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2019-11-05 02:3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正文

第九十五,第八十九章

这天早晨发生的事,就像是一颗小石子丢进了平静水面,虽有涟漪却很快便恢复了原样。玄天宗上下并没有因为这一场争执而出现任何的异常,绝大多数人都是和平日一样,大家各就各位,各做各事,包括几个当事人也是一样。 在天青山上与端木虎、苏青蓉等人分开后,邵景一路下山去了小湖城,进了天风楼后,便又开始了新的忙碌的一天。约莫到了巳时,原本趴在一旁的小猪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站起身跑过来到邵景的脚边,对着他哼哼两声,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便甩甩短小的尾巴,摇头晃脑地走出了天风楼,照例开始了每天的城外觅食寻草活动。 看着小猪的身影消失在mén口后,邵景环顾左右,此时楼里客人不少,但他这边的柜台倒是暂时无人,趁着这个空闲他又拿出纸笔,开始练习书写符文符阵。只是不知为何,写了一会邵景便发现自己今天的状态有些不对,jīng神老是不能集中,写了几张都是在不断出错。 这时一个年轻的修士走过来询问他这个柜台里卖的丹yào,目标恰好也是保元丹,总的来说这种丹yào算是邵景这边最好卖得丹yào了。邵景露出笑脸,和善地向他介绍推销了一番,最后终于说得那修士心动,掏出三十颗灵石买了一瓶。货款两清后,邵景看着最多只有二十出头年纪的年轻修士,看到在他的脸上露出了已经见过多次的那种怀着希望和憧憬的笑意,然后再看着他转身离去,消失在人群中。 默默地低下头整理柜台,邵景的心里不期然地又想起老侯。 算起来从那天分别后,至今已过了二十二天,到了现在偶尔想起老侯时,邵景心里已经觉得怕是凶多吉少了。想想当日老侯郑重其事地说过“拿命去拼”的话,邵景便觉得有些无奈与惘然,虽说两个人的jiāo情不过泛泛,只是老侯的境遇与他何其相似,至少在几个月前,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拿命去拼,可是真的能拼到什么吗? 像他这样身处最底层的人,生来无权无势也无钱,在茫茫人海中要出人头地,何其难也。那些富贵权势在手,天生高高在上的名mén大派世家子弟,和他这样的人有天壤之别。所以到了最后,他终究多半也只是落得个身死名灭无人知的下场,譬如叶上朝露,当太阳升起后便消失无踪迹。 许是出了什么意外吧,万妖谷中妖兽众多又凶暴强横,纵有高人护卫也是大有可能死于非命的;又或者干脆便是那位“高人”修士直接杀害了他,虽然老侯在那场jiāo易中要的代价并不高,相比那位高人的收获来说简直是少的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在那样凝元境第三重道行的修士眼中,老侯就像是一只卑微的蚂蚁,只要心意一动,或许说碾死便随手碾死了。 事实到底如何,谁又能知道呢?邵景心中其实更倾向于后者的可能xìng,这么多年来他làng迹天涯,人心险恶世道艰险这些话,他体会的比谁都要深。 想着这样的事,邵景的心情便不知不觉中有了几分萧索,谈不上有什么悲伤之意,就是那样一种带着些mí惘的无奈心情。随手把纸笔放到柜台下边,心境不好的时候去练习符箓也很难有什么效果,邵景抬头看着眼前这座大堂,天风楼的第一层宽敞明亮,此刻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多数人都在认真地看着一个个柜台后边摆放的货物,还有少数人看去与众不同,只在第一层中略略看了看,便走上了天风楼的第二层。 邵景的目光随着那几个人移动,看着他们走上二层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在天风楼这里做了时间不算短了,他自然知道能上二楼的客人都是有些身家的修士,因为二楼上面所售卖东西的价格远比一楼的要高,当然品质上也要好得多。 怔怔地看着那座木雕楼梯,邵景不觉有些出神,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把眼光从那边移开了去。 天风楼的第二层从规模上来说,要比第一层稍小些,并且隔开了好几个房间,都是为了给一些特别的客人进行私密jiāo易所专设的,也因此让这层楼从外面看起来更小了些。玄天宗负责打理天风楼生意是清河长老座下的大弟子段千里,平日里他一般也都在楼里的第二层坐镇,或处理些杂务琐事,或在楼里内外走走看看,要不就干脆呆在专mén给他休息的一间屋子里。不过在今天,当邵景还怀着有些复杂的心情看着二楼的时候,段千里却是离开了二楼房间,没有像平常那样去一楼巡视一番,而是对手下两个亲信弟子吩咐了两句,便独自一人走上了天风楼第三层。 天风楼一共四层,从高度来说在小湖城中算是首屈一指,毕竟这里乃是玄天宗的地盘,其他商家mén派纵然到此做生意,也不敢太过嚣张,总不能压过玄天宗去,否则就是在打玄天宗的脸面了。四层楼面,一楼二楼都是做生意的地方,三楼便是库房,许多贵重紧要的东西便收藏在此处,平日里连玄天宗mén内普通弟子一般也不让上去,像邵景这样地位的入mén弟子,便从未取过天风楼的第三层。 段千里走上三楼的时候,便看到有四个玄天宗弟子守在三楼的几间库房外,远处还有几个人,见了他都是露出笑脸打着招呼。这些在三层楼上守卫的玄天宗弟子都是修炼到了凝元境,不然也担不起这份守护之责,段千里与他们笑谈几句,然后叫过两个人低声说了几句话,那两人点了点头,就站在了三楼通向四楼的楼梯口边守卫,不许其他人上来了。 段千里又走上了四层,这一次楼面上便空无一人,喧嚣热闹的声音似乎一下子在身后低落下去,虽然还可以隐隐听到脚下传来的轻微杂音,但感觉已经变得很是遥远。段千里没有迟疑,向左拐去,走过了两个房间,便到了最后的一间屋子,mén虚掩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份恭谨之sè,整了整身上衣物,恭恭敬敬地敲了敲mén,道:“师傅,弟子千里来了。” 片刻之后,里面传出一个声音,道:“进来吧。”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七月十四日,晴。 新的一天随着黑夜退去白昼降临而开始,当日头升起阳光落在xiǎo湖城中时,热闹喧嚣的一天已经掀开了序幕。天风楼里仍然像是平常那样热闹,不过今早邵景走进来的时候,却发现驻守在这楼里楼外的那些凝元境师兄们的人数似乎多了六七个,不过他们往往都是很安静地呆在僻静角落处,或站或坐,并不引人注目,因此邵景虽然奇怪,但也没有更多注意。 走到自己的柜台后,和周围那些站柜台的玄天宗入mén弟子一样,他开始了每天的“功课”,整理货架清洗柜台,打扫完毕后便是站在柜台之后,大mén一开,不多时便有客人三三两两走进,这便是他一天工作的开始。 与平日不一样的是今天邵景手边多了些xiǎo东西,是几张白纸和笔墨。这些东西他随手放在柜台后边,有客人过来了他便热情招待,中间得了空闲时候,他便拿出白纸摆在柜台上,提笔在纸上写着画着什么。 间或有人过来瞄上几眼,只看到邵景在纸上写的都是些奇怪的东西,看去似字非字,说是图案也扭曲的很,看不出像是什么,偶有相熟的同mén弟子笑着问他,邵景便只说是随手涂鸦打发时间的,反正既不打扰别人也没妨碍生意,别人便也一笑而过。 在这纸上所写的东西,自然不会是什么涂鸦,而是符箓xiǎo解上记载的符文。邵景昨晚将这符文都记得熟了,今日趁着偶尔空闲的时候,便先在纸上练着。因为真要制作符箓的话是需要特殊的符纸的,那可是需要用灵石购买,以某人如今贫困到只剩一颗灵石的经济状态,自然还是选择先行练习为好。 符箓这mén杂术难度很大,但邵景还是决定要去试着学习一番,原因无他,这mén杂术如今对大部分人或许无用,但是对他来说,却是久旱逢甘霖一般。 经过修炼天书下卷上记载的冥思术后,在那种奇怪的本源灵力驱动施法下,原本威力普通的火球术和水箭术威力暴涨,这便是有了制作符箓的价值;而在这个基础上,最关键的地方同时也是邵景最大的软肋,就是灵力不足,施放的法术威力固然很大,但只能施放一次的话,这短板未免也太过夸张。别的不用说,当日是命好只遇到了一只魔牙狼,要是运气差点,哪怕多来上那么一只妖兽的话,他和xiǎo猪怕就要死在那荒郊野外xiǎo水潭边了。 不过若是掌握了符箓这mén杂术,结果便是大不一样。施放符箓只需原先术法的一成灵力,等于一次战斗中他就能施放十个火球术或是水箭术,这其中的差别,那真是不用说了。 一笔一划,máo笔在白纸上写出了一个个符文,初时生涩,但随着写的次数多了,便渐渐圆润顺畅起来。邵景从未觉得自己是什么奇才,从xiǎo到大流làng人间,他能做的无非是博览流云袋中的藏书增长见识,然后就是翻来覆去地练习那两个可怜的一级术法,以这点微薄的力量作为自己生存的基础。天赋、资质、根骨什么的,他不敢说也没法在乎,但耐xìng恒心,却是在这些年来的日子中磨练出来,比常人胜出许多。 这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些天纵之才令人羡慕,但更多的平凡人,其实还是要脚踏实地循序渐进,具体到这些修炼的功法杂术上,其实又何尝不是如此?至少邵景的心里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太高期待,他很明白这个道理。 一个早上下来,就这样趁着偶尔的空闲抓紧时间练习着书写符文,到了中午时候,邵景发现自己居然写满了六张白纸,仔细看了看,便觉得后面写的两张纸上的符文,明显要比开头那几张好多了。 他笑了笑,心里的干劲又多了几分。在这些纸上,实际他并没有将十个符文全部拿出来练习,只是选了其中四个符文,分别是yīn火、阳火、yīn水和阳水,原因也不奇怪,他眼下只会“火球术”与“水箭术”两个一级术法,而构成这两种术法符箓的符阵,也只需要用到这四个符文而已。火球术是需要三阳火三yīn火,水箭术基本也是一样,需要三阳水和三yīn水。 午时按惯例休息半个时辰,那是给他们这些弟子吃饭的时间。邵景填饱肚子之后,便走到一旁随便找了个桌子,摊开笔墨白纸,当别人合眼休息或是笑谈聊天时,他坐在桌旁老老实实一丝不苟地按着《符箓xiǎo解》上的要求,费劲地写着一个个扭曲而复杂的符文。 日上中天时邵景回到了柜台后面,这里距离天风楼大mén看着还有几丈远,但仍然可以看到天风楼mén外大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听到那阵阵喧哗。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老侯走进了天风楼。 左边空空如也的袖管低垂着,老侯的脸sè看着仍是有几分憔悴,走进天风楼后他习惯xìng地张望了一下,然后便向邵景惯常在的这个柜台看来,当看到邵景对着他微笑点头后,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快步走了过来。 “怎么,这么快就已经准备好了?”邵景看了看周围没有同mén弟子,围观货物的客人也基本在几步之外,便低声对老侯说道。 老侯重重点了点头,咧嘴一笑,面上却是带出了几分神秘之sè,低声笑道:“兄弟,之前你给我说的打折保元丹,还算数罢?” 邵景自然不会欺他,点了点头,然后老侯便从怀中拿出装着灵石的xiǎo袋递给邵景,邵景点数之后,让老侯原地稍候,便走上二楼找了在天风楼里主事的一位师兄,姓段名千里。这位段千里师兄的修行已到凝元境的第三重境界,在玄天宗内第二代弟子中也算是一个厉害人物,不过最重要的是他出身于掌管藏宝阁的清河长老座下,加上为人稳重,便被清河长老委以重任,在这里照看天风楼生意。 段千里身材普通,精明干练,平日里处事也算公正,这几年来将偌大的天风楼打理的是井井有条,很得清河长老的信重,同时在天风楼一众入门弟子中也颇受尊敬。邵景上了楼来,拜见之后简单说了来意,段千里见他是按照规矩来着,只淡淡询问了几句,倒也没有多加阻碍,允了此事便打邵景下来了。 下楼回到柜台,老侯用一种充满期望的眼神望着他,邵景笑了笑,从柜台下拿出一瓶保元丹,递给了他。老侯大喜过望,这一下便省了五颗灵石,收获不xiao,对着邵景连连道谢。 邵景摆了摆手,看着老侯将这瓶保元丹收入怀中,只是在这过程中他失去一臂,看着身体还未适应,中间一个手滑,保元丹的瓶子差点便从手心滑落,幸好老侯反应还算快的,反手一抓,将瓶子又抓到了手中,不过同时从他胸襟处也有个黑乎乎的东西滑落下来,掉在柜台上。 邵景将那黑色的xiao东西拿起,看了一眼,却是一块黑色的燧石,纯黑而有光泽,正面上被雕出了一个féi头大耳笑容可掬的弥勒佛模样,手持蒲扇念珠,敞胸露肚,正是世间常见的xiao物件形状。 看到邵景注视此物,老侯便笑道:“这是我雕的。” 邵景倒是没想到老侯居然还有这一手,吃了一惊,笑道:“这雕工手艺不错啊。” 老侯面上露出几分自嘲之意,看了看左边臂膀处,道:“我有个xiao侄女,自xiao便喜欢我随手雕刻的这些xiao玩意,前些日子我偶然得了这块质地偏软的‘黑云石’,便雕了个xiao东西准备回头给她。怎么,兄弟喜欢么,若是喜欢,便送给你好了。” 邵景自然是不会要的,黑云石也不是什么珍稀的石料矿物,何苦夺人所爱,不过他此刻倒是又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老侯那支空空如也的左手袖管,轻叹一声,道:“丹yaoxiao事,但你如果还要去万妖谷,还是要xiao心一些。” 老侯点了点头,道:“兄弟放心,我这次运气不错,又找到一个厉害的高手答应带我去了。” 邵景顿时哑然,望向老侯的目光便有些古怪起来,心想好像上次自己跟他聊天的时候,老侯说的也差不多是这样的话。 老侯见邵景有些奇异的目光,脸上微红,似乎也想到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有些尴尬,随后说道:“这次比上次还好一些,是一位凝元境第三重的高手,唔,就我们两个人。” 邵景眉头一挑,面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他在这片万妖谷地界上混迹的时日不短,大大xiaoxiao的事情都会知道一些,凝元境第三重的修士,无论是散修还是修真门派的弟子,都已经是极有身份的人,远的不说,天风楼里的段千里便是以凝元境第三重的修为,主持这一楼事务。 同样的,有这样修为的高手,对付普通的妖兽基本上已经没有多大问题了,更多时候这样的修士都喜欢一人独身前去万妖谷内探险猎兽,只要xiao心些不要惹到万妖谷深处的高级妖兽,一般都不会出事。 横看竖看,邵景也看不出老侯有什么地方值得一个凝元境第三重的修士会屈尊和他结伴,老侯被他多看了几眼,犹豫了一下,倒也干脆地道:“兄弟你帮我不少,我也不瞒你了。这次我也是机缘凑巧,昨日你走后不久,我在xiao湖边摆的摊位上来了一位高人,本来我也没多想,但就那么一会也不知怎么,我突然便想到一个法子,可以让这位修士带我去一次万妖谷。” “呃,是什么厉害的法子?”邵景顿时大感兴趣,以他本人想来这无论如何也不能请动凝元境三重的修士啊,想不到老侯居然做到了。 老侯看了看周围,向前走近了一步同时压低了声音,道:“我告诉那位修士,我曾经去过万妖谷,同去的还有几个同伴,可惜都死在里面了,其中有一人是凝元境第二重的修士。” 邵景皱了皱眉,仍是不解地看着老侯,这些话显然都是事实,但实在看不出哪里能够打动那位高人修士的地方,相反的,能够害死凝元境第二重修士的地方,必然有着强大的妖兽,怕是更加危险才对。 老侯看着邵景疑惑的模样,笑了一下,低声道:“我告诉他,那死掉的修士身上,有一件灵器。” 邵景一怔,随即“嘶”的一声已然醒悟过来,那修士既然身死,灵器便成了无主之物,而妖兽自然对灵器什么的毫无兴趣可言,所以只要再去一次曾经战斗的地方,十有**便可能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一件灵器。 灵器价值之大,那是足以令一位凝元境第三重的修士冒险了。 只是邵景虽然想通,脸上神色却更加难看,沉默片刻后却是肃然道:“老侯,你这可是在行险。” 老侯摇了摇头,道:“无妨,我都跟那位修士商量好了,我只管为他指路,一路上遇到危险自然由他摆平,等到了地方后,灵器我是不要的,就是死掉的那几个人身上猎到的财货我拿走一半,事后那位高人再给我一百颗灵石就行了。” 一百颗灵石再加上未必值钱的一些财货,换一件修真士中梦寐以求的灵器,这jiao易肯定是大赚特赚,难怪那位凝元境第三重的修士居然会答应老侯的条件带他去万妖谷走一趟。 邵景一时无语,沉yín片刻后又道:“当初那里的怪物能杀死带有灵器的修士,只怕是极厉害的妖兽了,这凝元境第三重的修士虽然厉害,也未必是那妖兽的对手。” 老侯点头道:“这点我省的,不过我已经想过了,此事倒是不难,因为当日我们遇到的那只妖兽,乃是‘碧眼金雕’。” 邵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碧眼金雕乃是万妖谷中的一种二级妖兽,实力惊人,最喜白日盘旋于天空俯视下方,如有猎物便从天而降扑食杀戮,是极厉害的一种妖兽,当日那位拥有灵器的凝元境二重修士会死于非命,想来多半是被这种凶猛暴戾的妖兽从空中给偷袭了。不过碧眼金雕虽然厉害,却也有个习xìng,那便是只在白天活动,一到夜晚便飞回巢穴,等闲不会出来。 老侯与那位修士的打算自然便是先潜伏到附近,待到晚上天黑,再偷偷过去收拾一番,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得手后立刻退出,算来倒是危险不大了。 “如此,你自己xiao心了。”看到老侯一切都盘算清楚,显然是决心已定,邵景也不再相劝,反正路都是自己选的,没人能拦。 老侯看去倒是信心满满,笑呵呵地道:“兄弟放心,等我这次回来,也算是了笔xiao财,到时候一定请你喝一杯!” 邵景微笑点头。 两人又聊了几句,这时旁边另有两个修士过来,看着柜台下的丹yao意有所动,便向邵景询问,邵景过去介绍了一番,抬头看向旁边时见老侯已经转身走了,看他背影挺直,脚步匆匆,邵景沉默注视了一会,便转身向另一侧露出几分笑容,去招呼另一位走过来的修士了。 ※※※ 日子,便在这样忙碌喧嚣中一天天过着,邵景白天在天风楼中做事,得空便书写符文,到了晚上回到天青山的住处,照例完成每日必做的冥思术和玄天宗传下的炼气境入门心法“玄心诀”修炼后,剩下的时间便全部用来练习符箓这门杂术。 在他这样勤奋的练习下,原本艰涩的符文渐渐变得越来越顺手,等到阴火阳火**阳水这四种符文都熟练掌握后,邵景便开始练习画符阵。符阵乃是符箓的根基与关键所在,兼之变化繁杂,要兼顾方位顺序和符文排列,难度比单独书写符文又要深了许多。 最初开始的时候,邵景画的符阵几乎每次都在第一、二个符文处时便生差错,按照符箓xiao解上的说法,符阵上所包含符文的角度方位,连一丝一毫都不能错,这对一个新手并且是自行摸索练习的人来说,显然是极苛刻的要求,在最初的两天时间里,邵景甚至连一张完整的符阵都没有画出来过。 也幸亏邵景这些年来吃过苦流过血,xìng子中多了几分韧xìng,在这般艰难的情况下仍是坚持了下来,到了第三日,终于情况开始好转,慢慢开始熟悉了起来,随后便是跟着大量不间断的练习,白天画晚上画,吃饭画不吃饭更要画,甚至连晚上睡觉的时间都被他挤出了两个时辰来练习这种艰难的杂术。到七月底的时候,天风楼里的许多人都有所察觉,那位入门几个月的邵姓师弟最近不知道是不是魔怔了,整天就喜欢得空就在纸上鬼画符,涂抹些1uan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总算邵景还算理智,人前人后并没有一副疯的模样,反而在招呼客人时越和善亲切,只是得了空闲的时候才拿出纸笔涂写一番。既然他没有影响生意,其他人便无话可说,反正有人好奇问他了,邵景只笑着道从xiao便喜欢画画,奈何家穷,无力购买纸笔,今时今日不过偷一空闲随手涂抹而已。众人听之皆笑,一位好心师姐还笑拍邵景肩膀,道你志气可嘉,怎奈从这画中看来惨不忍睹,哪有丝毫灵xìng匠气,实非书画人才也。 邵景也是莞尔,呵呵笑过,事后却也依然如故,众人便也不再多管闲事,反正说到底邵景又不妨碍他们,最多不过1ang费些笔墨纸砚,这些东西在天风楼中都是公用之物,又不值几个钱,谁吃饱了撑着为这些东西莫名其妙去得罪人。 总之,时间终究是这样过去了,转眼间,便到了八月。

七月十三日,晴。 和平日里一样,这一天邵景也来到了xiǎo湖城中,只是时间上要比平日迟了一个时辰,而且走到那条街道上时,他也没有进入天风楼的打算。 在天风楼的玄天宗弟子,每月都会有一天休息的日子,今天便是轮到邵景休息了。这些日子来,每到这个好不容易等到的空闲时候,邵景便喜欢在xiǎo湖城中到处闲逛,虽说平日在天风楼做事时,总也有些空闲时候可以跑出来看看,但那往往便是趁着吃饭的少许时间,又哪能看得多少东西,而且为了不被严厉的师兄们训斥,邵景甚至都不敢走的太远。 所以今天这样的日子,便是生xìng特别喜爱逛那些摊子商铺的邵景最喜欢的时候。 走在xiǎo湖城的街道上,人群拥挤而热闹,不知怎么,邵景忽然一下子想起了老侯。算起来,老侯是七月初四日出发前去万妖谷探险的,到今日已经过去了九天,在这九天里,邵景从没有在xiǎo湖城中再看到他的身影。 或许,他也就像许多无名的散修一样,就此消失了罢。 邵景在心中淡淡地这样想着,谈不上有什么伤心情绪,就这么念头在心中转过而已。世道艰难而险恶,并没有多少富余的同情心可以让他去làng费。 下一刻,他停住了脚步,微微眯起眼睛,抬头看着面前那个商铺,看着mén框上方挂着的那个木匾,目光在清水阁三个字上一掠而过,然后走了进去。 和几个月前的印象比起来,这里好像一点都没有变化,仍是那样一副陈设杂luàn略显脏luàn的模样,墙角边的柜台货架上,摆设的货物仍然随意拥挤,货架下面几层上的灰尘,看起来倒似乎比之前又厚了些。 好像生意一般啊。 邵景打量着周围,走到了前方那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柜台边。 依旧是那个看起来有些瘦削的男子,如果没记错的话,邵景记得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做谢剑。感觉到有人的谢剑抬起头,面上随即露出了一丝笑意,站起声来,道:“客官,欢迎光临xiǎo店,有什么事么?” 看来这位谢掌柜的,却是不记得邵景了,说来也是,都过去三四个月了,每天这里又是人来人往的,谁能记住一个普通的客人。邵景点了点头,伸手到怀中摸索一阵,掏出了两颗白sè的獠牙,长约四寸,放在柜台上。 “老板你帮我看看,这两个东西值多少灵石?” 谢掌柜俯身过来,拿起獠牙仔细看了一会,略一沉yín,道:“这是妖兽魔牙狼的獠牙,算是这种妖兽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市价上一根我可以出两个灵石购买。不过”他顿了一下,把獠牙放回了桌面,看着邵景道,“这两根獠牙却是不值这个价了。” 邵景眉头一挑,道:“这是为何?” 谢掌柜伸手指着两根獠牙的前半部分,道:“本来魔牙狼的獠牙通体雪白,但这两根獠牙却是后半白sè,前半则略显焦黄,像是被火烧烤过一般,如此一来怕是对其内含灵力有所损害,不过我看着还算能用,所以最多只能出一根一颗灵石给你了。” 邵景皱了皱眉,这两根獠牙自然便是当日他杀死那只魔牙狼后取下的,以他的见识阅历,自然知道这妖兽身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部分。至于獠牙上的焦黄,不用说,自然也是他的火球术所致了。 这谢掌柜相貌普通,但眼光却着实不错,当下邵景略一思索,便不再犹豫,点头道:“那边按你说的,卖了。” 谢掌柜笑了笑,将两根獠牙收起,转身去柜台下取了两颗灵石,递给邵景,邵景也不客气,拿起便放到腰间的流云袋中。现在他在天风楼中做上一月的杂务,所得不过只有三颗灵石而已,而一颗灵石中所含灵力,最多也只能支持他修炼十日的玄心诀。这样算下来,一月到底他等于是两手空空,几乎不会有什么结余,要不是当初还没正式入mén前靠卖一品灵草赚了少许灵石,邵景现在的日子就只能是每日紧巴的只为灵石而苦了。 说起来,这也是玄天宗对mén下弟子有些苛刻的地方了,给的灵石刚好让你修行,至于剩下的,那便看各人自己的本事罢。 邵景在心中快速的计算了一下,今天这两枚灵石加上自己原本还剩下的两颗,如今全部财产便只有四颗灵石,不过再过两日,也就是到了七月十五日,便是玄天宗给众弟子发放灵石的日子,到时候又有三颗灵石入账,只是这部分灵石都是他每日修炼玄心诀需要的,不能动。 这日子真是穷啊,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转过身子,他的目光扫过这铺子里的货架,谢掌柜微笑着在柜台后面道:“本店货物齐全,客官尽管挑选,一定有适合你的东西。” 邵景笑着点了点头,看了一会,像是犹豫了一下,忽然回头对谢掌柜道:“老板,你这里有没有那种比较厉害的东西,唔,像是暗器或者什么的,对付比较厉害的妖兽这样,也能用的上?” 谢掌柜怔了一下,看着神情有些mí惑,道:“客官,你说的是指什么?” 邵景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一下,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大概就是比较厉害的东西吧,像我们这样道行低微的人,总想有些厉害的东西防身。” 谢掌柜露出几分笑脸,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但并没有说什么,邵景又看了一会,似乎没有收获的模样,便走出了这家清水阁。 []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正有些恼火的邵景也没多想,抬腿追了上去,反正平日xiǎo猪钻草丛都是不远,估计这附近哪里又有一株野生的 低级灵草生根发芽,被这只猪给闻到了。看着邵景与他的宠物跑进路旁草丛,不多时便消失在那些高大的野草丛 中,其他的玄天宗弟子也没多事,反正这些日子来xiǎo猪也不是第一次钻草丛了。三个月来,天风楼上下倒有一多半 人都知道这只猪酷爱钻草丛这项运动,甚至还有人私下嘀咕猜测过那草丛里边莫非藏着母野猪么,居然这么爱钻草 丛啊 邵景追着前头xiǎo猪的身影跑了一阵,便慢慢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平常这个时候xiǎo猪早就找到了深藏在草丛里 的灵草并挖出来大快朵颐,可是不知怎么,直到此刻xiǎo猪却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的迹象,仍然是哼哼叫着向前冲去。 路在身后迅速地远去了,夕阳落山,天sè愈发昏暗,田野上忽然间只剩下脚踏野草奔跑的脚步声,踏在寂寥空 旷的原野上,回dàng开去。 邵景的脚步缓了几下,眉头皱了起来,忽地大声叫道,“xiǎo猪,停下,太远了。” 前头的xiǎo猪充耳不闻,脚步依旧飞快,邵景咬了咬牙,恨恨地骂了一句死猪,终于还是追了上去。 如此又追了一炷香工夫,邵景的脸sè都有些变了,他身子向来很好,加上这三月拜入玄天宗下修行xiǎo成到了炼 气初阶,跑上这些路不算什么负担,但他心中却是隐隐有些担忧,几番叫唤xiǎo猪无用之后,他便紧皱着眉头不时向 四周张望。 天青山离万妖谷不过二百余里,虽说从来没有厉害妖兽在这里出没的记载,但平日里与mén中师兄弟们闲聊时, 有年长的师兄曾说过在天青山脉荒僻处,偶尔也会有些低级妖兽出现,大多都是些不入流的一级妖兽,随便mén中哪 位修炼到了凝元境的师兄出来都可以轻易杀死。 嗯,他说的是凝元境的师兄。只是凡是修道的人,怕是没人会不明白凝元境与最基本的炼气境之间的鸿沟吧。 天sè越发暗了下来,xiǎo猪今天不知怎么,倒像是得了疯猪病似的,就是不肯停下,撒欢似的拼命向西边跑去, 邵景心中叫苦,看着周围僻静的荒野越来越黑越来越静,远近那些黑的深邃的草丛中偶尔还有几许荧光闪烁,都让 他心头忐忑,正咬牙心想他娘的再不管这xiǎo猪死活,老子可是不在这里呆了的时候,前头的xiǎo猪忽然发出一阵欢欣 鼓舞的叫声,倒像是终于找到了什么东西。 邵景怔了怔,向前又追了几步,忽然间皱眉深呼吸,迟疑片刻,自言自语低声道:“咦,好香” 这片土地上方,从前头吹过来的风中,果然有着一股浓郁的香气,邵景登时也是jīng神一振,暗想该不会老子鸿 运当头,那些传说中什么千年王八万年灵yào的绝世珍品,居然便被我遇到了么? 前头xiǎo猪欢喜的哼哼声传来,随之有挖掘拱土的声音,邵景登时额头冒汗,吓了半死,大叫一声:死猪住口! 说着一个箭步便冲上前去了。 []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九十五,第八十九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