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新亚洲彩票app下载 2019-11-23 22:0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新亚洲彩票app下载 > 正文

狼的诱惑

第二天早晨七点。“姐姐,姐姐,你起来啊,你起来啊!”“嗯,嗯!=_=”我犹在睡梦中艰难地应了几声,没有要睁开眼睛的打算。“姐姐,姐姐!”“干什么呀?=_ ”我费力地撑开自己的一只眼皮,发现魔音穿脑的来源原来是妹妹忆美。她已经穿好了校服站在我身边,大眼睛里一闪一闪的全是算计的光芒。“你昨天回来的都还顺利吧,是渊一把你背回家的?=_ ”我眼睛半睁半闭地询问。“那姐姐你呢?是君野把你背回家的吧,是不是?是君野背你回来的,嗯?君野他对你说什么了吗?他是不是说很喜欢姐姐你,或者说姐姐你很漂亮,要不就是说要和姐姐你交往?!”忆美兴奋地摇晃着我,在我耳边唧唧喳喳个不停。“=_=……他说要好好教训你一顿。”我实在不忍心一大清早告诉忆美这个悲惨的消息,不过让她有所防备总比一无所知的好。“好好教训我一顿?-_-”忆美愣住了。“是啊。=_=”我再次确认这个噩耗。“-0-,我的老天,-0-,我的老天,我该怎么办,姐姐?”忆美捂着脸,惊恐地在房子里乱转。“韩忆美,你还不去学校吗?”房间外传来妈妈高亢的声音。“谁说我不去了!”忆美没好气地大声回吼道,生龙活虎的根本不像是昨晚还宿醉的人,真是惊人的恢复力。“姐姐,我要去学校了,回来之后我再和你仔细聊,我一定会把君野带回来的,嘿嘿。>_<”忆美不知道突然想到什么,刚才的惊恐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自信满满地在我面前拍着胸脯说道。“不要,忆美,不要把他带回来。”我捂着棉被哀嚎,究竟该怎么说才能让她明白我对那个般君野“一滴滴”意思都没有呢。“我还会把渊一也带回来的,呃呵呵呵呵。”忆美捂着嘴笑得极其得意。“不要~!T^T忆美,算我求你了。”说着我就要爬下床扯住忆美。她真的是我妹妹,而不是撒旦派来折磨我的恶魔?哐铛~!一声巨响,忆美消失在我眼前。难道我今天又要跑到网吧去避难,但是如果碰见那个叫英奇的家伙怎么办?该死的忆美,弄得我有家不能归,今天又得和她玩捉迷藏的游戏。算了,我还是去见芷希吧。打定主意,我轻轻地走出自己的房间,正好碰见妈妈。“妈妈今天有事要出去一下,你自己在家里做饭吃,六点之前一定要回家,不许像昨天那样玩得不知道回来,零用钱还是在抽屉里。不过最好是不要出去玩,实在要出去的话记得把家里的钥匙放在警卫室里。竹浩我已经拜托隔壁大婶,让她帮着照看一下,你不用担心他了。”妈妈一脸冷漠地看着我说。“妈妈,昨天你给我的钱我还没用,不用再给我零用钱了,我还有。”我急着说。妈妈没有理会我的话,急匆匆地走出了家门。呼……既然今天起来的这么早,就帮妈妈收拾打扫一下吧。我的房间、忆美的房间、起居室、洗手间,所有的地方我都来了个大扫除,我拖、我扫、我擦……最后只剩下竹浩的房间了。咯……吱……我轻轻推开了竹浩的房间,看见了还睡在床上的小弟弟。^O^呵呵,真是可爱,^O^一个冬天让他的小脸上长了不少肉,粉嫩粉嫩的小脸,更像一只肥嘟嘟的小狸猫了,^O^小狸猫。“干什么?=_=”“啊,竹浩,你醒了,要起床吗?”“该死的。”“-0-。”竹浩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一脸嫌恶的表情,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跳下床,穿衣、洗漱,最后头也不回地甩上门离开家-_-“我在隔壁邻居家,你不要来找我。”“饭……你不吃了饭再去……”哐~!!-_-……,门被甩上了-_-……,我还是去洗衣服吧。今天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做呢,要做饭给自己吃,还得整理一下自己的行李,最重要的是,-_-我得逃出家门,赶在忆美回来之前和芷希见面。嘤嘤……呜呜……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今天我的任务也完成得差不多了。时针指向了十二点半,我拿着一块抹布在地上来回擦着,大功就快告成了,我离气绝也只差一口气。没擦过地板的人绝对想不出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该是时候给芷希打电话了,我站起身,一边捶着自己已经弯得直不起来的腰,一边向电话机走去。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在我手伸向电话机之前,电话突然猛烈地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我……我该接吗?“喂?”我底气不足地在电话里问道,心里直打鼓,万一对方问我我是谁,我该怎么回答。“请叫彩麻接电话!-0-”一个男生在电话里理直气壮地说道。“……请问您是谁?-_-”“你又是谁?”对方反问。“我就是彩麻,你是谁?是勾构吗?”我突然想到会给我家打电话找我的男生只有勾构,所以我惊喜地猜测道。“勾构是谁?”“你不是吗?那你是谁?”“哈罗,我是英奇呀。>_<”“嗯?英奇?!”我哭,又是那个奇怪小子。“我们一起去吃冰淇淋吧!”“冰淇淋?我家里就有,我为什么要出去吃。”“去嘛!去嘛!去嘛!^O^”“不要。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电话号码的,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一会儿就骑摩托车来接你,你在家等着我,哪儿也不要去!”“什么?!不要。”“请你倒计时!500秒!开始!”喀嚓,嘟……嘟……-_-……他该不会连我家在哪儿都知道吧??不要啊,千万不要,他绝对不可能知道的……不对,他知道我的名字,连我家的电话号码都知道,没有道理不知道我家的地址的。不行,我绝对不能被他逮住。打定主意,我火速给芷希打电话。“喂?”芷希在电话那头用仿佛耳语似的声音接了电话。“你在学校吗?我是彩麻。”“啊,是彩麻啊,我们这儿第四节课马上就要结束了,今天我们能见面吗?昨天你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昨天,O_O昨天……”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昨天的经历。“我们一点钟在你家门口的车站见面,怎么样?”“好的!^O^”我随手拿起一件外套穿上,锁上门,兴冲冲地往外跑去。虽然我心中对那个叫英奇的家伙还有一丝牵挂,但他真是古怪得叫我有点害怕,叮~~!电梯来了。我盯着电梯里面的提示板,看它飞快地往楼下降去,6……5……4……3……2……1……叮~~!呼啦……啦!-0--0--0--0-门一开,几个我极不愿在见到的人如变魔术般的出现在我面前。他们是面无表情地站着的君野、忆美,还有渊一-_-反应有些迟钝的我今天才特别注意到,般君野那个家伙其实长得还是蛮帅的,虽然我打心底不愿承认。他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衬托得他那对深邃沉静得不见底的眼睛更形摄人,他比戴寒还要适合黑色,-0--0-般君野的脸形比忆美还小,配上线条优美的下巴,全部头发往上梳起,略显凌乱地竖在头上,闲适中带着洒脱。我不是一个见色起心,只看外表的女人,但不能否认,在这一瞬间,我愣怔住了,为了他那出众的外貌。-0-一个适合黑色风衣的男人,般、翼、帆。如果他的性格不是那么讨人厌,也许我真的能够和他成为好朋友。“姐姐,你要去哪儿啊?”“我?我……我……我要出去买豆芽。”“豆芽?为什么要买豆芽?”说谎话是坏孩子才做的事情,是坏孩子才做的事情,我又犯错误了,……“姐,我也来了。^O^”渊一笑眯眯的对我说道。“啊,你也来了,很高兴见到你。”“让开,你挡着我们不能上电梯了-_-^”不用看我也知道说这话的是般君野。“对不起,忆美,我会晚一点回来。”“姐姐,你买完豆芽菜,和我们一起去卡拉OK怎么样?我们今天可是特意回来找你一起去的。”“对不起,待会儿之后我还要去见芷希,我今天和她约好了。”“姐姐~!”忆美不依不饶把手伸向我的时候,我已经不要命地跑出了公寓。我的妹妹忆美,我那速度奇快的妹妹忆美,想到她我只有流泪的份儿,不行,今天我绝对不能被她抓住。我几乎是脚不点地的,像轻盈的羽毛那样飘出了我们这个公寓区。就在我发足狂奔之时,一辆红色的摩托车从我身边嗖地一下窜了过去。那个坐在摩托车上径自笑得开怀,一头浅色的头发在风中飞扬的家伙,正是拥有“嘣嚓嘣嚓……嚓嚓嚓”这种奇异手机铃声的怪人,-_-郑英奇。=_ 万幸,由于他只顾兴高采烈地盯着前方,没有看到一旁的我。我狠狠心,残忍地装作没看见,继续马不停蹄地向公共汽车站跑去。只听见在我后方传来忆美那杀鸡似的尖叫声:“郑英奇,该死的,你到这儿来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

“姐姐,你说啊!那个家伙为什么会到我们家来!_<”“因为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他在我们家门口淋雨,所以……”我艰难地解释着。“姐,韩忆美真的是你的亲妹妹吗?一定不是的,你们两个的姓氏都不一样。对不对,你们一定没有血缘关系。”英奇真是奇怪,我是忆美的亲姐姐有这么让人难以接受吗?-_-“你这个兔崽子,我告诉你,忆美是彩麻姐如假包换的亲妹妹。臭小子,你今天来得正好!君野,你快出来,郑英奇那个臭小子来了!”渊一冲动地从门里蹦出来,来到英奇面前。“-0-哇-0-哇~!我一直觉得你很离奇,知不知道。-0-我是说你穿衣服的时候,特别是穿那些需要钻进去的衣服的时候,你是怎么能不把你的脑袋给卡住的?这个问题在我心中憋了许久,我早就想问你了。^O^”英奇把自己的头靠近渊一的脑袋,左瞧右瞧,颇有兴致地研究了起来-_-渊一简直是被他气得口吐白沫-_-不知道我说过没有,我曾经从忆美那儿听说过,渊一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头很大这件事实,因为他身边没有一个敢直言不讳告诉他实情的人。=_=说完上面的那番高谈阔论,也审视够了渊一的超大型脑袋,英奇重新又转过头来面向我。“韩忆美真的是姐你的亲妹妹吗?不是的,对不对?”“她是我亲妹妹。”“……什么?……她真的是??”“嗯,是的,-0-怎么了?”“……真是让人发疯的事实,现实总是残酷的。”“你说什么?”“郑英奇,还不快闭上你那张臭嘴,闭上你的臭嘴!”忆美非常非常大声地叫道。“唉,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该死的,乱七八糟。为什么会是这样,会是这样?……我要回去了,我要回去了。”英奇低头喃喃自语了一堆,精神恍惚地向电梯走去-_-我是忆美的姐姐真的让他如此难以接受?他和忆美到底有什么过节?“英奇!”“姐,我必须先回去整理一下我的情绪才能再出现在你面前,-0-所以在此之前,你千万不能和般君野啵啵,不能和他接吻,更不能和他睡觉喔。-0-还有,这边这个大王你也要小心啊!”“你都在说些什么不着边际的话啊!”我简直要被这个家伙弄疯了,“我再说一遍,般君野和我什么关系也没有!还有,你说的大王是指谁啊?”“就是在姐旁边口吐白沫的那个家伙啊,-_-大头王子,简称大王。哎呀呀,好可怕喔。”就在渊一一边高声咒骂着,一边向英奇所在的电梯狂奔而去的时候,英奇面对着我们微笑地按下了电钮。电梯门适时地关上,把渊一挡在外面,渊一只能对紧闭的电梯门发泄满腔的怒火了。腾腾腾腾……!我的妈呀,渊一居然不死心的改向楼梯口走去,嘴里吐出一连串和死有关的词汇,看来他今天是不追到英奇决不罢休了。英奇可千万千万要小心啰,我在心中暗暗为不怕死的英奇祈祷。O_O现在这儿就只剩下我和忆美两个人了。“姐姐……?”“啊,我要上厕所了!”我以冲锋陷阵的速度向屋里冲去,今天一定要尽量避免和忆美单独在一起。我像兔子一样一蹦三跳地奔向洗手间,想也不想地就伸手推开了紧闭的房门。可是……哇噻~!没想到里面竟有如此风光,我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只见般君野把某个女生推在墙上,背对着我和她抱在一起,不用看也知道他们在火辣辣地热吻。只在电视上见过的镜头在我面前上演,叫我如何不吃惊。-0-我弄出的动静惊动了他们,般君野立刻回过神来,皱着眉头看向我-_-“……有什么事?““没……没什么,-0--0--0-”“把门关上。”“好。O_O”我飞快地把门关上,捂住自己变得烫得不能再烫的脸颊,艰难地支撑着双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满脸的红霞泄露了我的困窘。我的房门是大开着的。“姐姐,你给我解释一下,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0--0-忆美……忆美。”我胆战心惊地看着这个过于强悍的妹妹。“够了,你这招在我面前是行不通的。为什么非要是郑英奇!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努力想撮合你和君野,为了这个目的,我费了多少心思,可姐姐你却……为什么姐姐你非要和郑英奇在一起,为什么非得是他!!”“……-0-说起君野,我倒想起来的,刚才他在洗手间和人接吻的场面真的是很棒。”“你说什么?”“我是说很棒,-0-和我在电视上看到的画面一模一样。”“李达嬉这个死丫头,她以为她到我们家来是干什么的!这个死丫头,我就知道她说跟着我们来玩是不安好心,另有目的的。”忆美一个很帅的转身,颇有气势地冲出了我的房门。一旦从危机里面摆脱出来,我马上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可惜我的门上没有锁),背靠在门上,心跳加速地回想起刚才那个令我面红耳赤的场景。片刻工夫,就听我家外面的客厅里传出忆美那几乎能撕裂人耳膜的怒吼咆哮,不时夹杂着那个可能是叫做达嬉的女生的鬼哭狼嚎-_-我的房门突然被人猛地一下推开,我迅速闪到一边,发现般君野脸色不怎么好的进来了-_-“你好,请问你到我房间里来有什么事?”我很客气地问道。“=_=……你是不是想死。”般君野不理会我的友好,凶狠地说道。“-0-我……这个……”“该死的,真是头疼,都快被她们吵死了。”般君野不耐烦地甩上门,把噪音隔在门外。“-_-像她们这般年龄的孩子,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我认真地解释。君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今年几岁?”“我?我比你们大一岁。”“是啊,你也知道你只比我们大一岁。不过照这么说,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姐姐呢?是不是?你希望我叫你姐姐吗?”君野调侃我地说道。“-_-……”“还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说清楚。你给我听好了。”我点点头-_-看着看着这家伙的脸,我不禁又回想起刚才在洗手间的一幕,立刻满脸绯红。“忆美想让我们两个交往,她在这件事上费了不少心思。但是,我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对你这种单纯得近似无知的女生一点兴趣都没有,更别说想和你交往了,我绝对没有任何想和你发展什么的意思,你明白了,OK?”我点头,不停地点头。-0-“你真是……唉~!我真是要被你弄疯了,你就这么喜欢我?-_-”-_-这个家伙究竟在说些什么-_-“你是不是觉得只要能看见我就心满意足了?-_-^你看你脸都这么红了-_-但是我一看见你就觉得很讨厌,看见你就头疼。你知不知道我背你的第二天,我的腰痛了一整天,直都直不起来,医生说是神经扭伤。你知道腰对我们男人来说多重要吗?总之遇见你就没好事-_-^”“-0-,我……喜欢……你……-0-”由于太过激动,以至于反驳的话都说得不顺畅。“知道,我都知道,-_-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但还是请你克制一下自己,并不是每个人的单恋都能成功的。”-0--0-扔下呆怔在原地的我,那个叫君野的XX施施然地打开门走出我房间,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内。不是的!!我其实是很讨厌你的呀!比较起来,我反而更喜欢风车蚂蚁!T^T呜呜……呜呜!T^T我讨厌这个地方……当天晚上八点,我一个人耷拉着脑袋坐在电视机前。之前忆美对我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疲劳轰炸,在我耳边不停地絮絮叨叨,弄得我到现在整个人都晕头转向、无精打采的。最后忆美总算放弃说教,说要出去喝酒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所以甩上门气势汹汹地走了。可怜的我现在只能精力不济地坐在电视机前,独自打发剩下的时光。哇~!是我最喜欢的动物探秘节目,我精神一振,一扫刚才的沮丧,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0-呵呵呵呵。“让开。”-0--0-“竹浩,你回来了?吃过晚饭了吗?”“-_-”我的小弟弟根本不理会我热切的问候,直接走向录像机,把手中的录像带插了进去。”“啊,是樱桃小丸子啊,姐姐也好喜欢这部动画片喔!^O^”“我才不是因为姐姐喜欢才放这部动画片的呢。”“你最喜欢里面的谁?我最喜欢里面那个圆脸的大叔。”“……”竹浩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电视屏幕上,甩也不甩我的问题。“我可以模仿樱桃小丸子说话喔,可以和她说话的声音一模一样,你要不要听??-0-”我竭力地讨好竹浩。“……”“我是樱桃小丸子-0-我是樱桃小丸子。”“……该死的。”竹浩唰的一下站起身,关掉了电视。“-_——_-要我做东西给你吃吗?”我沮丧着脸问道。“……”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要我接电话吗?”“……”竹浩还是没有理会我。“喂。”“姐!”-_-这个不是英奇的声音,会是谁呢?会是谁?我在脑海中努力搜索着。“我是渊一啊!”“啊,是你啊。-0-”“姐,今天我让你受惊了,因为我和郑英奇那个臭小子,没吓坏你吧?”“没有……没有-_-”他什么时候变得对我这么热情了。“姐……?”“嗯。”“我们明天见。^0^”赫~!-_-“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在外面正式见过,对不对?^O^”“可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啊。”“……是这样的啊?好象确实是这样的……”渊一在电话那头黯然无语。“-0-对不起。”“也是,和头这么大的我在一起,难免不会引人侧目,想想也确实挺让人难堪的。”“…………”多好的孩子啊!“没关系的,我真的没事,什么事也没有。^_^渊一一向是最坚强的,渊一你是最强的!^O^(拜托,不要用这种日本漫画里美少女说话的口气,我快受不了了,和你一点都不合适。)”“渊……渊一。”“我要挂电话了,再见。^_^”“我们见面吧!我是说我们见面。在哪儿见面好呢?你喜欢在哪儿见面?”我管不了太多,只觉得现在不应该伤害如此善良的渊一。…………一直到晚上11点,我的思绪还是围绕着这件事不停打转。我该怎么做呢?答应了明天和渊一见面,难道这就是我的命吗?佛祖啊,佛祖,求求你告诉我,明天我该怎么做。丁冬~!“竹浩,妈妈回来了。”O_O啊,妈妈回来了,我慌慌张张站起身来。“妈妈,妈妈!”竹浩大声叫着扑到了妈妈怀里。“哦哦,我的乖宝贝,妈妈回来晚了,对不起,不过妈妈买冰淇淋回来了喔!^O^”妈妈搂住竹浩,亲了他好几下。“妈妈,姐姐她不做饭给我吃,我的肚子好饿啊!从下午四点钟起,我就什么东西都没有吃了。”竹浩很流畅地说着谎言。-0-,-0-,-0-……“是这样的吗?姐姐她居然不做饭给你吃?那你的二姐呢?”“我一回来就没有见过二姐,不知道她跑哪儿去玩了。”-_——_-……竹浩,我明明有问你吃不吃饭啊!结果可想而知,妈妈果然怒气冲冲地跑到我这边来兴师问罪了。“你在家里,为什么不给弟弟做饭吃,你到底在家里干什么?!”“……”“他可是你弟弟,虽然不是一个父亲,但好歹你们都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不是这样的,妈妈,不是这样的……”“去睡觉吧,明天我就给你找一所学校去,让学校来好好管教管教你。”妈妈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命令道。“是……”我放弃了辩解,既然她已经为我定了罪,再解释又有什么意义呢。委屈的泪水不听话地直往外跑,为了不让它们泛滥成灾,我使劲地紧闭双眼,把头深深埋进枕头,不让更多的悲伤泄露出来。第二天-_-渊一那家伙为什么偏偏选择在成权工高见面呢,那么多可以见面的地方,为什么非要是在成权工高呢!不仅是戴寒在这所学校上学,而且那个成天粘着我的英奇,也是这所学校的。我不怕碰见英奇,但经过上次那件事之后,我不知该如何面对戴寒……唉!为什么偏偏是这儿?T^T不会的,不会这么倒霉的,一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我在心中暗暗祈祷,我们只是在那儿见见面,然后赶快离开。请保佑我,佛祖!请把我从风车蚂蚁手中拯救出来。

只见忆美怒气冲冲地走到我和英奇的身边,一把打掉我放在英奇肩膀上的手。“你在干什么,姐姐,你和郑英奇在我们家门口干什么!”“……忆美。”“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姐姐,你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忆美的脸由于生气而涨得通红,声音前所未有的响亮。“不要这样,忆美,你不要对英奇有偏见……”“喂,郑英奇,你到底为什么要成天缠着我姐姐?!你给我说清楚,你这个流氓!”“韩忆美!”“我说了要你不要这样了,不要这样对待英奇!!”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生忆美的气……真的是第一次。无视忆美满脸的震惊和不相信,同时也为了避开她投注过来的愤怒的眼神,我牵着英奇的手,大步向电梯走去。“函……彩麻姐!-0-”身后传来渊一呼唤我的声音,但此刻我心中只有可怜的英奇,所以还是拉着英奇的手,丝毫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视线不经意和正杵在电梯口的君野相接,他的眼睛讳莫若深,我从中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君野缓缓放低自己的视线,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紧握着英奇手腕的手上,我的心没来由地一紧,更加握紧了英奇的手,乘上了电梯。在我家的住宅区前面。“……英奇,其实忆美她并不坏……”“^_^我要走了。”英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副愉快的笑脸。“什么?你说你要走了?刚才你不是有话要告诉我吗?”“明天我给你电话!对了,还有,彩麻姐,你一定不要让般君野接近你,他只能出现在你方圆500米以外!要是我再看见你和般君野那个臭小子在一起,那个时候就不仅仅是打碎窗户玻璃那么简单了,我一定会打得他脑袋开花!”“-0-啊!英奇……你的手……?”“这个,小case!彩麻姐,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啊!”“英奇,你等等,你给我把事情说清楚。”可英奇那小子比泥鳅还滑,他伸出那只还缠着绷带的手,笑嘻嘻地朝我挥了几下,然后就一蹦一跳地跑远了。“英奇!”“对了,彩麻姐,你转告那个狸猫小子,说他无法无天、蛮横霸道的脾性深得我心!我明天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我愣怔地看着英奇渐渐远去的背影。初次在网吧遇见的那个浑头浑脑、有点迷糊的英奇;盛怒之下一拳击碎车窗玻璃的那个有点恐怖的英奇;刚才依靠在我肩膀上伤心哭泣的英奇;还有现在喜笑颜开满心欢喜跑远的英奇,究竟那个才是他的真面目呢。英奇他……到底是谁,他和我之间真的存在着某种联系吗?为什么当他依靠在我肩上哭泣的那一瞬间,我会有一种想拥他入怀的冲动呢!我甚至愿意为他的眼泪做任何事,只求他能不要再如此难过。我对戴寒都从没有过这种感觉,为人心疼的这种感觉,难道我真的是……不会的,我赶紧摇晃了一下自己微微有些发红的脸,甩开莫名的思绪,向家里走去。家里的空气前所未有的寒冷,真的是“寒流”来袭了。“忆美,对不起,刚才姐姐太……”本来坐在起居室沙发上的忆美突地一下站起身来,走向玄关的鞋架,同时嗓音尖锐地喊道:“君野,渊一,晢民,我们出去!”“忆美,刚才是因为英奇他哭了,所以我才……,他真的非常难过……”“你们还不快点出来,我先出去了,在外面等你们。”哐!!忆美暴虐地甩上门走了出去。接下来只见君野、渊一,还有那个被唤作晢民的家伙陆续从忆美的房间里出来。“渊一,忆美她真的很生气吗?”“是的,彩麻姐,忆美她这次好像真的很生气喔!TOT”“天啊,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做忆美才不会再生气。忆美她每次生气的时间长吗?”“很长很长,彩麻姐,刚才你为什么和郑英奇……”“喂,他妈的,刘渊一,没时间了,还在这儿闲扯。”-0--0-哎哟!我的妈呀,吓死我了,敢情这般君野练过狮子吼的工夫,他一脸不耐烦地冲着本还想和我说几句的渊一狂吼几句,可怜的渊一,只能一脸哭相的被狂暴的君野牵出了家门,身后留下“哐哐”的甩门声-_-我浑身瘫软地坐在家里的地板上。老天,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惩罚我,-_-还有,-_-我几乎是毫无意识地看着在我周围跳来跳去、嘴巴里大喊大叫个不停的竹浩,几滴泪珠不受控制地滴了下来。“绑架犯!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就是为了把我家的东西偷光才住到我家里来的?!现在你的阴谋已经全部败露了。坏蛋,大坏蛋!”叫得非常起劲的竹浩。“……”哭得天地变色的彩麻。那天晚上,无论我如何说好话,忆美的房门还是锁得牢牢的,仿佛这根本就是一个做摆设的门一样-_-第二天早晨,我和忆美并排站在家里的鞋架跟前。“我走了!!”哐!忆美扔下我跑出了家门-_-“我……我也走了。=0=(昨天晚上由于竹浩状告绑架事件,我又被妈妈好好教训了一顿,今天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我急急忙忙也追了出去。妈妈没有应声,可能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我的气吧-_-我愁眉苦脸地冲出了家门。-0-不过,校服好漂亮,-0-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新校服,这才让我沮丧到极点的心情好过一点。“忆美,等我一起走!等等我!-0-姐姐不知道怎么去学校!”我气喘如牛地跟在忆美身后跑,但是忆美比我抢先一步跨进了电梯,在我眼前毫不留情地按下了往下键,留下我一个人凄凄惨惨地站在电梯门口。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去学校啊!-0-惨了,事情大条了。

第二天在学校。=_=昨天晚上,忆美和英奇聊到很晚才从医院回来,今天又一大早爬起来不知所踪。看她昨晚回来神秘兮兮的表情,不知在做什么。-0-没办法,我只能丁零哐铛一个人去上学了。自从英奇的事之后,竹浩经常跑到我房间里来,姐姐长姐姐短的叫个不停。他终于叫我姐姐了,T0T感动啊!!!-场景重演—“姐姐!帮我借录像带!!”“T0T好的!竹浩,你想看什么?!”第一次听他叫姐姐,我感动得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我想他现在让我帮他借三级片我也会帮他借的-_--重演结束—刚下车,老远就看到了戴着值日标志的君野和慧箐-_-“早上好!^O^”我极不自然地招呼了一声,侧过身子就想往校门里滑。“学姐,你几天没到学校来了?”慧箐高声招呼着。-0-“啊,……我是三年级三班十三号……”“够了,快走吧!”君野用力地推了我一下-,-“喂,般君野,校规就是校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遵纪守法了!!”“我们是值日生就更不能违反纪律了!你要是包庇这个学姐,别的人该怎么想,他们不抗议才怪。”“别废话,有什么事让他们来找我好了。郑彩麻,快进去!”这可任何是好,他们两人就站在我前面开始对决,两个人都气冲斗牛,互不相让。-0-“般君野!你今天当真要做得这么绝?!”“废话多。”“你说什么……”“废话多……”君野很干脆地又重复了一遍。“……你今天说话想一口气把人憋死对不对……”慧箐的嗓音越来越尖锐,刺得人耳膜生痛。“你刚才还不是包庇了几个一年级的学生?郑彩麻,傻愣着干吗,还不快进去,马上打铃了。”“般君野,你好、你好啊!”慧箐用手指指着君野,喘气都喘不匀了。“喂,彩麻,你说你老公好不好啊??”君野居然厚着脸皮侧过头来问我-_——_-我到底是在这儿干嘛啊!-_-“我是三年级三班十三号,慧箐。^^我先走了,君野,一会儿再下来找你。”我赶快飞也似的逃离那个地方,-0-只听见身后传来他们响得像打雷的吵架声,整个校园里都可以听到了。“喂!般君野,兔崽子,不要这么不知道羞耻好不好。学校是你打情骂俏的地方吗?!知不知道我刚才鸡皮疙瘩落一地。”“你居然有胆骂我兔崽子,嫌命长了是不是?!我就是要打情骂俏,就是要你起鸡皮疙瘩,你管得着吗?”“你还是不是人,是人怎么会做出这种没皮没脸的事情。”“你怎么还不转学?!?”“我为什么要转学!!!”-_-不知怎么搞的,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却让我觉得异常般配。一簇小小的火苗在我心中一角熊熊燃烧。-0-熬过了上课时间,我趁课间休息跑到洗手间偷偷摸摸地给英奇打电话。我这么做不为别的,完全是被我那群可怕的“嘻嘻朋友”们逼出来的-_-“姐姐!!”电话里传来英奇响亮的叫声,终于又听到他叫我姐姐了。^0^“英奇!!”说时迟那时快,洗手间外突然传来朋友们熟悉的声音。“郑彩麻!-0-你这个丫头!!-0-你是不是在躲着我们和郑英奇打电话啊!!-0-”-_-……T0T她们什么耳朵啊!这种人才不去情报局可惜了。“(用非常低的声音-_-)英奇,明天你出院之后我带你去见奶奶。-0-”“奶奶??O.O”“(还是细若蚊蝇的嗓音-_-)奶奶,我们的亲奶奶,她现在住在果川。高兴不高兴,英奇?-0-姐姐特意帮你打听到的。”“……奶奶……奶奶她不是很讨厌我吗?^^”“没有的事,你在瞎想什么呢!!英奇!!-0-不要乱操心!”哐哐!!-0-哐哐!!是踹门的声音,-0-外面的“嘻嘻朋友”们有粉碎这扇洗手间大门的欲望。我头大!!-_-“喂,臭丫头!-0-你还不快给我们出来!!!郑彩麻,不要挂电话,让我和英奇说一会儿话!!-0-”“英奇,T0T姐姐一会儿再给你打电话,T0T我们医院见。”“是谁啊?O.O姐姐,有人找你麻烦吗?O.O”“不是的,T^T一会儿见。T^T”我该怎么解释才能让他明白我被堵在洗手间的惨状。“有人欺负你,打你吗?”“我说了不是了。T_T”挂断了电话……“嘻嘻朋友”们的花拳秀腿在我背上狂捶了一顿,直到第二节课我还直不起腰来。该去找君野了,想到这,我顾不得疼痛,急急忙忙朝他班上跑去-_-可爱的慧箐仿佛早已预见到我会过来,像个门神似的把守在后门,用力瞪着她的大眼看我。“慧箐,能帮我叫一下君野吗?^^”“学姐,你又开始和君野交往了吗?”“嗯。^O^”“我们学校有不少人还不知道你和君野的关系呢,不仅如此,君野在别的学校的朋友也不清楚你们俩的关系。”“嗯。^O^”我微笑着看着慧箐,静待下文。“这个周六我们这帮人有个聚会,学姐你也会出席吧?^O^”“嗯……?”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支持我和君野了。慧箐笑得贼兮兮的。“君野应该趁这个机会把你介绍给朋友们啊!^^啊,对了,记得穿便装,不要穿校服。^O^”“嗯……”“我们到时会去喝酒的,穿什么学姐你看着办吧,只要不太寒碜就行。^_^我们君野可是一向最讲派头的。”“……”这时,上次见过的那几个给渊一写信的一年级小女生又过来了,这次也毫无例外的,其中一个人的手上捧着一封信。真受不了这些小女生。-0-“我去帮你叫君野。^0^”慧箐嗖的一下闪人。她进教室没一会儿君野就出来了。君野一照面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啊!来得正好,我正想告诉你呢,我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嗯?什么行李?”我听得一头雾水。“准备搬到郑英奇家去的行李啊。”“你真是疯了!-0-我说了这是不行的,君野!”“^-^那你也不要去。”“……你还是对英奇怀有敌意吗?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可是英奇的亲姐姐。T_T”“……?噢!哆来咪姐妹们来了!!”君野斜着眼就瞟到了那几个一年级的小女生,伤人的话脱口而出-_-那几个可怜的小女生立刻吓得肝胆俱裂,用惊恐的表情看着君野。“今天是你们‘哆来咪’中的‘来’捧着信过来了啊,-_-^你好啊,‘来’-_-”其中一个小女生受不了这份刺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扭头飞奔而走。人的嘴巴能有多毒我算是领教到了,此时的君野和我那个爱耍小心眼的弟弟竹浩别无二致,真是一个小气得彻头彻尾的小鬼。渊一要是知道了这事决不会轻饶他-_-放学了,君野嘟嚷着和朋友有约,一转眼的功夫就跑得不见人影,剩下我和忆美两个人去英奇的医院。“姐姐,英奇……我觉得他好像喜欢姐姐你。”“嗯……?嗯。^0^”这还用说,英奇可是我最亲爱的弟弟啊!“他好像喜欢姐姐……^-^……”忆美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废话。“是啊,我也喜欢英奇,也喜欢你。^0^”“……不是……我不是说这种喜欢……”“嗯……?”忆美的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算了,没什么。姐姐,听说你要搬到英奇家去住?”“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惟恐忆美误会我喜欢英奇多于她,所以急急忙忙想要解释,“我是想……”“没关系的,……反正英奇现在一个人住,姐姐搬过去也没什么不对。我帮你说服妈妈,不用担心。”“忆美……O.O”“不过我要强调的是,我可应该一直是姐姐心中最重要的妹妹喔!”“忆美……T0T”我感动地紧紧搂住妹妹的肩膀,姐妹俩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医院走去。忆美的手机突然不识趣地叫了起来,“喂!……嗯,刘慧箐?干什么,……我?我现在正要去医院。不用了,你们喝吧。……什么,-_-你说君野也在?他妈的,你们现在在哪儿?!-0-”-_-^……-_-……忆美,好女孩是不应该骂粗话的。忆美一边狂吼着一边挂断了手机。“怎么了,忆美?”“没什么,那帮家伙叫我去喝酒,说是好久没聚聚了。我回绝了他们,说不想去!”“嗯。O.O”那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火嘛!“她说般君野也在那儿!!-0-”“……那也没什么啊。”(我的声音变得有些沮丧-_-)“刘慧箐那小妮子在那边翘尾巴呢!-0-走,姐姐,我们也去!”“……那英奇怎么办,他现在一个人在医院里啊……”“哎哟,瞧我一激动把这茬给忘了!!这样吧,姐姐,我先去那儿,不管是般君野还是刘慧箐,我给你抓一个回来。你在医院等着,哪儿也别去,知道了吗?”“^O^……知道了,……你就去帮我把君野抓回来吧!!”“哈哈,你现在也变积极了。收到,妹妹我绝对会不负所托的!”忆美勇敢地甩甩自己的长发,风一样地消失在路的尽头。她一定会从慧箐手上救出君野的。-0-不用进病房,我就看见英奇了,只见他换了一身清爽的便服,靠在自己的病房门口吸烟,那样子迷离至极,性感得让我有恍惚的失神。不过他一只还打着石膏的手拉回了我的注意力-_-“英奇!!-0-”“啊……姐姐!”“你这个臭小子!-0-”我眼明手快地抢过英奇手上的香烟,想也不想地扔在地上一顿狂踩。“-0-……姐姐……”英奇惊恐地长大了嘴,他从没有看见如此粗鲁的我。“你跑出来干什么?!”“我们去看奶奶吧!^O^”“什么-_-……?”这小子怎么说风就是雨啊,他心血来潮的时候真多。“走吧,走吧,我们走吧!”英奇扯着我的手撒娇,样子巴结得要命。“等等,英奇,你等等。”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受他蛊惑,“T^T我们要去的话也等到星期天去比较好嘛!T^T”“我……我在医院呆了这么久,……连太阳长什么样子都快忘记了……”英奇突然降低声音,垂着眼帘哀怨地说道,凄凄惨惨的样子让石头人都忍不住落泪-_-“-_-英奇。”他不去当演员真是浪费了。“姐姐,天空是什么颜色的?是红色的吗?”英奇用一种很真挚地语调问我,诚恳的眼神让我想吐血。“英奇-_-……”“对了,狸猫小子告诉我外面有一种叫大树的绿色生物,大树……究竟是什么啊……?我一直只呆在病房里……”“-_-走,我们走吧!”我惶恐地打断英奇接下来的絮絮叨叨,估计我再不答应他就该问我外面是不是有一种被称为猫咪的动物,它和人长得是不是一样了。“^O^Oh,yeah!我们来了奶奶!”英奇夸张地振臂一呼,仰天狂啸-_-又来了,我只好郁闷地跟在英奇后面,看着他双腿生风、虎虎有生气地向汽车站走去-_-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刚从死亡边缘挣扎回的人。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新亚洲彩票app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狼的诱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