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2019-11-05 02:3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第一百零五章

推mén而进,里面是个清静小室,东南两侧墙壁上各开了大扇窗户,阵阵微风从外轻轻吹进,让室内颇为凉爽。若是站在那窗口迎风望去,便差不多能将小湖城尽收眼底。房间里并无桌椅,只放了张百年老木根雕成的盘龙吐珠大茶几,颜sè土黄,怪丑嶙峋却透着几分独特的美感。地面一尘不染,干净整洁,围着茶几摆着四只深褐sè藤编蒲团,其中一只蒲团上已坐了一人,身披道袍,面圆白胖,正是当今天玄宗内的第二号人物,也是段千里的恩师清河长老。 此刻的小室内茶香轻飘,淡雅怡人,清河长老本是自泡自饮,看到段千里进来后便笑着招了招手,道:“千里,过来喝茶。” 段千里答应一声,走过去在茶几另一侧坐下,清河长老另取了一只青瓷小杯,以热水烫过,倒了一杯茶水,递给段千里。段千里恭谨接过,先是闻了闻,轻吹两口,才小抿了些,品味片刻,点头笑道:“好茶。” 清河长老微笑道:“这是白虎城徐家的一位老友前些日子送我的,并非是我们这里的土茶,而是神洲东南方安州出产的一种好茶,名唤‘小绿盏’,香味虽是偏淡的,却胜在甘甜温润,回味长久,好茶啊。” 段千里笑了笑,将茶杯中的茶水一口饮尽。 清河长老又替他倒了一杯,段千里双手捧杯接着,只听清河长老又道:“这小绿盏可算是茶中上品,不过要说茶中极品,天下公论还得是蓬莱‘仙芽’和青云山大竹峰上特有的‘黄露’,只可惜这两种名茶产量稀少,又被豪mén巨派把持着,你我一生怕是都难以尝到了。” 段千里笑道:“师傅正当盛年,道行高深,将来如何岂可早下定论?” 清河长老凝视着面前小小青瓷茶杯,没有言语,许久后轻叹了一声。玄丹境已经是修士中极高深的境界,然而修炼到了这种地步,再想前进一步都是千难万难,百尺竿头的那一步,又岂是那么好跨出去的?至今为止,玄天宗两位玄丹境高手,清风真人和清河长老,都还在玄丹境第一重徘徊着,几十年间依然不得突破。尽管如此,有他们二人坐镇,玄天宗便是无可争议的万妖谷周围地界上实力最强的七大派之一。 拿起面前茶杯,看着杯中橙黄清澈的茶水,略微转动把玩了片刻,清河长老淡淡开口道:“最近楼里的生意如何?” 段千里道:“一切如常,获利最大的仍是丹yào一项,初一结账时算了一下,比上月多赚了一成。” 清河长老点了点头,道:“难得你把这里上上下下打理得清楚,辛苦你了。” 段千里欠了欠身,道:“这都是弟子本份,师傅过奖了。” 清河长老默然片刻,忽然道:“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本月十五日,在白虎城中,‘神仙会’在万妖谷地界上的第一家商会,就要开张了。” 段千里身子一僵,饶是平日养气功夫颇深,此刻也是微微变sè,道:“难道就是那号称天下第一商会的神仙会?” 清河长老叹了口气,道:“自然便是了。” 段千里眉头紧皱,面sè凝重起来,抬眼看着清河长老露出几分疑惑,道:“万妖谷靠近蛮荒,远离中土繁华极盛的dòng天福地膏腴之州。世人皆知,天下修真者十之七八尽在中土九州,似神仙会这等巨商豪mén,向来都在浩瀚九州之地叱咤风云纵横睥睨,旗下分会如云遍布九州,但从来看不上我们这样边陲偏僻之所。怎么这一次” 他没有再往下说,但那股疑问与惊愕却是写在面上了,停顿了片刻,段千里又凝神思索一下,随即道,“还有,白虎城乃是万妖谷第一大城,本土菁华泰半在此城中,繁华远胜他处,只一城之中便有七大派中的元、白、徐三大世家居于城内,早就将这白虎城瓜分的干干净净,又岂能容神仙会随随便便chā上一脚?” 清河长老面sè漠然,只有一双眼眸中jīng光掠过,冷笑一声,道:“说了你也不会相信,正是这三世家中的白家,出头邀请神仙会过来的。” 段千里一时愕然。 清河长老沉默了一会,道:“我也是最近才得到消息,如今白虎城里早已luàn成一团,各方势力都是暗流涌动,谁也不知白家为何做此不智之举?那神仙会占据天下第一商会的名头至少已有两百余年,背景深不可测,在中土九州那样豪mén如云大派无数的修真圣地上,多年来都是风生水起,从未听说有哪个名mén大派公开与之为难作对的。甚至还有传言说,神仙会背后怕是就站着蓬莱仙宗、天龙殿这等修真界中的巨擘豪mén,又或是那些威名赫赫的名mén圣地,总之实力是强大无比。如此庞然大物,一旦势力渗进万妖谷地界,只怕” 段千里面sè也不好看,沉默许久后开口道:“弟子也是久闻这神仙会的名头,但以往日传闻来看,神仙会之作为似乎还是重在商会生意,鲜少有占据灵山攻伐mén派的行径,或许他们只是过来做生意的?” 清河长老抬眼看了看他,段千里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心想这些念头终究也只是猜测罢了。 茶室中陷入了暂时的沉默,过了一会,清河长老开口道:“算了,这些事现下也轮不到咱们头疼,且暂观其变罢。”说完,他目视段千里,脸sè忽地淡了下来,淡淡开开道,“早上的事,你都听说了吧?” 这句话问得有些突然,段千里明显怔了一下,才点了点头,道:“弟子听说了。” 清河长老脸sè淡然,道:“你怎么看?” 段千里抬眼向他看了一眼,伸手过去拿起巴掌大雕工jīng致的茶壶,为师傅的茶杯中加满茶水,默然片刻后才开口道:“以弟子看来,今日清晨之事,怕是小师弟的错处更大些。” 清河长老双眉微微一皱。 段千里声音低沉了些,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当众bī迫炼气境师妹要结成道侣双修,还搬出您的名头来压人,小师弟此举可说是肆无忌惮,此等行径若是传开,在mén中诸位师长和师兄弟眼中,委实难看。偏偏任师兄恰到好处地出现,斥退了小师弟,便是输人又输阵,大败而回了。” 清河长老的面sè又难看了些,还是没有开口说话,虽然段千里神态恭谨,但言辞间却是不怎么客气,对卫重的评价算是难听了。段千里抬头又看了看师傅,见清河长老虽然神情不愉,但还算是平静,这才继续说了下去:“任师兄这个人,向来是外表豪迈实际上心细如发,小师弟行事虽有些狂妄,但有师傅的名望在,父子之情又摆在那里,别人如何想弟子不敢妄言,任师兄却是绝对不会出头演这么这一场英雄救美的戏份,逞一时之快,却为将来争夺掌教大位时结下大仇,不会是任师兄想做的事。” 清河长老嘴角扯动了一下,脸上已浮现出一丝淡淡冷笑之意,道:“怎么说?” 段千里叹了口气,道:“恩师明见万里,目光dòng彻,想必早已明白了。” 清河长老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段千里只好又道:“放眼玄天宗上下,能令任师兄如此行事的,自然只有掌教真人一人而已,虽然未必就是针对小师弟,但想必任师兄的目标也是师傅座下,包括弟子在内这一系的人马,只不过小师弟运气不好,正好被撞上了而已。”他顿了一下,声音又低沉了几分,道,“所以弟子斗胆,恳请师傅莫要严惩小师弟,略做训斥,也就是了。”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清河长老把玩着手中茶杯,目光闪烁,面sè渐渐归于平淡,他既然没有开口说话,段千里自然便只有耐心等着,不时抬眼看着师傅,也不知自己这位师傅心里此刻在想着些什么。 良久之后,茶杯中的茶水已经转动把玩间变得凉了,清河长老凝视多时,却拿起一口饮尽,随后淡淡道:“今时不同往日了。” 段千里身子僵了僵。 只听清河长老静静地道:“这些年来,玄天宗内只有清风师兄和我修炼到了玄丹境,若单论道行修为,我们都在玄丹境第一重境界,我自认不弱于他。但多年以来无论派内派外,谁都认为他稳稳压我一筹,你可知缘故?” 段千里在心里苦笑了一声,低声道:“是‘黄龙袍’。” 清河长老点了点头,道:“不错,便是因为黄龙袍的缘故。以前玄天宗只有祖师爷传下黄龙袍这一件法宝,被他以掌教的身份占了,我便只能低头臣服。不然的话又能怎样,我纵有几件灵器,在黄龙袍面前也如土jī瓦狗一般。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无名古修dòng府出世后,光是法宝就多了两件,但是时至今日,啧啧,我这位掌教师兄,居然一件也没有分给我。” 话说到最后,清河长老的声音渐渐低沉,但话语中却多了几分凌厉,段千里此时只是凝视着面前茶几上的茶壶茶杯,没有再抬头去看师傅的脸sè。 “世人都道是我与他两人一起撑起了玄天宗的mén墙,却谁也不知我这位师兄猜忌我如此之深。眼前这番情形,怕又是他有意再敲打试探我了。”说着,他深深看了段千里一眼,道,“千里,你觉得任豪那小子所做所为,是否此意?” 段千里只觉得呼吸有些艰难,但面上丝毫不显,长长而缓慢地吐出了一口浊气,沉默片刻,然后一字一句地道:“弟子以为,正是如此!” 一阵轻风,从高楼小室的窗外吹进了室内,轻拂过两人的衣衫,茶几的两头,他们忽然又再次沉默了下来。这一次,小小茶室中陷入了一片时间更长的寂静。 良久之后,清河长老打破了沉默,淡淡道:“这些年来,他敲打了我很多次,试探了很多次,我都忍了,忍到现在,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快变成一种习惯了。” 段千里的头埋得越发低了,低声道:“弟子无能,累及师傅受苦,实是罪孽深” “但是这一次,”他的话转眼间被清河长老突然打断了,段千里心头一紧,下意识抬起头来,看着坐在前方的恩师,面sè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这一次,但是这一次”清河长老慢慢地端起面前的茶杯,嘴里重复着这句话,神情变幻,目光闪烁,就这样停顿了有那么三、四息的时间,段千里屏息咬牙,背上冒出冷汗而不自知,只怔怔地看着恩师,这短短数息之间,他感觉就像煎熬过几个chūn秋。 终于,清河长老目光一冷,凛然开口,断然道,“这一次,我不想忍了!” “啪!” 一声清脆响声,在小室里的一片寂静中猛然回dàng开去,一个细小的青瓷茶杯摔到地上,裂成了数块。 ※※※ 忙碌同时也是平凡的一天,终于又悄悄过去,日头西沉,夕阳落山,邵景叫醒小猪,走出了天风楼。顾盼之间,他忽然发现平日每到这个时候一般都会站在mén口目送众弟子回山的段师兄,今天不知为什么却不在了。 夕阳余晖之下,天风楼高大的身影在长街上拉出一条微暗而修长的影子,众弟子中也有人发现段千里不在mén口,但大家的反应都是差不多,最多不过议论两声也就罢了,毕竟段师兄乃是执掌天风楼的人,平日里就事务繁忙,或许今天是有了急事吧。 出了小湖城一路无事,邵景带着小猪在往天青山的大路上走着,望向前方渐渐清晰起来的天青山,然后又亲眼看着在这傍晚时分,山脉从夕阳余晖中缓缓融入暮sè的黑暗,变做了一团巨大的yīn影,只剩下模糊的轮廓在夜sè中依然耸立着。 回到山上的时候,天sè照例又是已经黑了,山居冷清,天黑后多数弟子都是回到自己的房内闭mén不出,或修炼或休息,只有那一盏盏闪烁的灯火,像是这黑暗中的眼睛。邵景居住的廿四屋层在地势上算是颇高的一层,走到这里的时候,同在小湖城天风楼中做事的其他弟子都已经散去,只剩下他一人了。 绕过白石大道跨上石路,走过一间间或明或暗的屋子,今夜天上有乌云,遮蔽了月亮星光,只有遥远天际,还有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散发出淡淡微弱的光芒。 约莫走到自己屋前时,邵景脚步一顿,看见在自己隔壁的苏青蓉屋子房mén,似乎又是半开着的。而几乎是在他目光看去的同时,从那mén中响起了脚步声和男nv说话的声音,房mén吱呀一声打开,只见任豪与苏青蓉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任豪一边走一边侧身对着苏青蓉微笑道:“苏师妹留步,我自去了。” 苏青蓉也没强求,娇媚美丽的脸上笑意盈盈,轻声道:“以后诸事就要仰仗师兄照顾了。” 任豪呵呵一笑,道:“你放心就是。”说罢转身,然后两个人同时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邵景,苏青蓉似微微一怔,邵景则是对着任豪点头行礼,道:“任师兄好。” 任豪看了他一眼,道:“你是” 邵景道:“我叫邵景,是与苏师姐同时拜进山mén的,现在在小湖城中天风楼做事。” 任豪“哦”了一声,点头道:“难怪,在天风楼做事的确比较辛苦,每天都得忙到这个时候才能回山,师弟你快些去休息吧。” 邵景恭谨地道:“是,多谢师兄关心。” 任豪看起来倒没什么架子,点了点头,又回身与苏青蓉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了。 邵景慢慢站直了身子,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道路远方,然后回头一看,只见苏青蓉脸上的笑意也慢慢褪去,不知为何没有转回屋中,而是依然站在那mén口石路上。她一身白衣,眉目如画,冷冷夜风吹过,衣襟拂动,平日间的温柔娇媚在这一刻都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那突如其来的清冷之意。 邵景凝视着她,苏青蓉也平静地看着这个男人。 两条身影,在这个渐渐变得清冷的夜sè中,一动不动地伫立着。山风不停地吹过,两个人仿佛都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寒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青蓉才首先打破了这有些奇怪的僵局,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她转身就yù回房,也就是在她转身之际,忽然听到邵景在身后开口道:“稍等。” 苏青蓉目光微冷,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看着邵景,邵景迎着她的目光,道:“你放过阿虎吧。” 苏青蓉眉头一挑,眼中瞳孔不显眼地缩了一下,口中冷冷地道:“你什么意思?”话声冰冷,与她平日间完全是两个样子,却让邵景一下子回忆起了几个月前在那个神秘dòng府的一切。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底的那一丝悚然,缓缓道:“你手段高明,连言语都不用说,只是几个眼神脸sè,便足以让那家伙神魂颠倒,傻呆呆为你硬扛卫重。可是他这样一个傻大个,对你根本没有威胁,你就放过他吧。” 苏青蓉冷冷地看着他,片刻后忽然踏上一步,道:“你这算是求我么?” 邵景皱了皱眉,道:“不是。” 苏青蓉冷笑一声,道:“那你是什么意思,随口说说么,还是在警告我?” 夜风吹过,寒意入体,邵景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苏青蓉那张绝美的脸庞,这时的她没有了平日的温柔娇媚,在清冷中更多了几分凌厉,杀意在她明亮的眼眸中若隐若现,如寒冰般冷彻。 他静静地盯着她,苏青蓉也不再说话,迎着邵景的目光气势却仿佛更盛一筹,冷漠无言。 那一刻,两个人似乎都同时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曾经在神秘dòng府中发生过的那惨烈一幕。 邵景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紧。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清阳长老点点头,道:“老夫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剩下的杂务分配,就让你们常恒师兄来做。”说着,他回头看了站在自己身边,站在那里的一位弟子连忙朝前一步,恭声道:“师父放心,都jiao给弟子就是。” 清阳长老“嗯”了一声,也不多话,便向mén外走去,四个跟随他来的玄天宗弟子里,就那个出声的人站在原地不动,其他三人都跟着他向松涛阁外走去。堪堪走到mén口的时候,清阳长老身后那位常恒师兄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犹豫片刻,还是开口唤了一声,道:“师父,昨日清心师伯又遣人过来,说是要我们派点人手过去,您看” 清阳长老停住脚步,默然片刻,面无表情地道:“不必理会他,你按规矩安排下去就是了。” 常恒的脸sè看上去有些苦,但还是答应了下来,清阳长老便不再停留,径直离开了松涛阁。 ※※※ 邵景站在人群中,目光从手上的那个盒子上掠过,心中隐隐也有些激动,从今天开始,自己也算是踏上修真之路了么?盒中的衣物书卷,还有那个yù牌,都安静地躺在他的眼前,不过邵景总算还沉得住气,在山上养伤的这几日,他与谢xiao雨、谢云龙兄妹二人已经混得颇为熟络,尤其是谢xiao雨,年纪虽然比他略xiao,但xìng子开朗活泼,在知道邵景也成为同mén之后,她便热情地将玄天宗里所要注意的事一一说给他听了,其中也包括了他如今手上捧着的这些东西。 有了更早入mén的谢xiao雨悉心“教导”,邵景已经知道所有的入mén弟子在一开始得到炼气境修炼心法‘玄心诀’后,整个炼气境的修行都要靠自己修炼,玄天宗的师长不会给予任何指导,在这个阶段完全是看各人的根骨天赋和勤奋的程度。只有当入mén弟子修炼到了炼气境上阶并突破到了凝元境界后,才算是真正开始了修道之途,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玄天宗会安排一位师长将凝元境的弟子收入mén下,指导修行。 之所以要做如此规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炼气境的修炼相对简单,但突破至凝元境后,道法修炼便复杂起来,同时各种各样的基础修炼心法也是繁多庞杂,修真士一脉兴盛了七千年,早就不知创出了多少奇功妙法,各人资质不同,往往便需要长老等详加鉴别,挑上一mén最适合的基础法诀传给弟子,并加以指导,方能让年轻弟子少走许多弯路,以最快度成长。除此之外,到了凝元境后气海丹田的灵力大涨,渐趋稳固,便可以在修炼基础心法之余,开始修习种种厉害的神通道术了。 “咳咳!” 一阵咳嗽声传来,将邵景从走神状态中拉了回来,只见那位常恒师兄已经走到了厅堂正中,包括邵景在内刚才有不少人都盯着手中那些东西惊喜难耐,其中还真有一两个xìng子急的,直接伸手打开了书卷看了起来。不过这个时候大家总算都记起还有一件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大事没有做完呢,而这件事便要落在这位常恒师兄身上,当下一个个赶忙站好,面带笑容地向那位常恒师兄看去。 常恒看去相貌端正,虽说算不上英俊,至少五官端正,站在那儿也有几分气势,此刻但见他面容平静,似乎根本没感觉到下边那些新入mén的师弟师妹们有些异样的目光,而是只顾看着自己手上一本帐册似的本子,淡淡地道: “现在开始分配杂务。” 在玄天宗里面,所有的弟子都有各自的任务需要完成,比如凝元境弟子每个月都会固定去万妖谷猎杀妖兽,而炼气境弟子因为道行低微,很难胜过万妖谷的妖兽,哪怕是最低级的一级妖兽也打不过,所以通常都是在天青山上帮助做一些mén内的杂务,打打下手,这样每月也能得到少量的灵石,不过和那些猎杀妖兽的师兄们相比,炼气境弟子得到的报酬实在是少得可怜。 “苏青蓉。” 常恒面无表情地抬头开口,第一个叫到的名字,便是苏青蓉,也引得邵景眉头微皱,转头看去。

一道微光,忽地从赤心钵上闪过,邵景看在眼里,心中一沉,当日卫重与顾老头一战,便是这淡淡微光闪过之后,赤心钵威力迸发一击大败顾老头,端木虎的实力还不如修炼了几十年已到了炼气境上阶的顾老头,这一击之下,怕是当真要出人命的。 就在这紧要关头,忽然从人群后面传来了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道:“卫师弟,怎么最近越发的没有出息了,居然会去找还是入mén弟子的师弟麻烦?如果手痒的话,不如我这个做师兄的,来陪你玩几招罢。” 一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卫重的脸sè顿时更加难看起来,冷冷哼了一声,却是把手上的赤心钵放下,再不多看端木虎一眼,而是转头向那声音传来处看去。而站在一旁的邵景也是一怔,只觉得这男人声音听在耳中有些熟悉,沉yín片刻之后忽地嘴角一动,低声道:“原来是他。” 一众入mén弟子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然后一个身材魁梧不下于端木虎的男人,龙行虎步般走了进来,浓眉大眼,宽额薄唇,这男人第一眼看去并不英俊,但身材雄伟气度豪迈,自有一股威势,却是比卫重胜过不少,旁边不少人见到了他都在问好行礼,就连苏青蓉也是双眼一亮,叫了一声: “任师兄。” 那男人含笑对着苏青蓉点了点头,然后淡淡道:“放心,有我在。” 邵景在一旁自然也认出了这男人的身份,他也是玄天宗嫡传弟子之一,在玄天宗里的名气甚至还在卫重之上,姓任,单名一个豪字,乃是玄天宗掌教真人清风的mén下大弟子,一身道行已修到了凝元境第三重,并且手上也有一件下品灵器“虬龙棍”,威力极大,乃是清风真人亲赐。无论实力还是声望,这位任豪师兄在玄天宗所有嫡传弟子中都是稳居前三之位,也就只有掌管天风楼的段千里及清阳长老座下的大弟子谢云龙能与之相提并论。 众所周知,玄天宗除了掌教清风真人总掌全局外,权势最大的便是清河长老,毕竟他们二位乃是本mén仅有的两位道行修炼至玄丹境的高人,围绕着他们二人玄天宗内也隐隐分作了两派,卫重和任豪自然便是分属不同阵营,jiāo情也便好不到哪里去的。 这个时候卫重的脸sè已经黑了下来,冷冷地道:“任师兄真好兴致,莫非是要来指点师弟一番吗?” 任豪微微一笑,走到卫重身前,这时站在一旁的邵景瞅准机会,偷偷跑上前将端木虎拉了下来,端木虎此刻倒没有了刚才的倔强,半推半就也就跟着他走了。 面对卫重那双充满暴戾杀气的眼睛,任豪却像是根本没感觉一样,甚至眼神中还隐有不屑之意,道:“卫师弟,我记得昨日掌教真人才对我等训示,世道险恶mén中当以团结为上,不得随意争斗。怎么才过一日,我就看到师弟你轻易起衅,大清早的在这里胡闹呢?在这里众多的师弟师妹眼前,难不成你还想大开杀戒?这事要是传了上去,只怕清河师叔的脸上也不好看罢。” 卫重双目圆睁狠狠瞪着任豪,片刻之后忽然一跺脚,恨恨道:“好,算你厉害。”说罢转身就走,再不回头。 任豪看着卫重离去的背影,轻蔑一笑,随后转身对众人道:“大家都散了吧,别耽误了正事。” 在白石大道上看戏许久的众人们,这时好像才醒悟过来,低声议论着纷纷散去。任豪走到一边,苏青蓉走了过来面露感激之sè,但又不敢太过激动,不知是不是害怕给仍未走远的卫重看到,又要多生事端,只是低声对任豪道:“多谢任师兄了。” 任豪爽朗一笑,摆了摆手,这时端木虎也从一旁走了过来,诺诺几句,倒是真心向任豪道谢一番,今日若非任豪及时出现,他怕是就要吃上一个大亏。任豪向端木虎看了几眼,对这个身材和自己差不多雄壮的师弟倒是有几分顺眼,不由得多问了他几句,得知端木虎入mén不过半年便已修炼到了炼气中阶,这速度在入mén弟子中已经算是快了,当初十一人同时拜入玄天宗,除了苏青蓉脱颖而出,修炼到炼气境中阶的只有两个人,便是端木虎和李毓秀,其余八人包括邵景在内,至今仍然在炼气初阶打转。相比之下端木虎看起来资质不坏,任豪更是喜欢,便拉住他多说了一会儿话。 苏青蓉微笑着站在一旁看他们二人说话,安静不语,心情似乎在这个时候才慢慢放松下来,不过就在一转眼间,她却看到端木虎身后的邵景,此刻不知为何正用一种复杂而奇怪的眼神望着她。当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似山间的微风冷冷吹过,片刻之后,两个人都移开了目光,看向别处。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本文由新亚洲彩票平台-新亚洲彩票app下载-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发布于新亚洲彩票平台免费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百零三章,第一百零五章

关键词: