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新亚洲彩票平台 2019-10-13 08: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新亚洲彩票平台 > 正文

财迷僵尸,第十九节

从空灵的状态中退出来,左莫回味良久。难道这就是顿悟?他有些喜欢又有些遗憾地想着。 果然,之后他施展几次,没有一次出现刚才的空灵状态。但他的指法明显上了一台阶,流畅许多,尤其是指法和灵力的配合,仿佛突然找到了诀窍,手指只要一动,灵力便随之变化,默契无间。 华丽的指法,恐怖的效果,让所有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女弟子们全都乖乖闭上嘴。 左莫也没有想到效果竟然如此强烈。 的霸道大大超出了他的预计,他心中不禁暗自警惕,以后施展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了许多,只重新把灵田犁一遍,便可种上灵草。 女弟子和种植灵草的方式让他大开眼界。只见一位女弟子从腰间取下一节竹筒,拔开塞子,里面爬出一只金色的蚯蚓。她念动口诀,金蚯蚓一头扎进灵田中。 片刻,灵田忽然泥浪翻滚,持续半柱香时间方止,灵田已经翻了个底朝天,奇妙的是,竟然没有一点泥土溅出灵田。 左莫不禁大感兴趣:“这是什么东西?倒是方便啊!” 李英凤闻弦歌而雅意,会意道:“我们都叫它翻泥蚓,不是什么高级货,不过用来翻田,效果不错。待会送师弟几只,用来种植灵谷,也是个帮手。” 左莫大喜:“多谢师姐!” 新翻的灵田中,女弟子们立即洒上灵草种子。灵草的种植没有灵谷那么讲究,只要洒得够密。 洒完之后,左莫便见一名女弟子准备施展,便自告奋勇道:“可是需要施雨,我来吧。” 投桃报李,总不好白拿别人的东西。 李英凤大喜:“听说师弟的达到第三层,今日恰好能一睹为快!” 是左莫最熟悉的法诀,几乎不需要任何准备,稍掐法诀,云雾汇集,出现在灵田上空。 淅淅浰浰的银丝没入灵田,空气中洋溢着生机,众人只觉精神一振。 第四层和第三层还是有种相当大的区别,刚刚施完雨,灵田上空浮现一道彩虹。 就在众人赞叹时,忽然有名女弟子指着灵田尖叫:“天啊!你们看,抽芽了!” 果然,灵田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片细嫩浅绿小苗。 左莫取出刚才那颗草木精珠,再次施展,它立即化作无数股绿线,没入灵田之中。 灵田中浅绿的幼苗顿时绿色深了几分,长势喜人。 “师弟果然名不虚传啊!”李英凤真心赞道,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师弟,似乎有着层出不穷的手段,总能给她带来许多意外的惊喜。而且她发现,左莫无论哪项手段,都和她打听得到的有不少偏差。 他要隐瞒什么?李英凤第二次不自主地想到这个问题。 配合,效果出奇的好,效率大增。李英凤倒不在乎左莫究竟用什么办法,她只希望能够迅速产出灵草。 为了加快速度,左莫连续几天,除了每天去冷雾谷施一次雨外,其他时间全都在东峰。他也第一次享受到用晶石来恢复灵力的奢侈待遇。 人的身体就像个容器,想要容纳更多的灵力便需要不断增大容量。如何增大容量呢,最简单的方法便是改造身体。不断地动转灵力,灵力不断地强化经脉,使之能够容纳更多的灵力。 晶石内的灵力纯粹浓郁,远超过空中游离的灵力,吸收起来更加容易,对经脉的改造效果也更加明显。 这几天,左莫没日没夜重复着和,四百多亩灵田的工作量,由他一个人完成。 女弟子们也终于看到他工作时的疯狂和投入。 施展法诀,手持晶石打坐,再起来施展法诀,到灵力耗尽,再打坐…… 连她们在一旁观看都觉得疲乏,可左莫却一遍遍重复,浑然不觉枯燥。 左莫当然不觉得枯燥! 这么奢侈的待遇,他连做梦都没想过。如此大好机会,不好好利用,傻啊? 他毫不吝啬灵力,每次都把体内灵力耗得干干净净!然后拿着晶石,一阵狂吸。 这几天,他的收获是巨大的,哪怕没有那十颗晶石,他也绝对会答应。从来没有如此汲取过灵力的经脉,就像干涸土地,一下子降下许多雨水。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体内的灵力增加了大约十分之一,经脉也大大强化。 除此之外,一遍遍反复使用,熟练度直线上升,隐隐有突破第二层的迹象。 看着绿油油的灵田,所有的灵田全都重新种上灵草,这也意味着,工作完成了,他心中充满了不舍。 “什么时候,还能遇到这样的好事啊!” 他心中长叹。 五天时间里,消耗了五颗二品晶石,也难怪左莫意犹未尽。 不过好在,十颗二品晶石足以弥补他心中的不舍。 李英凤心中的石头也终于落地。虽然花费不菲,好在终于把棘手的问题解闷了,而且还结交了一位厉害的师弟,她相当满意。 一张一驰,文武之道。 回到小院的左莫,腰包鼓了,心情很是悠闲。 但每天的功课,他依然从未落下。虽然打坐的效率远远无法和使用晶石相提并论,但左莫依然坚持。晶石内的灵力虽然精纯容易汲取,但是却有些霸道。平时打坐汲取灵力虽然很慢,但是十分温和。 从长久来看,过份依赖晶石很容易留下隐患。根基深厚的门派,大多都有法子化解隐患。但对左莫来说,这实在很遥远。 当然,最重要的是,左莫可没有那么多晶石去挥霍。 除此之外,他现在主攻和。已经有第二层的水平,突破第二层也时日不远。若是这两种都能突破第三层,再加上已经第四层的,他足以成为一名灵植夫。 哈,到时候,晶石滚滚而来…… 一连几天,他心情都大好。 每天悠然跑去冷雾谷进行每天一次的施雨。药田里的灵药长势良好,第四层的效果显著,灵药比之前看更加充满生机。每当他开始施雨时,药田里的灵药整齐地随之摇摆,状似欢愉。左莫的心情也往往随着这些灵药的“舞蹈”变得开朗,对这件硬塞给他的工作,排斥情绪也消除不少。 冷雾谷的药田是三品灵田,灵气充沛。这些灵药灵性也远超过普通的植株。 前段时间的霉运一扫而空,他的生活重现光明。 和往常一样,临走前检视了一遍,确定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他才从冷雾谷退了出来。 刚从冷雾谷退出来,没走久,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人声。 “老黑头也真够惨的,灵谷居然染上这种怪病,今年估计颗粒无收了。明年只怕连灵谷都种不上,一家老小,日子就难过了。” “哎,这都是命!我是担心,这怪病会不会散播,要是我们的也染上了,那就惨了!” “可不是!老天保佑啊!我还指望今年的收成,去换一部剑诀呢!” “我也是!” …… 怪病?左莫心中一动。 种植灵谷,最怕的就是那些不明怪病。一旦出现了,基本是救不活的,一年就血本无归。这两年,左莫就曾亲眼见过几位师兄因为运气倒霉,连门派灵田的租费都交不起,而被逐出门派。 前段时间给老黑头施雨的时候,他的灵谷长势很不错啊,怎么突然就染上怪病了呢?左莫有些奇怪。 若说门派中过得最不容易的,大概就要数老黑头了。他拖家带口的,儿子据说修炼天赋不错,拜在一个小剑门里。每年必需给门派交纳的贡奉不是一笔小数目,加上修炼所需要的各种材料、晶石,花销颇大。 老黑头炼气五层的修为,租了整整两百亩灵田。他所有的时间,全都花在种植灵谷上,这十年间修为未曾增加半点。可即使如此,他每年赚取的晶石也不过堪堪够用。 今年老黑头尤其拼命,据说他儿子已经到炼气七层的关口,为了让儿子早日突破七层大关,需要不少晶石。 交给门派,让门派长辈多多提携,这是不成文的规矩。 除此之外,老黑头还寄希望另一个方法。 没有灵脉的地方,空气中灵力十分稀薄,若是想依靠这些灵力转换成自己体内的灵力,极其缓慢。 家底厚实的修者大多采取两种方式。一种便是长期服用灵谷,灵谷所蕴含的灵力虽然不高,但是性质温和,易于吸收。而另一种方式便是直接从晶石中吸收灵力,这也是最迅速的方法。而且,使用灵石,对关卡的突破尤其有效。 老黑头便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让儿子突破七层大关。 左莫决定去看看,而且若真的会扩散,那自己的五十亩灵田也势必会受到波及。 山脚下的灵田围了许多人,左莫一眼便从人群中找到老黑头,那张黝黑的脸如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眼神空洞绝望。 而前不久左莫才施过雨的灵田则让他吓了一跳。 青翠欲滴的灵谷如今几乎全都枯萎,叶片和主干都透着一股黑气,任谁看到这般情景,都会肯定这些灵谷死定了。灵田边缘的汇集了许多师兄,他们三五成群,低声议论着,声音中无不充满担忧。 “郭师兄来了!郭师兄来了!” 人群中有人欢呼,老黑头绝望的瞳孔突然升起一丝神采,猛地从地上抓起来。 郭卢师兄是本门修为最深者,在数年前便突破第二层,最近有消息称,他快突破第三层。一直以来,若是灵谷出现什么疑难杂症,大家首推郭卢师兄,而他也不负重望,数度救活了在众人已经必死的灵谷。 郭卢师兄赤脚短裤,苦巴巴的脸上满是皱纹,形似老农,当他看到成片枯萎的灵田,不禁脸色微变,旋即恢复正常。 这个变化极其细微,却恰被左莫捕捉到。早在看到枯萎的灵田,他心中就有不好的预感,当看到郭卢师兄神色变化,心中不祥的预感更重。大有进益,他明白的东西多了许多。 若是普通的虫害之类,枯萎的叶片是绝对不会泛黑。这丝黑色死灰,让左莫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老黑头几乎是冲到郭卢师兄面前,撕心裂肺地喊:“师兄!救我!” 看着老黑头绝望的神情,郭卢脸上骤然浮起一抹酡红,郑重道:“必穷我所能!” 他走入灵田。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集在他身上,没有一丝议论声,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一步步迈向灵田的郭师兄。 郭卢师兄神色肃然,走到一株枯萎的灵谷前,蹲了下来。仔细检查起灵谷各处,还扯下枯萎泛黑的叶片,放到鼻前嗅了嗅。他检查得极其仔细,几乎走遍了整片灵田,花了大半个时辰。 他脸上疑惑的表情越来越重,似乎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问题。 他摇摇头,脸上表情依旧疑惑,手搭上一株枯萎的灵谷。 同样通晓的左莫精神陡然一振,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候来了。

在两人拼这一记之前,李英凤对左莫的水平还有所疑虑的话,那么现在她的疑虑要消退不少。不管怎么说,炼八层的修为,在外门男弟子中也属于顶尖之列。而且,这位师弟应该和其他外门弟子一般,选择的是种植灵田。 左莫点点头:“这种杂草生命力极其顽强,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它不宜被切割,伤口反而会刺激它的生长。也就是说,越割它会长得越快。” 女弟子们顿时叽叽喳喳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李英凤恍然:“原来如此!难怪它会越长越盛。那若是连根铲除,可否根治?” 左莫沉吟:“若是在一开始便用这个方法,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现在土壤中只怕有不少草籽,想根除不容易。” “师弟有什么好建议?” “我得回去想想。”左莫道。 李英凤掏出一个小布囊,递给左莫。 左莫有些疑惑地接过,打开一看,顿时呆住,袋内五颗二品晶石。 “今日冲撞师弟,实在心中有愧,几颗晶石权作给师弟压惊,师弟莫要嫌少。”李英凤盯着左莫道。 左莫心中狂喜,嘴上说:“师姐如此,实在太见外了。”手上把布囊塞进怀里的动作却是自然不过。 小果扁着嘴,愕然看着左莫。其他女弟子无不一脸鄙夷——这厮太贪财了! 李英凤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她并不想因为今天的误会,而和一位如此有潜力的师弟结下梁子。五颗二品晶石不是个小数目,但对家境富裕的她来说,也并不算太多。能用这么点代价,化解一段误会,在她在看来,再划算不过。 “师姐莫要太担心,这杂草的事,便交给师弟。”也不知道是不是五颗二品晶石的原因,女弟子们觉得的眼前这个可恶的僵尸男,斗志昂扬。 李英凤一拱手,笑道:“有劳师弟了。” 她心中并没有作太多指望,若左莫真有办法,也不需要说什么要回去想想。 左莫万万没想到,今天管一趟闲事,竟然白赚了五颗二品晶石。一面感慨李英凤会作人,又一面感慨她出手阔绰。他手上的晶石早就花得七七八八,所剩无几,正手头拮据时却飞来横财,意外的惊喜让他全身轻飘飘。 至于那些女弟子们鄙视的眼神,他完全视为空气。 哼着小调,带着几棵杂草,愉悦离开东峰。 “这厮脸皮真厚,我眼睛都瞪酸了,他竟然没有一点脸红!” “你没看到他收下师姐的布囊的动作,那个猥琐!” “真让人恶心……” …… 小果扁着嘴,呐呐道:“师兄人很好……”说着她可能也觉得有些不靠谱,声音渐低,顿时淹没在一群七嘴八舌的讨伐声中。 “行了!”李英凤皱着眉头,轻喝一声,周围声音顿消。 她看着那个消失在山路的瘦弱背影,不知在想什么。她没有把左莫的真实修为透露给这些八婆的女人,对方既然处心积虑隐瞒,自己泄露出去,凭白给树立一个强敌,殊为不智。 左莫急匆匆跑回小院,时间久了,草木精珠会失效。 肃然立在院中灵田,在他面前,飘浮着一颗青翠的小珠,滴溜溜地旋转着,煞是可爱。双手合在面前,十根手指飞快地变幻划动,空气中灵力波动再次淡淡地逸开。 草木精珠渐渐融化,化作一滩青翠绿水。随着左莫十指眼花缭乱地舞动,速度越来越快,手指指尖微微发光,每次高速划过形成的光痕叠加在玄奥晦涩的图案。绿水化作上千缕细若发丝的绿丝,恍若群魔乱舞。 “去!”左莫一声轻叱。 绿丝有若天女散花,丝丝散入灵田之中。 左莫松了一口气,散去指尖灵力。 若论法诀的难度,是五种法诀之中难度最高的法诀。不仅指法变化十分复杂,灵力的运转,也远比其他四种法诀要精细许多。 为了练习指法,他每天专门拿出两个时辰。单纯练习指法十分枯燥,除了不能有一丝误差外,连贯性、节奏感更是重中之重。 他那像骷髅般的手指,练到几乎快断掉,练到他甚至想吐。 不过,他还是坚持下来,第一层,没有难倒他。至于第二层嘛,短期内是无法指望了。 修炼心法、修炼指法、打理灵田和药田,生活充实无比,而现在还要加上研究如何除草。 李英凤没有作什么指望,但左莫却不是随口一说,他打定主意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的确是个棘手的问题,当初他之所以会管这码闲事,是被小果那一声无助的“妈妈”打动。后来李英凤的五颗二品晶石,算得上变故。 左莫这人有很多缺点,但是有一点,只要认准的事,他便会竭尽全力。至于是为了那声“妈妈”,还是李英凤的五颗二品晶石,那不重要,他如是想。 说实话,其实他在种植方面的经验只有区区两年,灵草灵谷方面的学识也匮乏得可怜。 他知道不容易,但无所畏惧。 东峰,李英凤在听一位女弟子述说。 “我们去东浮打听了,灵草的价格最近不断上涨。像青剑菖,前段时间一担才五颗一品晶,现在已经涨到一担八颗一品晶。其他的灵草,价格也都上涨好多。他们说,都天血界最近冲突得很厉害,到处灵谷灵草的价格都在飞涨。” 那女弟子说这话时,都快哭了。其他女弟子脸上,也是愁云惨淡。 李英凤心中咯噔一下,脸上却强自镇定。一担灵草就需要八颗一品晶,豢养室每天需要灵草的数目惊人,便是她家境富裕,也禁不起如此折腾。 这几天,她试过把这些杂草连根铲除。但是灵草的长势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依然日渐枯萎。灵田里,杂草又以惊人的速度冒了上来。照这趋势下去,她们很快就要面临无草可供应的局面。 “师姐,上次那个贪财鬼又来了!”一名女弟子充满鄙视道。 “他还有脸来?” “你忘了,他什么时候有过脸这东西?” “说得也是!” …… 小果扁着小嘴,可爱的苹果脸几乎皱成一团,不满地瞪着这些师姐们。 李英凤却是眼前一亮,几乎是冲了出来。她的见识远超过师妹们,若是左莫没有声息,实属正常。但这次他再次来到东峰,却让李英凤陡然想起上次左莫临走前说的那句话。 难道…… 当李英凤看到左莫时,大吃一惊。 左莫头发蓬乱,眼中布满血丝,眼眶深陷,身上散发着一股异味,浑像个乞丐。 除了李英凤和小果,其他女弟子们个个一脸嫌恶,远远站开。 “我找到办法了。”左莫最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李英凤和小果陷入狂喜之中。 无视其他女弟子怀疑、鄙视的眼神,左莫径直朝灵田走去。 也不废话,他伸出骷髅般的双手,飞快地掐动法诀。 李英凤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左莫娴熟的指法和灵力运用的轻松,让她更加笃定了,这位师弟深藏不露。 发光的指尖,勾画出一个不知名的阵法图案。 “去!” 沙哑的声音,干涩难听。 光阵飞入灵田,悄无声息。 “这就行了?没什么变化啊!”一名女弟子尖着嗓子喊道。 这就像个导火索,顿时让其他对左莫深恶痛绝的女弟子找到开火点。 “切,随便划个符就想蒙姐?真够天真的!” “拜托,蒙人也要敬业点啊!” …… “全都给我闭嘴!”李英凤怒喝一声,所有声音嘎然而止。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师姐的脸色难看无比,粉面含霜,她们顿时噤若寒蝉。 “这种杂草为阳性,我查了一下,你们种植的灵草大多属阴,可用,集地气之阴,不仅可滋养灵草,还可以抑制杂草,事半功倍。” 说完,左莫朝李英凤一拱手,扬长而去。 回到小院,左莫倒头便睡。 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到,他心满意足。这几天不眠不休,精力早就消耗殆尽。 一觉醒来,已经了第二天。早晨的阳光令他心情舒畅,悠闲地吃了点东西,和往常一般,开始一天的功课。 指法的练习是这段时间他注重的功课之一。在这之前,他很少练习指法,的指法十分简单。 也正因此如此,复杂的指法便让他吃尽了苦头。到现在,他每天坚持苦练,也只能称得上完整地完成法诀,离熟练还差得远了。的练习他也不敢稍有松懈,刚刚突破第二层,需要时间来巩固稳定。 粗算下来,五种法诀,他全学过一遍,有些自己的体会。 五种法诀,各有侧重。侧重灵力精细程度,重指法,讲究的是神识,讲究的是沟通感应,的关键在于静心凝神和持续力。 此时左莫才体会出一丝奇妙的味道。看似五种法诀各不相关,但其实却是相互补充。他最强的是,这给他学习其他四种法诀带来相当大的帮助。而复杂的指法练习,大大提高他的指法水平,使得他在施展时更加得心应手。 巡视了一下自己名下的灵田,又给冷雾谷的药田施了次雨。他没有任何郝敏师姐的消息,也不知两人到哪逍遥快活去了。不过他现在对这份没有报酬的工作也没有多少抵触心理,唯独让他怨念的是,冷雾谷离他住的地方还有段距离,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不少。 当他从冷雾谷回来时,愕然发现自己小院的门口守着两人。

凉风习习,左莫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指法,手指动手越来越快,啪,忽然,一声脆响,手指一滞,全都乱套。 这已经是第七次。 今天他练习指法,没有一次成功。 长长吐出一口气,强压心中烦躁。《草木诀诀》的指法复杂,倘若心中不静,极易出错。可左莫又如何能静心下来?两个月过去了,他依然无法完成一次完整的胎息。这并不是让他感到气馁的地方,真正让他觉得气馁的是,他甚至无法找到的那间门究竟在哪。以前,无论他研究《小云雨诀》,还是后来买来的玉简中剩下四种法诀,哪怕暂时无法领悟,但他起码知道朝哪个方向努力。 但是《胎息炼神》自从把他的神识修复之后,他便一直找不到方向。他想花更多的时间,可偏偏《胎息炼神》每天修炼的时间绝对不能超过两个时辰。玉简里没有明说为什么不能超过两个时辰,但左莫怀疑可能是会造成什么伤害。他可不敢轻易涉险。 按照玉简里的说法,他需要停止口鼻的呼吸,才能转入胎息。 可是,无论他怎么憋气,生存的本能总会让他下意识地张开口。他根本无法找到胎息的感觉。 连续两个月的时候,除了神识恢复如初,他没有任何突破。 其余的时间,他只好练习其他法诀。令他意外的是,这段时间,他的灵力和法诀都进步神速。尤其是法诀,除了《小云雨诀》和《庚金诀》,剩下的三种法诀,短短的两个月时间,竟然全都被他修到第二层。 这般速度,便是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欢喜之余,心中更增担忧。《胎息炼神》迟迟没有进展,离三个月只剩下一个月,逆血冲脉究竟是不是像蒲妖说得那么恐怖,他不清楚,但这四个字给他的任何一种臆想都绝对不太好。他也尝试向蒲妖求教,但蒲妖一脸的讥笑一下子把他惹怒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蒲妖面前极其容易愤怒暴走。 灵谷也获得丰收,和其他师兄们相比,他的灵谷产量明显高出一截。在上次的受灾中,他的灵谷虽然也受到波及,但是比起老黑头他们,情况要好得多。而之后,他也根本不加掩饰,《草木诀》《地气诀》《庚金诀》全都被他用上了。只有《赤炎诀》因为和灵谷的阴属性相反而没有被使用。 加上院里的五亩灵田,产量远远超出他的预计。 扣除门派租费,他留了一部分灵谷自己食用,其他的灵谷全都卖了,收入二品晶石六十二颗,加上上次从李英凤那得到的十五颗二品晶石,他现在总资产高达七十七颗二品晶石。之所以能获利如此之多,是因为灵谷的价格全面飙升。 就连老黑头,受灾如此严重,竟然也能够交齐门派租费,可见市面上灵谷的价格上涨到什么地步。 而另一件令左莫隐隐有些担忧的是郝敏师姐和罗离师兄,两人竟然到现在还没有返回门派。这些天,他已经发现冷雾谷药田里的一些灵药已经开始出现不太好的苗头。照顾灵药是一件十分精细的活,远比照顾灵谷要精细得多。自己的《小云雨诀》只能保证它们的用水量,从种植的角度,这只是基本需求。 短时间内还不会看出来什么,可时间一长,很容易出问题。 他如今焦头烂额,好不容易腰包变得前所未有的鼓,然而他却没有半分喜悦。 该死的《胎息炼神》! 可恶的郝敏师姐和罗离师兄! 还有罪该万死的蒲妖! 为什么哥如此善良的心,总是要面对邪恶呢?他欲哭无泪。 前段时间,除了《胎息炼神》,其他的时间,他全都花在《庚金诀》上。灵植夫需要五种法诀中,至于有三种达到第三层。左莫的《小云雨诀》已经达到第四层,而剩下的四种法诀中,最有希望突破第三层的,便是《庚金诀》了。 今天他完全没有练习《庚金诀》的心情,他瞪大眼珠,脑子里拼命地默念着《胎息炼神》里的每个字。倘若他脸上能够有表情,那么现在一定会纠结成一团。 一个月! 只剩下一个月! 紧紧咬着嘴唇,他仔细地推敲每个字。蒲妖还是一脸讥讽的模样,这也彻底激起左莫骨子里的血性。 这个该死的混蛋! 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在蒲妖面前,总是会那么易怒。蒲妖能够轻易地撕破人的伪装,他会或明或暗地引导对方情绪,让对方最本性的部分暴露出来。而且自从知道就算对于蒲妖这种城府如海的人来说,怒骂并不会真正激怒他,左莫便不再克制自己的情绪。 如果不渲泄,他觉得自己很快便会在这该死的人妖蹂躏之下一命呜呼! 至于吃点小苦头,他才不在乎。即使他言听计从,蒲妖会对自己大发善心吗?用脚趾头也想得清楚。还不如口头上占些便宜,自己也觉得爽一些。 哥是一根小小草,怎么吹也吹不倒! 咚咚咚! 连串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小莫哥小莫哥!” 是老黑头,他怎么来了? 左莫按捺焦躁的心,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果然是老黑头那张满面风霜的脸,只不过他身边还立着一位陌生男子。 看到左莫,老黑头松了一口气:“还好你在啊!” 说完,介绍身边的男子:“这是韦胜师兄。” 韦胜,左莫心中微惊,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就是外门弟子之首韦胜。他不禁仔细打量起来。个头不高,肩膀宽厚,方脸粗眉,看上去颇为敦厚,只是双目偶尔会流露出几分精芒,令人不敢小觑。 “韦胜师兄!”左莫行一礼。韦胜师兄虽然极少露面,但是在外门弟子中威信极高,和这样的人物打好关系,有益无害。 韦胜端详了左莫一会,还礼温笑道:“左莫师弟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左莫心中微惊,不过倒也没有太意外,韦胜师兄的修为本就比他要高,口中谦虚道:“师兄过誉了。来来来,进来坐下说话。” 三人走进院子。 韦胜环顾四周,赞叹:“好大的院子!” 而老黑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院子里的灵田,过了半晌方才懊恼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方法!这可不免了租费?” 左莫笑道:“我这也是占了便宜。以前也不知是哪位师兄的宅子,居然有五亩灵田。只可惜,荒废太久,品阶掉了一级,一品灵田,也只能算聊胜于无吧。” 老黑头露出惋惜的表情:“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灵田。” 左莫没说话,也不知道是不种植的时间久了,老黑头对灵田,总是有着一份独特的感情。 “连院子里都有灵田,左师弟果然不愧是种植狂人啊,看来这次我可找对人了。”韦胜笑道。 三人在老树下分宾主坐下,左莫随手沏了壶茶。他的《赤炎诀》只有第一层,只能凝出一小团火焰,没有什么大用,但是用来点火,却是方便得很。 “师兄找我?”左莫也不推辞,直奔主题:“可是遇到什么事情?师弟虽然修为有限,但若能够出力,别无二话。” 韦胜也不客套:“此次前来,的确是有事劳烦师弟。”只见他从怀中小心翼翼取出一玉盒,打开玉盒,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只见里面躺着一株灵草。这株灵草大约三十公分长,叶片火红,一条墨线贯穿其间,和火红的叶片相比,是通体碧翠的果实。 倘若脸上的肌肉不是僵死,左莫表情一定很丰富。眼前这株他叫不上名字的灵草,灵气浓郁得惊人,小心翼翼拿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端详。灵草宛若整块红色火玉雕刻而成,晶莹润泽。 绝对三品以上! 这段时间,帮助郝敏师姐打理冷雾谷药田,灵药方面见识大涨。手上这棵灵药,他虽然叫不出名字,但是从品相和其散发出的灵气来看,甚至胜过冷雾谷绝大多数灵药。 “这株火龙草,品阶达到罕见的三品,寻来不易。”韦胜神色沉稳:“我离筑基尚有段时间,这段时间,这株火龙草还请师弟帮我照看。” “照看?”左莫有些吃惊,他反应亦是极快:“难道师兄筑基要服用这株火龙草?” 如果韦胜不说这是火龙草,左莫是绝计认不出来。难道是三品的缘故?这株火龙草和左莫印象中的火龙草截然不同。 “不错。”韦胜点点头,神色如常。 一旁的左莫和老黑头都不禁露出钦佩之色。筑基所需的灵药不少,但是几味主药才是关键,火龙草便是其中之一,但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它需要生食,而且它的药性猛烈,意志稍弱的人,甚至可能会因忍受不了猛烈的药性而全身灵力溃散。这些年,已经很少再有人用它来完成筑基。 不过,火龙草虽然有如毒药,但若能硬撑下来,却是对修为大为有益,比普通灵草的效果要好许多。 但三品火龙草,那药性该何等猛烈! 廖廖几句,左莫便对这位第一次谋面的师兄心生敬意。韦胜师兄的一些传闻他也曾听说过,传言师兄从小便是孤儿,后被纳入门中,痴迷练剑,为了能学到不错的剑诀,他甚至不惜到罗离师兄那去作剑仆。 今日见面,左莫才知道韦胜师兄果然名不虚传。

李英凤带着小果守在他门口。 看到左莫,李英凤明显松一口气,小果的苹果脸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左莫有些诧异,这两人怎么来了?嘴上笑道:“师姐今天居然有闲情到我寒舍来坐坐,难得难得!请!” 说完一挥衣袖,暗中掐动法诀,院门无声自开。 李英凤也不推辞,豪爽道:“不请自来,叨扰了!” 小果紧紧跟在李英凤身后,只是小脸始终怯怯。 左莫心中嘀咕,哥对黄毛丫头可没多少兴趣。 走进院子,李英凤看到院中茂盛的灵谷,眼前顿时一亮,不由赞了句:“师弟精通种植,可见一斑,这灵谷长势可是羡煞人,丰收指日可待!” “师姐谬赞,谬赞。”左莫随口应了句,心中琢磨起今天李英凤来的目的。对这位以前没打过多少交道的师姐,他还是颇为佩服。其他不说,光是炼气九层的修为,便足以在外门弟子中傲视群雄。而且其利落豪爽的作风,也十分对左莫的脾气。 三人在院中池塘边树下分宾主坐下。池塘水波鳞鳞,偶尔能见几只青鱼嬉戏其间。左莫刚搬进来时,池塘干涸见底,现在池塘中的水,全都是他练习,一点点汇集而成。他记得很清楚,当池水全满时,他的恰好突破第三层。 至于那几条青鱼,是他路过山溪时,随手捞回来的。 李英凤主动说明来意:“这次来,一是来谢师弟,师弟所说的法子,我们试过,极为有效。术业有专攻,这等棘手的问题,果然还是需要师弟这样的精通种植的人来解闷啊。” “是啊是啊!很有效呢!大家都很开心!”小果连忙附合道,不过她当看到左莫转过脸来,顿时噤声,身体向李英凤那缩了缩。 左莫收回目光,摇摇头:“师姐太见外了,大家同门,这点小事不需放在心上。” 李英凤笑道:“师弟此言大善,日后若师弟遇到什么碍难之处,尽管来找我,师姐能帮得上忙的,绝不推辞。” “多谢师姐。”左莫漫不经心应了一句。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种话,一般来说,都作不得真的。 李英凤目光灼灼地盯着左莫,认真道:“这次来呢,是另一件事想求师弟援手。” 肉戏来了! 左莫不动声色道:“不知何事。” 事实上,他也无法动声色…… “师弟的法子效果极佳。”李英凤旋即露出苦笑:“可我们这群姐妹中,会的,也只有一人。师弟有所不知,前段时间因为杂草的缘故,产出的灵草少得可怜。可每天灵兽所需灵草数目不曾有丝毫减少。原本我打算去东浮置买些灵草救急,哪知如今灵草灵谷价格飞涨……” 听到这,左莫精神一振。灵谷价格上涨,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从门派承租的五十亩灵田那一块不说,光是他院子里的五亩灵谷,产量只怕也颇为可观。 今年赚到了! 他有些兴奋地在心中盘算着,浑然没有听清李英凤在说什么。 李英凤注意到左莫的心不在焉,不禁想到她打听到的那些关于左莫的传闻。 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位厉害的师弟,给她带来的冲击巨大,左莫一走,她便四处打听了一番。不仅得知左莫天生僵尸脸,第三层的等等,便连他的一些作风习惯,也大致摸清楚。 索性不再客套,她直接丢出杀手锏:“这次来,是想请师弟为我们除草,这是十颗二品晶石,权作我等心意,还请师弟笑纳。” 又是一个小布囊出现在她手上。 果然,左莫一个激灵,顿时回过神来。 十颗二品晶石…… 他的口水险些流了下来,他上次卖了三百斤灵谷,也不过得到三十颗二品晶。 左莫犹豫了一下,道:“我并不精通,只怕能帮助的地方不多。” 李英凤以为左莫在客套,若是不精通,如何会想到用来除草? 这次她准备充分,也并不着急,笑道:“除了这十颗二品晶石外,我们还为师弟准备了五颗二品晶石,用来给师弟恢复灵力,以希望能够最快地恢复灵草供应。” 左莫脑子轰地一下,完全被李英凤的晶石攻势砸晕了。 晶石是每个门派最重要的资源,它除了能够来购买东西外,另一个重要用途便是恢复灵力。灵脉的灵力浓度也无法和晶石相比。 在一些大门派中,那些核心弟子,全都是晶石堆出来的。他们每天的功课便是从晶石中汲取灵力,增加修为。 左莫还从来没有尝试过从晶石中抽出灵力,他是穷鬼,哪里舍得? 敌人攻势太强大啊!他立即缴械投降,慷然应诺:“师姐既然有命,做师弟的,自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英凤笑了笑,策略终于奏效。她不着痕迹地把小布囊放在桌上,看着左莫道:“不知师弟何时动身?” 左莫飞快地把小布囊纳入怀中,语气肃然道:“情况如此危急,自然越快越好。” 小果扁了扁小嘴巴。 跟在李英凤两人身后,左莫不停地在回忆的要点。这段时间,他的大多精力都花在和上,粗粗练习后,便没有花太多的时间。 他万万没想到,这竟然直接和十五颗二品晶石挂钩。练法诀是为啥,还不是为晶石吗?他心中懊恼万分,若早知道,他一定狠练死练。 很快,便到了东峰。女弟子们个个老老实实呆在一旁,没人说话。 虽然对她们左莫心中从来没有在意过,但和上次截然不同的待遇还是让他心中暗爽。 “滋生杂草的灵田总共有四百五十亩左右,情况比较严重的大约有两百五十亩。”李英凤介绍。 左莫险些脚下一拌,两百五十亩,这个数字把他吓到了! 和可不同,它的效应范围要小得多,也就一亩大小。而且,他试过,以他第一层的,起码要连续施展三次以上,才能够有效地遏制这种该死的杂草的生长。 也就是说,他最少要施展七百五十次…… 计算结果让他眼前一黑,差点直接晕过去。这个数字,足以把他累死在灵田里。 原本以为接了个肥差,没想到,竟然是个苦差!从天堂掉进地狱,强烈的落差让左莫差点哭了。 欲哭无泪的左莫看着脚下杂草横生的灵田,这几亩灵田的几乎完全只剩下杂草,难以看到灵草的踪迹。如此茂盛的杂草,以他区区入门级的,估计要七八次才能有效吧。 就在此时,他福至心灵,脑中灵光闪现,忽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既然这些灵田几乎全都是杂草,不如重新把它全都抹去,重新种上灵草。 ,这种霸道的法诀,不正是适合这种情况吗?不仅可以抽取杂草的生机精华,就连混杂在土壤中的草籽,也不会放过。它汲取的是草木精华,并不是灵力,对灵田没有半点伤害。 越想他越是兴奋,便把这个想法告诉李英凤。李英凤在得知左莫连也会时,心中小小吃了一惊,心中暗道这左莫师弟果然不是一般人物。 愈发觉得左莫不凡的李英凤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异议,心中反倒觉得这次有希望了。 她这次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十五颗二品晶石几乎花尽了她身上所有的晶石。 脑海中迅速又过了一遍,确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左莫才决定动手。 双掌微张,虚放于胸前,指尖散发微微光芒,深深吸一口气,十指蓦然而动! 众人只觉左莫十指方寸间,线光交织,如虹如画,令人眼花缭乱,每人脸上只剩下震惊的表情。 她们此时方领略这位形若僵尸的师兄不凡! 指尖流光绚舞,那双枯瘦的手,像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不自禁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勾勒出的图案已经复杂无比,但舞动绽放的十指依然没有停止! 连李英凤脸色也不禁微变! 好复杂的指法!什么法诀,竟然需要如此复杂的指法? 她并不知道,因为指法过于复杂,是五种法诀最难的一种,学会者也最少。 无数翠绿色细丝从灵田中升腾而起,钻入左莫双掌之间。和平常的克制不同,左莫此次毫无顾忌。完全没有半点平日的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十指尽情地翻飞,全力催动灵力。 渐渐,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心脏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搏动。 下意识地,他十指的频率越发快了,心脏处搏动的感觉也愈发强烈,周围的一切,似乎迅速离他远去,空灵剔透,如立虚空,静眼旁观。舞动的十指之间的微妙联系,灵力变化节奏,也从藏于水中的隐隐约约,渐渐浮出水面。 仿佛一层窗户纸被捅被,豁然开朗。 左莫指法的生涩一刹那消失不见,十指好像沾了水一般,滑溜异常,流畅自如,行云流水般。所有女弟子中,李英凤的修为最高,眼光也最为毒辣。她是第一个看出端倪的人。倘若说,刚才她在赞叹左莫指法的繁复多变,现在她却完全是另一种感受。指法依然华丽,却没有那份晦涩深奥,而是多了份奇妙的韵律。 小果眼睛瞪得圆溜溜,小小的苹果脸上,露出迷醉的可爱神情。 一丝丝翠绿的绿气从灵田的杂草和灵草间浮起,左莫的十指之间,就像漩涡的中心,拼命地吸纳这些绿气! 左莫手上的绿气越积越多,很快,一颗翠绿欲滴的草木精珠出现在他的指尖。 灵田一片枯黄,不见一丝绿色,一阵风吹过,烟灰般簌簌洒落。 眨间间,刚才还生机旺盛的灵田成为一片死地。 所有人都一脸骇然,看向左莫的目光就像看到鬼似的。 李英凤心中也震撼无比,倘若说,刚才那华丽的指法让她目眩迷离的话,那么眼前惊人的效果只会让她心中不自主地泛起恐惧! 他真的是炼气期吗? 她忽然觉得有些怀疑。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新亚洲彩票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财迷僵尸,第十九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