。”“我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发生,这不是我所希望的。TOT英奇,我们走吧,快点离开这儿,我们走吧!”“哇~!好漂亮。^_^”-0-……英奇伸手拭去我挂在眼角的泪珠,扔出这么一句话。-0-他说好漂亮?-0-是说我……说我吗?-0-“英奇,我们快点离开这儿吧,快点走。”英奇刚刚开启的嘴唇又重新轻轻闭上了,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睛牢牢锁定在一点。我心中伸起一种非常非常奇怪的感觉,该不会是……“郑英奇,你还真是敢老虎头上拔毛啊!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这洪亮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耳熟,是渊一的。还不只渊一,和他同时一起来的还有六七个二年级的男生。“今天遇见你正好。”“渊一,渊一,你就放了英奇吧,渊一,拜托你不要为难他。”我赶紧跑上前去扯住渊一的衣服,希望心地较为善良的他能被我说动。“彩麻姐……”渊一露出为难的表情看着我。“这次真的不行,彩麻姐。我们迟早是要和郑英奇干一架的,男孩子的问题只能用拳头来解决,你就装做没看见,让我们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要打架,渊一,拜托你了,不要打架,你们就不能和英奇和平相处、和他一起玩吗?不要打架,拜托你们了。”就在我心急如焚想阻止他们的工夫,英奇以一对七,已经和他们干上了。-0-我的天呀,英奇他明明只有一个人,-0-但怎么一个接一个倒下的居然都是渊一的朋友呢?-0-不久,还没有倒下的就只剩下渊一一个人了。“臭小子,今天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渊一勇猛地冲了上去。被英奇逮到的渊一,不到一分钟的工夫,就已经只有趴在地上喘气的份了,恐怖的英奇接连揍了他三拳头。T^T“渊一……你没事吧……T^T……”我蹲在渊一身边担心地问着-_-^早知道之前我就该求英奇快点走了。渊一没能够回答我的话,几丝触目惊心的鲜血从他的口中流了出来。“这下你服不服?-0-”英奇意气风发地站在渊一身前,口中不停喘着粗气。“彩麻姐,我打架是不是很棒?^_^”“英奇!你怎么能这样?我该怎么说你才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忆美的朋友…………”“……可是他们欺负彩麻姐你呀。”“谁说他们欺负我了,他们可是忆美的朋友啊!忆美的朋友怎么会欺负我呢?T^T忆美看到她的朋友被打成这样,不知道会有多伤心,说不定会哭起来。……渊一,你没事吧……!”突然,英奇用极其恐怖的力气抓住了我,一把把我从渊一的身边拖开。“啊,好痛!你干什么,英奇,快放开我!!”“我也需要彩麻姐你的安慰,我也需要……”英奇像个小孩子似的耍赖说道。“你说需要我安慰,你用口说就行了嘛,我当然会帮助你的,T^T不过你先把我的手放开好不好?英奇,拜托你不要动手抓我!!T^T”好痛喔!我愁眉苦脸地看着自己已经被他抓出红印的手腕。英奇没有放手,只是一直把我扯到他的摩托车上,让我坐好之后,他开始发动车子了。“怎么,这样就想走了,郑英奇?你不想见见我的面吗?”不知什么时候,面无表情的君野已经挡在了我们车前,阴翳冷冽的目光仿佛来自地狱的追魂使者。唉~!从安阳来这儿之后,我就没过过一天安稳日子。T0T

“姐姐,你说啊!那个家伙为什么会到我们家来!_<”“因为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他在我们家门口淋雨,所以……”我艰难地解释着。“姐,韩忆美真的是你的亲妹妹吗?一定不是的,你们两个的姓氏都不一样。对不对,你们一定没有血缘关系。”英奇真是奇怪,我是忆美的亲姐姐有这么让人难以接受吗?-_-“你这个兔崽子,我告诉你,忆美是彩麻姐如假包换的亲妹妹。臭小子,你今天来得正好!君野,你快出来,郑英奇那个臭小子来了!”渊一冲动地从门里蹦出来,来到英奇面前。“-0-哇-0-哇~!我一直觉得你很离奇,知不知道。-0-我是说你穿衣服的时候,特别是穿那些需要钻进去的衣服的时候,你是怎么能不把你的脑袋给卡住的?这个问题在我心中憋了许久,我早就想问你了。^O^”英奇把自己的头靠近渊一的脑袋,左瞧右瞧,颇有兴致地研究了起来-_-渊一简直是被他气得口吐白沫-_-不知道我说过没有,我曾经从忆美那儿听说过,渊一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头很大这件事实,因为他身边没有一个敢直言不讳告诉他实情的人。=_=说完上面的那番高谈阔论,也审视够了渊一的超大型脑袋,英奇重新又转过头来面向我。“韩忆美真的是姐你的亲妹妹吗?不是的,对不对?”“她是我亲妹妹。”“……什么?……她真的是??”“嗯,是的,-0-怎么了?”“……真是让人发疯的事实,现实总是残酷的。”“你说什么?”“郑英奇,还不快闭上你那张臭嘴,闭上你的臭嘴!”忆美非常非常大声地叫道。“唉,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该死的,乱七八糟。为什么会是这样,会是这样?……我要回去了,我要回去了。”英奇低头喃喃自语了一堆,精神恍惚地向电梯走去-_-我是忆美的姐姐真的让他如此难以接受?他和忆美到底有什么过节?“英奇!”“姐,我必须先回去整理一下我的情绪才能再出现在你面前,-0-所以在此之前,你千万不能和般君野啵啵,不能和他接吻,更不能和他睡觉喔。-0-还有,这边这个大王你也要小心啊!”“你都在说些什么不着边际的话啊!”我简直要被这个家伙弄疯了,“我再说一遍,般君野和我什么关系也没有!还有,你说的大王是指谁啊?”“就是在姐旁边口吐白沫的那个家伙啊,-_-大头王子,简称大王。哎呀呀,好可怕喔。”就在渊一一边高声咒骂着,一边向英奇所在的电梯狂奔而去的时候,英奇面对着我们微笑地按下了电钮。电梯门适时地关上,把渊一挡在外面,渊一只能对紧闭的电梯门发泄满腔的怒火了。腾腾腾腾……!我的妈呀,渊一居然不死心的改向楼梯口走去,嘴里吐出一连串和死有关的词汇,看来他今天是不追到英奇决不罢休了。英奇可千万千万要小心啰,我在心中暗暗为不怕死的英奇祈祷。O_O现在这儿就只剩下我和忆美两个人了。“姐姐……?”“啊,我要上厕所了!”我以冲锋陷阵的速度向屋里冲去,今天一定要尽量避免和忆美单独在一起。我像兔子一样一蹦三跳地奔向洗手间,想也不想地就伸手推开了紧闭的房门。可是……哇噻~!没想到里面竟有如此风光,我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只见般君野把某个女生推在墙上,背对着我和她抱在一起,不用看也知道他们在火辣辣地热吻。只在电视上见过的镜头在我面前上演,叫我如何不吃惊。-0-我弄出的动静惊动了他们,般君野立刻回过神来,皱着眉头看向我-_-“……有什么事?““没……没什么,-0--0--0-”“把门关上。”“好。O_O”我飞快地把门关上,捂住自己变得烫得不能再烫的脸颊,艰难地支撑着双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满脸的红霞泄露了我的困窘。我的房门是大开着的。“姐姐,你给我解释一下,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0--0-忆美……忆美。”我胆战心惊地看着这个过于强悍的妹妹。“够了,你这招在我面前是行不通的。为什么非要是郑英奇!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努力想撮合你和君野,为了这个目的,我费了多少心思,可姐姐你却……为什么姐姐你非要和郑英奇在一起,为什么非得是他!!”“……-0-说起君野,我倒想起来的,刚才他在洗手间和人接吻的场面真的是很棒。”“你说什么?”“我是说很棒,-0-和我在电视上看到的画面一模一样。”“李达嬉这个死丫头,她以为她到我们家来是干什么的!这个死丫头,我就知道她说跟着我们来玩是不安好心,另有目的的。”忆美一个很帅的转身,颇有气势地冲出了我的房门。一旦从危机里面摆脱出来,我马上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可惜我的门上没有锁),背靠在门上,心跳加速地回想起刚才那个令我面红耳赤的场景。片刻工夫,就听我家外面的客厅里传出忆美那几乎能撕裂人耳膜的怒吼咆哮,不时夹杂着那个可能是叫做达嬉的女生的鬼哭狼嚎-_-我的房门突然被人猛地一下推开,我迅速闪到一边,发现般君野脸色不怎么好的进来了-_-“你好,请问你到我房间里来有什么事?”我很客气地问道。“=_=……你是不是想死。”般君野不理会我的友好,凶狠地说道。“-0-我……这个……”“该死的,真是头疼,都快被她们吵死了。”般君野不耐烦地甩上门,把噪音隔在门外。“-_-像她们这般年龄的孩子,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我认真地解释。君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今年几岁?”“我?我比你们大一岁。”“是啊,你也知道你只比我们大一岁。不过照这么说,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姐姐呢?是不是?你希望我叫你姐姐吗?”君野调侃我地说道。“-_-……”“还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说清楚。你给我听好了。”我点点头-_-看着看着这家伙的脸,我不禁又回想起刚才在洗手间的一幕,立刻满脸绯红。“忆美想让我们两个交往,她在这件事上费了不少心思。但是,我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对你这种单纯得近似无知的女生一点兴趣都没有,更别说想和你交往了,我绝对没有任何想和你发展什么的意思,你明白了,OK?”我点头,不停地点头。-0-“你真是……唉~!我真是要被你弄疯了,你就这么喜欢我?-_-”-_-这个家伙究竟在说些什么-_-“你是不是觉得只要能看见我就心满意足了?-_-^你看你脸都这么红了-_-但是我一看见你就觉得很讨厌,看见你就头疼。你知不知道我背你的第二天,我的腰痛了一整天,直都直不起来,医生说是神经扭伤。你知道腰对我们男人来说多重要吗?总之遇见你就没好事-_-^”“-0-,我……喜欢……你……-0-”由于太过激动,以至于反驳的话都说得不顺畅。“知道,我都知道,-_-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但还是请你克制一下自己,并不是每个人的单恋都能成功的。”-0--0-扔下呆怔在原地的我,那个叫君野的XX施施然地打开门走出我房间,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内。不是的!!我其实是很讨厌你的呀!比较起来,我反而更喜欢风车蚂蚁!T^T呜呜……呜呜!T^T我讨厌这个地方……当天晚上八点,我一个人耷拉着脑袋坐在电视机前。之前忆美对我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疲劳轰炸,在我耳边不停地絮絮叨叨,弄得我到现在整个人都晕头转向、无精打采的。最后忆美总算放弃说教,说要出去喝酒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所以甩上门气势汹汹地走了。可怜的我现在只能精力不济地坐在电视机前,独自打发剩下的时光。哇~!是我最喜欢的动物探秘节目,我精神一振,一扫刚才的沮丧,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0-呵呵呵呵。“让开。”-0--0-“竹浩,你回来了?吃过晚饭了吗?”“-_-”我的小弟弟根本不理会我热切的问候,直接走向录像机,把手中的录像带插了进去。”“啊,是樱桃小丸子啊,姐姐也好喜欢这部动画片喔!^O^”“我才不是因为姐姐喜欢才放这部动画片的呢。”“你最喜欢里面的谁?我最喜欢里面那个圆脸的大叔。”“……”竹浩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电视屏幕上,甩也不甩我的问题。“我可以模仿樱桃小丸子说话喔,可以和她说话的声音一模一样,你要不要听??-0-”我竭力地讨好竹浩。“……”“我是樱桃小丸子-0-我是樱桃小丸子。”“……该死的。”竹浩唰的一下站起身,关掉了电视。“-_——_-要我做东西给你吃吗?”我沮丧着脸问道。“……”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要我接电话吗?”“……”竹浩还是没有理会我。“喂。”“姐!”-_-这个不是英奇的声音,会是谁呢?会是谁?我在脑海中努力搜索着。“我是渊一啊!”“啊,是你啊。-0-”“姐,今天我让你受惊了,因为我和郑英奇那个臭小子,没吓坏你吧?”“没有……没有-_-”他什么时候变得对我这么热情了。“姐……?”“嗯。”“我们明天见。^0^”赫~!-_-“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在外面正式见过,对不对?^O^”“可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啊。”“……是这样的啊?好象确实是这样的……”渊一在电话那头黯然无语。“-0-对不起。”“也是,和头这么大的我在一起,难免不会引人侧目,想想也确实挺让人难堪的。”“…………”多好的孩子啊!“没关系的,我真的没事,什么事也没有。^_^渊一一向是最坚强的,渊一你是最强的!^O^(拜托,不要用这种日本漫画里美少女说话的口气,我快受不了了,和你一点都不合适。)”“渊……渊一。”“我要挂电话了,再见。^_^”“我们见面吧!我是说我们见面。在哪儿见面好呢?你喜欢在哪儿见面?”我管不了太多,只觉得现在不应该伤害如此善良的渊一。…………一直到晚上11点,我的思绪还是围绕着这件事不停打转。我该怎么做呢?答应了明天和渊一见面,难道这就是我的命吗?佛祖啊,佛祖,求求你告诉我,明天我该怎么做。丁冬~!“竹浩,妈妈回来了。”O_O啊,妈妈回来了,我慌慌张张站起身来。“妈妈,妈妈!”竹浩大声叫着扑到了妈妈怀里。“哦哦,我的乖宝贝,妈妈回来晚了,对不起,不过妈妈买冰淇淋回来了喔!^O^”妈妈搂住竹浩,亲了他好几下。“妈妈,姐姐她不做饭给我吃,我的肚子好饿啊!从下午四点钟起,我就什么东西都没有吃了。”竹浩很流畅地说着谎言。-0-,-0-,-0-……“是这样的吗?姐姐她居然不做饭给你吃?那你的二姐呢?”“我一回来就没有见过二姐,不知道她跑哪儿去玩了。”-_——_-……竹浩,我明明有问你吃不吃饭啊!结果可想而知,妈妈果然怒气冲冲地跑到我这边来兴师问罪了。“你在家里,为什么不给弟弟做饭吃,你到底在家里干什么?!”“……”“他可是你弟弟,虽然不是一个父亲,但好歹你们都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不是这样的,妈妈,不是这样的……”“去睡觉吧,明天我就给你找一所学校去,让学校来好好管教管教你。”妈妈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命令道。“是……”我放弃了辩解,既然她已经为我定了罪,再解释又有什么意义呢。委屈的泪水不听话地直往外跑,为了不让它们泛滥成灾,我使劲地紧闭双眼,把头深深埋进枕头,不让更多的悲伤泄露出来。第二天-_-渊一那家伙为什么偏偏选择在成权工高见面呢,那么多可以见面的地方,为什么非要是在成权工高呢!不仅是戴寒在这所学校上学,而且那个成天粘着我的英奇,也是这所学校的。我不怕碰见英奇,但经过上次那件事之后,我不知该如何面对戴寒……唉!为什么偏偏是这儿?T^T不会的,不会这么倒霉的,一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我在心中暗暗祈祷,我们只是在那儿见见面,然后赶快离开。请保佑我,佛祖!请把我从风车蚂蚁手中拯救出来。

风车蚂蚁大声地叫唤着我,和刚才英奇叫我姐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_-风车蚂蚁居然在哭。“你为什么要哭?”“你认识郑英奇那个臭小子吗?!”“不算认识,只是昨天见过一次而已。”“你和那个臭小子走得很近?!T^T”“-_-……”“我问你是不是和那个家伙很亲近!!”“……”30分钟之后,我和渊一、忆美、般君野,还有那个有恐怖眉毛的女孩和之前发疯的那个男生,安静地坐在路边的小吃摊上。不过想要维持这种安静是不可能的。“郑英奇那个兔崽子,只要是和君野有关的事,他都会搀和上一脚,而且还处处和君野作对,这件事我们都知道。”不用我要求,自然会有人告诉我英奇的来龙去脉,这不,忆美就在发表演说了。“是吗……?”我迟疑地问着。“这件事很出名的。从两年前开始,这个家伙和君野不知道对着干了多少次,每次争吵都幼稚得不得了。”忆美伸出拿着酒杯的手,向般君野的脑袋示意了一下。“他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坏人啊。”我想到了他的你那双眼睛,还有那眼神。“姐姐,你走桃花运了,那个臭小子不管怎么说一张脸还是长得不错的,像涂了层面粉一样,今天你还和他牵手了,真是艳福不浅啊!”忆美戏谑地冲我挤了挤眼。先不管他涂的是面粉还是花粉,忆美!拜托你先把那个坐在我对面冲我不停眨眼的风车蚂蚁带走好不好,我在心中无奈地呐喊。“姐姐,你也喝一杯吧。”忆美给我面前的酒杯斟上酒。“不了,我不喝。你也不要再和喝了,忆美,女孩子不该喝太多酒的。”“哈哈哈哈~!女孩子不该喝太多酒的~!忆美~!”那个叫般君野的坏小子一边洋腔走调地模仿我说话,一边笑得夸张。“你不要以为郑英奇那个臭小子是真的看上你,所以就飘飘然了。他只是为了打击我才故意对你这么好的,他这是利用你,如果你相信他,结果受到伤害的只会是你自己。”般君野边说边开开和和玩弄着自己的打火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没有飘飘然。”我否认。“看你刚才那副样子,嘴巴都快笑歪了,还说没有飘飘然,难道真要等到你嘴巴笑得不见了才叫飘飘然?”“我……我什么时候!”我激动得要反驳,可口齿不怎么伶俐的我真不知该如何抵挡般君野的夹枪带棒。“缺德阴损的郑英奇,和稚嫩幼稚的你,真是天生一对,天作之合啊!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喂,你刚才也听见郑英奇手机的铃声了吧?嘣嚓嘣嚓……嚓嚓嚓……嘣嚓嘣嚓……嚓嚓嚓……你要不要也把自己的铃声换成那样啊?够有个性的。”般君野,你这个坏XX。忆美!有人欺负你姐姐了。不过忆美可没有意识到我已经陷入困境中,她和那个恐怖眉毛结成对子,在旁边径自喝得高兴。“你说我稚嫩幼稚是什么意思?”(我终于忍受不住好奇心,向般君野问道)“-_-……”“我问你为什么说我稚嫩幼稚。你自己看起来也不大嘛(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担心地看着般君野的反应)。”“你不是真的不知道才问我的吧?”“当……当然了,我当然知道。=_=”我心虚地低下头。“那你说是什么?”“是我先问你的才对。”“你不说自己也知道,你说是为什么?”般君野不给我任何反击的机会。“是我在问你才对。”我仍在做垂死挣扎。“是啊,但你自己也可以说啊,是为什么?^O^”那个臭小子促狭地看着我,满面春风,似乎觉得刁难我是一件再好玩不过的事。该死的,我最讨厌别人看轻我了,T^T好吧,我要向忆美学习,要想帮自己摆脱困境,最好的方法就是转移话题。“我想喝酒,我早就想尝尝酒精的滋味了。”我几乎是哭着把手伸向摆在我面前的烧酒瓶。没办法,为了实现一个目的,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不是说女孩子不应该喝酒吗?^^”(这家伙有得理不饶人的天性,一句话都不肯放过我。)咕嘟咕嘟。>_<我已经捧着酒瓶开始喝酒了。“-0-,-0-,喂喂,韩忆美,快看你的姐姐!”托般君野这般大叫的福,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我身上。“啊,姐姐,你不是不会喝酒,怎么用瓶子喝起来了?我的老天!”-_——_-……为什么?-_-那应该怎么喝酒啊,我挣扎着要从酒瓶中抬起头,向忆美问个明白。可是,为什么我的头突然好痛,呼……-0-呼-0-一股熔浆似的东西似乎正从我最心底处涌出来。“你醒醒,醒醒啊,姐姐!”“姐,姐,彩麻姐!”我朦胧中听见风车蚂蚁的声音,意识越来越模糊了。他们为什么都在我身边叫这么大声呢……嗯,他们说什么?说要一起去摘荠菜?“……勾构吗?-_-”我隐隐约约觉得身边有个男生。“你说什么,狗狗?”“……勾构吗?”“你要家具干什么?”“我是说狗狗~~!>_<”我生气了,受不了身边这个人居然这么笨。“你的家到了,快点下来。”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新亚洲彩票app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狼的诱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